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卷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朱棣? 第四十九章 会师大宁

富贵不淫 收藏 3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四十九章 会师大宁 战场上容不得一点点错误,哪怕你觉得不起眼的一点细节,就可以改变一场战争的输赢胜负! 忽里忽的斥候兵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尽管他觉得自己还立了功,结果不仅把自己的命丢了,而且使整整三万人马陷入了困境! 其实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你必须认真对待每一个细节,一丝疏忽,就会改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四十九章 会师大宁

战场上容不得一点点错误,哪怕你觉得不起眼的一点细节,就可以改变一场战争的输赢胜负!

忽里忽的斥候兵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尽管他觉得自己还立了功,结果不仅把自己的命丢了,而且使整整三万人马陷入了困境!

其实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你必须认真对待每一个细节,一丝疏忽,就会改变你的一生!

树林中朱能率领的两百人的枪声成了三万人精神崩溃的导火索,在这样一条狭窄的由马匹践踏出来的路上,拥挤着三万没有马的骑兵,场面之乱,史上罕见。前面的战士被打倒后,后面的还在往前涌,很快,人挤人,人踩人,哭爹喊娘,混作一团,很快就堵住了前进的路。

也许您会说,他们不会散开吗?前面提到过,这是一条根本没有路的路,乃是马群踩出来的路,尤其是此处,正是峡谷,两侧山石高耸,要想散开前进,根本没有可能。而忽里忽将军因为没有截到明军,已是气急败坏,再加上马群被盗,更是急火攻心,失去了理智。

理智,是将军所不可或缺的品质,失去了理智,只有把自己的军队推向失败!

朱能率领他这群毫发未伤的战士,同样沿着这条马(踏出来的)路,向西追去。(呵呵,笔者到此时才明白,为什么人们管宽敞的公路叫做马路。)

追了二十几华里,便看见前面壮观的马队了。

朱能见邓信正在前面断后,便把手下人交与邓信,自己则策马扬鞭,从一处稍微宽敞的草地绕过马队,去追前面的郑寅。

好多的马啊,多数还备有马鞍马镫等等用具,郑寅这次占得便宜简直太大了,活像买彩票中了五百万的头等大奖。

郑寅此时和张玉有说有笑地并辔走在前面,平宁公主、赫连夏丹还有那个对郑寅不大感冒的赫连春柳,无不对郑寅崇拜得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她们紧跟在两人的后面,听着他们说话。

郑寅此时还不知道,正是他这次大捷,改变了未来朱棣和朱允炆的骑兵力量对比,这些优良的蒙古马以及他们的子孙,成了朱棣快速运动作战,摆脱北方敌人纠缠,长途奔袭南京的利器!

朱能赶上后,扯开破锣嗓子大吼道:“三宝啊,他奶奶的,二哥我算是服了你啦,今天咱们不光没赔,还有的大赚,今后再有这样的买卖可不能落下我啊,老子很想多做几回这样的买卖呢!”

郑寅他们听了无不哈哈大笑,郑寅对朱能道:“朱二哥,别想那么美了,古往今来,像咱这样能够以一千多人,打胜人家两万多人的战例,可以说少而又少啊。估计没有一千年也要八百年才能赶上一回,你说你能活多少年才能看见下一回呢?”郑寅他们还不知道,他们面对的实际上是三万蒙古雄兵。

“那我就活上一千岁算啦,一千年总能看见了吧?”朱能道。

“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你要真能活一千年吗,岂不就成了王八……”平宁公主取笑朱能道,大家听了又是哄然大笑。

几个人正在谈笑间,前面突然又出现一哨人马,穿的却是明军服饰,来人大喝一声:“来者何人,胆敢犯我大明边境?”

张玉听了,抬头一看,知道是自家人马,便上前将腰牌展示出来,来人一看是燕王府中之人,连忙躬身道:“末将辽王帐下参将张士光,见过张将军,张将军去鞑子地界所为何事啊?”

朱能这时赶过来道:“罗嗦个吊,后面两万鞑子追兵,转眼就到,还不快走?等着人家抓啊?”

张玉只好对张士光说路上再讲,张士光应了一声诺,又验看了朱能郑寅等人的腰牌,知道不是奸细,便对张玉道:“张将军,请跟我来。”

于是众人在张士光的带领下,顺利进入了辽东地界。因为张士光对地理熟悉,自然队伍快了许多。

原来郑寅他们误打误撞,向西边不远处,竟然就走进了大明国界。

…………

忽里忽看着远去的尘烟,羞愧难当,三万人对阵一千人,却落得丢了马,更丢了人,这件事传出去,自己的颜面何存?他缓缓的把腰刀横在了脖子上,向着西北方向喊道:“长生天啊,请您原谅我这只折了翅的雄鹰吧。”手下人想夺下刀来,却已是不能,一注鲜血,把他的怨气尽情喷洒出来,是呀,这场仗他输得确实有点太惨了,惨到连自己都不愿意也不能接受的地步!

这是历史上极端少有的战例,事后,因为满清政府在修明史时故意忽略,而于史书上未能留下丝毫痕迹。

…………

进入明国以后,张士光将军一路护送,径向南方而去。毕竟是增加了一些妇女儿童还有四万多匹战马,速度也快不起来,将近一个月后,他们绕行东北平原这才赶到了大宁城。这时已是寒风凛冽,好在张士光路上给他们讨来了冬装,所以还算不冷。回来的时候,郑寅他们就享福多了,一路上酒肉不断,多是猪肉炖粉条之类,又实惠又好吃,弄得郑寅真想队伍再走慢一点,好多吃几日。萧三狼的伤口已经结痂,生命倒是无碍,只是脸上多了一个大深坑,丑陋无比,一般人见了,不用说话已是惧他三分。

还没到大宁城,便碰到一群农人急急忙忙赶路,朱能拦下一个人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啊?”

来人一看朱能膀大腰圆,络腮胡子,满脸都是灰尘,身后又跟着这样多的人马,知道得罪不起,便道:“燕王、宁王还有辽王都在大宁城,前日三王会攻迤都,大胜而还,这不要大庆一番,说是晚上还要放烟火呢。”

原来如此。

大宁,乃宁王朱权驻地,因处边防要塞,故而修建的是城深池阔。将神机营安置在城外一里处扎营之后,张玉、朱能和郑寅以及萧家代表萧三狼,还有已经恢复成公主打扮的朱柠,丹儿与柳儿,共同来到了大宁城外。

大宁城东门,也是张灯结彩,守卫的士兵脸上也挂着笑容,对他们来说,战后余生和取得胜利都是令男人值得兴奋和自豪的事。

查看了郑寅等人的腰牌之后,守门卫兵撒丫子飞一样前去报信了。不久传令兵气喘如牛的跑了回来,宣道:“燕王、辽王和宁王三殿下有请马将军、张将军、朱将军还有平宁公主殿下。”郑寅注意到了燕王竟是用的“请”字,不由得飘飘然起来。

一行人马在士兵的引领下,很快就来到了宁王府,宁王府和燕王府相比起来,就像五环以外的老式居民楼相比于北京的国贸大厦,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但是即使如此,在这座本来不大的城里,一样彰显着王家气派。

郑寅等人刚要进门,却见三位王爷已经迎了出来。郑寅和张玉等人赶紧纳头便拜,口中山呼千岁。朱棣上前搀起郑寅,仔细的看着这个年轻的小家伙,喜爱之情,愈来愈烈,好在朱棣没有同性恋情节,不然的话,郑寅可要倒了大霉。

朱棣道:“三宝,快来见过辽王和宁王。”说完给大家引荐后,郑寅也把萧三狼等人向众王介绍完毕,当介绍萧三狼时,几位王爷都被这家伙丑陋的脸颊吓了一跳,可是等郑寅把事情的经过说明以后,三位王爷又都夸奖起来,深为其豪勇所折服。最后朱棣转而向朱柠虎着脸道:“宁儿,你怎么总是不听话,也不通知我就私自随军出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叫我如何向父皇交代?”朱柠满脸赔笑道:“四哥,这不是没事儿吗?你看,哪条胳膊的都没长,哪条腿也没短不是?”一席话说的大家哈哈大笑。

朱棣也不再追究,既然已经去了,再骂又有何用?朱棣问郑寅道:“听说三宝巧取豪夺,竟然给我赚来数万战马,可有此事?”

郑寅连忙躬身道:“巧取豪夺不敢当,倒是机缘巧合,后来听说前来抓我的蒙古鞑子叫做什么忽里忽,奴才想来想去,才想出来我们取胜的缘由。”

“什么缘由?”朱棣好奇问道。

“殿下您想啊,给这将军加上一个字,岂不就成了忽里忽涂大将军,想那蒙古鞑子的头儿也是笨蛋,派了一个如此糊里糊涂的人做将军。”郑寅不苟言笑的道。

朱棣他们听了,却都哈哈大笑起来:“忽里忽涂大将军,哈哈,这个名字起的好啊。快快带我们去看看你的战利品吧。”

于是还没进宁王府,大家又都出城而去。这就是王爷,让王爷出城接你,哪有那个道理?那就太没面子了,能让王爷出门迎接的机会,估计郑寅这辈子也只能赶上这么一回罢了!

路上,朱棣向内心万分焦急的萧三狼等人解释了迤都城之战的经过。

原来接到萧家堡飞鸽传书后,燕王立刻组织了数万人马,前往迤都营救萧家家眷,其实与其说是营救萧家人,不如说是因为迤都平章哈拉儿不自量力的来刺杀他的王妃触怒了燕王。哈拉儿可不像他的爷爷帖木儿不花那样能征善战。小肚鸡肠,暗中行刺的事儿还行,打起仗来却熊包得很。没有两日,迤都就被攻占了。

然而,事后他们才知道,萧家堡的人却都早已在大军赶到之前,尽数被哈拉儿杀害。原来,萧一狼没有在与哈拉儿约定的最后一天赶到迤都,因此,哈拉儿便下令将其家人全部杀掉了。而萧一狼四兄弟第二天的到来,着实吓了这个混蛋一跳,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便在为萧一狼等人准备的酒中又下了剧毒,可怜萧一狼四兄弟,连娘的面都没见到,便紧跟着娘亲去了幽冥界。本来郑寅还想安排他们做内应呢,不想却把他们送上了不归之路。

听到这个消息,萧三狼立刻痛哭失声,大家跟着唏嘘不止。朱棣道:“孤王已经命六狼将你家老小装殓起来,运回拨给你家的那片土地之上,等着你们回家后再行厚葬,三狼节哀吧。”话已至此,可谓仁至义尽了,萧三狼只得忍住悲伤。到底是英雄,即便到了大营,他都没有把家人已亡的消息说出来,一者为的是不想让大家路上悲伤,二者是不要扫了大家的兴头。可怜萧三狼,压抑着内心的剧痛,强颜欢笑,陪着大家来到了大营。

四万多匹战马,绵延数里,其景象何等壮观?朱棣骑着马和两位王爷绕着马场兜了一圈儿,嘴都乐得合不拢了。什么他妈“身为贵胄,喜怒哀乐不可形于外”的狗屁规矩,早就丢一边去了。要知道在过去,马匹作为战争工具,是多么的重要?就算现代军队的坦克、汽车还有飞机加起来,估计也才差不多相当。

朱棣撸着胡子,眯着眼睛,在一处高地上,雄心勃勃的看着这些骏马,对郑寅道:“三宝,你是居功至伟啊,孤王要重重的赏你,你说你要什么?只要不是天上月亮星辰,孤王就一定要赏你。”

郑寅想了一会儿道:“殿下,我只要一句话,也不难,只是不知殿下会不会答应呢?”

朱棣爽快道:“别说一句话,就算十八句话,本王也决不食言。”

“那奴才要……”说到这里,郑寅对朱棣说起了悄悄话。

哪知燕王等郑寅说完,眼也瞪大了,嘴也张开了,惊讶之情,溢于脸上,因为,如今的他已是骑虎难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