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四部 尔虞我诈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六)

绿城一剑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六) “阿珍跟我说了,她想让你换一换工作,这样经济收入能增加一些,”卢父示意女婿喝茶,自己却点燃一支烟,亲切和霭地问道:“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嘛。不知你现在考虑得怎样啦?” “爸,你真能把我调到外贸系统里来?”何秋霖抿了一口茶,放下手中的杯子问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六)


这天下午,何秋霖在办公室里给叶丛文打了个电话,忍不住叙述了自己的一番烦恼和苦衷。这些日子为了凑齐那笔集资房款,以便能给妻子一个满意的交待,他思前想后,正在考虑着借钱的事情。其实,凭着他现有的社会地位和身份,别的什么事情可能办不到,可要说认识手头上有钱的个体户还真是不在少数,而其中也不乏有一些还能算得上朋友的。如果他愿意“放下架子”,随便找个做生意的熟人或朋友借个万儿八千的,岂有借不来的道理。可是,他并不这么想。他觉得如此解决问题的话,极有损他的人格和国家行政执法干部的形象,绝非他能够去面对和承受的事情。

傍晚下班,何秋霖从分局办公楼里走出来,忽然发现他那辆草绿色的边三轮摩托车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凌志轿车,正是他的好友中最为春风得意的毕自强新买的座车。这时,坐在凌志车里的叶丛文从车窗里探出头,正冲着何秋霖招手呢。

“是你们俩呀,”何秋霖走上前拉开轿车的后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笑道:“老毕,你这车也太牛皮一点了吧?”

“呵,这你就不懂了,”叶丛文在助手座上侧过身来,笑着调侃道:“开皮包公司开大了的都这样。老毕这叫‘打肿脸充胖子’。没这派头,你让他怎么在社会上混出个人样来呀。”

“得了吧,四眼,你就少拿我开涮了。”毕自强在驾驶座上也回过头,冲着何秋霖说道:“胖子,听说你要请四眼吃饭,怎么不叫我呀?”

昔日读高中的时候,毕自强和叶丛文是同桌,而毕自强与何秋霖又都是机械厂的子弟,所以这三人在班里有事没事都往一块儿凑。当年,毕自强虽然为人豪爽大方,但家里穷得叮当响。叶丛文的家境还算过得去,但由于父母对子女的管教比较严,平时也没多少零花钱,只要他手上有钱就惦记着去买书。只有何秋霖的家境算是比较宽裕的,他又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每月父母给他的零花钱,大多数都被毕自强和叶丛文合伙想着法子敲竹杠请客了。三人之间的友情一直延续至今,但现在已经颠倒过来了,大都是毕自强和叶丛文请何秋霖出来吃饭了。

“我把四眼拎出来,你能不跟着浮出水面?”何秋霖根本不把毕自强的问话当成一回事,有点诙谐地说道:“你们这两个家伙,从读高中时就穿一条裤子到现在啦。”

他俩听着何秋霖的牢骚怪话,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胖子,”毕自强熟练地倒车调头,逗趣地说道:“今天你请客?说吧,去哪?”

“你小子也太不地道了。开着凌志来让我管饭,天理何在呀。”

“嘿嘿,盒饭也行嘛。”毕自强开玩笑地说道。

“老毕,到‘旋转餐厅’吧,”叶丛文帮着毕自强拿主意,说道:“那里的夜景不错,怎么样?”

“呵,没问题。”

旋转餐厅在市中心的一栋二十四层的大厦顶层。在那里进餐时可以据高临下地观赏市区全貌,一览落地窗外的城市夜景。

“不是吧,”何秋霖面露为难之色,说道:“我穿着这身制服,怎么好上去?”

“你把外套脱了扔车上,不就行了。”叶丛文说道。

毕自强在一栋大厦面前停稳了凌志车。三人下车进了电梯直升顶层,一起来到旋转餐厅。他们选了一个桌台靠近窗边的位置,然后各自坐下。

“想吃什么?”毕自强招手叫来了服务员,然后把菜谱推向他俩,潇洒地说道:“随便点好了。”

“我说胖子,吃海鲜怎么样?”叶丛文嘴里抽着烟,翻看着菜谱,得意地说道:“今天把老毕揪出来,就是要拿刀割他身上的肥肉呀。”

过了一会儿,女服务员拿着他们点好的菜单离开了。

“刘云峰来不了啦,他今晚值班。”何秋霖把“掌中宝”手机还给毕自强,说道:“廖明超也没空,要和领导一起陪客户吃饭。”

“胖子,”叶丛文拎起桌面上的茶壶,给他俩的杯子分别添加茶水,问道:“你调动的事,有眉目了吗?”

“哦,你要换单位?”毕自强初闻此事觉得十分意外,问道:“往哪调呀?”

“我想调到外贸局下面的公司去,听说他们那儿的待遇很不错。”何秋霖用手玩耍着桌上的茶杯,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事能不能成,现在倒是很难说。”

“不会吧?”毕自强对何秋霖的想法感到迷惑不解,追问着:“你在工商局不是干得挺好的吗,如今大小也是一个队长级的人物了,怎么还会想起要换单位呢?”

“老毕,这你就不知道了。”叶丛文给毕自强递上一支烟,解释道:“你没在政府部门里待过,许多单位听起来响当当的,可要是说到每月的收入,那就差一大截了。工商局的效益不算太好,想换一个经济效益好的单位。胖子的想法,可以理解的嘛。”

“你不就是想多挣钱,这对你来说还不容易吗?”毕自强眯着双眼瞅着何秋霖脸上的表情,说道:“就凭你现在坐的这个位置,那些个体户岂能不求你给办事吗?老兄,权力本身就是财富,就看你有没有办法啦。你可千万别捧着个金饭碗喊着饿死人哟……”

“老毕,你不用说了,我听出你话里的意思了。”何秋霖打断毕自强的话,神色坦然地说道:“别人不了解我,你俩还不了解我吗?如果要依靠手里的权力去挣那种不明不白的钱,我根本就不是那种人。既然我想多挣些钱,我宁愿调出来正正当当地去做生意。”

“你出去做生意?”毕自强冲着何秋霖直摆手,轻蔑地说道:“呵,别开玩笑了。说真的,我看你不太合适吧。”

“为什么?”何秋霖极为认真地问道。

“有这么一句话:放错位置的人才就是一堆垃圾。”毕自强对何秋霖的性格了如指掌,认准何秋霖现在的想法就是一个根本的错误。他稍加思索后,直言不讳地说道:“你这十多年来虽然天天跟做生意的各种人打交道,也见识了不少生意场上的事情,但我如果说你对做买卖的技巧一窍不通,你肯定会认为我是扯淡。或许你还不太明白,如果你自己出来做生意,我敢肯定你将会无所适从,绝对不会如你现在想的那么简单。我老实说,你为人处事不太会拐弯,性格又过于耿直,真不是出来混生意场的人物。你如果愿意听我说的话,那你就把眼光放长远一点,好好待在工商部门里干下去,说不定过几年你凭资历就升上去当个分局长、局长了,到时候我还能求你老兄关照一下呢。”

“你们俩都可以出来做生意挣钱,我就不是这块料?”何秋霖被毕自强的这番话狠狠地刺激了一下,心里却不以为然,说道:“呵,你的这个说法也太过于绝对了吧?”

“信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了。”毕自强没有要跟何秋霖争辩下去的意思,品着茶说道:“总之一句话,当官肯定是会有前途的。这就是我给你提的参考意见。”

“老毕,你说了一大通,这根本不解决问题呀。”叶丛文用胳膊肘碰了碰坐在身边的毕自强,说道:“你是不了解实际情况,胖子现在的问题是缺钱,‘远水解不了近渴’。”

“哦?”毕自强侧脸看着何秋霖,问道:“胖子,你不会真是急需用钱吧?”

“是呀,我爱人单位集资建房,”何秋霖并不相瞒,开诚布公地说道:“要交三万块钱,我至今还没凑够这笔钱呢。”

“还差多少?”毕自强问道。

“差一万二吧。”何秋霖竖起手指比划着。

“早说嘛,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毕自强表情轻松地双手一摊,爽快地说道:“这笔钱,我借给你好了。”

“老毕,就算你肯借给我,”此时,何秋霖的心里并不轻松,说道:“唉,可我还得尽快想办法还你这笔钱,是不是呀?”

“你就别再多想了,”毕自强见何秋霖还是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安慰道:“还钱的事以后再说吧。”

等服务员把菜盘都端上来后,这三个老朋友一起碰了碰酒杯,边吃边闲扯了起来……

半个月后的一天上午,何秋霖接到局里人事科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去一趟。

“你是不是要调换工作单位?”局人事科的黄科长请何秋霖坐下后,说道:“你的商调函来了。”

局人事科原来的科长张燕两年前就已经退休了。接任的黄科长原是部队下来的转业干部,何秋霖因为跟他没有一起共过事,两人的关系不算太熟悉。

“是的,”何秋霖有些拘谨地答道。

“对于想要调出工商部门的同志,我们原则上是尊重本人的意愿,”黄科长把商调函找出来放在桌面上,表明了局里对此类事情处理的态度,然后慢条斯里地说道:“不过,关于你想调换工作的事,局里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是想调走。”何秋霖答道。

“哦,这样啊,”黄科长叹了一口气,不无惋惜地说道:“说实话,局里正准备把你提拔到分局副局长的位置上,现在组织上正是考察你的阶段,你这个时候走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闻之,何秋霖呆愣了一会儿。此时此刻还能说什么呢?俗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尽管他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力,但他真的不想为此而让家人失望。

“我去意已定,”何秋霖嘴上这么说,但内心却隐隐作痛。他极力控制着呼吸,平静地说道:“帮我办手续吧。”

“好吧。”黄科长答道。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