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日 卷一 武斗 第一章 觉醒 第一卷 武斗 第二章 男人是怎样长大的

fusileer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4/[/size][/URL]   内视功法、刘家刀法、绝杀秘技这三门祖传的功夫高山流水般淌过薛寒的心头,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薛寒废寝忘食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象前世一般对自己的精神和身体疯狂地进行着近乎自虐的训练和改造,在外人看来,就象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傻瓜。   但是基于上次的教训,没有人敢当面说他或招惹他,另外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4/


内视功法、刘家刀法、绝杀秘技这三门祖传的功夫高山流水般淌过薛寒的心头,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薛寒废寝忘食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象前世一般对自己的精神和身体疯狂地进行着近乎自虐的训练和改造,在外人看来,就象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傻瓜。

但是基于上次的教训,没有人敢当面说他或招惹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不仅聪明还很好学,他比以前更加的用功,就象一块永远吸不满水的海绵,疯狂地吸收着一切可能得到的知识,来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崭新的,一切却又让他欣喜而又痛苦。

这是一个再也没有皇帝、人民当家做主的时代。

那个曾经让他刻骨铭心的皇朝在他之后没有多少年就灭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用屠刀、长辫子、文字狱、鸦片以及割地陪款为符号的大清,再以后这个大清的皇帝也被赶下了台,一个不要皇帝的民国诞生了,然后就是军阀混战,然后就是短腿子倭寇(现在叫日本)侵占了东北,再以后就是充满血与火的八年抗战------

当薛寒读到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资料时,心底腾得冒出了冲天的怒火,浑身的血都沸腾了起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当年被中国人人人喊打如过街老鼠一般的短腿子倭寇,居然再次忘恩负义制造出了如此人神共愤的滔天血案,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涌上了心头,这个念头越来越清晰,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再也挥之不去.

他极为狂热地开始学习日语,从一切可能学习的途径,战争早已经结束,日本战败,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已经建立。

但对有着前世记忆的薛寒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因为有太多的战争罪犯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杀经》里开章明义的第一句话就是:知敌之心,灭敌之机,杀伐由己,当机立断。

那是一个不懂感恩的民族,他们被中华文化的乳汁养大,不仅没有反哺,反而用屠杀做为对恩人的回报。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根本不能算是人,他们是畜生!对这样一个兽性多于人性的民族中的败类,只有一个字:杀!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他越来越沉默,也越来越神秘,很多时候,就是连他最亲爱的姐姐薛敏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些什么,不过尽管如此,内秀的她还是从弟弟硬教给她和周卫东兄妹的坐功和刀法上猜出了些许端倪。

从开始半信半疑地练着玩,到最后越练越自觉,越练越身轻体健,健步如飞,只练了不到6年,她和周家兄妹,就无论从体质还是精神力方面与原来相比都有了质的飞跃,虽然远没有达到薛寒想要他(她)们达到的水平,但却已远超常人。

这一点主要体现他(她)们负重、跳跃、用枪和甩飞刀的准头上,负重50公斤20公里的山路他(她)们最多只需要一小时,而且气定神闲,除了有些微汗和口渴之外,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反应,用枪也是如此,5发手枪弹最低47环,满环更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再加上薛寒在教他们的时候,要他们一个个发誓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所以没人知道这一点,否则国家或许因此会多好几个世界射击冠军,至于飞刀,虽做不到象薛寒那般的收发由心,如臂直使,却也有模有样,筋道十足,刀刀命中。

不过,薛寒却没有把杀经教给他(她)们,在他看来,他所教的一切在这个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已经足够了,对付如赵明才之流的小流氓和无赖绰绰有余,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杀经里所包含的杀人技巧是极其变态的,每个字都充满着血腥味,常人看看就会毛骨悚然,更不用说操刀练习了。

周卫东他(她)们只所以如此用功,完全是与从小打架的经历以及和出身军旅家庭的背景所分不开的,在那个年代,从小在部队环境里熏陶的孩子们,大多具有非常良好的纪律性和耐力,意志也较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来得更为坚强。

因此,当文革开始,造反派、立山头之风开始刮起的时候,周卫东兄妹和薛敏他(她)们就毫无悬念地拉起了一支名叫丛中笑队伍,成了理所当然的老大。

只所以取名叫丛中笑,完全是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句“待得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里得到的启发和灵感。

从小学一直到高中,薛寒门门功课在班上都是名列前茅,如果没有意外,以他的考试成绩,进任何一座大学都不成问题。

但是这个意外终究还是不可阻挡的来了,1966年10月,史无前例、声势浩大的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热火朝天的在中国大陆开始了。

薛寒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身不由己地被裹挟进这历史的滚滚洪流之中,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洁身自好,先把自己的事情给做好,这对从小没有父母管教的孩子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平时话就不多的薛寒现在话就更少了。

停课闹革命之后,他反而有更多的时间来阅读一些书籍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马不停蹄地徜徉在过去和现在之间,痛苦而又清醒。

和普通的孩子完全不同的是,彻底觉醒之后的薛寒越来越想女人,无数个夜晚,一个个全身赤裸、玲珑剔透、身材曼妙的美女总是不期而至地出现在他少年的梦里,开始是一个,后来是无数个,他看不清面孔,却感觉很快乐,终于有一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的早晨,他狂喊着自己前世妻子马小姐的名字,射出了一股男人所特有的液体子弹,他长大了。

因为一直住在部队大院,自己又是烈士遗孤,再加上名声在外,所以几乎没有人敢来惹他,唯一来找他的周卫东也被他非常礼貌地给挡了回去。

他成了这座城市为数极少的逍遥派之一,就连他的姐姐薛敏也成了丛中笑的副司令。

他唯一没想到的是,一场再次改变他人生命运的巨变正再次一步步地向他靠近。

公元1969年1月1日凌晨2点15分,一个身穿绿军装、头扎马尾辫的大眼睛少女浑身是血,神情惶急、非常急促地敲开了薛寒的房门,她见了薛寒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薛寒哥哥!快!快去救我哥哥和薛敏姐!他(她)们被包围了!”

她就是周红果——一个只有16岁、花儿一般美丽的少女。

就在这时,从城市东北角的轧钢厂方向劈劈啪啪传来一阵爆豆般密集的枪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