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在盘旋而下,地面透过机窗扑面而来,“嘎吱。。。。”一阵车轮与地面的 摩擦声传来后,机身颤抖了一下,在跑道滑行。。。。。。

和阿敏背着背包走出人流稀少的 机场,站在出口处,冷冽的十月寒风从我领口灌入,用她特别的 方式欢迎远方的 来客。转身帮阿敏拉好领口的 拉链,边问:“怎么去黄山?”“你拿主意咯,我也无来过”敏敏边缩缩脖子边回答。其实我也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只是习惯性的问一下,也知道敏敏会习惯性的回答叫我 拿主意。女孩好像都不喜欢拿主意,特别是伤脑筋或麻烦的事情,当然也有例外的,例如:穿在身上的,或五颜六色的。

操着流利的国语(自己认为)和的士司机谈好价钱,一个半小时后司机在黄山的后门放下我们,兴奋的我们望着远处的群山,NND,我的脚毛终于可以留在祖国的名胜----黄山!恩那!迎客松,天然氧吧,负离子。。。。哦,还有形容山的什么奇阿,雄啊,秀阿,险啊等等,这些关我鸟事啊,我只知道和敏敏是来玩的,来亨受的!至于那些墨客赞美黄山的吹水大作,我不太相信,印象中的墨客要不就闲到吃饱等大小便,要不就是喝糊涂了把母猪形容为天下少有的美女,例如那个有名的什么白的,还叫酒仙呢,现在叫汹酒!还是过度那种,结果生了白痴儿子!我脑袋正在意淫的时候,敏敏拉扯下我衣服自然自语的说:这里好静啊。什么!!!好静?就是无人咯。我心里一惊:这里可是名山阿,怎么会无人呢?忙转头想找的士佬问问,可是的士早跑得无了踪影。难道是我们命苦碰到黑车,骗我们半路下车,然后闪人?NND,邪火冒起的 时候,我已经在问候的士佬的家族女性了。“你看看那里!”敏敏指着前面说。“几只黄鸡在吃草有啥好看。”我小声咕噜了一句。“不是叫你看鸡!是叫你看看那个是否山门!”敏敏没好气地说。“哦,那过去看看咯。”我边点烟边答。

山门不大,冷冷清清的,除了在寒风中觅吃的鸡外,也不见有游客。好不容易找到卖票口,我伸头进卖票口,才看到里面有两个大婶和保安。买票的时候,比较有职业道德的某大婶告诉我们,从这里进去大约三公里就到达缆车点。“这里没车啊,怎么去缆车点阿?”我问大婶。 “走路去呗。”大婶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说。呃!看着大婶厚厚的嘴唇轻松得吐出走路的字眼,我真的无言了,三公里!还是用两只脚去量的那种!本来无所谓的,但用我的脚去量就有所谓了。大婶肯定不知道偶敏敏的脚丫娇嫩,可能她们在山里住久了,见到男人都以为是挑山公!恩!一定是。整理一下背包,拉起敏敏的小手,无奈地向山里走去。

水泥路面的山路不宽大约两车道不够,还算平整,不是我所恐惧的高低脚山路。走了大约二三百米,裸露在外的皮肤感觉到气温下降了很多,非常清冷,令人神清气爽。用力的吸了几口清爽的空气,走路的怨气降了不少。

“敏敏”

“嗯?”

“感觉到这里的空气冷很多和清新很多么?”

“系咯!这里的空气非常好,只是太凉了点。”

“你累么?”拉起敏敏的手,我担心敏敏背着背包累。“把背包给我一起背吧。”

“不累,暂时还顶得住。”敏敏边走边转头望着我说。

“累的时候就把背包给我,别死顶哦”

“妖!怎会死顶啊,我会那么蠢么?”

“嗯,敏敏不蠢,是非常蠢!哈 哈。。”

“切!!!” (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