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太平(上)

台军从太平岛上起飞的8架F-16,在距离我军火力支援船180公里的地方,发射了24枚AGM-84捕鲸叉反舰导弹,平均每舰6枚,同时带队的长僚机各发射了2枚AGM-88哈姆反辐射导弹。反射完导弹的台军飞机直到快进入我舰上防空导弹的射程时,才掉头返航了,可是等到他们回到太平岛机场上空时,已经发觉没有地方可以降落了。

我军歼11B机群在飞临中业岛上空前,就接到了上级分兵轰炸太平岛的命令。六架歼11B在两架空优配制的歼11B的掩护下,转向了太平岛。

两架空优配制的战机在距离太平岛80公里的地方,由距离海面5030米的高度,一下子升到近3500高度。其中一架将机载雷达的搜索模式调为下视下射模式。很快就发现了台军机场上的对空警戒雷达和部署在岛西北侧的一个爱国者-2型导弹连的那部火控雷达。机上的神州3数据链将目标信息同步传输给了158舰。

小气的张慎华舰长接到目标信息后,仅仅命令发射了两枚带有电视成像的东海4型超音速反辐射导弹。

看到我歼11B突然升高出现在雷达屏幕上的台军指挥官马上意识到,我机要发射反辐射导弹攻击他的雷达了,立即下令机场雷达关闭,爱国者导弹的雷达立即转移阵位。

一切均为时已晚,没有任何的悬念,机场的雷达被东海4报效了,随之而来的八枚反跑道集束激光制导子母炸弹将跑道炸出一个个坑,跑道瘫痪了。

扑向机动规避的爱国者制导雷达的另一枚东海4,通过火力打击舰队早先放出的WZ-2000隐身无人机,传来的目标数据信息,不断地修正着飞行轨迹。进入15公里的距离时,弹上的光学/红外成像导引头已经抓住了目标,导弹经过几个S机动,避开了“复仇者”低空防空导弹系统的拦截,把制导雷达变成了散件。

没有了制导雷达的爱国者-2型导弹连,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8辆在阵地上不断机动捍马高机动车,将最后的16枚毒刺对着呼啸俯冲的歼11B射了出去。

毒刺导弹在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期,曾经有过赫赫战功。但那是对付大意的苏军直升机,现在打的是以高机动出名的歼11B。虽然歼11B是在俯冲阶段,但仍然轻松的避开了毒刺的死亡之吻,只是打头的那架的机身蒙皮被一枚近失弹爆炸后的破片击伤了。

有着高机动性的“复仇者”们没有了安装备用弹的机会,边四处乱串,边用捍马车上的M3P型12.7毫米近防机枪麻木的使劲对空射击着。

歼11B的飞行员们知道,“复仇者”重新装弹的时间是四分钟,就在短短的四分中内,他们把战机上的制导和非制导的70mm火箭弹全部赠与了这八辆捍马。捍马的命运就只有毁灭一条路了,但在这段时间里爱国者导弹连的8台发射车已经退到坑道掩体里了。

兴致正浓的歼11B编队,就转向了机场,将机上的炸弹投向了机场附近的防空高炮阵地,将机场四角的高炮阵地连同四辆复仇者,全部抹去。担任防空掩护的歼11B也一起用机炮将塔台打成筛子。

胜利返航的歼11编队,发现了台军回航的机群,还没有来得及将空优战机上的PL-12导弹发射出去,8架台军飞机就被新511舰上的导弹摧毁了,算是为老的511号南通舰报酬了。

老511号南通舰的被击沉是因为掩护正在准备抢滩登陆的登陆舰,而中了四枚捕鲸叉导弹而沉没的。

台军反射的4枚AGM-88哈姆反辐射导弹中,有2枚被我525温州舰上的HH-9导弹击落,一枚被火神炮撕碎。剩下的一枚在躲开了老511发射的HH-7,被舰上高炮击中后,在距离军舰30米的地方爆炸,爆炸后的破片将511舰上的主火控雷达击伤。

24枚低空贴着海面飞来的AGM-84捕鲸叉反舰导弹,在距离目标60公里时,被完成了对中业岛上越军雷达站和瘫痪机场清除任务的另一批歼11B机群发射的导弹击落了10枚,进入15公里时又有6枚被火力打击舰队的防空导弹击落。太平岛地下控制室里的台军指挥官陆建少将,连忙让飞行员通过“先进武器数据链吊舱”采用“停止运动瞄准点修正” (SMAU)法,控制剩下的8枚导弹全部攻击我登陆舰。

距离登陆舰最近的老511看到突破了两道防空拦截的捕鲸叉全部转向攻击登陆舰时,立即向登陆舰高速接近,同时将舰上的防空导弹全部打了出去。在525将接过导弹制导权后,又有3枚捕鲸叉被击落。当捕鲸叉就要进入最后的攻击航线时,30余枚前卫四迎向了来袭的捕鲸叉,但仅仅击落了一枚。

老511舰知道此时这要自己偏离现在的航线,就可以避开导弹的恶毒之吻。但指挥舱内,没有一人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发出了弃舰的命令后,将舰上的全部反舰导弹射向了中业岛,防止护卫舰中弹后,引发舰上的导弹殉爆。

4枚跃起到2500米高空的捕鲸叉,一头栽向我登陆舰刚刚所在的位置,正好鱼贯般打在了接替登陆舰位置的老511号南通舰上。4声连续的爆炸声过后,仅仅坚持了不到5分钟的老南通舰沉没了。

虽然舰上早下达了弃舰的命令,可是没有人原意离开。不得已舰长给舰上的军官下了死命令并拔出了配枪,才有约120名官兵再导弹来到前2分钟跳进了大海。连同舰长在内的大约60名海军官兵牺牲在大战前夜。

目睹了老南通舰壮烈殉难的战星和北国渔狼高江,两人相互打了一个眼色,在脸上涂抹了黑色油污后,悄悄的混入了正在准备登上冲锋舟的人群。

中业岛上越南守军是146守备旅的一个加强连约800人,配备4辆PT——76型水陆两栖坦克,BMP2 装甲步兵战车约12辆,各种口径火炮约20门,高炮约10门 ,SA一7防空导弹发射筒近20具,“萨格尔”反坦克导弹发射筒约100个。守岛越军主要分部在主岛及东边的梅九礁和东南方向的铁峙礁上,西边的铁线礁的三个礁盘上各有一个班的守军。岛上建有各种明暗交叉火力点,且都与地下坑道相连。岛上储备的弹药足够守军坚持半年的,但由于是近期临时增加的兵力(平时岛上驻军也就100左右),因此生活物质一时还无法满足坚守的需要。

我参加此次登岛作战的是陆战旅的第二营和一个炮连、一个特战小分队,共计1080人。人数并不占优,但配备的都是近年我军的新型装备。计有63B型水陆两栖坦克9辆,WZ-505D轮式步兵战斗车18辆,前卫-3防空导弹发射筒30具,红箭-9反坦克导弹40发射筒具,PT89火箭筒200具,另外还有轻型120mm加榴炮6门和登陆舰上的四架武直10可以随时对舰炮的射击死角进行定点清除。

在来自空中和海上的火力打击后,越军的地表上暴露的阵地基本上被打扫干净了。由于打击来得突然,仓促间越军没有敢开炮还击。

我军在炮火准备的同时,派出的蛙人分队也开始了水下清障爆破。当障碍清理完成时,铁线礁的三个礁盘上升起信号弹。这意味着我潜伏上岛的特种兵已经全部得手了。

冲锋舟的那点颠簸对战星和北国鱼狼来说是小差一碟了,眼看就要上岸了,激动的鱼狼禁不住问战星:“老大,你说越军怎么不还击呐?不会这么快就都被大炮炸死了吗?”

“当然不是!现在越军不敢还击,主要是害怕隐藏的火力点暴露后,被我军的炮火给干掉!因为他们一来摸不清我们的虚实,二来也没有制空权!”战星抬手指了指天上仍然在盘旋着的四架武直10。“快,冲锋的时候到了!记住速度要快,身形要尽量压低!”

一把抓起靠在身上的03式突击步枪,战星就跳进了水里。北国鱼狼没有迟疑也跟着跳了下来。两人迅速随着向前冲锋的人群向前面5米多高的防波堤冲了过去,近了只有不到30米了。忽然北国鱼狼被战星一把按倒在沙滩上。刚要抬头的鱼狼就听到了“啾”“啾”的子弹入水声,随即听到了好几声闷哼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传进了鼻子里。

“趴着别动!敌人的机枪就在我们左前方30多米处!唉!要是有两颗手榴弹就好了!”原来他们俩在161舰沉没前,随那位副舰长一起来到登陆舰上时,换上了陆战队战士的军服,还绞尽脑汁磨倒了两枝步枪,但就是没有给他们配手榴弹!副舰长说:要不是看在两人的军事战术基本功还可以,否则连枪也甭想!又不需要你们上岸冲锋陷阵,要手榴弹干什么?

陆战队的士兵们虽然平时的训练很刻苦,每次演习都能稳拿第一,可那毕竟与实战不能比!当跳下冲锋舟后,许多人还是忘了冲锋时队形要分散这一条,只顾拚命的往前冲。首批上岸的80多人被越军突然出现的几个机枪火力给打倒十几人,其余的全部被押在滩头上一时无法动弹。

“呼叫已经延伸了的炮火支援呀?快呀!”见到这个情景,北国鱼狼不由交接万分。

“呼叫什么炮火?离的这么近,炮火一炸,我们也陪进去了!……有了!”四处张望的战星轻轻朝右边一指说:“鱼狼,你掩护我,注意节约子弹!我们就一人一个弹夹。给我机灵点!”

“明白!老大!”

就在鱼狼瞄准越军碉堡打出一个三发点射的时候,战星一连几个翻滚,来到十米开外一个牺牲了的战士身旁,取下了他携带着的PT89火箭筒。

战星的动作引起了暗堡中越军的注意,一排高机子弹扫了过来。子弹纷纷打在战星前面那个已经牺牲了的战友身上,溅起一蓬蓬血雾。

另一边的鱼狼看到战星突然不动了,不由悲从中来,沾满泪花的眼睛狠狠的盯着机枪火力点,打了一个长点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