太宇晨星 第一篇 龙起太宇 第十八章 退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5/


“121,121。。。1234!!!”

“121,121。。。1234!!!”


姚晨带着身后两个班的战士进行着每日的早练??10公里跑。


是的,奇怪姚晨怎么带着两个班?嘿嘿,他已经升为副排长了,就在半年前,那次行动结束后,他们那个连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而以他多次任务所获得功绩也足以让他小小的上升一步了。


只是今天除了这列行的早练对姚晨来说还有这更重要的意义。。。


离上次攻击金三角的黑毒帮已经过去了1年多,自从上次攻击结束后,边特营的巡逻任务就少了很多,拿姚晨的班来说,刚开始巡逻是一周巡逻,一周训练,偶尔可以休息一天,基本上是半个月要巡逻一周,但那次之后,姚晨的班就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了训练上,休息的时间也多了,巡逻变成了一个月巡逻一次,一次一周。


而主要的任务,交给了边防战士和缉毒大队的武警就基本上可以胜任了。


姚晨还是在部队里做着每天的训练,只是和战士都混的比较的熟,毕竟都是一个部队,军中的友谊还是比较重要的。


张笑天走了,和他一起走的有万利强和张梦寒。张梦寒的离开实在让姚晨吃惊不小,毕竟这家伙带给姚晨的感受实在是。。。原来张梦寒早就和张笑天认识的,姚晨猜想他们搞不好还有亲戚关系。


只有索东歌这个开光期的修真者留了下来,但是很快姚晨就得和他们说BYEBYE了,嘿嘿,都在这里服役了两年了,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报告!”


“进来!”


“营长,这是今年要求退役的士兵名单。”


“哦,放桌上吧!”


“是。”


王军歌拿起了手中的退役士兵名单:


1连1排1班张XX服役5年


1连1排1班刘X服役3年


1连1排2班王XX服役3年


。。。1连共退役23人


2连1排1班王XX服役2年


2连2排1班王XX服役3年


2连2排1班陈XX服役2年


2连2排3班赵X服役2年


。。。2连共退役19人


3连1排1班周XX服役2年


3连2排1班王X服役3年


3连2排1班陈XX服役2年


3连2排姚X服役2年


看到这里。王军歌皱了下眉,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虽然自己的部队曾经被称为死亡特种营,但是能当上少尉副排长才服役最基本的两年就要求退役的可当真是少见,而且,自从抄了金三角黑毒帮的老窝后,自己的部队至今伤亡未超过个位数,已经绝对算的上是极为安全的部队,而且薪金和津贴虽然也减少了一些但还是其他部队的几倍,当班长的薪金更高一些,在自己部队当3年的兵由于之前伤亡不小,排长以上的职位都算是新手,这样的情况,少尉副排长三年绝对有希望做上排长,自己部队可是中尉军衔的排长啊。


这个士兵,有意思,翻出压在总报表下面的士兵介绍,继续看了下这个士兵介绍:


X年X月X日因新兵生存训练中表现优异,由新兵临时班长转为正式班长


X年X月X日因XXX增援发现巨额毒品的友部,全班获集体三等功。


X年X月X日因XXX发现并与后续部队配合作战,缴获巨额毒品及俘虏,全班获集体一等功。


X年X月X日因参与X月X日行动获得全班集体特等功。


。。。


“是老头子孙子那个班的班长???看来不简单啊,现在才发现,有意思。。。”王军歌自言自语道:“能凭普通人的实力压下万强小子一头,就这样退役,可惜了。。。”(万利强原名万强)


摇了下头,自己怎么无缘无故管起这些事来干嘛?“看来自己真的有些老了,这么多愁善感了。”不解的自嘲了下,拿起笔,签了个名字表示看过了。


这样,所有的退役步骤就结束了。。。只可惜当王军歌下次再见到姚晨时,心里那个。。。


。。。


“老班长(这小子总叫姚晨班长,姚晨都升副排长了,他还是这么叫,只是在前面加了个老字,靠)?你真的要退役?”索东歌(现在是索副班长了)向姚晨问道。


“嘿嘿,我们都是服役两年,比以前的3年好了不少,难道你还想待在部队?”


“说的也是,不过这里好象除了刚开始训练的时候比较变态,其他的倒还马马乎乎。至少现在我们还有时间在这里送送你。”


“是啊,这里与我印象中差别真的好大。”姚晨也是很感慨,却是不能说出这里是专门送死的部队,虽然那次之后应该不能再叫“死亡特种营”了,但是毕竟曾经是就足够了。


“好了,班长,祝你退役后过的更好,我也没什么好东西。”说着,索东歌拿出了一块玉佩似的东西放到手上,“这个玉佩是我叔叔以前送我的,我有好几块,说是能震邪去魔,可以护身,就转送给你好了,别和我客气,小东西不算什么。”


把玩着手上的玉佩,一丝清凉从里面传来,看来是块正宗的护身心玉,估计还是这家伙的师傅亲自送的了,也敢拿出手!很奇怪,我们的关系虽好,但好象还没到这种程度吧。


也不多想,把玉佩收进行囊,最后再看了眼自己挥洒过血与汗的军营,转头,朝着接自己出去的车大步而去。


但是身后索东歌嘴角的一抹微笑还是传进了姚晨的神识之中,奇怪只能放在心头,看来回去后还得把这块玉佩好好研究一下。。。


列车上,虽然是军列,但还是比较多的人,各个部队许多的退役战士都是搭乘军列回自己的原驻地的。


三天后搭乘军用列车的我在上海站下了车。


“啊!上海,我终于回来了。”


不过很快的,姚晨就尴尬的快速离开刚才的位置,一帮人用碰到精神病的眼光看着你,想不尴尬也不行,很郁闷,不过就是有感而发的大喊了一声嘛,用的着这样吗?


回到家中。家里没人!哎~~~姚晨的爸妈都在上班,连儿子回来了也不接一下,真是的,还好,钥匙在门板垫下还有一个,总算是不用象傻瓜一样待在门外被街坊看笑话了。


开门上楼,姚晨的房间还是老样子,除了没多少灰尘外,东西还是乱七八遭的摆在墙角,掏出一瓶清兰酒(就是兰色液体酒),喝着它的味道,算是庆祝我成功回家吧。当然不是从监狱里出来,相反,是从部队里出来,不过都差不多,都是被关在里面,没多大差别。。。


躺在床上,神识开始不断的象四周扩展,两年了,自己的精神力提高的很快,从只能搜索方圆3公里达到了现在的方圆20公里全在我的神识的搜索范围。


房间外面的街道,一所所新房子和新造的桥和道路,家乡变化着实不小,不过这些变化对姚晨家这一带没什么影响,要说影响的话,就是姚晨家这个地方离拆迁估计也不远了,毕竟姚晨这都是大学城的四周范围,按照街道干部的原话,这里被拆掉以免影响市容那是迟早的事。


用念力异能将桌子上的包裹移到床上,姚晨拿出了索东歌送我的玉佩,姚晨肯定索东歌这家伙没有发现姚晨同样是修真者,虽然姚晨的等级也不高,但凭着这些年来的修真知识,他很清楚自己的能量级别不是象索东歌这种从低级别星球吸取能量(或者说灵气)的修真所能看的出来的。


所以索东歌送姚晨玉佩的目的就很令人费解了,躺在床上,手上这块应该是用蓝田灵玉做成的护身玉佩,虽然没什么特殊的图案,只有一条看不出是哪种龙的模糊龙型的凹面。估计只能做为一般的护身玉佩,挡挡恶鬼什么。


神识在自己的控制下慢慢的向着玉佩探去,里面是一个复杂的阵势,他对这方面也不懂,只能大概猜出这应该是一个防护和聚灵的阵势。


触碰了一下阵势,根本是畅通无阻止的进了里面。


“我太阳的!!!索东歌你个混蛋!!!”姚晨的大骂声传出好远,吓的街坊的小孩以为哪家多出了个精神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