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第二本小说集《飞翔的痕迹》-美丽传说

杨子2599 收藏 1 24
导读:历时两年写成,2007年6月出版,淘宝有售,欢迎广大铁血批评指正

美丽传说

执勤点是新建的,处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深处,像挺立在哨位上的士兵孤单而又刚毅。

来之前,领导跟他谈了话,说那个地方很辛苦。有吃的没?他问——有喝的没?他又问。那不得了,他看领导连连点头的样子,一点没了三级士官的稳重,沉不住气地站起来说,这项工作就交给我了。山里长大的娃啥苦没吃过。

他的工作是负责两个支点间二十多公里的通信线路维护。白天,他背着一卷被复线,两只脚蹬,沿途巡查。亮晃晃的太阳照在亮晃晃的脚蹬,耀出一枚刺眼的光。他揉了揉眼睛,顺手捋下一把汗,落了戈壁滩上,“噗”的一声没了。看着茫茫的戈壁,再往前走,他会随口吟出句深刻的话,比如:“世上本无路,人走得多了便成了路。”或者吼上一曲,“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后面的词想不起来,挠了挠头,改换下一句,于是他的歌声像羊屙屎一样洒了一路。回来时,天刚擦黑。电灯不亮,发电机坏了,要等每半月一次的给养车才能拉走修。这个时候,他觉得饿了,馏一个馍,烧一碟菜,高兴时候酒壶拧开喝上两口,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每周巡线两次,这个任务对跑惯山路的他来说轻松又简单。不轻松的是闲下来的时候,除了定期的线路维护和偶尔的专业训练就是闲下来的时候。没事可干的日子,像兑了白开水的酒一样,寡淡而无味。于是,生活便多了些说不清楚的缺憾,心情常常无由端的失落,感觉好像是少了些什么。少了些什么呢?他又想不出来。不过,后来他想了些法子调剂自己的生活,比如看书,看相册,看纸页已泛黄的信,也看骆驼刺,看蓝天,看羊群一样雪白的云彩……

有一天,他从一本书上看到了一段很精彩的话,顿时高兴地跳了起来。但是,兴奋的表情还没从脸上退却,一种无法言说的尴尬顿时袭上了心头。这使他,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他需要交流。就像他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人是需要不断接受各种刺激的,一旦进入没有刺激的状态,身体和机能便会急剧下降。为了维护身体机能的正常运转,人必须在正常的环境中进行感情交流……

当他再次翻开随包带来的影集时,目光就定在了他和一个女人的合影照上。他问她,咱们结婚应该有一年多了吧?她说,一年零6个月。他问,家里都好吗?她说,好啊!他问,去年没回家,不生气吧?她说,气也没办法。他问,你想我吗?她说,想。——他在心里与女人交流到这的时候,忽然想,她要是能够陪伴在自己身边,那这个地方一点寂寞都不会再有了……但是这个不切合实际的念头一出来,就被他打住了。那么写信请她到这边看看也行,要等有人替他的时候再回去探家,还不知道猴年马月了。那请她来看什么呢?摊开纸,他又没词了。

第二天,他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把纠缠在一块的一段线路连接好后,身上汗湿了一片。汗湿的迷彩服黏在他的身体上,散发出腥臭的味道。这不能怪他不爱干净,他是不舍得用太多的饮用的水去洗澡。要是——他意想天开地自言自语,要是这里能有条河就好了。想到这,他心里倏地动了一下,眼前一望无垠的戈壁顷刻间仿佛真的变成了波光磷磷的河水。

给女人写的第一封信中,他便有了这样的叙述:执勤点位于美丽的孔雀河畔下游。这条美丽的“河”因为与天山毗邻,每年要承接大量高山上储存的冰雪,春暖花开时候,那些融解而释的冰水会从各个山坡上倾泻而出,最后汇聚在这条河里,那时候,这条河就像一只开屏的孔雀……

当这封信被定期的给养车捎走后,他还沉浸在遐想的激动中。这样的叙述,他相信一定会勾起她心中美好的回味。她喜欢河,他们就在家乡的河边相知相爱。那时候,他驾舟,她唱歌。他在河里凫水,她站在岸边看着。他不在的时候,她会折一只纸鹤,通过悠悠河水传递对他的思念……

此后的心情,便多了份等待。日子,在他的等待中一下子拉长了。给养车还没到来的时候,他便迫不急待地接着在信中向她描述:水草从孔雀河边大片大片地蔓延,堤岸上满目都是绿莹莹的颜色。阳光倒映在河面,随风扩散,粼粼波光漾得耀眼……现在他已经不是在描述这条虚拟的河了,简直是在即兴的创作:带着一身汗水,躺在河里洗澡,水是活的,一荡一荡,好像有双手为他搓背似的。而每次巡线从河边经过,听那随风涌动的浪声,像小时候妈妈吟唱的歌谣……

这么写的时候,他竟然没有一点编造的感觉。在一次次的叙述中,“孔雀河”已经复活了,活在他的意识中,活在他的心里面。

女人真的来了。是美丽的“孔雀河”打动了她?还是因于别的原因?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得为那么多有关“孔雀河”的故事,给她一个解释。怎么解释呢?他还真想不出来。这时他有点耍赖的念头,如果非要解释,就说执勤点在孔雀河畔下游的某个地方。反正她也住不多长时间,糊弄一天是一天。

头晚,女人问有水没?他当时心里凉了一下,但女人接着说要洗个澡。他不安地把平日省下的半桶水端给女人。女人要求不高,简单地擦洗了身子。其实,女人对他的要求一直不高,只要他不存心骗她。女人就满足了。他又为女人感到委屈。女人却不介意,第二天起来体贴地给她做饭,晒衣,收拾房间。

女人的到来,令他内心里压抑的情感,像打开闸门的洪流,奔涌而出,一泻千里。他像个孩子似的殷勤地围着女人说这说那,从早晨说到天黑,一刻都不让女人清静。他想,能天天都这么说该多好,再苦的生活也有了乐趣,再寂寞的日子也充满着幸福。

二十多天很快就过去了,正当他对“孔雀河”的编造心中如释重负的时候,女人还是问他了。走的头一天,女人刻意打扮了一番,让他领着转转。他说,咱去查线?还说,咱去捡石头?她哪都不去,就要他领着去看“孔雀河”。他傻眼了。想好的措辞那一刻如鲠在喉,没有说出来。看着他支支吾吾的样子,女人明白了,原来他一直在骗她……

其实他认为,他没有骗她,那条“河”一直存活在他的心里,是他寂寞的心情寄托。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女人含泪而去……

女人再过来的时候,是几个月后。女人告诉他,家里的事,都安排好了,我陪你一块守护这条“河”吧!……

后来,他们在这里有了孩子。有孩子的那年春节,站上的领导送了幅对联:无怨无悔茫茫戈壁相伴,有情有意抒写爱的誓言。横批:夫妻哨所。

再后来,我到那个哨所采访,与他们在门口照了一张合影像。可是,这张相片被我弄丢了。[size=16][/siz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