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三十三章 惊天命案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笔记本上无端多出的一页,上面写着五个端正秀丽的简体字------“白云自杀了”,剩下的都是一片空白。 看到这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五个字,龙天的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五个字到底是谁写上去的,又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自己为什么没能察觉到,还有,他写的是真的吗? “不可能”,脑子经过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笔记本上无端多出的一页,上面写着五个端正秀丽的简体字------“白云自杀了”,剩下的都是一片空白。


看到这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五个字,龙天的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五个字到底是谁写上去的,又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自己为什么没能察觉到,还有,他写的是真的吗?


“不可能”,脑子经过片刻的短路之后,龙天突然间象发了狂一样跳了起来,将手中的笔记本狠狠地砸在了水泥地上,一种被愚弄的感觉让龙天变得异常狂躁,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够让他心惊胆战的了,本来胸中就有一股恶气没有地方发泄,却不料平端又多出一件怪事,一件让他绝对不会相信的怪事,让龙天的情绪终于到了失控的边缘,要不是笔记本上记录着先祖龙俊飞的诗词和事迹,龙天真恨不得把这本可恶的笔记本撕得粉碎,然后用打火机让它灰飞烟灭,他确实想这么干,不过还好,理智又一次控制了他的思维。


“唉”,龙天长叹一声,又一次躺了下来,脑子里乱极了,本来已经理出了一点头绪,被这五个字的出现,又变成了一团乱麻,再看看挂钟,已经一点多了,这样的折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龙天渐渐地感到了疲惫与焦虑。


今天是星期天,龙天又睡了个懒觉,就着冷水啃了包方便面,龙天走出了房门,跑到银行取了点钱,开始了近乎于“疯狂”的采购,虽然没有花多少钱,但在龙天看来,已经够奢侈的了,房里的一切都在那场钱东明导演的“浩劫”中被破坏殆尽,今天龙天又将重新布置好这个不是家的家,他买了饮水机、两张椅子、部分生活用品,还买了一张席梦思,龙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对席梦思感起兴趣来了,他睡惯了硬板床,但今天在选择的时候,竟然鬼使神差地选了张比较便宜的席梦思,估计躺在上面会有几天的不适应期。


忙碌了一番之后,这个“家”又重新焕发了生机,只是由于龙天的积蓄实在少的可怜,电脑暂时就换不上了,再说自从那个“黑暗中的舞者”在网络上消失之后,龙天已经对网络彻底失去了兴趣,没有电脑的日子对于龙天来说,至少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


躺在新买的床上,龙天真的开始不适应了,他后悔自己下午的冲动选择了,睡在软绵绵的席梦思上真的有些不爽,老是觉得浑身没力气,他并不知道这其实是心理问题,翻来翻去老是睡不好,一直折腾到夜里快十二点了,总算在与磕睡虫的战斗中被打败了。


10月24日,正在重案组安排工作的龙天被赵中华紧急叫到了队长办公室,老赵的面色很灰暗,情绪比较低落甚至于有些呆滞,在他的办公桌上又多出了一堆材料,赵中华用手指了指,示意龙天翻阅。


“什么?又有五起命案?”,龙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先前是八起,遍布三省八个地市,而现在赵中华又查到了五起相类似的命案,分布在两省五地市,虽然目前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显示是同一人所为,但是案情的极其相似性,让龙天和赵中华都不由得心生胆寒。


“我仔细地按照你的思路核查过,最终才确定了这五起发生在外省的命案,这五个受害者都曾经在咱们静安打过工,而且从事的都是建筑行业,龙天,你的推断是对的,虽然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将这些案子作串案处理,但是我绝对有理由相信,这十三起案子,还有‘龙胄山庄命案’、‘三建公司命案’都是同一人或者是同一个组织所为,我们的对手太可怕了,看来要揭开这个谜底,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必须要查清楚99年在龙胄山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而导致了这一系列的谋杀案,没有人会相信这十几位受害者会是自然死亡,这世上绝对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龙天啊,你的担子很重啊”,赵中华眉头紧锁,手用力地拍了拍正在翻资料的龙天的肩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龙天的心情何尝不是和赵中华一样,随着从各地汇集而来的“悬案”越来越多,他的思想负担和压力就越重,一起案子就是一条人命啊,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人命更宝贵的吗?要不然公安部也就不会下“命案必破”的死命令了,不过任何一个公安机关、任何一位刑警都不是神,特别是遇到象这种无头案子的时候,除了平添烦恼和压力之外,真的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正所谓“拔剑四顾心茫然”,龙天这个时候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赵队,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要不这样,我去找钱万胜,一定要问出个明白来,要不然我怕事情发展下去,会变得更糟,你我都相信这十几起案子都是同一个人或者是同一个组织干的,而且案犯至今仍逍遥法外,我真的担心再发生象‘龙胄山庄’这样的案子,到时候我们可真的会悔恨终生了”,龙天翻着这一起起近乎是翻版的命案,手有点颤抖,看着一张张受害者的照片,再想想那个至今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的凶手,刑警的责任让他感到义愤填膺,所以他再一次向赵中华请求对钱万胜上手段。


其实赵中华何尝不想这么干,他的前两任刑警队长都是因为这两起悬案未破而引吝辞职的,如果在静安再发生一起这样的案子,接下来辞职的就该轮到他老赵了,他的压力也很重,静安市的恶性案件发生率在整个江海省来说,并不算高,总体的治安环境还是不错的,但是因为手头上积压着两起“一号悬案”,让静安市公安局的干警包括局领导走在外面总有点抬不起头来,“龙胄山庄命案”被列入悬案之后,江局长在上级那儿到处做检讨,日子过得也不太平,据说省厅的领导就因为这两起“一号悬案”未破,否决了江局长的升迁一事,当然这只是传言而已,具体的细节知道的人就很少了。


“龙天啊,你的想法我能理解,我也想马上传唤钱万胜,不过你知道的,他是政协委员,要对他采取措施,首先必须要有充足的证据,而后再报到局里面,由局里出面和政协常委进行沟通协调,不是我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这是程序问题,你明白吗?”,赵中华虽然也窝了一肚子火,但毕竟年纪比龙天大,社会阅历也丰富,再加上他是刑警队长,必须要有清醒的头脑,不能由着自己的手下胡来。


“赵队,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这案子。。。。。。”,龙天一听更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眼看着各地的“悬案”资料纷至沓来,虽然这些都是外省市的案子,不关静安的事情,不过龙天相信这些命案的根源应该就在静安,而且最后一起命案也是在静安发生的,龙天有理由相信,这个凶手一定还躲在静安的某个角落里窥视着,趁你不备的时候猛地窜出来再次行凶,到那个时候,不光光是赵中华了,连龙天都难以摆脱罪责了。


赵中华一看龙天着急上火的样子,就忍不住偷笑了两声,这个毛头小子着急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局里都知道,只要手头上的案子一天未破,龙天就会急得团团转,吃不香睡不好,脸上连笑容都很少,等到案子破了,他就会笑逐颜开,又变回了“阳光男孩”的形象。


“这样吧,我先把这件事情和江局长汇报一下,毕竟这样的事情得由局领导出面协调比较好,我们只负责查案,其余的事情让上级去解决吧,行吗?”,赵中华说完准备走出办公室,然后到江局长的办公室去请求支援。


“哦,对了,上次你让我查的那个郎、郎小兵,我查到了一点线索”,赵中华的脚步刚刚迈出办公室,又缩了回来,他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啊,真的?太好了,他在哪儿?”,龙天一听郎小兵有线索了,心中大喜过望,钱万胜不好碰,郎小兵可就好处理多了,只要找到了他,一样能破案,龙天非常肯定这一点。


“是这样的,有人在2000年曾经在江州见到过郎小兵,还和他闲聊了几句,据说他从99年离开静安之后,就一直呆在江州,具体的情况不是非常清楚,我已经联系了江州市局,请他们协助全力查找郎小兵,我相信只要他还在江州,我们就一定能把他挖出来,掘地三尺,我就不信他郎小兵还能上天入地不成”,赵中华对这个郎小兵也抱以了极大的期望,他很清楚,此案的关键人物一个是钱万胜,另一个就是郎小兵了,所以他在请求江州市局协查的时候,用了三个“急”字,把对方唬得一楞一楞的,还以为静安又发生什么惊天大案了呢。


赵中华想到了郎小兵这条线索之后,他就不愿意再到江局长那儿去了,他很清楚,就单凭他和龙天的推测和判断,想说服局领导同意传唤钱万胜,那简直是白日做梦,他甚至可以把到江局长办公室之后的场景给想象出来,如果他说出传唤钱万胜的想法之后,江局长肯定是双手一伸,然后说出两个字“证据”,拿不出证据,就想传唤象钱万胜这样的“静安大佬”,不但不可能,他老赵肯定会被江局长狠狠地批一顿,赵中华才不愿意大清早地就去触这个霉头。


龙天一看赵中华走出又走进,心里明白了个大概,他也知道这事办起来相当棘手,甚至是毫无希望,没有证据,想传唤钱万胜,难于上青天啊,所以他也没有怪赵中华的意思,这事的确很难办的。


“赵队,那郎小兵的事情就拜托了,唉,想起这些案子就心烦,但愿我们能及时地找到郎小兵,他可千万不能死啊”,龙天突然间想对天祈祷了,祈祷老天爷保佑郎小兵千万别被害,要是等找到之后,发现又是一具尸体的话,那事态就变得更严重了,所以龙天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个素昧平生的郎小兵祈祷着,祈祷他长命百岁、平平安安。


回到重案组,龙天有些心神不宁了,先是99年的“三建公司命案”,两人遇害,今年4月6日又发生了“龙胄山庄命案”,一人遇害,本以为就这两起了,查起来难度也稍稍小一些,毕竟都是发生在静安的,没想到他的一个主意,赵中华帮他在全国范围内一查,晕死人,好家伙,十三起类似的命案,遍及全国五省十三个地市,这简直就是一个“连环杀人案”嘛,这样的案子不光是龙天了,就连象赵中华、刘小东这样的老刑警都没有遇上过,龙天估计如果要串案处理的话,估计能上公安部的“一号命案”。


想着这十五起“悬案”,想着受害的十六位死者,还有那个至今未曾谋面的凶手,龙天除了压力大之外,心中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总觉得这些案子的发生太过蹊跷离奇,这样的惊天大案如若不是低调处理的话,可以想象,一旦张扬出去,社会舆论和人民的口水能把各地的公安局都给埋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