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37 一人舍命,十人难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10月18日,上甘岭战役第五天。

范弗里特下了最大的赌注,把美七师和南朝鲜2师剩下的一个未受到损伤的十七团,拿了出来。两个团都叫十七团,两个团都是进攻的两个师仅剩的预备团。也是美七师和韩二师的王牌团。

这两个团仿佛是被注射了兴奋剂一样,只发动了一次试探性攻击,就开始成集团的疯狂攻击。

战争打到这个份上,已没有了任何秘密可言。

美军继续把炸弹通过大炮、飞机、坦克,笼罩封锁整个高地,继续驱赶士兵不间歇地向高地涌。

因为和后方的通道被美军的炮火疯狂地封锁,志愿军在两个高地的兵力、弹药、粮食的补充变得格外困难。

秦明扬和志愿军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开始了18日的战斗。

“呵!狗日的这么疯狂!”由于部队伤亡较大,几乎每个阵地上的军队组成都是几个攻上来的连队组成的。说话的是一个副连长。

秦明扬静静地看着,美十七团是二战中参加过贾林岛登陆作战的荣誉团队,他们的阵形也若登陆作战一样,漫山遍野如潮水一样涌上来。前仆后继,如大海之水永不停歇。

前面阵地一个个丢失了,9号阵地就如一座孤岛,在海潮中——美军飞机、大炮、和美国军人组成的海潮——摇晃。

秦明扬笑了:“终于有了一点血性!好,让我们来试试!”他回头:“各位,任他风来雨来雷劈火烧,我们逐次添兵!”

9号阵地的战斗如火如荼地开始了。

美军的呐喊声毕竟没有爆炸声大,很快地就被淹没了。

秦明扬的突击小组,一下一下地绝杀,把这群散兵一点一点地杀死在阵地前。

秦明扬轻轻地把一丝冷笑挂在了被战火熏黑的面空上,用冷峻的声音对副连长说:“他们只有激情,没有勇士那种倒下也要咬他人一口的勇气;他们只有可以做精神鸦片的所谓荣誉,没有骨子里的男人拼命精神!可惜,我们的兵力实在太少了!但是,就是这样,我们也敢于牺牲,我们的牺牲将以一当时!”

他的激情使他又回到了诗一样的学生时代,但是,志愿军战士却忠实地执行着他诗一样的语言。

突击小组,一个个义无返顾地冲入了敌群。

那是真正的以一当十,一个多排的军队,不断地把敌人一次次地杀下阵地。

没有一个人退却,秦明扬甚至已为月牙儿设计了一套守坑道的办法。因为他要与阵地共存亡了。

如果不是,那一发炮弹把他震昏。

那一颗炮弹把他震昏了,他被月牙儿拖回了坑道。

月牙儿的眼泪掉在他脸上,让他醒了过来。

副连长正在整理剩下的战士。

秦明扬抬起头:“还有多少战斗人员?”

副连长大声道:“包括轻伤的同志,还有20人!我们马上把阵地夺回来!”

秦明扬摇摇头:“不能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过我们要敢于牺牲!难道,你?”

“我们敢于或者说不怕牺牲!但是我们必须要守卫好这个坑道,等待大部队上来。如果我们失去了这个坑道,被敌人占领,我们再要进攻,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18日中午,随着9号阵地的丢失,597.9高地和537.7高地表面阵地全部失守。

至此,秦明扬所在部队已投入了二十多个连队,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已投入了整整两个步兵师。双方的部队损失都极为惨重。

以秦明扬他们师为例,参加战斗的二十多个连几乎都只剩下三十人以下,而开始守阵地的连队几乎没有了战士。

四十五师作战科长宋新安是一个抗战时候的老战士了,部队的老战士,他几乎都熟悉。在向15军秦基伟军长报告部队伤亡情况时,禁不住号啕大哭。

哭,也许对于一个男人是软弱的表现,但在这时,决不是,这是一种父亲兄弟死亡般的伤心。是心痛,是浓浓的战友情。可能在其他的军队里,有害怕有逃亡,这里没有,只有对战友牺牲的痛心。

秦基伟只好叫出四十五师师长崔建功接电话:“十五军流血不流泪,谁也不许哭!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了全局胜利,十五军打完了也再所不惜!在我们国内,十五军这样的军队多的是了,上甘岭却只有一个!”

三兵团司令是有名的王近山,人称王疯子,抗日战争中,他一个团回延安,在敌战区运动。遇上了日军将校级的华北军官团,他硬是在敌人窝里给人家端了。这会儿得到了消息,从指挥所所在山沟里冲出来,直冲到山头上,疯了般的大叫:“范弗里特啊范弗里特!这次老子要叫你个狗日的知道老子的厉害!”

三兵团提出的:“一人舍命,十人难当”硬骨头口号也随之传到了十五军。

崔建功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打吧!老子手里还有点本钱!够美国鬼子们啃一气的!”他指着四十五师的军官们:“四十五师打剩一个营我当营长,打到一个连,我就当连长!没兵了,我们就是兵!拼了!”

宋新安大声吼起来:“师长,我给你当班长!过了鸭绿江我就没打算回去头!让我也立个个功!给我老婆个惊喜吧!”

经过一天的准备,1952年10月19日夜,四十五师决定倾尽全力,将剩余的七个战斗连队,全部投入向敌人攻击。

参战布置为一个连做预备队,537。7高地三个连,597。9高地三个连。

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反攻。

15军的44门重炮和24门火箭炮加上四十五师的各种火炮一起参战了。

那一刻秦明扬正通过洞口望着天空,太阳刚刚落山,浓重的硝烟和爆炸的尘土已把天空污染得象要黑了。

突然,整个大地都震动起来。

“天啦!是喀秋莎,是喀秋莎!”所有的战士都叫了起来。

激烈的炮火让又唱又跳的战士东倒西歪。但是战士们没有停下来。

副连长唐开基咬着牙,近乎恶毒地叫着:“美国佬,美国鬼子!这下也让你狗日的,尝尝挨炸的味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