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三十三篇 阴影密布 第八章 大丘之战

yuertou 收藏 16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大丘,美韩联军指挥部。

当志愿军已经突破星州防线,正在以每小时25公里的速度向大丘逼近的消息传到哈维司耳朵里的时候,一队负责重要军官安全的特种兵已经冲了进来,他们没有理会哈维司当时正在指挥部队的情况,架上哈维司,还有数名美军高级将领,就冲了出去!而外面,早就有几架直升机在等着这些重要人物了。

韩国新编第一集团军第3旅的部队起义的消息,给哈维司的打击非常大,就如同一个晴天霹雳一样!等到哈维司稍微冷静一点之后,才有种功亏一篑的感觉。如果韩国宪兵的行动能够快点,让韩国部队变节的事情能够再拖延两天的话,那么志愿军肯定支持不住了。到时候,在群山登陆的美军部队应该已经推进到了群山城外,直接威胁到了志愿军的大后方。而随着志愿军被迫发动进攻,就给第五舰队的行动带来了机会!但是,现在战场上的情况却完全颠倒了过来,志愿军完全占据了主动地位,美韩联军又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了!

不!不能这样,绝对要夺回主动权!直升机的轰鸣声将哈维司从自责中震醒了过来,现在不是责备谁的时候,战争就是这样,管他光彩不光彩,只要能打击敌人,消灭敌人,那才是硬道理,而输掉的一方,永远没有道理!

让自己的思维稍微平静了一点之后,哈维司立即对战场上现在的情况再次做了评估,只有把握清楚战局,才能够做出准确的判断,所以,这个工作是必须做的!

很快,当另外两名将领被“押”上直升机的时候,直升机正要准备起飞,哈维司却猛的一下挣脱了看管他的两名士兵,跳下了直升机。

“将军,请你回到直升机上,我们必须为你的安全负责!”一名少校特种兵虽然对哈维司的行为很恼火,但是仍然显得很礼貌。自从迈尔斯在前线阵亡之后,美国总统富兰克林专门从总统安全部队中抽调了一部分人出来,以总统的名义来保护前线所有的将领。所以,这些特种兵手中的职权是非常大的!

“少校,我知道你的职责,但是我也有我的职责!”清醒过来的哈维司自然的就散发出一种将军的气魄,“不管怎么样,现在前线的军队还在抵抗,作为联军总司令,如果我都逃命了的话,还叫下面的官兵怎么战斗?所以,我现在必须留下来,指挥部队作战!”

“但是,将军……”少校也为之语塞,因为哈维司维护的正是一位将军所应有的权力!

“好了,你放心吧,我不会有危险!”哈维司看到少校还不放心的样子,又说到,“这样吧,你们留几个人下来,并且为我准备一架直升机,只要有危险,我随时撤退!”

听到哈维司这么说,少校才点了点头,对一名上尉特种兵说到:“你带4个人留下来保护将军的安全,并且准备好直升机,只要有危险,立即强行代理将军撤退!”

上尉“啪”的一声敬了个军礼,然后就指挥着人去准备直升机,而他带着另外一名特种兵站到了将军的身边,时刻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似乎危险就已经在身边了一样。

见到自己能够再次指挥军队作战,哈维司立即拦住了一位正在准备撤离的参谋员:“通知所有人,撤退行动暂时停止半小时,全部回到指挥部!”

那名参谋员还以为哈维司疯了,但是一看到将军那严厉的神色,丝毫不敢迟疑,赶紧去招集别的参谋员。不多时,美韩联军的总指挥部又从新运转了起来。

“现在前线的情况?”大概因为时间紧张,哈维司的话语都简短了很多。

“志愿军40军已经越过了星州,正在向我们这里逼近!”开始被哈维司点到名的那位参谋也忠实的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如果一切顺利,志愿军将在1个半小时之后进攻大丘!”

“一个半小时!”哈维司轻声的嘀咕了一句,这么快的速度,确实让哈维司有点吃惊,但是他并没有慌神,转而问到,“那么,我们现在在前线与大丘的部队有多少?”

“在前线有韩国新编第一集团军,但是因为部队叛变的问题,现在这支部队已经在撤离之中,不能参加战斗!另外,在大丘东北面有韩国新编第二集团军的两个旅,大约10000人的部队,在大丘西南面,还有两个旅,作为战役预备队布置!”

“很好!”哈维司终于松了口气,至少,现在他还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那么,在一个小时之内,能够赶到大丘,并且投入战斗的部队有哪些?”

参谋员思考了一会,才回答到:“现在,只有第101空中突击师能够在一个小时之内从密阳赶来,但是投入作战的部队最多就只有一个空中机动旅!”

“一个旅,太少了!”哈维司皱着眉头,来回走了两圈,又问到,“那么在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之间,又有多少部队能够到达?”

“第101空中突击旅能够在2个小时之内至少投入另外一个空中突击旅的兵力,另外第82空降师也能够投入一个旅的部队,第1装甲师能够在2个半小时之后派遣一支装甲旅到达庆山!”这次,参谋将时间范围稍微扩大了一点,似乎预料到总司令还会问下去一样。

“很好!”哈维司这下没有继续追问了,而是赶紧下达起了作战命令来,“命令韩国第2集团军的两个旅立即在星州到大丘一线布置防线,如果来不及布置防线的话,就以运动战尽量拖延志愿军进攻的速度。另外两个旅立即进入大丘,布置城防工作!同时命令第101师立即派遣空中机动旅进入大丘,加强城防,第82空降师必须在2个小时之内派遣一个旅过来加强城防!最后,让第1装甲师在北线阵地上做好反突击准备,现在我们还不需要他!”

哈维司说完之后,参谋员还等在哪,好象将军还有什么命令没有下达一样。

“快去传达命令吧!”哈维司拍了下参谋的肩膀,这才坐了下来。

从现在的整条战线上来看,大丘方向是最危险的了。而且志愿军这次进攻显得很坚决。40军是志愿军中战斗力非常强大的一支部队,虽然他没有38军,39军与54军这三支王牌部队出名,但是这是第一支完全实现了数字化的部队。当初,在解放军军事改革的时候,就出现了独立派与仿美派。其中独立派主张按照中国的需要来发展新型陆军,而仿美派则主张按照美国FCS的思想来发展陆军。当然,独立派占了上风,而仿美派也没有完全失败,40军就是按照这一思想来改革的一支部队。虽然,最后中国也摈弃了FCS这种缺乏生存能力新概念陆军体系,但是从根本上,40军却在仿美跟风中得到了发展,特别是部队的数字化程度极高,装备也非常优良。而最能够体现的,就是40军的综合作战能力。而现在中朝军队一上来,就将40军投入到了正面进攻中,而且矛头直指大丘,目的显然是要一举拿下美韩联军指挥部所在的这座城市,然后动摇美韩联军的整条防线!

部署工作完成之后,哈维司发现自己手里还有大概3万人的部队可以在这一战中发挥作用,而依靠城市为基础,打一场城市战,让只有2.8万人的40军难以取得胜利。所以,哈维司还是有信心的,但是当他将目光投向窗外的时候,突然身体一震,信心顿时崩溃了下来!

虽然大丘在这之前受到的打击并不大,在前三次战役中,大丘一直处于后方,受到了美韩联军防空系统的严密保护。但是,这是一座标准的韩国城市,城市中多是低矮建筑,而且以木质建筑为多!这种城市,根本就不能承受大规模炮火的打击,更无法阻挡重型部队的进攻,反而会成为防御部队的坟墓!

震惊之后,哈维司立即清醒了过来!“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上将嘴里嘀咕着,立即将参谋人员叫了过来,现在他必须要改变计划了,依靠城市防守,最多只是延缓了志愿军进攻的速度,而最后,这座城市是守不住的!

半小时之后,在40军已经能够从山腰的公路上看到大丘的时候,哈维司以及美韩联军指挥部的所有人员搭乘10架VH-22大型运输旋转翼飞机离开了大丘,向密阳撤去。而第101师与第82师的部队也撤回了原地组织防御工作,只有4个韩国旅留了下来,在大丘进行最后的防御作战!


大田,中朝联合指挥所。

从40军开始进攻之后,许常青就一直留在了作战指挥室,而赵隼鹰因为要安排空军作战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来协助老将军指挥战斗。

“许司令!”一名接替了赵隼鹰工作的上校参谋走到了上将身边,“美韩联军指挥部已经撤退了,他们在密阳重新设立了指挥部!”

“撤走了?我还以为哈维司这支老狐狸能够坚持下去呢!”许常青笑了起来,而且笑得很得意。

“现在让40军进行攻城战吗?”

“等一下,先让40军对大丘进行炮火打击!”许老摇了摇手,问到,“现在美军的那几支部队的动向如何?”

“101师与82师的部队都停止了前进,正在回到出发地点!”上校看了下地图,耐心的做了回答。

“看来,这次哈维司又将韩国军队当做弃子了!”许常青摇了摇头,“让40军立即从南面绕过大丘,向密阳前进,如果遇到美第3机械化步兵师的话,可以寻找战役级别的歼敌机会。如果遇到的是美第101空中突击师的话,就立即停下了做好防御工作,等待后继部队到达!”

上校迅速的记下了总司令的命令,同时,另外一名配合的少校参谋已经开始准备传递命令了。

“另外,让朝鲜人民军派遣两个步兵师的兵力进攻大丘,告诉他们,务必在24小时之内拿下大丘,我们将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援,如果拿不下的话,那就等待军事法庭的审判吧!”许常青的口气是非常严厉的,因为在他看来,如果让40军去进攻大丘的话,恐怕只需要12个小时就能够解决掉那4个韩国旅,而给装备差不多的朝鲜人民军24个小时,已经是很宽余的了,接着,上将似乎认为自己语气重了一点,又补充到,“另外,告诉他们,对付韩国军队,以心理战为主,随着第一集团军的反叛,恐怕现在韩国军队已经没有多少战意了!”

“许司令,那需要空军出动,对大丘进行大规模轰炸吗?”上校问了一句。

“不用,空军现在的力量也很紧张,钢要用到刀刃上,而不是拿来浪费的!”许常青摆了摆手,绕着个小圈子转了一圈之后,“另外,让38军立即在南线投入战斗,现在美韩联军整条防线都在动摇了,40军孤军深入恐怕难以达到我们的目的,必须让38军在2个小时之内,抵达进攻阵地,取代朝鲜人民军主攻的位置,同时让南部集团军的朝鲜人民军做好配合工作,不能拖了38军的后腿!”

“39军现在需要用来进攻吗?”上校记好命令之后,又问了一句,似乎他的问题特别多一样。

“不用,东部集团军暂时不要加强进攻,还是让朝鲜人民军的那两个师在前线耗着。但是,可以命令他们构筑防御阵地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哈维司肯定想着在一个方向上进行反突击,以牵制我们的兵力,而这肯定是在浦坝一带!”许常青说完,就朝空军指挥部的方向走去,“对了,现在参谋长在空军部指挥作战吧?”

上校参谋回答了总司令的问题之后,赶紧把命令交给那名少校去负责分发,自己跟在总司令的后面,走进了空军指挥部。

赵隼鹰此时正在忙着调动空军的攻击机部队,对美韩联军的防线进行全面压制。虽然,赵隼鹰是一名空军指挥员,但是在这段时间中,他已经从许常青那里学到了不少关于大规模战争的知识,再加上他在空中打击方面的特长,自然明白在战役初期,空中打击的重要性!现在志愿军在战场上已经取得了一点的突破,如果要想由点突破变成线突破,就必须要加强空中打击力量,至少要压制住其他方向上美韩联军的行动,让其不能顺利的调动部队,这就是对地面部队最大的支持。所以,从战役一开始,赵隼鹰几乎忙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了。

“许老,您怎么过来了?”看到总司令进来,赵隼鹰愣了下,赶紧把手里最后一份工作处理好,然后将其余的事情交给了空军部的参谋员去处理,自己走到了许老的旁边。

“我顺便过来看看,看来你们这边并不轻松啊!”许常青朝给自己打招呼的参谋员招了下手,就带着赵隼鹰走出了门去,毕竟耽搁了大家动作不是好事。

“还好,现在工作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别的就要看部队具体实施的情况了!”赵隼鹰习惯性的抽了根烟出来,而等他反应过来许老就在旁边的时候,也就夹在手上,没有点燃。

“要抽就抽吧,我知道你这段时间也很累!”许老做了个不在意的手势之后,对赵隼鹰问到,“现在的战局你应该很了解吧,那你对美军下一步的行动有什么看法?”

两人此时已经走到了联合指挥部的一角,在上校给他们找来椅子,坐下之后,赵隼鹰才点燃了烟,吸了两口,才说到:“以我看,现在哈维司不会在元山进行登陆行动了!”

“为什么?”许老没有说自己的看法,而是问起了原因来。

“很明显,现在正面战场吃紧,哈维司即使发动一场战略性的登陆作战,对战场的帮助都不大,如果失去了釜山的话,就算他们拿下元山,也不可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赵隼鹰在许常青的特意培养下,已经具备了一部分分析大规模战争的能力。

许老点了点头:“这个道理是没错,但是有没有考虑到日本即将参战的因素?如果日本参战的话,美国正面战场上兵力不足的情况将出现极大的改观,而这时候,投入登陆部队在后方对我们发动一次战略性的牵制作战,我们就将首尾难顾了!”

“这个情况确实存在,但是以韩国现在的情况,日本大规模参战的时间还太早了!”赵隼鹰并不完全同意许常青的意见,“如果日本第一批投入的部队没有4个师团(日本师团的兵力大概在2万到25000人之间)的话,将很难对战场起到影响作用。而要一次性投入4个师团参战,这对日本的战争能力,以及投送部队的能力都是一个考验。最严重的是,日本陆军与美韩陆军的装备大部分都不一样,所以在后勤保障方面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因此,在短时间之内,如果哈维司想要改变战场局势的话,那他就必须要放弃战略性的登陆作战,最多展开一次比群山登陆规模更大的战役性登陆行动!”

许常青点了点头,但是却半天没有说话。现在,许常青还是认为哈维司会进行一次战略性的登陆作战,因为这样能够最大限度的牵制住中朝军队,至少能够让中朝军队无法将更多的预备队投入到进攻中去。以美韩联军现在在正面战场上的兵力,挡住中朝军队的进攻还是有这个能力的。特别是随着其防御面积的减少,中朝军队每前进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而只要中朝军队进攻的速度一慢下来,那么就给哈维司留出了喘息的机会,让他可以等到日本援军的到达!

从这些情况中可以看出来,现在中朝军队进攻速度将非常关键。但是,这又同时引来了新的问题。如果要想进攻迅速的话,就必须要投入更多的预备队,而这就必须要抽调后方的防御部队,造成后方防御空虚,给哈维司可乘之机。如果放慢进攻速度的话,那么哈维司就可以安心的在正面打防御战,然后侍机发动登陆作战,并且借助日本参战的机会扩大战果!所以,这个矛盾几乎是无法解决的!也正是因此,许常青显得很是为难,一时想不到解开这个死结的办法。

“许老,我们绝对不能够放松正面进攻。”看到许常青第一次露出犹豫不决的样子,赵隼鹰也知道这场仗不好大,“如果哈维司真的敢在元山登陆的话,我们布置在元山的防御部队也足够牵制他一段时间了。所以,我们担心的应该是哈维司在朝鲜东海岸另外一处地方的登陆行动,如果他们登陆成功的话,将对我们构成极大的威胁!”

许常青点了点头:“这样吧,让朝鲜空军加强对第五舰队的监视力度,另外,也可以组织几次有效的空中进攻,暂时先牵制住第五舰队的行动。而具体的情况,我们还是先看看再说!”

看到上将还没有下决心,赵隼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虽然他的直觉告诉他,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错,但是赵隼鹰更相信许老的经验,所以也就不再反对了。


北京,中南海。

在忙完了第四次战役开始之后的一些事情之后,周国辉终于抽出点时间去给主席做下战争情况的汇报。而与他同去的还有军情局的颜靓与国安部的谈步声,另外还有身体稍微好了一点,已经被批准“自由”活动的罗开。

5人在王一林的书房内坐好之后,大家先关心了一下罗开的病情,然后就立即对现在的战局进行了讨论。

“谈部长,你们对日本参战时间的情报收集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大概是因为前线的战斗很顺利,所以王一林的心情显得很不错。

“现在情报收集得已经差不多了,我们正在加紧整理!”说到这,谈步声立即想到了一件事情,但是先压了下来,接着把自己对日本参战的分析讲了出来,“以日本现在的准备情况,最迟在未来4天之内,日本就将向朝鲜半岛派遣第一批部队。而以日本的军事海运能力来计算的话,日本第一批派遣的部队大概在2到3个师团,大约5万到7万5000人的部队。另外,我们还应该考虑到日本海军与空军参战而带来的改变。以日本在南本州上的空军基地计算,日本能够在不使用朝鲜半岛上的空军基地的情况下,投入大约300架战机,另外,日本海军的2艘航母如果离开种子岛北上的话,还可以为战场上提供另外100架战机的空中力量!”

“看来日本参战给我们带来的麻烦还真不小啊!”王一林笑了起来,大概这正是他需要的东西。

“但是,日本有这个胆子投入海军作战吗?我们的北方舰队就在南九州岛海域巡逻,而且琉球岛上的空军实力也得到了加强,就算给日本一个天做胆,他们也不敢让海军主力舰队北上!”罗开病好了些之后,似乎精神都恢复了过来。其实,养了几个月的病,几乎快真把罗开憋出病来了。

“这点虽然是事实,但是我们不应该轻心大意!”周国辉看了罗开一眼,如果不是罗开身上的有病的话,他说话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确实如此,相信在前线的许常青老将军也在为日本参战的事情发愁吧!”王一林看到两个上将之间像小孩子一样闹脾气,心里也觉得好笑,“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削弱日本参战带来的影响,但是又不能因此让日本置身事外,不然就无法达到我们的目的了!”

“主席,我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谈步声并不是在怀疑自己的办法,只是以商量的口吻提了出来。

“说说看,不管行不行得通,我们先看看再说!”王一林也听出了谈步声是话外有话。

接着,谈步声就把日本内政部部长黑木哲的身世,以及要求到中国进行政治避难,并且加入中国国籍,为中国服务的事情说了出来。

“黑木哲?”王一林一想,心里就有了印象,“这可是个厉害的日本人,以前经常鼓吹中国威胁论,并且为日本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骨子里也是个军国主义份子,想不到他身上竟然流着一半的中国血统,但是我们将他接纳进自己的政府,这是不是太危险了一点?”

不管怎么样,就算是黑木哲有心要投靠中国,但是作为叛徒,他叛变了一次,就有可能叛变第二次,而且可能性更大,因为在他第二次叛变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良心上的不安与谴责。所以,在以往,不管是多么重要的反叛份子,最多只是得到宗主国的庇护,而要想成为宗主国中重要的一员,那就万万不可能了。因此,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王一林显得非常的小心。

“也许,这对我们还真是个机会!”周国辉立即就看出了谈步声的意思。

王一林看了总参谋长一眼,在看到谈步声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也顿时明白了过来。不多久,另外两人也都知道谈步声是什么意思了。

“如果我们将他接纳进来,只安排一个无权且无法接触到重要机密的位置,然后再派遣安全人员24小时监视他,应该不会出多大的问题!”颜靓想了下之后,就立即表态支持谈步声的意见。

“而且,黑木的反叛,对日本的打击将会非常巨大,甚至会在日本国内引发一场大清洗活动!”罗开笑了起来,如果日本人自己杀自己,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就如同当年被拆解成南北两个日本,打了好几年内战时的情况一样。

“但是,在这个时间上,必须要把握好分寸,不然就不能将这个影响扩大到最大的范围!”周国辉想得更细一点。

“我们大家还是听听谈步声的意见吧,既然是他提出来的,那他就有了完整的想法了!”王一林又笑着对谈步声说到,“谈部长,你就把你的想法告诉大家吧!”

“确实,利用黑幕背叛这件事,是我们从内部打击日本,让日本陷入政局混乱,而不能全力在朝鲜半岛作战的最有利手段!”谈步声也早就想好了办法,这时候才说了出来,“按照我们的设想,日本陆军参战是必须的,因为这是引发日本军国主义全面爆发的必然过程,不然就不能让日本自己走上灭亡的道路。所以,我们不能在日本参战之前,就让黑木行动。当然,为了控制我们在朝鲜战场上的伤亡与损失,以及控制这场战争的时间,另外留出机会让大家都抽手出去。所以,黑木行动的时间也不能太晚了。按照我的想法,黑木应该在……”

听完谈步声的意见,大家都满意的笑了起来。说实话,在他们五人中,就数搞情报的两个人的鬼心眼是最多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情报工作本来就是钻空子,利用一切机会获取利益。而颜靓因为率领的是军情局,涉及到的情报范围没有国安部那么宽,所以自然比谈步声的鬼点子少了一些。而谈步声能够想到的很多东西,恐怕连王一林都没有考虑得那么完全吧!

“好了,现在关于日本的问题,我们还是暂时先放下,谈部长下去后还要麻烦你将具体的报告写出来,另外安排好在日本的相关行动!”王一林转移了话题,“现在,我们还是先看看朝鲜半岛上的战局,总参谋长,许将军最近有什么要求吗?”

“大的要求没有,但是许将军提交的一份关于陆军未来发展设想的报告值得我们研究一下!”因为周国辉并没有将这份报告带这身上,所以只能将内容大概的讲了出来。

听完周国辉的介绍之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罗开:“这确实是个很有创造性的提议,值得我们仔细研究!想不到许老将军人老心不老,竟然能够想得这么前卫!”

“其实,据许将军说,这份计划主要还是由他下面的参谋长提出来的!”周国辉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

大家都知道,现在志愿军的参谋长是空军出身,虽然当时王一林对这个人事任命并没有反对,但是他并没有想到一名空军的将领能够提出这种关于陆军发展思想的设想来,当然,他更不知道,在这份设想中,赵隼鹰其实起到的只是辅助性作用,而是许常青为了栽培赵隼鹰,所以将他提了出来。当然,大家都惊讶空军的将领竟然能够对陆军作战有这么高深的了解。

“参谋长是赵隼鹰?”罗开在心里想了下,好象想起了点什么,“他好象是赵老的孙子!”

“赵老?”王一林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将门虎子,也难怪他能够有这么出色的表现了!”

“我已经叫人特别注意赵隼鹰的表现,看来我们今后并不缺乏优秀的指挥官了!”周国辉这话说得很郑重,而作为参谋长,他不可能为了董震华一个人的原因,而改变自己对工作,对祖国应有的态度。

“好了,这份报告还是你们几位将军下去研究吧,现在,大家对朝鲜战场上的局势有什么看法?”王一林转移了话题。

“表面上,我们占了上风,形势很乐观,但是危险却存在,而且不容忽视!”周国辉的脸色变得很严肃了。其实,他早就对现在朝鲜战场上的局势感到担心,但是想到许常青在那坐镇,也就没有更多的表现出来!而听到总参谋长的话,大家的神色都紧张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