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中篇(七) 中篇(七)31

鹤鸣悠悠 收藏 1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七)


严重缺水的北京终于盼来了一场大雨,如泼的雨注整整下了一天,傍晚时分才云开雨收。雨后的天空湛蓝净透,晚霞夕照,云彩斑斓。晚风挟着清新的气息阵阵拂扬,吹走了夏日的酷热,送来宜人的凉爽。

天遂人意。萧天雄安排今天晚上请弟兄们吃饭,选定在自家小区中心花园内的绿色庄园。这是一家西式餐厅,专营巴西烤肉。全部原料都是空运进口,而且是巴西厨师亲自料理,绝对正宗的异国风味。餐厅老板很会做生意,特意在门前开辟一片绿地,每当气候转暖便在绿地上撑起一支支白色的太阳伞,摆上同样白色的餐桌和凉椅,星罗棋布一般点缀着绿色的草地,很有异国情调。三年前,这家餐厅刚刚开业,恰好萧天雄被吴明排挤出局,告别宴会就是在这里举行的。弟兄们品尝之后赞不绝口,尤其是丁大伟,竖起大姆指冲着人家送烤肉的巴西厨师大喊OK!OK!今天,萧天雄重招旧部,团聚的酒宴同样安排在这里,该是别有一番心意。但是,连下一天的大雨让萧天雄不免有些遗憾,看来兄弟们团聚无法享受露天就餐的情趣了。没想到,天公作美,快下班的时候天色放晴,不仅可以如愿露天就餐,还平添舒爽清凉的惬意。

杨辉和丁大伟接到老领导的召唤,今天双双来公司报到。萧天雄分别给他们交代了工作之后,定下了晚上的饭局。萧天雄还通知了何小兵,要让这个心中忐忑不安的采购部长定定神,重新回到正常的工作序列。自从萧天雄回公司上班之后,何小兵就象做了亏心事似的躲躲闪闪,当面的时候更是含羞带愧窘迫不安。尽管萧天雄装作浑然不觉,尽管萧天雄始终保持着自然正常的态度,何小兵还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慌乱。当接到晚上赴宴的邀请,何小兵诚惶诚恐,感动得差点掉下眼泪。

约定的时间是晚上6点钟,大家各自直奔餐厅相聚。萧天雄安排陶丽先去餐厅预定席位,自已回到家里,特意取出二瓶茅台犒劳兄弟们。当他赶到餐厅的时候,杨辉和丁大伟已经如约而至。这两个家伙显得异常兴奋,一见萧天雄手托着茅台酒更是格外欣喜,双双站起身迎上前去,一人接过一瓶,笑嘻嘻地合不拢嘴。

杨辉笑意吟吟:“萧总太客气了,给我们喝这么贵重的酒。”

丁大伟弄乖:“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哥俩今天过年喽。”

萧天雄笑着坐在陶丽的身边,豪爽地说:“咱们今天开怀畅饮,尽兴方休!”

陶丽凑趣:“他自已在家都是喝二锅头,今天是破例大方”。

众人欢快一笑。

陶丽选定的席位十分僻静,旁边两棵石榴树枝叶茂密,形成天然的屏障,与其他食客分隔开来,自成一隅。雨后的草坪水气充足,散发着青湿的气息,晚风阵阵吹来,身心沐浴着沁人的舒爽。餐桌上已经摆好几样佐酒的小菜,烤肉的香味也随风飘来,令人食欲跃动。

丁大伟己经迫不及待了,急急地除去茅台酒的包装,扭开瓶盖,分别往各自的酒杯里斟酒,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散开来。

“且慢。”萧天雄阻止,“咱们等一等何小兵。”

丁大伟一愣,泄气地放下酒瓶,不满道:“你怎么还请他了,那小子同咱们不是一路人。”

杨辉也摇摇头:“他没有脸面来这里喝酒。”

“你们要学会容人。”萧天雄嗔责:“何小兵是有毛病,但不是不可原谅。”

丁大伟不服:“何小兵这几年象条狗一样追着吴明和田野的屁股后面摇尾巴,没一点人味。”

杨辉更是忿然:“这几年的产品质量严重滑坡都是由于毛纱不合格造成的,何小兵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们说的都是事实。”萧天雄笑着开导,“但是,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对于何小兵要进行本质的分析,他同吴明和田野不一样,他不会主动搅混水摸鱼。如果上级是位好领导,他会勤勤恳恳,中规中矩,认真负责。历史上的10多年就是如此嘛。但是在吴明和田野的领导下,他也会曲意奉迎,患得患失。这是他的性格缺陷。”

杨辉不理解:“那也不能见利忘义呀!”

丁大伟恨恨道:“这小子没有男人的骨头!”

萧天雄笑了:“你们的心情我理解。这几年,大伟受的伤害最重,杨辉也是十分失意,只有何小兵不仅毫发未损,还小有既得利益。我们的心胸要开阔些,对自己要严格做人标准,对他人要有宽容之量。我们不能要求生活中的人都象雷锋一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也不能要求生活中的人都象黄继光和董存瑞一样敢于舍身堵枪眼,炸碉堡。”

杨辉和丁大伟相视无言,但仍有忿忿之色。

萧天雄又道:“我们眼前是一个烂摊子,人心涣散,百废待兴,是机遇也是挑战。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责任重大,这是全体职工的殷切期望。我们自己不仅仅要齐心协力,还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收拢人心,形成一种强大的凝聚力,发挥出每一个人的能量,共同努力才能创造企业的明天!”

杨辉勉强道:“从道理上讲,你说得对。”

丁大伟仍不服气:“不管你怎么说,反正同何小兵在一起喝酒,我他*喝不痛快!”

“喝不痛快也得喝!”萧天雄沉下脸,“不仅要喝,还要喝好!我们要有一种诚意,要有一种不计前嫌的诚意!要用我们的真诚让何小兵彻底放下心理包袱,要让何小兵真切感受到一种回归的温暖。”

陶丽插言:“你们要理解萧总的良苦用心,要服从大局。”

杨辉表示理解:“道理说开了,我们也就明白了。萧总放心,我们会顾全大局。”

丁大伟也表示臣服:“我也就是说说而已,实际上,何小兵这小子也不象吴明和田野那么坏。”

萧天雄欣慰地点点头。他转开话题,冲着杨辉问:“你回公司工作,自己的那个商店怎么办?”

杨辉回答:“先委托别人经营,等有了合适的机会转让出去。”

萧天雄不无玩笑:“舍下自己的私营老板,回来跟着我跑龙套,千万别勉强哟。”

杨辉语气坚决:“不勉强,跟着你萧总干正规军过瘾!”

“好,真是好兄弟!”萧天雄高兴地赞许,然后转向丁大伟,“你父亲好些了么?”

“已经出院了。”丁大伟回答,又补充道,“老爷子还说,等身子养得有力气了给你写字哩。”

“哈哈……”萧天雄发出爽朗的笑声。

陶丽关切地叮嘱:“老丁厂长需要安心静养,千万不能有太多的活动,更不能着急生气。”

丁大伟连连点头。

萧天雄怱然变得严肃:“大伟,告诉你父亲和那些下岗职工,上访的事情暂时缓一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把事情闹大。”

“为什么?!”丁大伟不解。

陶丽和杨辉也满脸疑惑地望着萧天雄。

萧天雄慢慢地点燃一支烟,思虑深切地说:“一旦事情闹大,结果会是两败俱伤,一切将难以收拾。”

众人茫然。

萧天雄耐心地解释:“首先,吴明的下场肯定是人财两空,还逃脱不了牢狱之灾。这一点,也许是大快人心。但是,我们企业呢?我们的企业会因此遭受更大的伤害。大家想一想,一旦司法介入,就会经历调查取证的过程,就会出现阻力和反阻力的争斗,企业就会陷入政治和法律的泥潭,拖上个一年半载,我们不但会失去同德国人合资的机遇,恐怕连生产自救的可能也会丧失殆尽,最终的结果只能是破产倒闭。我们这些人可以拉出去另起炉灶,可那么多的职工怎么办?全部都会下岗失业!”

众人面面相视,表情凝重。

萧天雄继续解释:“我们这些人今天聚在一起为什么?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要挽救企业,造福职工!为了这个目标,我们不能意气用事,不能因小失大,不能为了搞掉吴明而把整个企业赔进去!我们要具备政治头脑,要讲究策略和方法。你们想一想,如果把吴明送上法庭,查没的资产都要上交国库,企业现有的资产也会被重新收为国有,这样的结果对企业何利?对广大职工何利?我们的目的是要逼迫吴明把吞噬的企业资产全部吐出来,还给广大职工!为此,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能捅破改制的黑幕。我们恰恰就是要利用改制企业能够自立自主的特殊权力,不靠天不靠地,就象《国际歌》中唱的,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做企业的主人!”

一番话说得深刻精僻,慷慨激昂!众人脸上都现出心悦诚服的神色,眼晴里都闪现着敬佩的目光。

丁大伟还是有些耿耿于怀:“不过,就这样放过吴明太便宜了。”

杨辉附合说:“吴明不仅仅明目张胆中饱私囊,肯定还同秦伟有幕后交易,不然的话,秦伟不可能有恃无恐。”

陶丽也道:“吴明走得太远了,悬崖勒马也难。”

“我比你们更了解吴明。”萧天雄颇为自信,“我这次用的是马后炮的棋术,马是明将,炮才是逼迫吴明举手投降的关健。这个炮就是上访职工施加的压力,这种压力要引而不发才更具有胁迫性。据我的观查和分析,吴明已经快扛不住了,破财免灾是唯一的出路。只要吴明吐出企业资产,退出一把手的位置,我们也要尽弃前嫌,要给予合适的安排和相当的尊重。这也是一种社会江湖的游戏规则,不能赶尽杀绝。况且,我们同吴明之间没有私人恩怨,争的是企业的利益和职工的利益,只要我们达到了目的,就应该留有余地。”

这一番话又说得深入浅出,至情至理。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杨辉敬佩地说:“萧总内涵丰富,深谋远虑。”

丁大伟叹服地表示:“萧总想的周全,人性也厚道。”

陶丽爱慕地调侃:“萧总刚柔相济,运筹帷幄呵。”

萧天雄笑着嗔怪:“你们怎么都学会拍马屁了?”

众人又是一阵欢笑。

说话间,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不远处。身材细长的何小兵和司机师傳从车内抬出一个大大的纸箱子,两个人吃力地搬送到众人面前。何小兵付了车款,道了谢,送司机师傅离去。然后,何小兵走到近前,面带羞惭地说:

“萧总,对不起,我回了一趟家,来晚了。”

萧天雄微笑道:“不晚,我们大家都在等你。”

杨辉说:“你何大部长姗姗来迟,该罚酒三杯。”

丁大伟不无揶揄:“你搬来那么大的箱子,给萧总送礼呀?”

陶丽安抚说:“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快坐吧。”

何小兵直挺挺地站立着,满脸愧疚:“各位,我何小兵十分惭愧。这几年,我做了对不起企业的事,心里常常自责。本以为萧总不会放过我,我也做好了接受处理的准备。没想到,萧总却是请我喝酒。我……”

何小兵眼圈发红,声音有些哽噎。

萧天雄“哈哈”一笑,摆摆手:“你这个小何,跑来作起检讨了,扫酒兴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我们从今天开始重新打鼓另开张。”

陶丽也劝慰:“你不要多虑,萧总对你是了解的,没有把你当外人。”

丁大伟满脸不屑:“你这家伙心太重,错了怕什么,改过就是了。”

杨辉学着东北口音笑着打趣:“你整得这么沉重,这酒还咋喝呀?”

众人的友好和宽容让何小兵如释重负,情绪变得轻松许多。他走到纸箱前,揭开箱盖——众人同时面露惊讶之色,是满满一箱高档名酒,有茅台、五粮液、水井坊……

丁大伟走过去仔细查看,惊叹道:“你小子的货色真不少呵!”

何小兵说:“这些就是这几年我跟随吴明和田野所占的便宜,都是秦伟送的。还有些香烟,都已经抽光了。除此以外就没什么了,我今天把这些酒全部上交。”

众人表示赞许。

萧天雄欣慰地点点头:“好,我没有看错你!今天散席后,把这些酒搬到陶工的车上,明天交给食堂,等有庆祝活动的时候大家喝。”

众人齐声说好。

此时,头戴白色高帽的巴西厨师依次送来各类烤肉,众人按照各自的需要分别割取少许,酒宴该是开始的时候了。

“喝酒之前,我先说说工作的事情。”萧天雄道了开场白。

众人洗耳恭听。

萧天雄首先对杨辉道:“你抓紧办理去欧洲的签证,愈快愈好。具体业务已经向你交代了,我也会给罗德先生发E-mail。你的任务就是同对方签订合同,把我们的库存产品全部推销出去。”

杨辉郑重回答:“明白!”

萧天雄转向丁大伟:“大伟,厂区的治理和车间的整顿就交给你了,要全面快速地做好恢复生产的准备。”

丁大伟毫不含糊:“萧总放心,搞不好你拿我试问!”

萧天雄又对何小兵说:“你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把我们库存的那些劣质毛纱全部退还给秦伟,此事很棘手,我会亲自同秦伟进行谈判!”

何小兵点点头。

萧天雄最后交代陶丽:“从今天开始,你要全面恢复技术检验,工艺保障,质量控制的组织体系和规章制度,要保证不合格的原材料不能进公司的大门,不合格的产品不能出公司的大门!”

陶丽调侃地回答:“坚决执行萧总的指示!”

众人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

萧天雄举起酒杯:“来,为了我们难得的相聚,为了我们的企业早日复兴——干杯!”

众人站起身,高举酒杯相碰,纷纷一饮而尽。

晚风习习清爽,烤肉鲜嫩飘香,茅台佳酿助兴,心情轻松舒畅。

这是一顿多么令人兴奋的酒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