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苏人士过来!华沙起义真相是这样的!!!

榴弹炮123 收藏 73 13579
导读:1944年6月至8月末,苏联发动了解放白俄罗斯的“巴格拉齐昂战役”,以势如破竹之势将法西斯军队驱逐出白俄罗斯,并将战役扩大到国界线外。进入波兰境内。而由波兰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权“波兰民族解放委员会”也在苏联的支持下宣告成立。 消息传到伦敦,波兰资产阶级流亡政府大为恐慌,他们惧怕丧失自己在战后政府中的主导地位,惧怕政权落到共产党人手中。而英国的丘吉尔也希望在苏联的邻居中树立一个顽固的反共营垒。但他们全然不顾自己实力的虚弱和德军实力的强大,而一相情愿地希望在红军到达之前控制华沙。于是华沙起义在准备不足,力量

1944年6月至8月末,苏联发动了解放白俄罗斯的“巴格拉齐昂战役”,以势如破竹之势将法西斯军队驱逐出白俄罗斯,并将战役扩大到国界线外。进入波兰境内。而由波兰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权“波兰民族解放委员会”也在苏联的支持下宣告成立。

消息传到伦敦,波兰资产阶级流亡政府大为恐慌,他们惧怕丧失自己在战后政府中的主导地位,惧怕政权落到共产党人手中。而英国的丘吉尔也希望在苏联的邻居中树立一个顽固的反共营垒。但他们全然不顾自己实力的虚弱和德军实力的强大,而一相情愿地希望在红军到达之前控制华沙。于是华沙起义在准备不足,力量不够,甚至没有通报给苏联的情况下,于1944年8月1日突然爆发了。

华沙起义的爆发,打乱了苏联军队的部署。实际上,在苏联挺进维斯瓦河的时候已经遭到了巨大的损失(阵亡和失踪十七万八千五百零七人,受伤五十八万七千三百零八人)。更重要的是维斯瓦河东岸的铁路、公路全部遭到破坏,苏军的后勤补给被迫中断。此时的苏军可以说已成强弩之末,必须要休整两到三个月的时间。而德军的强大出乎预料。由于维斯瓦河以西便是奥得河,而奥得河以西就是第三帝国的首都柏林。华沙的得失对于德国来说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因此德国不惜一切代价要守住华沙以保卫柏林。所以德国派出了最精锐的力量,包括由一帮亡命徒构成的党卫军坦克师,以数倍于起义者的军队扑向华沙。且德军就地防御,苏联长途奔袭,德军无疑是以逸待劳。苏联想以当时的力量攻克华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德国人的印象是,挡住敌军使之无法前进的是我们的防御,而不是俄国要破坏华沙起义的愿望”,古德里安的话恰恰证明了这一点。苏联第三坦克兵团试图从城东北突入,结果由于缺少燃料和弹药而困在一个暴露的阵地上。在那里,党卫队维京师、骷髅师、赫尔曼·戈林师和第十九师(熟悉二战历史的人应该知道,以上的骷髅师、维京师、赫尔曼·戈林师都是二战中德军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发起一次反攻,将这个兵团摧毁。苏联的精锐兵团,近卫第八坦克兵团由于没有得到有效支援而遭遇重创。德军的反攻不仅仅阻挡了红军的进攻,而且取得了不小的战绩。1944年8月3日,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所属第二坦克集团军报告,德军八十五辆坦克以及步兵从华沙东北向华沙东面的沃沃明地区发动猛攻,突破了苏军防线。另一支由近四十辆坦克组成的德军部队也从华沙近郊杰隆卡发动反攻,第二坦克集团军被迫转为战略防御。而这时,作为先头部队渡过了维斯瓦河并且建立起登陆场的波兰第一集团军(隶属于苏军)陷入了德军的火力网,已经被完全击溃了,牺牲二百九十人,负伤六百八十四人,逃跑五百六十五人,余部撤退回维斯瓦河东岸。由此可见,当时的德军不仅仅孤注一掷,而且十分有战斗力。糟糕的情况远不止于此,8月5日,苏联第二坦克集团军做出了准确的报告,参加8月3日华沙反攻的德军部队是党卫军骷髅师、党卫军维京师、党卫军赫尔曼·戈林师,投入坦克和自动火炮约一百七十辆。至8月7日,更准确的数字出来了,仅在第二坦克集团军的进攻地域内,德军集中了四个坦克师(坦克四师、坦克十九师、党卫军骷髅师、空军赫尔曼·戈林伞兵师),还有维京摩托化师,总兵力大约为五万一千五百人,一千一百五十八门迫击炮和火炮,六百辆坦克和自行火炮。事实证明当时强渡维斯瓦河确实超出了苏军的实际能力。

尽管如此,苏联方面仍然试图帮助起义者,强渡维斯瓦河的作战在8月21日(比原计划提前四天!)开始。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命令所属第四十八师,第六十五、第二十八、第七十集团军渡过维斯瓦河,占领对岸的登陆场。但仓促的进攻十分不顺利。第四十八师的报告指出:“敌人用自行火炮和坦克的行动掩护自己的撤退。这种情况极大地增加了与敌人步兵战斗的困难,并不能像预计的那么快攻下他们占据的阵地……为我们提供自行火炮和坦克是必需的,这是由集团军每天遭到的巨大损失提出的,仅今天一天(1944年8月24日),就死亡了二百二十四人,伤七百一十七人(全是不必要的伤亡!)。”而第四十七集团军从8月24日起就开始打拉锯战(以不足的兵力和武器对付装备精良、以逸待劳的敌人), 损失巨大,战斗减员大增(以疲惫之师进攻强大的敌人必然如此),在此情况下,8月29日,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左翼部队痛苦地转入战略防御,右翼部队则继续进攻(继续进攻!)。同时转入战略防御的还有乌克兰第四方面军一部以及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



为了协调苏波双方以及波兰其他军队(包括人民军和地方武装)的行动,苏联还派无线电专家科洛斯大尉孤身飞往华沙,企图与起义领导人取得联系并摸清起义者的位置以实行有针对性的援助。但科洛斯大尉会见起义领导人的要求迟迟得不到满足。经过科洛斯大尉的努力,他终于见到了起义的领导者布尔—科马罗夫斯基。但后者不谈苏联援助起义者和起义者配合苏联的问题。而反复强调除了华沙城下的国家军外没有其它的军队,不仅拒绝同苏军配合,而且也不愿意同其它抵抗力量配合,毫无合作诚意,谈判不欢而散。

不仅如此,国家军竟然还在华沙城内分发一分传单。

波兰同胞们,在我们英勇斗争的紧要关头,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拥有对胜利坚定不移的信念,服从领导,准备为民族做出牺牲。

我发布以下命令:

布尔什维克兵临华沙,他们宣称自己是波兰人的朋友,这是阴险的谎言。我们的边境地区,维尔纽斯和卢布林都在呼唤复仇……有利于俄国的行为是对祖国的背叛。波兰起义的时刻还未到来。我废除苏联走狗的命令。国家军司令有权镇压一切支持苏维埃的企图。德国人正在仓皇逃窜。起来同苏维埃斗争。自由波兰万岁。

国内武装力量总司令布尔

传单很快就落到了苏联军队手中,可以看出,起义的目的不是为了抵抗法西斯,而是为了阻挡苏联。其用词之恶毒,令人震惊。很难相信看到这样的传单苏军还有什么理由去帮助这些仇恨自己的人。同样很难相信散布这种传单的人凭什么向苏联寻求援助。而留在城内的科洛斯大尉发出的情报更糟糕:国家军的领导人极端仇视苏联人,亲苏的波兰军人被逮捕和处决,甚至国家军在和德国人作战同时不忘枪杀全城的乌克兰人和幸存的犹太人,可以看出国家军实际上同法西斯没有什么区别。更不难想象他们发动这次起义的目的(我说这是“起义”是看它的客观效果而非动机)。即使如此苏联还是在9月的一周内向华沙城内空投了“四十五毫米炮一门,五十毫米迫击炮一百五十六门,四十五毫米炮弹三百枚,五十毫米迫击炮架三万七千二百一十六个,五十毫米迫击炮弹一万一千六百五十八个,反坦克枪五百零五支,冲锋枪一千三百七十八支,步枪一百七十支,卡宾枪五百二十二支,德制步枪三百五十支,反坦克枪弹五万七千六百四十发,步枪子弹一百三十一万二千六百发,图卡列夫式手枪子弹一百三十六万零九百八十四发,七点七毫米子弹七万五千发,驳壳枪子弹二百六十万零六千发,巴拉贝伦自动手枪子弹三十一万二千七百六十发,苏制手榴弹一万八千四百二十八枚,德制手榴弹一万八千二百七十枚,电话机十部,电话线缆九千六百米,电话交换机一部,电话电池十箱,巴斯-80型电池二十二组,药品五百一十五公斤,食品十二万六千六百八十一公斤。”这种空投的危险程度被生还的英国飞行员称作“与自杀无异”。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苏联红军抛弃前嫌,积极地为其它国家的民族解放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虽然其中有不如意的地方,其中有一点私心,但红军援助波兰的事实是无可辩驳的,这一事实说明了伪造历史者是多么卑鄙,多么无耻!也难怪,这种拙劣表演在起义时就有了(华沙的波兰国民军电台在这援助问题上展开反苏宣传,一方面对外宣传时缩小他们得到物资的数量,另一方面也宣传完好的物资都是英美空投的,坏的物资是苏联来的,实际上美国和英国的物资是高空投掷的,大部分由于风向落入德军手中,但空投物资总量也少得惊人,苏联为了让波兰真正得到援助,飞机采取低空飞行空投,因为降落伞没打开也确实摔坏了一些装备)。

尽管如此斯大林对红军停止对华沙大规模进攻仍然十分恼火,他紧急召见在华沙前线的朱可夫元帅和罗科索夫斯基元帅,要求他们进行强攻,但两位元帅很清楚前线的形势,虽然斯大林在贝利亚和莫洛托夫的挑唆下已经丧失理智,固执地要求红军向前推进。但为了避免进一步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两位元帅仍然极力地劝说斯大林,并使马林科夫等大多数政治局委员支持他们俩的观点,最终,斯大林做出让步,同意部队暂停大规模进攻,进行休整。

波兰流亡政府根本没有抵抗侵略者的决心,在战斗了几个月之后便投降了,投降的条件很简单:以布尔—科马罗夫斯基为首的流亡政府首脑坐着德国提供的飞机飞往瑞士,然后有飞往英国,而参加起义的战士都被送进了集中营,可怜的波兰人民,再一次被反动的政府抛弃了!

上文提到了在华沙城内负责联络的科洛斯大尉,他并没有被俘虏,而是参加了华沙起义另一支力量——由波兰共产党领导的波兰人民军。虽然共产党的领导人知道起义的时机不成熟,虽然知道把自己的力量投入到起义中是得不偿失的冒险。但共产党总书记还是说:“共产党人无论什么时候在斗争中都应该站在群众的前面!”,积极地参加了这次起义,他们面对着两股敌人——一个是穷凶极恶的纳粹,另一个是同样穷凶极恶的国家军,但广大党员仍然勇敢地坚持斗争,直到苏联红军解放华沙。而不知为什么,这段历史在现在被忽略了,是有意,是无意?恐怕有的人自己是清楚的。

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红军战士能如此慷慨地帮助一群卑鄙无耻,缺乏起码诚意和毫无羞恶之心的仇人呢?当年红军战士在华沙城下洒下了自己的鲜血,而今,他们又面对着资产阶级史学家无端地漫骂,为什么你们让他们流血还不够,一定要让他们流泪?

诋毁红军的人,无非是想论证这个论点:“极权制在本性上就无节制无道德顾忌,而它的权力斗争规律也与此相应:最有机会胜出的是在选择手段上最无顾忌的人”。无非就是为gcd的十恶不赦寻找一个借口。在国际共运低潮的时候,很多迫不得已的事都变成了“主观故意”,少数人的错误被歪曲成了“群体的罪行”,苏联在柏林、在东北的“暴行”被渲染了一遍又一遍(我并不想否认,但这被大大地夸大了),难道英国和美国的行为就十分“高雅”吗?很多人忘事啊!1944年,战争还没结束,“文明”的英国人七个星期内在希腊就屠杀了6000名共产党员,而“自由”美国更是给了老蒋大量援助(占其外援的绝大多数),“替美国人打仗杀中国人,变中国为美国的殖民地”,支持老蒋独裁,但是记着又有什么用呢?有人反复论证“国军是抗战主力”又论证“gcd不抗战”,“gcd同日本人合作”论证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是为了给战后的屠杀、暴行寻找“理论依据”?

无独有偶,我在网上看到了丘吉尔回忆录上关于墨索里尼的一段话:“在此期间(墨索里尼统治期间),他于1919年把可能陷入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意大利人民解救出来,使意大利在欧洲上升到前所未有的地位,民族的生命获得了一种新的生气。意大利帝国在北非建立了。许多重要的公共工程在意大利完成了。1935年,这位领袖以其意志力征服了国际联盟——‘一个国家领导着五十个国家’——并且完成了对阿比西尼亚的征服。意大利人民不堪承受他那耗费巨大的政权,但它在成功期间无疑吸引了一大批意大利人。正如我在法国沦陷时所称呼过他的,他是‘意大利的立法者’。没有他的统治,意大利很可能会成为共产党的天下,这将给意大利人民和政府带来另一种性质的危险和灾难。1940年6月希特勒胜利后,他随即向法国和英国宣战,这是他的致命错误。如果他当时没有这么做,便可能使意大利保持一个相对平衡的位置,可以左右逢源,从其他国家的争斗中获得巨大的财富和繁荣。即使战争形势已明朗化,墨索里尼依然会受到盟国的欢迎。他本可以为缩短战争过程做出贡献,他本可以巧妙而谨慎地找准时机向希特勒宣战,但是他却走上了错误的道路。他从未理解英国的力量,他不了解岛国抵抗的长久性和海军的力量,因此,他走向了毁灭。他的历程是他个人和长期统治的一个纪念碑。”哼,很多人说gcd和法西斯是一家亲,但到底谁跟谁是一家亲,难道还不明白吗?

又有人想论证丘吉尔的话的合理性(如果可能,还要论证法西斯侵略的“合理性”吧,没看现在都给德国“国防军”翻案了?)对此,我只想说,人类对于历史的裁决可能变化无常,但是历史对历史的裁决是永恒的。

最后,悼念在华沙起义中牺牲的波兰人民,悼念为了波兰人民牺牲的红军指战员们,悼念为了被压迫民族的解放牺牲的共产党员们!

无耻的纳粹、日本帝国主义、意大利法西斯主义,波兰反动政府以及英、美帝国主义政府,历史不会忘记你们的罪行!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