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三十二章 如影随形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夜,沉寂,月如钩,秋风微习,挂钟指向了十二点,龙天站在阳台上,屏着呼吸在搜寻声音传来的方向,朦胧的月光笼罩着大地,极目望去,隐隐约约地在卧虎山间看到一个时隐时现的黑影,这一阵与龙天和词的女声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龙天刚刚念完第一段,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了从户外传来的吟诵声,替他接下了第二段,这一次他没有怀疑自己的耳朵,因为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就是前天晚上吟诵“减字木兰花”的女人,声音还是那般凄楚与悲凉,仿佛心中有着诉不尽的哀思和衷肠,声声情伤,句句幽怨,时而伴着嘤嘤的抽泣声,让人听了不禁暗自神伤。


随着最后一句“坟前新草青丝蔓”的话音一落,卧虎山上就只剩下了令人断肠的抽泣声,哭一阵停一停,听得出来那是在哽咽,看来这个哭泣的女人一定是遇上了极大的伤心事,不过她竟然能接上这首“魂相守”,让龙天隐隐感觉情况不对,所以龙天快速起身,想找到这个伤心的女人,不过在龙天的视野里,只能看到一个时隐时现的黑影,“它”站的位置正是以前白衣少女斜倚过的老松树下,老松树叶茂华盖,挡住了月光,加上那个黑影又时隐时现的,让龙天看得很不清晰。


“真是见鬼了”,龙天转身走回屋内,这已经是第二次听见“她”的夜半哭声了,第一次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那是因为没有月亮天太黑了,而这一次看是看见了,但看不清楚,龙天想不明白,又是哪个女人深更半夜不睡觉,跑到卧虎山上吟词哭泣,莫非又是象“白衣少女”一样?


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鬼?龙天不敢肯定,但那个在卧虎山上唱着“月满西楼”的白衣少女,龙天已经证实了她不是人,而且她就是与自己在网上聊了一年多的“黑暗中的舞者”,但今天晚上的这个呢?


天比较黑,龙天翻出了手电筒开门走出房间,很快就循着山间小径爬上了卧虎山,轻手轻脚地走近了这棵老树树,不过他围着树转了两大圈,也没有发现什么,正在纳闷呢,龙天不死心,又拉大了搜索范围,手电的光线频频地朝着林间草丛照射,一只突然从草丛中窜出的兔子把龙天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嘘。。。。。。”,看着落荒而逃的野兔,龙天长吁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的神经太紧张了,紧张得连汗都冒出来了。


随着龙天走上卧虎山,那阵抽泣的女声也消逝无踪了,龙天搜索了好大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发现,虽然心中非常疑惑,但看看凉如水的夜色,他紧了紧衣服,转身准备离开。


“嘤嘤。。。。。。”,龙天刚走出五六步远,那阵低低的抽泣声又突然间响了起来,龙天猛然一惊,背后感觉到几丝凉风吹过,这阵抽泣的女声竟然是从自己的背后传来的,凭感觉,这个哭泣的女人离自己并不远,应该在十米之内。


龙天站住了脚步,他没有动,任凭哭声由远及近,龙天感觉到这个哭泣的女人就在自己的背后,而且一边哭一边在向自己靠近,十米、九米。。。。。。两米,龙天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已经离自己非常近了,随着距离的逐步拉近,哭声也慢慢地停了下来,龙天依然没有动,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背后的那个女人此时一定在看着自己,这个女人应该很年青,从声音上可以判断得出来,而且这个女人的体重应该很轻,因为她从十米走到两米,龙天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这是很不正常的,难道她是飘过来的不成?


龙天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汗毛再一次竖了起来,夜风很凉,但龙天的头上、背上的汗却一直在冒个不停,连握着手电的右手都开始有些打滑了,手电一直亮着,照着前方的小路,不过光线却是一跳一跳的,那是龙天的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他感到了恐惧,心慢慢地提到了嗓子眼,浑身感觉血脉贲张,但他依旧没有动,或者说现在的龙天可能连动的力气也不一定有了。


“呜,忽忽忽。。。。。。”,一只夜莺突然象是受到惊吓一样,“扑楞楞”地从老松树上飞起,它的悲啼划破了夜空中的宁静。


夜莺的鸣啼声让龙天猝不经防,身子猛然一抖,一股热血瞬间冲到了头顶,连眼睛都开始有些模糊了,不过这一声悲鸣却让龙天的意识变得清醒了。


“谁?”,随着龙天大喝一声,他猛一转身,手电光瞬间掉了个头,直射着自己的身后。


没有人,但龙天确实在转身的瞬间看到了一个影子,快速地消失在视线之中。


“出来”,龙天又喊了一声,随即又开始围着老松树的十米范围之内搜索起来,很遗憾的是,和上次一样,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这一次的搜索连一只兔子也没有发现。


“妈的”,龙天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恨恨地骂了一句,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象这种装神弄鬼的事情他已经不止一次地撞上了,不管对方是人还是鬼,龙天已经不打算再陪它玩了,有本事就现身相见,躲躲闪闪的,让人心生厌恶。


龙天愤愤地转身走下山去,不过偶而他也会停下脚步听一听,直觉再一次告诉他,有人一直就跟在他的身后,龙天走他也走,龙天停他也停,但转身找了几次却没有任何发现,此时的龙天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感觉来了。


走下卧虎山,龙天颓废地走进梯道,刚刚在卧虎山经历的那一幕的确让他感到莫大的恐惧,这样可怕的事情往往只有在电影电视剧中才会出现,但今天却让自己撞上了,而且不但是今天,他已经撞上过很多次了,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倒霉,撞上了这么多让人感到恐惧的怪事,每次都让龙天被吓得冷汗直流、一惊一乍的。


开门进到屋内,龙天习惯性地摸到了开关,“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客厅的灯并没有象往常一样地亮起来。


“妈的,又出问题了”,龙天又骂了一句,看着黑漆漆的屋子,龙天突然想到了一个月前,那个在客厅角落里缓缓站起的“黑影”,那一晚客厅的灯也是莫名其妙的按不亮,那个“黑影”就是从角落里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和自己近距离地对视了好长时间。


灯打不亮,龙天推上了手电开关,“妈的”,他又是一声怒骂,刚刚开门时还好端端的手电筒竟然莫名其妙地不亮了,龙天用力地拍了几下都不行,屋里还是一片漆黑,龙天开始感到危险的降临了,他警惕地朝客厅的角落里看去,试图找到一个缓缓站起来的“黑影”,不过客厅太黑了,他没有看到。


“妈的,有本事你给我出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是人还是鬼,出来 ,你出来啊”,龙天一跺脚开始在客厅里骂了起来,一边骂,一边用余光在黑暗的客厅中扫视。


他真的已经快崩溃了,今晚发生的一连串怪事让他的心理负担已经到了极限,他再也受不了了,必须要将胸中的这口恶气发泄出来,否则的话,如果此时哪怕是任何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让龙天的意志崩溃,哪怕是客厅里发出的一点轻微的响动都可能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刷地一下,手电的光线亮了起来,随之,客厅的吊灯也亮了起来,突然明亮的光线,刺痛了龙天的双眼,他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片刻之后,龙天睁开了眼睛,仔细地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异常的情况出现,走进卫生间,洗了一把冷水脸,让自己发晕的脑子清醒清醒。


不过当龙天走进卧室的时候,他的感觉不对了,总觉得卧室里刚刚有人进来过,虽然他看遍了每一个角落,也没有发现有人为翻动过的痕迹,但现在的卧室总让他感觉怪怪的,他非常怀疑当自己走出屋子的时候,有人趁机溜了进来,会是谁呢?小偷?不可能,压在龙天枕头下的五万元现金分毫未动,那是钱艳薇送来的,用来当做钱东明打伤龙天的赔偿,龙天正想找机会还给她呢。


让龙天起疑心的是卧室内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单身汉的卧室里一般除了汗臭就是袜子臭了,怎么可能会有香味,而且龙天也没有用过什么香水,更没有在室内喷过空气清新剂,怎么会突然间有香味传入鼻孔呢?


龙天又敏锐地嗅了嗅,没错,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过一时间判断不出来是什么香,龙天一直对香水比较感冒,除了钱艳薇身上的茉莉花香水味,那是有历史渊源的,从小龙天家里就种茉莉花,所以龙天对茉莉花香非常熟悉,也非常喜欢,但今晚卧室里的这股香味很显然并不是茉莉花香,很象是一种鲜花散发出来的味道,具体是哪种花香,龙天还不得而知。


为了稳妥起见,龙天又一次在卧室里翻动了一下,然后才躺下休息,但经过今晚一阵瞎折腾,还有几出恐怖剧目之后,他开始失眠了,脑子里总想着那个在卧虎山哭泣的女人,那个站在自己身后瞬间即逝的“影子”,他感觉浑身烦躁不安,一会儿坐起来,一会儿又躺下,周而复始,连他自己都被自己的怪异举止给弄糊涂了。


龙天拿起了放在枕边的“宋词赏析”,但怎么也看不进去,思绪早就又一次飞到卧虎山的老松树下去了,翻了几页之后,他合上了书籍,又拿起了笔记本,今晚真不一样,笔记本上的内容他看进去了,看了看摘录的几首宋词,想一想先祖龙俊飞,还有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相思成疾的美女琴韵,想着那两幅古画,年青英俊的书生和花容月貌的美女,他竟然情不自禁地开始入戏了,仿佛自己摇身一变成了先祖龙俊飞,身边伴着一位靓丽的女人,再仔细一看这女人,好眼熟啊,原来竟然是白云,一想到白云,龙天的脑子立即就恢复了清醒,白云抑郁的眼神再一次在他的心头闪动着,让他很是揪心。


“怎么回事?”,翻到笔记本的第二十八页时,龙天又一次坐了起来,脑子里又开始糊涂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笔记本有被人篡动的痕迹,自己明明很清楚的记得,这本笔记本记到了第二十八页,因为这个数字很吉利,但是当龙天翻到自认为是“最后一页”的时候,他发现第二十九页有字迹,他想不明白了,自己什么时候记录到第二十九页去了。


翻开后面的一页,还真的有字迹,龙天的眼睛都睁大了,他并没有怀疑自己,因为这字迹的确很清晰,而且非常漂亮,比他的字写得好多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五个字,但是非常隽秀。


“不可能”,龙天看完后突然间叫了起来,猛地把笔记本摔到了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