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正文 第十章 凤凰开枪(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5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说吧!丁营长,你说咋办?都听你的!”老武头看出了丁雄是个不简单的军事人才。

“好!那我说下部署。”丁雄喝了口水,看着老武头和秦凤凰说:

“我都下去观察好了。天黑以后,我潜入仓库,在里面固守军火。秦凤凰到仓库南面的站台值勤室,守护电闸。老武叔守住山包,扫射对面仓库门前的敌人。看见没?这山包离对面的仓库也就八十米,机枪的有效射程。”

“我怎么守护电闸?”秦凤凰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从来没打过仗,一个人怎能守住电闸?喜的是,像丁雄这样一个标准军人能让自己参加战斗,说明他信任自己。不像罗云汉,时时都把自己当成累赘。

丁雄把手枪递给秦凤凰:“一会儿我教你怎么使枪,别害怕,没事儿!”丁雄指着票房向西面开着窗户的值勤室说:“你到值勤室东面窗户下隐蔽,敌人进屋割断电话线、拉下电闸后,他是不会呆在屋里的。过五分钟,你就进到值勤室、合上南墙上的电闸,闭掉屋里的电灯,守在窗下别动。放心,敌人的目的是仓库,他们是不会再到值勤室找多大麻烦的。”转脸看着老武头说:“秦凤凰一合上电闸,你就开枪。多带几个弹夹,在山下面也放一挺机枪,要经常变换位置。敌人要摸上山来,你就隐蔽好,只要别让他们抓住,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那你自己在仓库里,太危险啦?”老武头担心地说。

“没事儿!我告诉他们仓库里有炸药,他们就不敢向里面开枪。总之,不管是胡子还是游击队,他们顶多也就几十人。电灯一亮,你就能撂倒他一半,他们就不敢轻易动手了。然后,我们就和他们磨时间,等待杨队长和罗连长他们。”

“那要真是抗日游击队怎么办?”秦凤凰忽然问道。

“问题就在这里!”丁雄喝了口水,说,“如果他们真是十恶不赦的土匪强盗,我和老武叔的两挺机枪就能解决问题,还费这些事干什么?所以,咱们就的边打、边观察,伺机而动。”

看着黑下来的天色,丁雄思忖着说:“不会是游击队。因为赵梅是这附近锄奸队的,如果是游击队的话,他们早就会找赵梅来联系的。天都这么晚了,一点动静还没有,就不能是游击队了,很可能是黑道土匪。像杨队长临走时说的那样,是奔大洋来的。”

老武头说:“我们关外的人都知道,这山海关外有个土匪头子叫关上飞,奸淫烧杀、无恶不作,官府悬赏十万大洋,都抓不找他!手底下有一帮土匪,个个心狠手辣、能征惯战。今儿个可别碰上他们!”

“怕什么!碰上他们,咱们就是为民除害了!”丁雄又卷了大饼卷儿,吃了起来。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夜色影影幢幢地弥漫过来,一苗小梳子似的月牙远远地印上天边。西北方向的枪炮声渐渐停了,站台上的灯光唰地亮了起来。

忽然,车站北面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队身穿杂七杂八服装的人,骑着马闯进了站台。


秦凤凰蹲在值勤室外东面的窗台下,心里紧张得要命。拿着刚刚会使的勃朗宁手枪,还直怕掉在地上。她今年才二十岁,在大学读书时就秘密加入了共青团。可从小到大,那经过这个场面哪!在救国会里,她是宣传部“北斗” 杂志社、《七星旬刊》编辑部的编辑。耍的是笔杆子,是出名的女才子。可现在要拿起枪来守护电闸,要动武、要向人身上开枪,这对她来说,可是人生第一次呀!对了,那、那电闸在哪儿呢?

秦凤凰心里砰砰跳着,悄悄地从东面窗口向值勤室里望去,突然,她惊呆了!黑脸站警站在靠南墙的床沿边,穿着件白背心,把裤子褪到脚下,撅着白亮亮的屁股,正搂着一个光着下身的女子,一下一下地抽插着。那女子围着个红兜肚埋着头,高高地撅着屁股,两只手扶着床沿轻轻地哼哼着。

妈呀!秦凤凰脸一下红到脖根,倒抽了一口冷气!扭头就要跑。可刚一抬脚,马上想到,我是干什么来了?我怎么能丢丁雄交给我的任务逃跑呢?我不能走!

秦凤凰哪见过这个呀?双手紧紧地捂着胸口,心还是咚咚地跳个不停。这叫什么事儿呀?人,人怎么能这样?这、这可怎么办?我可怎么守护电闸呀?

不行!他们不能耽误我的事儿!他们的事儿什么时候不能干?可我这事儿这时候必须干!

秦凤凰主意一定,又慢慢抬起头来,顺着白色的窗帘缝隙向屋里内望去。两人还在一下一下前后抽动着,喘息声越来越重。秦凤凰连忙别过目光,看到站警深蓝色的制服和手枪放在靠北墙的桌子上,桌子上还放着一部手摇电话机。南墙上是一排电闸,有三四个。我应该弄哪个电闸呢?

这两个人也真是的,怎不快点完事呀?眼睛不自觉地瞄了一下拼命喘着粗气、浑身已经痉挛的黑脸站警。埋头在床的红兜女子抬起头来,由原来的哼哼声渐渐变成了一下一下的尖叫。难道……难道男女之间都这样办事吗?念此,浑身酥麻,一股激流像洪水似的漫过全身,浑身不自在了起来。

过去读小说看到色情描写时,有过类似的感觉,可是哪有这样强烈得不能自禁呀?我……我这是怎么啦?

突然,插着的门被踢开,一个黑衫大汉闯了进来。站警惊慌地扭过头去,正要向桌子上取枪。大汉一扬手,一把短刀插在了站警的后背,站警惊叫一声,张开双手扑倒在床下。女子一声尖叫,瘫倒在了地上。

“嘿嘿!他妈的!在这儿骑上骒、恋上裆啦!胆子不小啊?点灯干上了!大爷今儿个没工夫捎脚、捡剩!”大汉一下扯掉桌上电话机的电线,跳上床、拉下了所有的电闸。

顿时,整个车站一片黑暗。

站台上一片人喊马嘶。

“把站长拉过来!”一个公鸭嗓在外面喊道。


秦凤凰听到嗵嗵地脚步声,感到大汉已经走出了值勤室。连忙推开窗户,爬进到屋里。不想,哗啦一下,踩翻了一个痰盂,吓了一大跳。稳了稳神,辨了下方向,摸着黑上了床。她哆哆嗦嗦地摸到了一个电闸,使劲向上一推,唰!屋里的灯亮了。于是,她接连合上了其余的三个电闸。

“大嫂,你快穿上衣服,快跑吧!”秦凤凰掺起了瘫倒在地上的女子。女子提上裤子,哭喊着扑向了倒在地上的站警。站警趴在地上,背上流着血,短刀已掉在了他的身旁。

“大嫂!快别哭啦!你快从着窗户出去吧!站台上都是土匪!再呆一会儿就没命啦!”秦凤凰不由分说,拉起女子把她推上了东面的窗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