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抗日铁血营传奇 第二卷 大国的责任 第四十四章天狼行动15

战火将军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size][/URL] 第四十四章天狼行动15 林虎连忙冲过去,操起重机枪猛扫,可是刚刚打了几分钟,就发现子弹没有了,他连忙喊“快,给老子抬一箱子弹来!”“营长,重机弹药供应不上了。”“什么?” 原来突击组轻装前进,带的子弹有限。林虎出发约定战斗打响后由树林中的九连负责整理和准备弹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第四十四章天狼行动15


林虎连忙冲过去,操起重机枪猛扫,可是刚刚打了几分钟,就发现子弹没有了,他连忙喊“快,给老子抬一箱子弹来!”“营长,重机弹药供应不上了。”“什么?”


原来突击组轻装前进,带的子弹有限。林虎出发约定战斗打响后由树林中的九连负责整理和准备弹药,然后派人运到前方,没有想到战斗这么激烈日本鬼子这么多,伞兵的装备的美式武器,都是自动武,器射速很高,现在消耗太多太快。虽然刚才送上来一批,但是现在某些品种的弹药例如火箭弹和重机枪子弹接济不上了。”“他妈的,快让王至诚多送几箱来,我这次特意多要了三十箱机枪子弹。不会这么快就用完吧,让他快点送来。要不然老子毙了他!”他冲通讯员喊。


但是他这个命令有点临渴掘井的了,看见三营的火力弱了下来,日军又一批特攻队员冲了上来。眼看就要冲到跟前了,林虎连忙拿起步枪准备拼命,突然身后响起了密集的机枪子弹声,日军特攻队员纷纷惨叫着中弹倒地。林虎回头一看,是郑强组织人把刚才缴获的四挺日本重机枪派上了用场。


日本的特攻队员被他们自己的机关枪向割麦子一样撂倒一大片。几发迫击炮弹打过去以后,敌人的重机枪也哑巴了。十几分钟的战斗在三营面前已经横着数百具敌人的尸体,大部分是所谓的特攻队员。


伞兵们经过浴血奋战,清剿了几座废墟中的日军残兵。正在林虎准备下达对机场实施进攻的命令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一颗巨大的红色火球夹杂着黑色的硝烟腾空而起。外围阵地的最后几个敌人点燃军火仓库中的弹药。


爆炸又造成了三营十几人伤亡。这令林虎非常恼怒。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10点了。伞兵们奋战了四个多小时。差不多一上午。简单统计了一下,已经发现900多具敌人的尸体。其中三营估计歼灭了500多敌人。被而空军打死的也有300多上下。这就说明而这里守备的敌人比估计的起码多了一倍。




同以前的战斗一样没有俘虏。现在的日军都带着一种绝望的疯狂。都凭着武士道精神战斗到死,另一方面如果没有特殊要求,或者确实需要舌头的情况下,三营也没有抓俘虏的习惯。因为以前在缅甸上过一次鬼子假投降的当,所以在以后的战斗中很少有俘虏鬼子的情况,因为鬼子从来不会自己主动投降。要么战死,要么自杀。在就是无法自己杀死自己的重伤员。碰到这样的情况,大家一般都会补一枪了事。因为抢救鬼子的伤员往往是费力不讨好,因为曾经有中国兵背日本伤员被其咬掉耳朵的事情。或者被其抱住滚下悬崖的情况。简直是一群没有人性的禽兽,


虽然三营自己伤亡早就超过了200人。但是丹竹机场就在眼前了。只要冲过前面这道铁丝网,就进了机场。机场上只有几架燃烧日本飞机。跑道也已经被中美空军摧毁了。但是多年的战斗经验和这次与日军战斗的情况告诉他,这次战斗越往后会越艰苦。机场内的敌人不会少。所以林虎在稍事休整以后,补充弹药以后向机场进行最后的攻击。而在机场的南面随着几声爆炸枪声也逐渐稀疏起来。他通过步话机联系到刘农俊得知在连续爆破了敌人几个火力点以后,一营也开始搜索残敌了,林虎提醒他注意敌人自杀性的爆炸攻击。并说明了这里的情况。同时约定一起对机场之敌进行攻击。


接着林虎用步话机通知在树林中坚守阵地的九连连长王至诚,命令他把搜集起来的弹药和食品饮水多运些过来,这一场恶战消耗的是非常之大,许多人因为要求轻装突击,身上就带了8个弹夹,8枚手榴弹。连水壶都没有带,可现在连弹夹都差不多射空了。九连连长王至诚当然也没有闲着,他一方面在开始攻击的时候组织火力掩护。等林虎他们攻到纵深阵地的时候,就开始为前线补充物资消耗做准备。他组织大家把空投弹药都分门别类的的收集起来,拆开包装,轻伤员帮忙把子弹装进弹夹和子弹链。(这样就送到前线就可以直接装上枪就用。这些东西都可以通用。)


这个时候那名被周陈杰救下来的老太太和司务长跑到连长王至诚这里。司务长报告说“这位大娘非要给伤员升火做饭不可。我说我们规定这样的情况不能升火。可她非要帮大家做顿热饭不可,我怎么劝也不听。只好来找你了。”


王至诚说“大娘,战斗还没有结束,不能升火,这样要暴露目标,等于是给鬼子指明我们的位置的。我们现在有干粮和罐头可以不用升火的。”


“干粮和罐头那哪行啊,那些伤员怎么能咽的下这些呀,尤其重伤号。你们这些孩子为我们老百姓遭了多少罪呀。”


王至诚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问;“大娘,您老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怎么会在这里的?您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老太太答到;“我叫何张氏,是这里的老住户,丈夫早死了,和儿子儿媳妇靠种这几亩薄田生活,前一个月来了鬼子,把我们这里给占了。”说到这里老泪纵横地说:“其他人几家人都跑了,可我家没有跑,一来是舍不得这孩子他爹辛苦了一辈子留下的这几间房子和这几亩地。二来哪个时候,我儿媳妇已经怀了孩子,行动起来也不方便,我就想啊,咱们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和日本人也是远日无仇近日无怨的,我们该交租交租该交粮交粮。他们也不会把我们这一家三口怎么样的。可是这些日本鬼子真是一帮禽兽啊。来了就把我儿子抓去修工事。第二天就把我儿媳妇给糟蹋了。当天晚上我那儿媳妇就上了吊,她还怀着4个月的身子呐。”老太太说到这里已经是泣不声。大家也听着牙根痒痒。纷纷攥紧拳头。“这小鬼子太可恶了!”


“后来呢?”王至诚问。


“后来,他们把这一带的年轻壮实的后生都抓去修机场修工事,他们把我们这里的几家的房子都用钢板加固了,或者用糯米水和泥抹墙。没有累死的,最后也给他们杀了,我儿子也死了。”


“那以后怎么样?”王至诚接着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