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华同盟 时空群豪列传. 第七章.陈城伸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


一.


这承包辽西长城的商人原是楚国上蔡人,名何仁。当年李斯居上蔡时,和何仁的父亲是邻居,何父当时以屠宰为业,时时接济尚未发达的李斯。

李斯当了秦朝丞相后,何家一跃成为皇商,贩卖鱼盐、包揽工程,日进斗金,一下子就发达了。

何仁住在陈城,平时只派他的小舅子吴德义在施工处。

郑姬穿着孝服,几番打听,找到一个用大块青石砌成的房屋,外面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刻着核桃大的小篆:大上造(秦朝第十五级爵位)何仁奉诏督造长城,吏民当勤勉于事,若有懈怠等不法事,交有司严加惩处。

在门口拴着两条大狼狗,朝着郑姬狂吠。

里面立刻走出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手持藤杖,凶巴巴地问:“督造处重地,哪来的民女,想干什么?”郑姬细说原委,哀求见管事的老爷一面。

听到外面喧哗,撩开厚厚的门帘,出来一个尖嘴猴腮的汉子,这就是役夫畏之如虎的吴德义了。他斜着眼睛问:“你就是那个郑姬,你丈夫在老家就得了重病,冒充健夫来我们这里,什么活也没干,白吃了我几年的饭。

看到他可怜,我花钱给他治病,医药费比他这几年的工钱还贵,你还想要什么钱?” “大老爷,您可不能这样说,我家丈夫在家里赤手空拳能打死一头牛。

可怜他死在异乡,你们哪里给医治了?工友们说他病后照样干重活累活。。我可怜的丈夫呀。”说完呜呜地又哭了。

“晦气,晦气,大清早碰到这么一个难缠的婆娘.二狗、三柱,给我把她拖开。要是让护军都尉看到了,何仁老爷那里很没面子的。”

说完,又钻进屋里去了。那两个拿藤杖的汉子二话不说,把郑姬拖了十几丈远,扔到路边。大喝:“滚,如此刁蛮,影响老爷做事,不是看你是个女人,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不死心的郑姬在陈城。

看到监管工程的护军都尉刘锷也住在这里,郑姬又跑到都尉府外抢天呼地喊冤.此时,刘都尉正和何仁在喝酒。


守门的卫士前来禀报,门外哭喊的女子说她丈夫累死在工地,欠下的工钱没给她。

刘都尉笑着对何仁说:“老兄,你也过份了点,人都累死了,总得打发几个钱,你看看,又找到我这里来了,这事要真的闹到太尉、御史大夫那儿,丞相大人也保不住你。”

何仁已从小舅子那里知道此事,他拱手参没谄媚地笑道:“卑人混这口饭吃,全靠都尉大人关照。

大人一人孤身在外,为国分忧,无暇照料咸阳的老小,可敬可佩。在下上月已托人在咸阳北门买了一栋房子,房契马上交给尊夫人。

这件事无论如何恳请都尉大人给摆平,一个郑姬给点钱倒不算什么,可这个先例一开,那些役夫都会来要钱,我还有什么赚头哟。”

刘都尉很为难地样子沉吟片刻,抹了抹嘴说:“谁叫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呢?还得我去擦屁股。”

刘都尉拿了两千钱出门,对郑姬说:“这事你不该找我,工程已经包给别人了,给我没什么关系了。

不过承包商也很难呀。

朝廷这几年和胡人打仗,花费太多,欠着承包商很多钱,他们也没办法,这几年役夫吃饭的钱都是承包商个人垫付。

你丈夫的工钱将来肯定会结算,让同村的人给带给你。看你一个女人千里迢迢来这里不容易,本都尉自己掏腰包,这两千钱你先拿着,回家吧。”

说完丢下钱,也走了,把大门仅仅关闭。


二.


郑姬第二天又去郡守府里鸣鼓喊冤。

可郡守老爷推得更干脆,说这修长城的事由太尉府直接管,和当地郡县没任何关系。走头无路的郑姬便在陈城里流浪,将自己的遭遇编成莲花落,一边乞讨一边唱,短短的半月,陈城的男女老少都知道了她的故事。

可除了多施舍点吃的给她,还能又什么办法呢?一个傍晚,她正在一条偏僻的街上唱着,突然驶来一辆高头大马拉着的大厢车,将她撞到街旁。

额头鲜血直流。从车上下来一个胖胖的女子,指着她说:知趣的快滚回老家去,还在陈城纠缠,以后就不是这种警告了。

说完上车,前面站立的马夫一挥鞭,又要飞驰而去。正好被刚入陈城的黎剑看到,他施展轻功,几个鱼跃健步跨到车上,一拳把站立的马夫打到马车下,从车厢里把那个胖胖的女子一把拽到车下,狐假虎威的马夫和那个胖胖的女子吓得浑身乱颤,旁边围观的几个老百姓大声叫好。

黎剑快步上前扶起被撞倒的郑姬,柔声询问;你怎么样,要不要找个大夫帮你看看, 略带憔悴脸面挂血的郑姬缓缓地抬起头来, 黎剑一看,好个面带桃花春带雨,真是个绝色美人坯子,把他三魂立刻勾走了两个,他定了定神,怒目横对马夫和那个胖胖的女子说; “你们依权仗势欺压百姓,故意撞人岂能饶过你们,把你们所有的钱都掏出来,俩人颤颤颤巍巍从车上.身上拿出所有的钱,约四千钱。”


黎剑运功用力一掌把马车砸烂,对他们说到; “再欺侮人,有如此车. 你们走着回去吧。” 胖胖的女子在马夫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狼狈不堪地逃走了。

郑姬感激地说; “谢谢,恩人.好心人.” 黎剑忙说; “不用谢.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郑姬眼圈一红说;“我在城内流浪,没有住处。”

黎剑一看忙说;“你跟我走吧.咱们找个客栈先住下,吃口东西,有什么事慢慢谈。”

已无路可走的郑姬只能如此了.她默默地跟在黎剑身后,望着黎剑雄姿勃发的背影,心中觉得有了依靠,脸上的愁云也散去不少,他们来到陈城街中最大,最热闹的客栈住下. 在黎剑的房间里要了几个精致的小菜和一些馒头,又烫了两壶酒,关上房门, 黎剑静静地聆听郑姬的哭诉,酒是穿肠毒药,也是惹事根苗, 郑姬的悲惨遭遇得到了黎剑的共鸣,酒的温度不断升高,心中的欲火也不断升高, 郑姬已经坐到黎剑的腿上,不断用手触摸那引起黎剑欲望的东西, 黎剑也把手伸到郑姬的怀里,抚摸着那软软的,嫩滑的双峰,当双方的情欲放纵到极点, 黎剑却止住了激情,轻吻了一下郑姬,对她说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他穿上新置的夜行紧身服,带上武器,悄无声息地越出客栈,他不能乘人之危,应该为郑姬做点什么,同时为农民起义做点什么,这就是爱与死的主题,永远不曾更换,也不能改变的爱恨情仇,在关键的时候,男人的眼角也有眼泪,冲天一怒为红颜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