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传说 卷二 祝寿风云 第十三章 冰火三弄 五凤朝阳

流月水痕 收藏 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size][/URL] 「什么?师父出谷去了!」百草庐的小竹楼里传出天华的叫嚷声。 不知道是因为忙碌的缘故,还是因为天华的到来,秋蝉的脸颊上漾着淡淡红晕,瞧起来容光焕发,尤其她将一头如云秀发用一枝珠钗挽起,更加突出地显出她那明媚的秀脸,如出水芙蓉般动人! 「是的,爷爷说,这一次他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


「什么?师父出谷去了!」百草庐的小竹楼里传出天华的叫嚷声。


不知道是因为忙碌的缘故,还是因为天华的到来,秋蝉的脸颊上漾着淡淡红晕,瞧起来容光焕发,尤其她将一头如云秀发用一枝珠钗挽起,更加突出地显出她那明媚的秀脸,如出水芙蓉般动人!


「是的,爷爷说,这一次他要出谷去查探一些事情,少则一个月,多则到年底才能回来。」秋蝉闪扑的大眼睛里微微有些温热,随即就黯淡了。


「一个月那么久!」天华呆一呆,忽然他又一脸愤愤不平地道:「那么师父就留蝉儿你一个人在这里吗?」


秋蝉赶紧解释道:「是我自己要留下来的……」


见天华投来奇异的目光,秋蝉心里一跳,脸庞微微有些发热,不觉低下了头,却瞧见桌案上墨砚旁边的一个小布包。


「爷爷他临走前留下了一封信给你,对了,还有这杆玉萧,爷爷他也让我一块交给你,让你好好保管。」秋蝉一边打开小布包,一边柔声细语地说。


那布包刚打开一半,天华便脸色一变,大叫道:「玄玉萧!这不是师父的玄玉萧吗?」


天华一把抓起布包里的那杆长萧,凑近一瞧,果然是玄玉萧。奇怪,这玄玉萧师父向来不离身,以前便是借用师父也要再三嘱咐,珍惜得不得了,这次怎么会无缘无故白白地送给自己呢?


秋蝉在他身后道:「爷爷说,这杆玄玉萧是由碎玉与玄金共同打造而成,萧身非常坚固,必要时可以当作兵器使用。」


嗯嘿,老头子还是蛮有人情味的,知道我要参加今秋的武林大会,便送这么一件趁手合用的兵器给我。天华将玄玉萧攥在手中,动情地凝视着,忽然发现玄玉萧上边刻着一排娟秀工整的字迹,天华细读之下,一共是十一个字:


「鸳鸯比翼,白首齐眉。秦香怜。」


鸳鸯比翼,白首齐眉。这不是定情信物上才有的文字吗?只是不知道这个秦香怜是谁?跟师父什么关系?天华抚摸长萧,心中一动,突然想道:难道是师奶?不行,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地盘问老头子。


「蝉儿,师父既然把如此珍贵的玉萧交给我保管,那他有没有交代其他的话?」天华把玩着沉甸甸的玄玉萧,愈发觉得这玉萧的不一般。


秋蝉蹙着月眉,若有所思地想了想,轻轻摇头道:「没有。爷爷只是提到,这一次查探的对手很强大,即使他有办法潜入进去,却没有十分的把握可以不惊动对手,到时候很可能免不了一番恶斗,所以玄玉萧便交给你保管了。」


如此抬举对手,这可不像老头子的作派,难道对方的来头能比他逍遥药皇还厉害?天华不觉动了几分好奇,「蝉儿,你说师父这么神秘兮兮的,到底是跑去哪里鬼混了呢?」


秋蝉闪着灵动的水眸,轻轻白了他一眼,幽幽地道:「爷爷的信就在这里,你自己看吧。」


秋蝉越来越迷人了,美目流盼,风姿绰约,便是举手投足,甚至轻嗔薄怒都是那么地有女人味,天华只觉周身骨头一轻,瞪直了眼睛,好一会儿方才记起正事,移走目光。


「什么,飘渺峰!」天华捧着信纸,再一次瞠直了眼睛。乖乖,飘渺峰那可是武林禁地呀!


秋蝉轻轻望他一眼,水汪汪的眼睛里笼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她双手合在胸前轻叹道:「嗯,爷爷说他查探的对头便是在飘渺峰之上。」


天华愣了一下,低头扫一眼信纸,半响才道:「师父他不是同飘渺峰的人一刀两断了吗?怎么又会惹上他们呢?」


秋蝉柔软的嘴唇微微地上弯,脆声道:「不是爷爷招惹他们。只是在前两天,爷爷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消息,得知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武林中接连发生了重大变故,爷爷便一直心觉不安,尤其丐帮风前辈与慕容家的人失踪一事,爷爷猜疑,很有可能与灵鹫宫逍遥教的人有关,由于事关重大,所以爷爷便决定亲自上飘渺峰查探。」


原来如此。这老头也恁地大胆,居然敢独自一人闯龙潭虎穴,不过,说起来飘渺峰本来就是他的家,回家去逛逛大概不会有事吧。这么想着,天华便把目光移往信纸上,摇头晃脑地念道:「天华吾徒:为师此行远涉,天意难测,凶险未卜,独蝉儿之去留挂念于心,蝉儿生性柔弱,且对你一往情深,为师强求不得,无奈托付于你,望你珍惜拥有,诚以挚爱之心,善待蝉儿。」


念到这里,天华情不自禁望秋蝉一眼,只见她两腮绯红,神情微微含羞,已经低下头去。天华却在心里暗暗苦恼,老头子这一走倒是轻松,但是我可就有得麻烦了。依老头子的意思,似乎是让我把蝉儿带回华山去,我该怎么向师娘解释这一切呢?奶奶的,真是让我伤脑筋。算了,这些烦心事等到时候再说,摇摇头,天华又把目光移回信纸上。


「以你之武学天资,当乃可造之才,可惜胸无大志,懒惰不堪。须知武学一道,漫无止境,切不可骄狂自满,固步自封……」靠,果然开始教训人了。


天华接着往下念道:「独孤九剑,世之奇学。为师观此剑法,天马行空,纵横洒脱,你虽四肢不勤,但巧幸生性不羁,随心所欲,实为绝配,若能持之以恒,他日必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为师老朽,亦觉欣慰。在此,送你一句话,望牢记之,路漫漫其修远兮,大丈夫立于世,当胸怀坦荡无所牵畔,对天对地无愧于心,足矣。」


天华深深吸了口气,却见秋蝉把一根纤细手指横贴在鼻唇之间,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想来这丫头被信中写的那些骂人的话给逗乐了,见天华两道炯炯闪亮的目光射过来,她赶紧侧过身去,天华难得没有同她计较,继续念那没读完的信:


「武林大会之期将近,为师莫能亲往,故此赠玄玉萧以作兵器,另赠九转续命丹以备不时之需……」天华刚念到这里,突然听见秋蝉的一声娇呼。


「对了,天华哥,我忘了告诉你,爷爷留下了几颗九转续命丹给你,说是你去参加武林大会的时候肯定能用得上。」秋蝉眨着美目认真地盯着天华。


「九转续命丹?有什么用处呀?比这支玄玉萧还要珍贵吗?」天华一脸不解。对于药丸之类的,饿了又不能够当饭吃,他免不了有些轻视。


「当然!九转续命丹是非常珍贵的疗伤圣药,炼制的过程非常困难,爷爷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才找全各种炼制的药材,一共才炼成不到二十颗。」秋蝉微微蹙起眉头,郑重其事地纠正他的错误观念,忽然她脸上神色一变,「糟糕,我忘了拿出来了,那些九转续命丹是爷爷最近炼制的,现在还在炼丹炉里。」


「天华哥,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这就去拿九转续命丹。」秋蝉仍然没有改掉做事急躁的性子。


天华连忙伸手拽住她,摇头道:「不用,我跟你一块去,我也想见识见识那九转续命丹是个什么样子!」


「这……好吧。你跟我来!」秋蝉脸上微微犹豫一下,无奈地答应了。


客厅后便是书房,秋蝉径直走到一组书架前,在天华吃惊的目光下,拽住其中的一本书轻轻一拉,无声无息中一个书橱往一边滑了开去,露出了一间秘室。


「哇呀,好隐秘的一间房子,想不到这墙壁居然有隔层,妙极妙极!」天华大大咧咧地闯进秘室,一边转悠一边打量,「蝉儿,这间房子怎么这么小啊!」


「这只是爷爷做的一个夹室,在夹室的下边才是酒窖和练丹房。」秋蝉说着,蹲下身拉开地上活板,一个狭窄的楼梯露了出来。


「酒窖!」天华哇地大叫一声,连连耸动鼻子,果然嗅到从地窖的入口处传来的浓烈酒香,「是百花酒和蜂蜜露!咦,好象还有别的酒香,奇怪,我闻不出来……蝉儿,你在这里,我先下去了!」


秋蝉急忙唤道:「天华哥,你不要那么急呀,楼下没点灯,小心撞着……」还没说完,便听见「砰」地一声,接着传来酒坛破碎的声音。


「天华哥!」秋蝉只觉心里咯噔一下,立即便踩着楼梯赶往地窖里去。


「好酒呀好酒!唔……是蝉儿吗?你在哪里?」黑漆漆的地窖中传出一声沉闷的酒嗝。


当秋蝉取出火褶子点亮墙上的烛台,却见天华睁着一双迥亮的黑眼,搂着半截酒坛直直站立在酒窖的过道中,呼着满口酒气,脸上红润泛光,秋蝉不由目瞪口呆。


原来天华一脚踏空,从狭窄的木梯上摔落下来,恰好一屁股坐在酒坛上,那酒坛无端地受这一惊吓,加之那大屁股势大力沉,终于一口气没喘过来,瞬间崩溃完蛋。幸亏天华手脚麻利,倒地之前奋勇一捞,却也只剩下了这半坛子美酒。


「前面的那间就是炼丹房了,九转续命丹……天华哥,你在干吗?」秋蝉停下来跺脚,对于那个落在后面东张西望好奇的家伙,她的埋怨表情多少显得有些无奈。


「汾酒,东阳酒,高粱酒……还有米酒,这里好多酒啊……这是什么?八仙酒。奇怪,这种酒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呢?」天华趴在新发现的一个酒坛上,正准备拆封仔细「研究」一番。


「不要啊,那个是爷爷新酿的酒丸,是用来配药酒的。」秋蝉赶紧奔来,用身体挡在那酒坛前,可怜巴巴地望着天华,希望他高抬贵手。


「你说什么?你说这酒是老头子酿的?」最让天华惊讶的事情却是这个。


秋蝉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点头道:「嗯,这里的酒全部都是爷爷酿的。」


怎么会?怎么可能?那老头子一看就是吃白食的主,天华斜眼望着秋蝉,带着一百二十分的怀疑目光,「蝉儿,你别是骗我吧?我从没听说过师父会酿酒。」


秋蝉眨着两只溪水般清澈的大眼睛,脆声道:「当然不是,爷爷精通药理,怎么会不懂酿酒呢,我酿酒都是同爷爷学的啊。」


「那怎么他总是喝蝉儿你酿的酒呢?」天华仍旧不服气。


「我酿的酒?」秋蝉微微一怔。


天华提高声音道:「就是蝉儿你酿的蜂蜜露和百花酒啊!」


秋蝉轻舒秀眉,会意道:「你说那个啊,百花酒和蜂蜜露都是由爷爷初酿的,我只是懂得如何调配而已,其实爷爷才是真正的酿酒名师。」


「……」难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吗?这老头子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其实样样都鬼精灵通。敢情以前那是他在耍着自己玩,生怕我知道他会酿酒,真他奶奶的小气得要死!


便在他这一呆愣的当儿,秋蝉引开他注意道:「天华哥,你过来看,爷爷这次离开,所有的酒全部已经封存在这里。」


天华终于离开那坛「八仙酒」,一边走一边望去,这地窖里着实收藏丰富,且不计那满屋子的坛坛罐罐,仅盛酒的大瓮便有数十口,每一跨之地分为一格,分别贴着不同的名签,这么多酒,恐怕他一辈子也够喝了吧。


天华不禁生出几分嫉妒,艰难地收回贪婪的视线,随秋蝉走入那间炼丹房。这是一间足有三丈高的屋子,屋子的中央立着一座莫约半人高的药炉,炉嘴中不时冒出一缕青烟。一旁的角落里零散地堆放着木材,另一边的桌案上放着几本药书,想必是炼丹的方子。这间屋子显然不是经常有人打扫,厚厚的灰尘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堆积着。


「九转续命丹从丹炉中取出后,必须冷置一柱香时间然后才能装入玉制的细口瓶中,天华哥,你坐在这里歇息,稍等一会儿就好了。」秋蝉一边说话,一边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拿出一个细颈玉瓶。


「不用管我,蝉儿你去忙你的事吧。」天华随手拿起一本药书,漫不经心地翻看着。等秋蝉一走远,他便一闪身不见了。


这么多酒坛,该装多少酒啊,估计得酿许多年吧!天华站在酒窖中央,用嫉妒的目光扫描四周,却再一次被眼前丰富的收藏震憾。奶奶的,这老头子肯定是闲着无聊,酿这么多酒也不怕被酒淹死。


今天如果不敞开肚子痛快地喝他一场,真是太对不起他人家的一番深情厚意了。天华暗暗地想着,便随手拿起身侧的一个酒坛,将封泥揭去,打开酒坛盖子,一股酒香扑面而来,禁不住赞叹一声,抬手便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好不快哉!


随着牛饮的咕咚声,转瞬间已经半坛酒入肚,天华停下来打了个酒嗝,立觉一股醉意冲上脑顶,体内酒气翻腾大作,天华正喝到兴头上,岂肯作罢,但刚一抬手,便觉四周景物模糊,头重脚轻,天华猛地甩甩头,暗道:「此酒好强的后劲!」


不消片刻,天华只觉眼皮像铁铅一样沉重,睡意顿时铺天盖地地朝他袭来,醺醺然中,手上「当啷」一声,酒坛掉落到地上摔得粉碎,流淌的残酒散发着浓郁的酒香。


在眼皮合拢的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一道纤秀的人影奔来,接着便不醒人事。


秋蝉终究没来得及及时阻止,望着地上摔碎的酒坛,她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诧表情,「天哪,你喝了千日醉,这是一坛爷爷用八种烈酒精心配制的安眠药,你竟然全喝光了!」


却不知过了多久,天华似乎听见有人在耳边说话,仿佛从一个无底的深渊爬上来,可是头疼欲裂他什么也听不清楚,努力地睁了睁眼睛,终于看见了一张细汗涔涔的俏脸。


他然后又看见一支细长的银针刺入他的耳后,一道焦急而清脆的声音终于清晰地蹦入耳朵,「天华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我现在用银针刺入你的血脉,防止酒气挥发,你刚刚喝了爷爷酿造的千日醉,赶紧用内功把酒水逼出来。」


逼?怎么逼?天华在心底狂喊,可惜口不能言,头痛欲裂的感觉一波一波传来,让他来不及细虑,便仓促运转内功,接着,一道灼热真气自丹田窜出,似脱缰野马一般四处奔驰,寒冰真气也苏醒而起,与烈火真气一顺一逆运行。


天华大叫不好,惹谁不行居然惹上两大冤鬼仇家,上次差点没被它们害死!「冰火变」的两道真气,天华在没有完全掌握它们之前,打死也不敢招惹,想不到刚刚一时莽撞,捅了大篓子!


天华顾不得将那两道脱缰野马般的真气导回丹田,立即潜心默运「回梦心经」,想不到更是火上浇油,三股强大的真气横冲直撞,在体内错乱不堪,就像煮沸的一锅粥,天华全身仿佛至于刀山之中,痛得血管欲裂,冷汗如雨。


此时收导真气已是来不及,若非秋蝉在他行功之前封住心口四周重穴,只怕真气已经攻入命脉走火入魔,此时体内经脉中虽然混战一片,却无碍其他。天华在庆幸之余,终于想起「藏剑式」中有一种真气收纳法门,此刻体内的翻搅激荡,实是万分危急,或可冒险一试,总之体内不差多这道真气。也许按其运气路线能将酒水逼出也说不定。


信心一起,天华即强行逆转心法,按「藏剑式」运功路线收聚真气,真气刚一逆行,天华差点没闭气过去,真气顺着经脉逆向而走,所到之处,如同刀割针刺,苦不堪言。在最初的痛苦过后,天华惊喜地发现之前被蝉儿用银针凝固在血脉中的酒水也渐渐受真气的驱动,开始朝右手手臂诸脉渗走。天华小心翼翼地催动真气驱赶酒水,


秋蝉时刻都在关注着他运功的情形,一旦瞧见他右臂血管突起,立即用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银针刺入天华掌心,酒水便顺着银针缓缓泻出体外,汇成一条细流。


秋蝉卷起袖口,擦了擦额角上微微沁出一些细汗,长吁了一口气。只消一盏茶时间,酒液便已尽数排除。秋蝉随后拔除所有银针,归入针袋之中。


殊料天华正陷入苦苦支撑之局,千日醉洗涤过的经脉,随即被烈火真气占据,热血沸腾,如被烈火焚烧,只有银针扎的几处穴道,隐隐传来一丝凉意,虽然杯水车薪,却是聊胜于无,秋蝉这一拔除,无疑雪上加霜,难受得让天华直欲发狂。


「热……好热……蝉儿……你快用针扎我……快啊……」银针禁制一旦解除,天华的口舌自然也灵便了。


天华此刻只盼望秋蝉将针袋中所有的银针一把全插进他的身上,他此刻五内如焚,实在受不了。可秋蝉不知内情,岂敢轻易施针,伸手探他额头,滚热烫人,秋蝉不由骇然失色,声音几乎哭出来,「天华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对了,九转续命丹,我这就去拿九转续命丹……」


天华眼睁睁地看着秋蝉离开,欲哭无泪,一个更大的隐患在他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他在真气耗损之余,已经无力引导四道真气,本来护住心脉的几支银针被拔除,四道真气便再无管制,直如缺堤之水,一发不可收拾!


在秋蝉赶到时,天华终于到了强撑的最后关头,吐出一口血,大叫一声,昏迷过去。


「天华哥——」


玉瓶「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秋蝉心神俱裂,手忙脚乱地扶起天华,将手中一颗琉璃般的赤红药丸喂入他的嘴中。他瞬间苍白的面庞,让她恐惧到窒息,精通医理的她已经探出来他心脉衰竭,命悬一线,如果不能醒过来,那么就很有可能……


「天华哥……你醒醒……你醒醒呀……呜呜……」秋蝉一边哭一边给天华推宫活穴。


片刻后,天华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点血色,秋蝉心中大喜,九转续命丹已生奇效,抹去眼泪,却瞧见天华虚弱地张开有些发黑的嘴唇。


「把……把我送回华山……找……师……师娘……」说完天华再次昏迷。


华山,碧心阁。


窗台上摆放着几株盆景,搭着几件女子衣服的宽大屏风却挡住窗外美丽的风景,屏风之内,则是一张轻纱软床,旁边有梳妆台,这显然是一间幽静的女子闺房。


林婉蓉双手胸前合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床上薄纱里,一派紧张兮兮的表情。在她的旁边,则站着一个泪光盈盈的少女,她的目光也同样聚焦在床上。在她们的对面,是深锁着眉头的李轻盈,李轻盈固然很好奇那个少女的来历,但床上那个半死不活的家伙更牵动着她的心。


绣着精美的牡丹的绸缎棉被上,一个面容苍白的少年正在静静沉睡。李轻盈缓缓将一道真气度入他的体内,眉头渐锁渐深,全不见了往日常挂在脸上的沉静笑容。


「天华体内似乎遭受了什么重创,他经脉里的气息非常散乱,虚火大旺,我用第八重玉女心经在他体内查探了一下,竟发现他体内有四道不同的真气在相互均衡抵制……」李轻盈走下木塌,脸上严峻如水。


秋蝉一听情势的凶险,心中立即一沉,眼眶中滚动的泪珠几乎就掉下来了,「那么……请问他将会怎么样?」


李轻盈虽然与这个陌生少女初次相识,但对她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或许她很像年轻时候的自己吧,李轻盈勉强微笑地望着她,安慰道:「龙姑娘,你放心吧,他虽然伤势很重,但命脉旺盛,性命一时并无大碍。」


秋蝉连忙含泪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啊,我给他服了九转续命丹,他应该没事的!」


李轻盈一愣,惊愕道;「九转续命丹?」


林婉蓉侧着头瞄瞄秋蝉,又眨着眼睛望着母亲,却见李轻盈一脸凝重地道:「龙姑娘,你说的可是武林中功能起死回生,无论多重的伤均可以维持七天不死的九转续命丹吗?」


「可能是吧,爷爷曾经也是这么说的。」秋蝉丝毫没有隐瞒,并从怀里拿出来一颗指头般大小的药丸。


李轻盈激动地接了过来,只见这粒赤红色的药丸,在自已掌心不住地滚动,李轻盈凑在鼻间闻一闻,一股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果然是武林中罕得一见的九转续命丹。


「可惜……唉!」李轻盈握着武林圣药呆呆出神,良久叹了一口气。


「娘,你可惜什么呀?」林婉蓉凑过来好奇地问。


李轻盈轻抚着她的秀发,轻轻一瞟秋蝉,便把目光投向床上,轻叹道:「可惜九转续命丹虽然能够保住你大师兄的性命,可是他的武功可能保不住了……」


秋蝉惊讶地抬起头,表情呆呆地摇着头,「不可以,事情不可以这样,天华哥不能没有武功……」


「求求你,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挽救?」秋蝉轻颤的目光,炽热无比。


李轻盈摇摇头,心中忍不住深深的叹息,「天华体内四道真气相互冲突,每道真气均凶险异常,一旦处理不当,便有性命之虞,除非有四位内功入化境之人同时施功,各自将天华体内四道真气分别制服,然后一举化去,可是在这短短一日之间,如何能够找到四位绝顶内功之人……」


秋蝉听着这番话,表情几乎陷入绝望之中,她如何不知道,在武林中,武功就是一个人的生命,如果失去武功,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傻事来。


李轻盈望着痛苦神色的秋蝉,也陷入了一些迷茫,心底似乎有个好奇的声音在问:为什么她如此紧张天华?她和那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瞧着秋蝉似乎比自己还担忧那小子,李轻盈脸上便有些不自然。可恼的是,不知道那臭小子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李轻盈移目朝床上望去,却见到一旁女儿的目光一闪一闪,似乎有些朦胧的雾水,痴痴地凝望着床上,难道自己真是束手无策了吗?李轻盈心中一痛,无意中瞥见屏风上的一条彩凤,心中一动,便脱口而出,「五凤朝阳……」


李轻盈来不及细说,便吩咐道:「婉儿,你赶快去叫倩儿和晴儿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