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传说 卷二 祝寿风云 第十章 妾设连环 七皇之乱

流月水痕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


房间里的胡闹让在客厅干坐苦等的百草仙叟暗怒不已,这个臭小子真是无聊透了,连人家穿衣服也要作弄一番,哎,真不知道把蝉儿今后的幸福交到他手里是对还是错?百草仙叟第一次为自己的决定有了后悔的念头。


当百草仙叟站在门前望月时,身后终于传来了久候的脚步声。嘿,还真是浓情密意呢,两人手挽手并肩而至,虽然是天华强迫所为,但秋蝉几次均挣脱不成便索性顺从他的意愿。


反正人都是他的了还计较什么呢?秋蝉心里悲哀的想。


「爷爷……」秋蝉才叫唤完,那小子也随着这般叫唤一声。


「哼,还记得出来呀……我当你们打算在房里呆一辈子不出来了呢?」百草仙叟缓缓转过身,劈头便一顿痛斥,也难怪老头子有些生气,他们俩在里边快活,却让他在凄风寒夜里无聊地守着个冷清的月亮发呆,谁不生气啊!


秋蝉瞬间粉脸通红,有些不知所措,偏偏那小子仍不识情趣毛手毛脚,忍耐多次终于一甩袖缩回手掌。总之都要怪他,要不是他一再缠着自己不放……想到此,秋蝉不禁抬头羞愤望他一眼,天华正满面春风,哪有丝毫觉悟。


奶奶的,如果有蝉儿陪我在房里……呆十辈子二十辈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天华很不以为然地意淫幻想。


百草仙叟目光闪闪,一腔闷火多半撒泼在天华身上,那小子浑不在意,终于愤一转头,望着秋蝉叹气道:「蝉儿,你身体好些了吗?」


「嗯……」一抹嫣红爬上蝉儿的俏脸,如染了胭脂的白海棠,让人看了心醉。


那含羞带怯的表情,若怜若惜,百草仙叟不由产生误解,他扣住秋蝉手腕,一边审脉一边道:「嗯……脉象正常,而且体内并无任何凝滞之处,看来天欲真气已经被尽数驱除了。」


突然,百草仙叟轩眉一锁,脸上微微变色道:「奇怪,蝉儿体内的真气似乎比以前充盈了许多……蝉儿,你的【玉女心经】什么时候突破了第六层玄关?」


「第六层……我不知道啊……」秋蝉一脸迷惑。


修炼内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愈往后进展愈缓慢,秋蝉早在年前就已经遇到瓶颈,在【玉女心经】第五层一直停留不前,只是她对武功向来喜好平平,浑没将此事在意。


百草仙叟狐疑地盯着天华,却瞧见这小子一脸茫然,完全不解他在说什么,莫非是那道天欲真气的缘故?百草仙叟陷入了沉思。


「蝉儿,这样吧,你把疗伤的过程跟爷爷仔细说一遍,记住,千万不要隐瞒其中的各种感受,尤其是你体内真气运行的一些变化。」百草仙叟用手指按着太阳穴,轻轻揉捏着。


「啊……」好羞人……求助般往天华望去,那小子一脸坏笑,更让她原本窘迫不堪的脸庞上添加一丝羞恼,百草仙叟板着脸一派严肃,医者为大,秋蝉只好强忍着羞涩把【疗伤体验】中的种种飞快描说一遍。


「是天欲真气,一定是的……」当秋蝉说到泄身后六识突然敏锐了许多,百草仙叟眉毛一掀,大声打断。


「……蝉儿看似在无意间一举冲破第六层玄关,其实正是那道天欲真气起的作用,它引发了蝉儿体内潜藏已久的内力,但按理说通常只有借助强大的外力或催动本命真元才能引发自身的潜能,而那道天欲真气只是游离在蝉儿体内,无根无萍,如何能够……」


百草仙叟再一次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天华,细细一想又觉不对,自己教他的双修口诀只是一种刺激情欲的法门,只能用在男欢女爱上,再说天欲真气霸道无匹,岂是这傻小子能够驾驭的?


黯淡的烛火,渐渐被门外的清辉蚕食,百草仙叟微微佝偻的高大身影格外孤寂,秋蝉看着不免担忧,轻声问道:「爷爷,你还在担心那道天欲真气的事吗……」


「天欲真气?」一旁的天华突然插口道:「蝉儿体内的那道真气不是已经被化解了么,有什么问题吗?」


百草仙叟望他一眼,又摇摇头仰望门外,叹气道:「哎,但愿因祸得福吧……天欲真气乃魔门四大奇功之一,魔门武功虽属邪派,却也有其出采独创之处,或许天欲真气不会那么简单……」


秋蝉轻轻咬着下唇,突然问道:「爷爷,你是说今天抓我的那个人……他是魔门的吗?他是不是跟爷爷有仇啊?为什么他那么恨爷爷呢?」


天华被弄得一头雾水,满脸的好奇,「师父,什么魔门啊?你们在说那个叶留香吗?……」


百草仙叟一脸平静,只是淡淡回答道:「我知道你们对今天的事情有很多疑问,甚至有了某些想法,其实到了今天,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隐瞒你们了……」


「蝉儿,你还记得十二年前吗?」秋蝉微微一愣神,百草仙叟又自顾自地接着道:「那年我带着你在无量山一带寻找一种叫「紫天麻」的药材,结果不小心你走失了,当时抱走你的这个人就是叶留香,爷爷拿出身上全部二十颗【九转续命丹】才换回了你的一条命……」


秋蝉也幽幽地回忆道:「嗯,我记得爷爷当时被很多人追杀,后来我们藏在一个小山洞里,爷爷在山洞里找到了很多罕见的药材,后来爷爷和我就留在了小山洞里直到一年后才离开……」


「不错,那些人全是无量山的弟子,这都是叶留香在背后搞的鬼,他知道爷爷当时身受内伤,于是行刺无量山的掌门席酬己然后嫁祸给爷爷,你还记得叶留香当时叫爷爷什么吗?」回忆当年带着秋蝉小丫头在江湖上流浪的岁月,百草仙叟嘴角旁牵出一丝微微的苦涩。


「他说爷爷是逍遥派的药皇,叫爷爷龙……」说到这里,秋蝉住口不言。


「什么……逍遥派?」天华惊呼。逍遥派三个字在武林中分量绝对不轻,尤其在武林年轻一代中,尤其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百草仙叟却不紧不慢的道:「不错,我正是那个叶留香口中所说的逍遥派药皇,本名叫龙邪真,都已经好多年不用的名字了,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是怕给你们引来杀身之祸,但该来的还是来了,虽然叶留香已经死了,但想杀我的人遍布天下,而且……算了,总之你们以后要百倍小心,尤其是傻小子,最好能对此事守口如瓶。」


「放心吧,师父,我不会乱说的。」无意间认了个传说中的武林人物做师父,天华反而觉得这老头子没有了以前的神秘,若是李轻盈在此,相信她的反应绝对是另一番模样。我的天,这老家伙可是当年叱咤武林的逍遥药皇哪!


「对了,师父,徒儿这里有一封信,是从那个叶留香身上掉下的。」说着,天华从怀中掏出封晓奇的那封古旧信笺。


「信?」龙邪真接过来扫了一眼,「师弟亲启……是封晓奇写的?」说着拆开信快速阅览一遍,看完后一言不发地把信折好。


「时过事已迁,血淡仇更浓,天欲宫一役,逍遥七皇永远亏欠他欲宗后人,哎,总之是宿命……」一封兄弟情长的信,让龙邪真想起了死去的叶留香,想起了天欲宫破灭之日的种种,想起了很多很多……


「师父,信里面提到的那什么天欲宫、七情女到底是什么呀?」天华突然问道。


龙邪真脸上微微有些默然,轻叹道:「你之前不是问我什么是魔门吗?天欲宫便是四大魔门之一,七情女是对七情宫女弟子的称呼,哎,往事已矣,不提也罢……」


「奇怪,为什么这些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天华有些纳闷的道。


「哼,不用说你,便是你师娘李轻盈也不见得听说过魔门,毕竟这都是好几辈子以前的旧事了。」龙邪真轻轻叹口气,接着道:「魔门原叫天魔盟,是武林中一个极端隐秘的组织,天魔盟建立之初,势力十分强大,魔门使者以天魔令号令天下,并且不断网罗武林人物为其所用,天魔令所到之处,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当时江湖上的人见到天魔令无不退避三舍,魔帝君临天更是一代人杰,天魔盟在他领导下如日中天,傲视江湖,可怕的是此人极善伐交,妄图统占中原武林,挟持多方势力与当时朝廷对抗……」


「与朝廷对抗?难道他要谋反……想做皇帝不成?」天华惊呼。


「你说的没错,君临天穷尽一生经营,目的就是颠覆当时的朝廷,君临天,可不就是君临天下的意思么……」龙邪真感慨道。


「……」


这下天华彻底惊讶呆了,在他看来,江湖人野心再大,也顶多只是为了一些金银财宝武学秘芨之类的,也或者有的人为了称霸武林,赢得「天下第一」的虚衔而拼得你死我活,然而不管江湖人如何勾心斗角自相残杀,历代能有资格成为「天下第一人」的人几稀!偶尔有那么几位权力欲望的狂人试图统一江湖,那不过是痴人说梦,徒增笑料而已,毕竟江湖自它存在以来就从没被人真正统一过,当年魔教何等气焰嚣张,不可一世,任天凌如何雄才伟略,到底寡不敌众,中秋一役,最终还不是被逐出江湖。但如果为了问鼎天下,扶持江湖势力威慑朝廷,那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疯子。


「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龙邪真突然兴致陡起,缓缓叙道:「大约在四百年前……隋朝大业末年,天下崩败,李渊建唐,但高祖儿子众多,兄弟倾轧,立下赫赫战功的秦王李世民觊觎帝位,为争夺权力,他在玄武门设下死局,诛太子、杀胞弟,继而迫父「禅位」,登极称帝,是为唐朝太宗皇帝。」


虽然天华对这段历史很熟悉,却仍然听得津津有味,他知道老头子讲的故事要开始了。龙邪真仰望着门外那轮圆月,悠悠地道:


「在这场玄武门之变中,李世民为求斩草除根,将太子李建成及齐王李元吉家眷、奴婢、家臣一并杀净,族人统统入罪,牵连人数三百以上……然而李建成有一幼子却被其部下施以巧计换出,从而幸免于难,由此埋藏下了复仇的种子……」


「李建成有五个儿子……幼子应该是钜鹿王李承义……」天华偷偷用指头盘算着,前朝的皇宫秘史在民间流传极广,长安城的说书先生自然不会放过这些绝好素材,特别是玄武门兄弟相残这一块,说书人每每都说得有声有色,天华小时侯听过几次,不觉记住了一些。


龙邪真微微诧异的望他一眼,点头道:「不错,被救出来的正是钜鹿王李承义,当时他只有八岁,被太子党的人抚养长大,他们在江湖上联系太子与齐王旧部,建立了一个隐秘组织,便是那天魔盟……」


「……钜鹿王李承义长大后,便化名为君临天,即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帝,他处心积虑地培植各种势力,甚至在朝廷中收买了一批文武大臣,其中最厉害阴险的手段莫过于从天魔盟中挑选美貌女子惑乱后宫,这其中有一个叫武媚的女子,此女不仅艳色无双,而且精通狐媚之术,善用权谋,终于不负使命颠覆了李世民父子的唐王朝,但君临天万万没想到的是,武媚在宫中设下的真龙宴最后居然演变成了屠龙宴,将君临天等一干太子党人一网打尽,君临天一死,天魔盟群龙无首,大厦将倾,武媚随后将矛头对准了她出身的媚宗,她无情地扫荡朝野内外媚宗势力,终于独揽朝廷大权,并开始对天魔盟展开疯狂追剿,猝不及防之下,天魔盟这个庞大的组织终于轰然倒塌,武媚得以顺利继承大统,成就了她的千秋霸业……这位自古以来的第一位女君王,将国号易元为周,号称则天皇帝。」


「原来武则天也是江湖人啊……难道天魔盟的人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了吗?」这番秘史直让天华听得心潮澎湃,心向神往。


龙邪真鼻孔里冷哼一声,道:「武则天此人最是冷酷无情,她当上皇帝后,便纠集朝廷力量倾力扫荡天魔教在江湖中的势力,并向各大门派发出戒严令,严令各大派与天魔盟划分界线,武则天的此举便是让天魔盟永无翻身之日……而天魔盟自君临天死后,便从此陷入了四分五裂,为争夺正统地位,内斗不休,一些旁宗纷纷自立门户,魔门正宗则一分为四,除媚宗外,其余三宗为意宗、欲宗以及幻宗,那媚宗实力在真龙宴一役后大大削弱,无意夺统,与势力最弱的幻宗一起南迁海外,建立了南海幻府。天魔盟便如那昙花一现,从此不复盛况,在前朝长达百年的戒严令下,后世武林知道这段历史的人寥寥无几。」


天华若有所悟,道:「那叶留香……」


「叶留香当然就是欲宗的后人,」龙邪真微歇口气,接着道:「媚宗与幻宗出走后,意、欲二宗便撕破脸皮大打出手,在最关键的时刻,欲宗笑风流得到魔门神女、明月、彩霞、百花、御舞、天池与广寒等七情宫联手支持,最终打败意宗众高手,将意宗势力逐出了魔门……」


笑风流?难道就是【欲之心经】中所记载的【欲帝】笑风流么?原来那张羊皮竟是四百年前的遗物……天华暗暗乍舌。


「那欲宗后来统一魔门了吗?」天华对欲宗隐隐有一份特别的关心,这点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龙邪真竟有些感伤地道:「这场意欲之争旷日持久,虽然欲宗在名义上取得了魔门的统一,但内耗太重,天魔盟由此走到了尽头,而笑风流此人沉迷于女色,喜好那男女双修之道,从此欲宗无意涉足江湖恩怨,与七情宫一直过着神仙般逍遥的生活。意宗败走后,远迁至西域白驼山,隐退江湖,至此魔门四宗均已各立门户,魔门名存实亡。」


「故事到此并没有完,」龙邪真脸上渐渐凝重起来,道:「白驼山一脉沉寂了三百多年,终于到了欧阳……纵横这一代重新出现在江湖上,欧阳纵横乃意宗之中极出类拔萃的人物,此人无论武功、心计、处世皆是一等。此人在江湖一出现,便名动武林,博得【海外三仙】的美誉。」


天华张开嘴露出惊异之色,【海外三仙】亦正亦邪,个个深不可测,在江湖中这些武林奇人早已被传得神乎其神,在武林年轻一代的眼里,他们甚至比那陆地神仙更高一筹,天华听着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名字,心头充斥着高山仰止的颓然感觉。


「师父,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秘密呀?」天华傻傻地问。


「师父比你早生了几十年,知道的事情自然比你多……你听我说就知道了。」龙邪真仍是一张严肃不苟言笑的脸,眼睛里却闪过一丝复杂神情,继续道:「欧阳纵横的狂放不羁引起我逍遥门秦教主的好感,不惜抛弃教主之尊,亲自下飘渺峰网罗此人,教主与他一见如故,两人竟然在回山途中结为了异性兄弟,欧阳纵横从此摇身一变,成为本教副教主,身份地位更在我们逍遥七皇之上,秦教主后来暴病身亡,欧阳纵横便继承了教主之位。」


说到此,龙邪真脸上犹有一丝嫉恨之色,也许教主秦渊的死在他心里一直疑虑未消,只是欧阳纵横早已是教主之尊,事情的真相如何早已无人去探究,可恨他本是逍遥七皇之首,本来……哎,一切都是老天作弄……


天华突然脱口问道:「师父,为什么你们叫逍遥七皇这么怪的名字呀?」说完偷偷望了望老头子,似乎没有生气哈。


龙邪真微微一愣,半响才捻着白须古怪问道:「逍遥七皇……这样叫很怪吗?」说着自嘲地念了两遍。


天华小声嘀咕道:怪也许难说,不过很狂妄就是了。


只听龙邪真在一旁叹气道:「哎,说给你听也没什么关系,逍遥七皇这一称呼是有来历的,当年逍遥教为了尽快统一江湖,秦教主遂决定在教中选出七个武功最高的人来修炼本教的逍遥七绝,因为我们修炼的地点是在飘渺峰的七皇洞,所以我们后来便被称为逍遥七皇。」


「统一江湖……」天华直听得倒抽一口凉气,他知道这些话不是开玩笑。


「怎么?有什么好奇怪的吗?早些年逍遥教统一江湖的消息在江湖上又不是什么秘密……而且逍遥教为此已经准备了好些年,我们搜集了各大门派最精妙的武学加以破解,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各门各派的武功了吧。其实像你们华山派最精妙的冲雁剑法,在飘渺峰的七皇洞中都能够轻易找着剑谱,更不用说少林武当的各项绝学……」白须微微在抖动,龙邪真的声音渐趋激昂,在对往昔的回忆中,他似乎又找到了当年那份久违的豪情。


「所以说逍遥教统一江湖绝不是一句空谈而已……」说着龙邪真从骨子里透出一份自傲来。


「哼,那可不一定……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当年魔教还不是也想统一江湖,结果杀了那么多人,最后还是失败了。」天华口中仍兀自嘴硬,可这番话却流露出了一丝软弱。


「邪不胜正……那都是骗人的鬼话,只有傻瓜才会相信,江湖上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用实力和拳头说话,这些你以后自然会明白。哎,真是个傻小子。」龙邪真摇头。


天华胀红了脸,不服气道:「可是江湖中有那么多门派,少林武当和丐帮都有好几千人的弟子……」


「你当武林争霸是在比哪方人多吗?如果他们最得意的武功全被我们破解了,这些人与普通人又有什么区别,即使再多几千人几万人又有何用,只不过增加更多的杀戮而已。」龙邪真狠狠奚落道。


「那还有魔教呢?」也许是魔教当年肆虐江湖的缘故,江湖中人谈到魔教都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天华在十剑盟耳孺目染,自然不例外,在他眼里,魔教绝对是一个很强大恐怖的怪胎。


「魔教?你是说日月神教吧,那算什么……魔教早已是我们手中的一枚棋子,你知道魔教教主任天凌是谁吗?他就是逍遥七皇中的刀皇,他是本教安排在魔教的卧底,一旦举事,魔教将是我们逐鹿天下的一柄利刃,到那时,武林中将不再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我们完成霸业的脚步!」龙邪真显然是当年制定此狂妄计划的参与者之一,低沉的声音中洋溢着强大无匹的自信。


「那……那为什么后来你们没有这样做呢?」天华愣了小半会,好奇地问道。


「为什么……」


龙邪真苦涩地笑了又笑,长长地吐出一口怨气,突然变得很平静地道:「因为教主换人了……欧阳纵横是谁?他出身于魔门意宗,当然念念不忘四百年前魔门的那场意欲之争,他一旦坐实教主之位,便迫不及待地发布教主令,倾全教之力对付欲宗与七情宫,天欲宫的一场血战,我们拼死拼活,结果全是为了他一己私欲,可怜了那群无辜的七情女,哎……」


听到七情女受难,天华顿时心里犹如被针刺了一下,痛感很快便消失,当天华静下心回想却已经记不起来,似乎刚才只是一场幻觉。


龙邪真微微停顿一会便继续道:「当我们知道事实真相后,很多人都对七情女产生了愧疚之情,其中五弟任天凌因私放月媚娘及明月宫宫女被逐出飘渺峰……统一江湖的计划因为此事耽搁被大大延迟,天欲宫虽然毁于一旦,但其余荫尚在,逍遥教对天欲宫的残酷杀戮激起了这些势力的报复,只是我们谁也没想到报复会来得如此之快……」


「那是在欧阳纵横就任教主后第二年的中秋晚宴上,教内为了庆祝天欲宫大捷,在飘渺峰大摆筵宴,举教同欢,当时教中便有人提出了献舞,当时正巧有一批来自秦淮的名妓,教中上下兴致都很高,于是在飘渺峰灵鹫宫前的一场悲剧开始了……肃穆的大殿上,琴音袅袅,罗袜生尘,几乎所有人都被这批绝色女子翩然动人的舞姿弄得神魂颠倒,而琴音也越来越低沉幽怨,如有魔力一般迷幻人的心智,这时候的所有人都听得如痴如醉,难以自拔,却没注意在场中起舞的十八名绝色女子正在悄悄地靠近宴席主座,可怜欧阳纵横竟然半点没有察觉这是一个胭脂陷阱,很快那些女子如春蚕吐丝一般将他围困在了一群香艳的肉堆里,原来这正是由十八名御舞宫七情女组成的【怨女痴情大阵】,每一个结阵的女子口里都含了一颗威力巨大的天雷珠,她们以色相布施迷魂死阵,此阵一旦结成,便是大罗神仙也动弹不得,而发动此阵法需要女子的纯阴怨气,阵法一旦发动,怨气及其主人所有力量将由阴转阳化为熊熊净火,引爆口中天雷珠,十丈之内,玉石俱焚。当阵外的我们发觉不对劲时,准备在阵法发动前抢救教主,这时候所有人体内真气全提不上来,那蒙面女子所弹奏的正是九弦魔琴,她先以【天籁断肠曲】分散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又以【八龙天音】短时间控制我们的心神,一切都算计得天衣无缝,终于在一声哀怨的琴音中,灵鹫宫前血肉横飞,十八名七情女陪伴着欧阳纵横一起埋葬……」


天华的心又剧烈地刺痛了一下,这次绝对不是幻觉,而一旁的秋蝉早已泪流满面。当为殉情而死,七情女怎一个「怨」字了得?


「爷爷,后来怎么样了?那个抚琴女呢?她是谁啊?……」秋蝉流着泪问道。


「她叫方嫣然……」天华一脸震惊地抬起头,龙邪真自顾自地道:「后来……后来她被抓了起来,但如何处置她,大家意见不一,因为她是杀死教主的主凶,所以教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赞成用最残酷的方法将她处死……」


秋蝉与天华先后发出惊呼声,龙邪真满脸苦笑地道:「但是当她的绝世容貌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大家又没主意了,因为她是方嫣然,武林中最美丽最有名气的女子……所以只好把她软禁在灵鹫宫里,等待召开教众大会后再做决定,她似乎知道我们暂时不会处死她,在软禁期间总是冰冰冷冷一言不发,因为她不会武功,飘渺峰内外戒备森严,是以对她并无专人看守,毕竟她的魅力太大了,却不料就在教众大会召开的前一晚,方嫣然离奇失踪了……教众大会的那天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在教众大会上,以逍遥七皇为主的七皇派与支持欧阳天笑的少壮派为教主之位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方嫣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了,她竟然指证私放她逃跑的那个人在逍遥七皇之中,而具体是谁她却一字不吐,诚心让我们起内讧,毕竟在七皇之中除我之外都是光棍汉子,谁也说不准面对如此绝色美女不藏心思,而事实上七皇之中已经不止一人迷上了她,终于大家都开始了互相猜忌,眼睁睁地看着教主之位被欧阳天笑夺走。而在大局将定的时候,方嫣然却将欧阳天笑谋取教主之位的阴谋和盘托出,原来方嫣然的失踪全是欧阳天笑一手导演的好戏,目的就是为了让七皇内讧以坐收渔翁之利,终于双方矛盾一触即发,逍遥教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内乱……最终的结果便是今天所看到的,七皇出走,逍遥教分崩离析,而造成这所有一切的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的方嫣然。红颜祸水,诚不我欺,哎……」


「那后来呢?那个方嫣然怎么样了?她还在飘渺峰上吗?」天华到底是关心那位方仙子的下落。


「她?大概是留在了飘渺峰上吧……」听得出龙邪真对这个害得他有家不能回的女人并没有多少恨意,只是那丝苦涩的味道已经沉淀在他心里,永远无法抹去,「都散了……刀、剑、笑早已各立门户,而三弟则带着他所心爱的七情女远走他乡,飘渺峰上的一切与我再无任何瓜葛……」


月华如水的夜晚,一丝叹息梗在喉头……


人生似弦,寂寞如筝。


天涯路,无觅处。


无间道,去难寻。


前尘往事皆已过,万事俱成空。


浮云散处,必有风流过。


繁花落尽,痛已成忆。


一嫣然,一曲泪。


爱欲狂,恨欲狂。


满腔痴怨化无伤,只有心死然。


来世相逢,只诉一衷肠。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徒留心黯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