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九章 27号文物

天目飞龙 收藏 0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这一趟江州之行,龙天自认为收获很大,虽然这一切也都只是自己的推测和判断,不过龙天一直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到江州市公安局里去,把这幅明朝古画的来龙去脉弄清楚.


江州是个非常开放的现代化城市,不过市区的交通问题一直就是困扰江州发展的瓶颈,有人曾经形象地比喻江州的道路为”开车的不如骑车的,骑车的不如跑步的”,市区交通的拥挤程度由此可见一斑,历界政府领导都为这个问题而头痛不已,但一时无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主要还是因为江州的经济发展过于迅猛,市区的地块简直到了“寸土寸金”的地步.


龙天也被江州的频繁堵车给弄得火气直冒,他真想打开警报器一路闯过去,不过冷静一下之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社会上对于特权车本来就非议太大,甚至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民怨,自己作为执法者,更有义务遵守社会秩序,而不应该有这种特权意识.


龙天一路走走停停,不时地对上午自己的推测进行着补充,总体的脉络已经非常清晰了,接下来把这幅画的来历弄弄清楚,可能从中还会有新的发现,现在他基本上已经有了一条很清晰的思路,那就是龙俊飞------江州------花满楼------琴韵------爱情------变故------分离------离世------灵魂守候------龙天------灵异怪事.


沿着这一条思路追循下去,龙天相信完全可以解开龙俊飞与琴韵之谜,当然在现在的龙天看来,这此都是属于私事,属于自己家族内部的事情,作为龙氏后代,只要有时机,把先祖的一些情况与事迹整理出来,也是应该的,更何况自己本身就充满了好奇心,自从那只叫”琴韵”的女鬼出现之后,自己的周围怪事频发,龙天觉得很有必要找到这其中的玄机,解开缠绕在心中已久的疑惑,为了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平静一些,不至于整天被”女鬼”缠绕着不放,同时也为了不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惊吓,比如钱艳薇.


从静安到江州五十多公里,龙天开了半个小时,速度还有所保留,但是从省档案馆到江州市公安局不到十公里,龙天开了将近一个小时,速度慢得和蜗牛似的,当车子进了市局,龙天都快被江州的道路给逼疯了,虽然他因为工作的关系也经常来江州,不过象今天这么慢的速度实在是头一回,没办法,谁让他碰到了高峰期呢?而且他又不愿意打开警报器,那就只有活受罪了.


龙天熟门熟路地摸进了江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办公楼里,几番打听下来,他找到了当时负责侦破这起贩卖文物案的负责人,刑警一大队四中队的中队长孙大海,孙大海和龙天都是从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毕业的,属于校友了,孙大海是学长,比龙天早三年毕业,两人在学校的时候有过几面之缘,那是龙天刚刚进学校的时候,他很清楚地记得是孙大海帮他提的行李,并且带着他去报到的,所以印象非常深刻,再加上后来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两人也曾经打过几次交道,所以一见面两人立即来了个拥抱,心情都很不错.


“呀,哪阵风把静安的小神探给吹到我这小庙里来了?哈哈”,孙大海非常风趣,一见面就开起了玩笑,还把龙天介绍给周围的同事们,”小神探”是他提的最多的.


“行了,老孙,又来了不是,你存心想挤兑我是吧,咱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怎么样?最近还不错吧,有没有找好女朋友啊?”,龙天每次见面都会关心孙大海的女朋友问题,这是孙大海的老大难问题了,和王彬一样,找了吹,吹了找,找找吹吹,弄得孙大海在外面总是抬不起头来.


“我想好了,这辈子打光棍算了,把那些好MM都留给你们这些色狼吧,哈哈,哎,对了,龙天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啊?怎么挑在星期六来啊,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个星期加班的?”,孙大海哈哈一笑,不过立即就言归正传,开始询问龙天此行的目的.


龙天没想到今天歪打正着了,他当然知道今天是星期六,但为了不占用工作时间,所以也是硬着头皮到市局来试试看的,没想到今天孙大海在加班,正好有机会一探究竟了,他的运气还真的是挺不错的.


龙天把孙大海拉到了走廊上,两人抽着烟,开始就这件案子进行了探讨,在龙天看来他办的是私事,所以不方便在办公室里说,所以只能到走廊上了,他把关于那幅明代书生画的情况给介绍了一下,希望孙大海给把这件案子的详细情况说一说.


“哦,你是说那幅送到省文物局鉴定的27号文物吧,这事说来话可就长了……”,经过龙天好一番比划说明之后,孙大海终于想起来了,他抽了一口烟,开始将这起案子的大致经过给龙天讲了一遍.


其实这起案子并不复杂,9月份的时候,孙大海收到了一条线索,称有两个文物贩子携带一批文物在江州的黑市上出售,接到案情之后,孙大海立即组织人手进行秘密侦查,同时安排侦查员化妆成有购买收藏意向的大老板,同这两个文物贩子进行接触,双方斗智斗勇,在进行了十几次试探之后,终于敲定了交易时间和交易地点,四中队的干警在”黄金周”期间在交易现场,一举将两个文物贩子擒获,缴获了27件文物,案子顺利告破,孙大海将这些收缴上来的文物进行了编号,而这幅古画的编号就是27号,案子破获之后,孙大海将所缴文物送到了省文物局进行鉴定,很快前26件文物的鉴定结果都出来了,唯有这幅画在鉴定的过程中,几位专家意见不一,一时间竟然无法评估出它的价值来,孙大海曾经打电话催促过,每次回答总是再等等,一直拖到了现在.


而据两个文物贩子的交待,他们手上的这些文物也是几经转手倒卖过来的,具体的文物出处他们也不清楚,目前孙大海正在组织人手向”上游”进行追查,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但还没有大的进展.


在孙大海看来,这样的案子并不能算是什么疑难案件,案情也并不复杂,除了文物的价值比较高之外,破案的难度并不高,不过他对龙天此行有点疑问,他为什么会对这起案子这么感兴趣?不但如此,他只对27号文物有兴趣,这一点孙大海非常好奇.


“哎,老孙啊, 案子破了之后,你估计这些文物会怎么处理啊?”,龙天心里有了一点想法,他在试探孙大海的口气.


“啊,怎么处理?老一套呗,送文物局或者是博物馆,怎么?你什么时候改行做文物专家了呀?”,孙大海看着龙天的眼睛,又开起了玩笑.


“我哪有那闲工夫啊,自己手头上的案子都忙不过来呢,只是对这幅画有点兴趣罢了,上午我在省档案馆见到这幅画,感觉不错,你估计省文物局那边会怎么处理这幅画啊?”,龙天还在继续试探孙大海.


“我说你怎么神神秘秘的呀?变化挺快啊,都可以到安全厅了,按照以往他们的处理方式,如果这幅画有较高的文物价值的话,他们肯定会保存起来的,如果他们的鉴定结果认为这幅画达不到收藏标准的话,他们可能会将它拍卖掉,然后将拍卖所得上缴国库,基本上就这两种了,别的还不太清楚,要不要我再帮你到文物局打听一下啊?”,孙大海开了几句玩笑之后,开始给龙天指点迷津了,这一类的案子孙大海处理得比较多一点,所以相对经验比较老道,对于文物的处理方式和程序也比较清楚.


“不用了吧,我也只是好奇而已,这样吧老孙,你帮我留意一下,如果这幅画省文物局那边要收藏那就算了,如果要拍卖处理的话,你通知我一声好吗?我的手机你有,拜托了”,龙天握了握孙大海的手,象是交待一项重要的任务一样,他这一举动让孙大海更加好奇了,不过任孙大海怎么问,龙天就只是说有兴趣,别的只字不提.


龙天其实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有机会能收藏这幅画,那对他,对他的先祖龙俊飞来说,将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到时候,他会把这幅琴韵手绘的”书生图”带回老家,和自己家里祖传的”美女图”放在一起,这样做可以让两个至死都未能瞑目的有情人,能最终破镜重圆,实在生前的重逢夙愿,在生前他们饱受了相思之苦,龙天觉得自己有义务让两个有情人在死后能再次相会,虽然只是两幅画,但龙天相信,无论对于龙俊飞还是对于琴韵来说,这两幅画都寄予了他们浓浓的情意,甚至于这两幅画上都有他们灵魂的寄托,既然上天有意安排自己接触了他们的这一段伤心情事,那么作为龙氏子孙,就更有义务替自己的先祖一偿所愿了.


孙大海虽然不知道龙天想干什么,但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抽了几根烟,两人走进了四中队的办公室,开始闲聊,两个学友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上次龙天到江州追捕”万邦公司盗窃案”的三名案犯时,孙大海正好出门办案去了,所以龙天来了两次都没有见到他,两人本来就熟悉,再加上长时间没见了,话题特别多,也谈得特别投机,龙天经常不时地刺激一下孙大海”另一半”的问题,孙大海也反唇相讥,两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各不相让,把四中队的其他干警听得开怀大笑.


“行了,老孙啊,快四点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这牛皮一吹就吹了两个小时了,你真牛,我得走了,下次有机会到静安来,我请客”,龙天一看时间不早了,他起身向孙大海告别,准备赶回静安去.


“不多坐会儿了?反正你明天休息,要不晚上就住我家吧,听说你小子酒量不行,我想见识一下,怎么样?”,孙大海有些意犹未尽,还想留龙天住一晚,两人一起喝一顿.


龙天一听让他喝酒,吓得头也不回地往外便走,一不留神和外面进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只感觉胸前一软,把对面来人差点撞飞了,往外倒退了好几步,手中的一堆文件”哗”地一声,全部散落在了地上.


“对不起,真对不起”,龙天连忙蹲下身子,一边道歉,一边开始捡起地上散落的文件,整理了一下之后,递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你?......”,龙天头一抬,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他突然间倒退了两步,手一颤抖,”哗”一声,那堆可怜的文件再一次散落到了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