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我在香港受到的侮辱

南洋水师 收藏 46 165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几天中央电视台高调推出“香港回归十周年专题系列节目”,荧幕中或政坛高官、或商界大鳄、或昔年“主人”、或今日议员、及至民间老叟顽童纷纷登场,无不从各种角度历数香港回归以来的巨大变化和“一国两制”实践的伟大成功,着实令人激动不已。想起当年回归前在香港遇见的一些事情,更是感慨万端,其中最深的触动,莫过于再次理解了一个极普通的词——自尊。


记得那是96年的冬天,我与妻突发奇想,萌生了去香港过圣诞节的念头。毕竟香港回归在即,此时不去、更待何时?或许香港换了五星红旗后,再也无法领略资本主义香港的繁华,无法亲眼目睹狂欢夜的灯红酒绿了呢(对香港回归后能否继续保持繁荣持有疑惑)于是与几位好友相约,大伙儿一拍即合,随即找了一家旅行社开始了香港之旅。


我们是从广州坐气垫船入境香港的,(至今我也没搞明白为何不直接飞香港,而要从广州绕一个大圈)一踏上香港的土地,心里顿生莫名的兴奋且还稍稍带有些忐忑。兴奋的是终于脚踏实地的站在资本主义的土地上了,一切都透着新鲜。例如香港的出租车就令我们大开眼界,一色的丰田左舵自不用说,称奇的是副驾驶座位可乘坐两人,即便是我们这些开车族也属首见,更何况我们一行五人恰好坐下,港币资源得以大大节省。忐忑的是一出关口、导游便将护照和回程机票交还到我们手中,随即还莫名其妙的交代了一席话:“出关时一定要编造自己为何在香港滞留的理由……”然后便把我们孤零零的甩在码头上溜之大吉。(前面是凶是吉,谁的心里也没有数)好在随行的杨君夫妻极具活动能力,凭着一口半生不熟的广东国语,搭讪上一辆出租车将我们拉到行前就预订好的宾馆,这才算稍稍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还算顺心,逛商场、品小吃、乘过山车、游海洋公园、狂欢于维多利亚湾、登高与太平山巅,最后人人过了一番“打折”瘾,直到囊中羞涩方才罢手。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回国的时间。就当我们一行人兴致勃勃拖着大包小包出关验照时,担心的麻烦终于降临了。我所在甬道窗口验照的是一位女警员,大约三十多岁,黝黑的脸、鼻子上有几颗淡淡的麻子,虽谈不上漂亮,但一身笔挺的制服,却也不失英武。


你到哪里去?她信手翻着我的护照,那双小小的三角眼透着不信任的神情让我有些不自在。


“我是来香港旅游的”我边回答边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想找茬还是怎么的?”不知怎么我的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听完我的话后,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黑了,鼻尖上的麻子呈现出淡淡的红色。“你这是去马来西亚的签证,为何不去马来西亚?”严厉的质问令我背上阵阵发毛。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为何导游临开溜前让我们每个人都事先编造好在香港滞留的理由,原来旅行社给我们的是去马来西亚途经香港的过境签证。这可上了他们的老当了,我心里不禁暗暗叫苦。


“我公司里有急事处理,需要我立即赶回去,所以就中断旅程……”。好歹咱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心里虽然打着小鼓,但面色仍然一丝未改。


没等我把话说完,一本护照早已甩了出来,伴随着一串难听的话不堪入耳:“最讨厌你们这些中国人,就是会撒谎,……”


我得头嗡的一声,瞬时一下子大了起来,脸色变得青一阵红一阵,腮帮子随之抽搐着,眼前闪过“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那块牌子。


“你不也是中国人吗?即便你认为现在不是,那明年等我们收回香港以后,你不也成为中国人吗?……”我暴怒着从牙缝里狠狠的回应着她,恨不得把她从窗口里拖出来抽她俩个嘴巴子,这时早已经把后果置于瓜哇国外。


我是一个民族自尊心极强的人,从小受的正统教育告诉我:“祖国这个词是无比神圣的,我个人可以受委屈,但是决不允许侮辱我的祖国”。尽管在国内对时政弊端也牢骚满腹,甚至不乏过激言论,可一旦迈出国门,胸膛总是挺的高高的,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当时如果不是身边的警察把我拽出去,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


接下来可想而知,我们一行人被拒之出关,缩在一个角落里无人理睬,心里早已经七上八下。“会拘留我们吗?”妻怯生生的问我。


“不会的!我们又没有犯法,我们现在是回国,即便是过境,那我们在香港目前也是合法身份”。我故作镇静、悄声安慰着妻子。


终于在登机时间将至时,过来一位男性警官,详细问明情况后将我们如数放行。一场虚惊就此结束,但是我永远忘不了在香港机场自尊心严重受挫的那一幕,从此以后再也没去过香港。


97年香港回归时,正值瓢泼大雨,一辆接着一辆满载着威武士兵的军车缓缓越过皇岗口岸。白岩松充满激情的那句话在耳边回荡:“驻港部队今天的一小步,就是中华民族的一大步”。是啊!这一大步我们整整走了100多年,这雨水,清刷着中华民族百年的屈辱、也清刷着我们在香港出关时所受的那些冷眼、今天,终于讨还了一份国人的自尊。


端坐在电视屏幕前,我的眼圈渐渐的红了。


一个人、一个民族、乃至整个国家是需要自尊的。自尊是自信的源泉,而支撑自尊的唯一支柱就是实力。正是中国人有了实力和底气,所以才会有当年中英谈判时邓小平:“主权问题不容谈判”、“我们坚决不做李鸿章”、“如果……我们将以自己的方式单方面宣布收回香港”、“如果……我们将勇敢地面对灾难”等铿锵之言,才会有号称铁娘子的撒切尔夫人大失体面的那一跤……。


十年来,在祖国温暖的怀抱里,香港的繁荣发展没有变、香港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在步步提升、香港特区护照的含金量也随之越来越高,(目前免签的国家已由当初的40几个扩展到130多个)并未如同当年有些香港人所戏言:“一觉醒来,给自己找了一个穷爹”。生活方式也一如往常,正像金庸先生所说:“还如以前一样,香港人不怕政府,只怕老婆,因为政府面前有法理,而老婆面前没有法理……”哈哈!


实践证明: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成功,充分验证了中国人的智慧和自信,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自尊。及至今日,连当年的撒切尔夫人今日都不得不叹服,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美国的时代杂志用了整整25页为自己当年“回归后香港必然死亡”的预言而道歉。


随着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对祖国的认同,不知那位女警又当作何想。


衷心祝愿我的祖国强大起来,祝愿我和朋友们以及全国的老百姓富裕起来,让每一个迈出国门的人都能保持一份自尊,昂起头来大声说:“我来自中国、我是中国人”.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