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传说 卷二 祝寿风云 第六章 剑经作证 苦心为谁

流月水痕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size][/URL] 「师娘,你来了……」谢可韵赶忙坐起来,慌乱拾起地上的佩剑。 「好哇,韵姐姐,你又在偷懒了!」林婉蓉笑嘻嘻地从李轻盈身后蹦出来,朝谢可韵眨眨眼睛,弄得她脸上微微一红。 原来试剑坪内剑光闪耀,呼啸连连,却只有她在一旁闲坐观看,瞧她一头云瀑般秀发只是散散扎个髻,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


「师娘,你来了……」谢可韵赶忙坐起来,慌乱拾起地上的佩剑。


「好哇,韵姐姐,你又在偷懒了!」林婉蓉笑嘻嘻地从李轻盈身后蹦出来,朝谢可韵眨眨眼睛,弄得她脸上微微一红。


原来试剑坪内剑光闪耀,呼啸连连,却只有她在一旁闲坐观看,瞧她一头云瀑般秀发只是散散扎个髻,一身俏装打扮,哪是来练剑的,分明同外出游山玩水的大小姐没两样,估计这堂早课她压根没打算碰那破玩意儿。


「羞羞,你好意思说别人,刚才你自己去哪儿啦?」李轻盈板着脸喝斥,心中却暗暗叹气:这位大小姐素来不喜欢使刀弄剑,对习武缺乏起码的兴趣,这个尚且不论,但她的娇气却未免让人觉得有点过了头,来华山这么多年,她依然注重衣着打扮,丝毫不改豪门小姐派头。


林婉蓉撅起小嘴,「我现在去练剑就是了嘛!」一赌气扭头冲进试剑坪。


晓风摇曳,林月如钩,薄薄晨雾仍未散去,场内正在分成三拨捉对比试剑法。在山崖这边,邵文征与铁牛一组,这两人,一个轻便灵活,剑风异常凌厉,一个中规中矩,剑法虽然平平实实,但一板一眼,守得十分顽强。


邵文征在剑术上天分颇高,这几年他狠下苦功,七十二路【刺穴剑法】早练得滚瓜烂熟,这一点,华山无人能及。单论剑法而言,他已稳在铁牛之上,但铁牛胜在底子强,下盘功夫过硬,他的剑法守多于攻,虽然有些笨拙,但破绽极少,愈挫愈强,再者双方知之甚详,邵文征的狠厉无形消去了许多,打得难舍难分。


另一旁,冉重单手只剑陪柳氏姐妹过招,他原本武艺不俗,在华山的这几年,他先后习得【刺穴剑法】与【流云步】两项绝技,武功又有极大进步。而柳家姐妹进步更加惊人,自从接触【玉女心经】,姐妹俩领悟之快,成就之高,让人目瞪口呆,仅【玉女步法】与【玉女剑法】两项,她俩脱颖而出,尤其合练的一套【双剑合壁】,李轻盈评价极高,许为【玉女剑法】一大独创。


冉重自恃武艺高强,一开始便存了相让之心,但在姐妹花合击之下,脸上渐渐露出凝重之色,抖擞精神,全力施为,方敌住【双剑合壁】的骇人威力。


在山缝平台中央,陆猴儿与葛翔扬、谢可凡两兄弟也展开了一场激烈大战。原本只是陆猴儿与谢可凡比试,但幼嫩的谢可凡哪是陆猴儿的对手,不出二十招,谢可凡便被对手老练刁钻的招数压得抬不起头,观战的葛翔扬见局势不妙,抄起佩剑跳进圈子助阵。陆猴儿以一敌二,却并不慌怯,这小子经常与大师兄在思过崖切磋过招,私下讨了不少绝活,这几年武艺大有长进,虽然葛、谢两人前后夹击,但在陆猴儿层出不穷的怪招下,反而落于下风。


「小凡子,我来帮你们!」三人打得正欢,突然一条轻盈的身影闯进来,正是小师妹林婉蓉。


「停停停,你们怎么三个打我一个?我不打了!」打从林婉蓉一出现,陆猴儿便觉不妙,却哪知这妮子只攻不守,完全不顾江湖道义,尽寻他空隙拣现成便宜,陆猴儿以一敌二尚可,哪能有余力应付林婉蓉这狡猾对手,一时忙得焦头烂额,一怒欲跳出圈外。


「小师妹,别闹了,你快退出去好不好?我呆会儿陪你练剑……」谢可凡一旁挥汗如雨,一旁小心应付这位小师姐祖宗。


「哼,稀罕么?不帮就不帮。」林婉蓉在兴头上吃鳖,一张粉脸胀得通红,娇哼一声抬头就走。


谢可凡一愣神,差点被陆猴儿削断手腕,心中一凛,忙操起十二分精神全力招架陆猴儿愈来愈古怪刁钻的攻势。


林婉蓉绕了一圈,没有一个地方愿意接待她,满腔失望之余,她又兴冲冲跑到场边央求道:「大师兄,你起来嘛,陪我练剑好不好?」


「……」


「你老是耍赖,我可不奉陪!」天华一翻眼,挪了挪屁股又侧身睡去。这小子打一从来到试剑坪,便撒手把佩剑抛一边,翘着二郎腿,舒服悠哉地倚着一株苍松小憩。


这一委屈,林丫头差点没掉下泪来,嘟着嘴道:「娘啊,你看看嘛,大师兄大懒鬼欺负婉儿。」


「小师妹,要不我陪你练剑吧?」同李轻盈呆在一起,谢可韵窘迫不安中,正觉得浑身不自在,借此机会恰好开溜。


「嗯,好吧!」迟疑了一下,林婉蓉点点头。回头使劲哼一声,口里还嘟噜着:「就知道睡睡睡,最好睡死你!死大师兄,臭大师兄……」


相比场中三拨激烈的打斗,林婉蓉与谢可韵的这场比斗就文雅多了,不对,应该是太儿戏了!谢可韵的武功虽然不是花拳绣腿,但也不会强许多,遇着接不住的招数,掉头就跑,让林婉蓉大呼她「撒赖」,咬着牙追,让李轻盈看着直皱眉摇头。


谢可韵的剑法娇娇弱弱,几乎不堪一击,但轻功却是不弱,至少不会比林婉蓉差许多,两丫头打一阵,追一阵,让林婉蓉拧着一肚子劲没处撒,气得瞪眼吹胡子呱呱叫却莫奈何,以前她经常使这法子对付别人,今天也轮到她尝尝这滋味了。


林婉蓉耐着性子发狠追赶,直累得两人娇喘吁吁,没有力气提剑方罢手,正当她俩大眼瞪小眼之际,另三拨的胜负很快便见分晓。那边铁牛首先败下阵,邵文征一遍又一便施展【刺穴剑法】,愈打愈快,招式也愈打愈猛,铁牛的应变心思终究不如邵文征,逐渐陷入以快打快的困局,终于被邵文征逮着机会,挑飞长剑。


陆猴儿也在此时落了下风,随着谢可凡与葛翔扬配合越来越熟练,陆猴儿新奇古怪的招式待使了多遍后已被对手摸清楚大概,看来蹦达不了多久了。这小子倒是狡猾,眼见劣势扳不回,索性跳出圈外弃剑认输。


柳晴与姐姐柳倩不仅动作整齐划一,心思也是相通,每一次出剑,妹妹在前,姐姐殿后,或者一攻左,一攻右,无论如何变阵,姐妹俩都能配合默契,攻守得法,加之【玉女步】玄奥莫测,【双剑合壁】一旦施展开,二化一,一化二,宛如一个人同时使两柄剑一般,令人眼花缭乱,两支剑攻势如潮,连绵不绝,快如狂风暴雨,让人喘不过气来。


冉重失了先机处处挨打,心里一急,心神俱乱间反倒连遇险招,两支剑随着阵势的旋动移位旋转,似凝聚成一股强大无比的剑圈,越收越紧,与之对峙的冉重感受到了沉重无比的压力,同时他也爆发出惊人的战意。


观战的人大声叫好,连李轻盈也为这场比斗的惊险所吸引,眼睛里不断闪着异彩,看得出她对柳家姐妹的【双剑合壁】有很高期待。


天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鼓动两眼珠子一瞬不瞬望着这场精彩比斗,李轻盈转头望他一眼,轻轻一哼,讥讽道:「怎么?华山楚大侠楚少爷终于睡醒啦?」


天华搔搔头,没好意思说话,总不能说:奶奶的熊我睡觉碍你啥事?


今天心情好,不计较你这些。他张开双臂举个懒腰,接着抛来个「嘿嘿」笑,李轻盈一恶心,急急把眼睛投向别处,「对了,有件事情我要问你,刚才我看见陆猴儿使的一些剑法很精妙,是你教他的吧?」


糟糕,天华的笑容在一瞬时僵冻。乖乖地隆,她不会知道什么了吧?


「有些招式我觉得很眼熟,好些似乎是恒山派的【真字解剑】。天华,这些剑法你从哪学来的?」华山与恒山一向交好,李轻盈幼年时候曾在恒山派小住过一段时间,恒山派的武学哪能瞒得过她的一双眼睛。


「恒山剑法?什么呀?我们在山外胡乱学了一些杂七杂八的招式,也许有些是冉师弟教他的吧,但我不知道恒山派的什么【真字解剑】呀。」天华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过李轻盈准许门下弟子私自学别派剑法倒是有的,毕竟华山除被卷走的【紫霞秘籍】外,便再没有可拿出手的绝学,如果不学一些杂门武功,恐怕只能等着挨宰喽。


嗯,冉重的武艺虽然不错,练的却是百家武功。李轻盈深以为然,陆猴儿使的那几招剑法虽然精妙,却不过是支离破碎的几招。哎,华山何其不幸?自己堂堂掌门人居然窘迫到拿不出一招半式教授弟子,想着,李轻盈有些黯然与歉疚。


深吸一口气,李轻盈瞄那小子一眼,他正满脸得色。


看来今天早上并没有逼他使出真实本领呀,李轻盈眼珠子一转,心中有了定计。


「冉师兄好棒!好棒!好棒……」


在陆猴儿等人的推波助澜下,全场爆发最热烈的喝彩,冉重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在同一时刻,林婉蓉与谢可韵停止了追逐,脸上露出惊诧神情。


【双剑合壁】终于被击破了!冉重聪明地避开双剑变幻莫测的纠缠,以快打慢与二女展开精彩对攻,他武功本较二女高出许多,主动权一旦在握,接下来很快便压制住二女流畅如水的配合,倏听一声厉啸,冉重手中长剑利芒暴涨,二女俱是发出一声惊呼,骇然后退,低头看手中长剑,俱只剩下半截。


冉重最后所使的那一剑,乃【刺穴剑法】中攻击力最强的绝学——【八方风雨】。凭借着强横内力,冉重一剑定乾坤,这一点,他绝对胜过邵文征许多。


冉重仗剑而立,迎着飞奔涌来的人微微笑了,陆猴儿兴奋得耍了个倒空翻。乖乖,在【刺穴剑法】与【玉女剑法】的较量中,今天终于扳回了一局。


这几年,华山派男弟子研习【刺穴剑法】,女弟子则专心修炼【玉女心经】,双方均取得了非凡的进步。但同时也衍生了竞争,柳倩与柳晴的夺目光环一直让华山几位男子汉直不起腰,可以说打败【双剑合壁】一直是陆猴儿等人练剑的动力之一。


「冉师弟果然好功夫!嘿嘿,倩师妹与晴师妹的合击之术比我预料中要强许多呀。」天华生怕李轻盈纠缠问那些来历不明的剑法,敢情躲难来了。


「大师兄,你别磨嘴皮子,要不你也露两手,或者你与二师兄过几招给我们瞧瞧?」陆猴儿没过足瘾,唆使怂恿其他人把大师兄拖下水。


众人素来知道这位大师兄深藏不露,无一不露出欣然期盼的神情。


天华刚要推脱,一道曼妙的身影缓缓走来,截住他欲出口的话,「难得大家这么赏光,天华你就不要让大家扫兴了!」


「师娘!」众弟子一致躬腰行礼,李轻盈轻轻点点头。


「我……」天华欲争辩。


「你与冉重简单比试一场,我正要借此考察你这几个月来的武功进度。」李轻盈完全不给他开溜的机会。


不是刚考察过我吗?天华郁闷地望着李轻盈,她摆出「我是掌门你敢不听」的派头,天华无奈接过陆猴儿替来的长剑,这小子在他耳旁说了句悄悄话,天华一腿把他踹跑。


「大师兄,承让了!」冉重微微行一礼,挚出长剑。


天华耸耸肩,表示已经准备好了!但他似乎没有出剑的意愿。嘿嘿,我就站在这里,你来刺我呀?比剑没开始,他先耍派头了。


冉重微微一愣,明白意思后,眉头一挑,身影忽动,倏然急旋。随着一声大喝,利剑卷起圈圈气旋,越旋越快,就象无数道巨大无匹毁天裂地的龙卷风,连着地上的尘土飞沙,碎石细泥都被卷起,形成一股强劲威力的气旋,卷向对手。


好你小子,果然有两下子!天华让着长剑奔来的方向,倒踏而行,左挪右退,虚挡数掌,依然没有出剑。


天华这一托大,立即招来了下一拨更强横的攻击,冉重腾空而起,剑化漫天飞影,将天华笼罩在一片光幕中,一招紧随一招,绵绵不绝,天华只是一味闪展腾挪,左突右飘,如在蜘蛛网中穿梭沉浮,身形极是灵活飘逸,陆猴儿带头喝彩。


冉重总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饱经沧桑的脸上永远只挂着刚毅与稳重,但此时的他却微微有些动怒了。人未动,剑先动,就在这时,传出两声惊呼「小心」,原来冉重划出的这一剑正是先前大败【双剑合壁】的那一式【八方风雨】,而惊呼声自然是柳倩与柳晴发出。


只听「锵」的一声龙吟,天华手中的长剑终于出鞘了!身形暴退数尺,起剑一扬,连抖八朵剑花,他竟然使同样一式【八方风雨】生抗硬架,「铮」地一声脆亮巨响,两条人影分开,天华纹丝不动,看得出他内力尚在冉重之上,远处李轻盈不禁一脸惊叹。


刚才拔剑、避让、出剑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动作潇洒之极,惹得林婉蓉尖声为他叫好,天华冲她得意一笑,仿佛胜利就是眼前。


但接下来的反击并不是众人想象中的一边倒,天华在顾虑重重之下,只以七十二路【刺穴剑法】压制对手,但这套剑法他哪有冉重练得纯熟,一时束手束脚,施展不开,反给对手逮住不少空隙回击。这让李轻盈看得眉头高皱,暗道:这个臭小子定是在思过崖终日睡懒觉,所以才把功夫荒废成这样。


奇怪,为什么他内力又是如此深厚呢?心中一动,莫非他一直有意藏拙?


「冉重退开!」李轻盈一声娇斥,提剑直奔天华闯来。


天华大骇:「师娘,你干什……」


李轻盈的青钢剑自袖口飞出,在空中振荡作响,宛如一道疾飞白练,直刺天华面门,竟是一式凶狠杀招,天华大惊失色,逆风急退,同时举剑一横错开杀招,青钢剑上裹着的强劲内力震得天华虎口一麻,差点把握不住手中剑。


没来得及弄明白怎么一回事,李轻盈已掉转剑头,反抄剑柄,身子倒仰,一式蛮不讲理的「雁字回头」朝身后刺去。天华只觉额心涌来一道凉风,被刺中焉有命在?此刻退无可退,急切中,天华就势着地一滚,避开来势汹汹的一剑。


李轻盈的剑就像毒蛇吐信一般,处处奔往天华要害,天华极力闪腾翻滚,却始终无法避让半分。去路全被封死,怎么办?天华这一想,躲避动作便慢了一步,多处要害立刻被长剑咬住。


我命休矣!这时脑中闪过一式救命绝招,正待举剑反击,见李轻盈脸上疑惑不定,天华心中一动,竟生生忍住不发,呆呆望着长剑奔近咽喉,闭目待死。


「娘,不要啊!」剑终于停住了,离天华咽喉处仅有半寸不到,地上那人睁开眼睛,一愣再愣。


「怎么不躲开?是不是吓傻啦?」李轻盈收剑入鞘,一旁惊诧莫名的众人齐齐松了口气。


忽然脸色一敛,李轻盈一本正经数落他,「亏你还是我华山门下大弟子,挡不了三招就往地上打滚,不过能躲过我的一式【雁字回头】,算你反应敏捷,只是那个方式……哎,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


「原来娘你又在试大师兄的身手,娘,你吓死我们了!」林婉蓉嘟起红润的嘴唇。


「是啊,我试出来你大师兄在地上打滚功夫倒挺厉害,剑法么?我看这辈子是没出息啦!」李轻盈轻轻抚着女儿小脑瓜,鼻孔轻轻一奚。


「……」打滚功夫?


「哼,我这个叫作【无招胜有招】!比一般的狗屁剑法强多了!」天华拍拍屁股站起来,他大概已经猜到李轻盈试他剑法的缘故。奶奶的熊,差点中了你的套!


天华朝众人微微一笑示意,接着鼓吹道:「再说师娘乃当代知名高手,天华一界俗人,岂敢不自量力与日月争光辉?师娘你说是吧?」


李轻盈忍不住扑哧一声,脸色微微缓和,「我可不敢当,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楚大侠改行当俗人了?就算是一界俗人,总不能以后遇到高手每次都往地上打滚吧。」说着,忽然一改正色道:「你随我到密室来,我有话要当你面说。」


「今天早课到此为止,大家解散休息。」说完一甩头,牵着林婉蓉小手下石阶而去。


※※※


「什么?让我当掌门?开玩笑吧?」密室里,天华被耗子咬了屁股一般蹦起八尺高。


「这绝不是玩笑!这三本是【独孤九剑】剑谱,现在一并交在你手里,等武林大会一结束,我就会正式传位给你,希望你在这段时间里熟读三本剑谱,里边详细记载了我这几年研习的心得,你现在武功已经不差,如果能尽快学会【独孤九剑】,我相信你一定能够重振华山派威名。」李轻盈望着他温柔的眼神里有信任,有诉求,还有一丝落寞。


「为什么?……」天华拿着三本剑谱,突然感觉今天的自己好不真实。而心中,似乎涌动着一份莫名的恐慌。


「本打算在武林大会后才告诉你这件事情,但你的进步在我意想之外,是时候担当大任了。」李轻盈在一旁给他打气。


「可我才十九岁啊?这似乎……似乎有点太儿戏了吧?」况且,我还想多玩几年呢!


「什么叫儿戏?我当华山派掌门的时候才不过十八岁,比你还小一岁呢!」这条理由不成立,李轻盈一口否决。想起这一路走过的艰辛,勾起了她对往昔的诸多回忆,一时感慨不已。


「这……可是为什么是我?冉师弟他们都很不错啊?可不可以把掌门让给他们?」天华左右推搪,又冒出来一个借口。说到底,他压根就不愿意攀上这个位子,多累呀!


「我刚才不是说过,继位掌门之人同时肩负着重振华山派的声誉,今天的比试,我看出来你的武功已经稳在众弟子之上,这样我也很放心把掌门之位交到你的手里。」李轻盈耐着性子打消他的杂念,怎么看都像把一个烫手芋头扔出去似的。


天华抗议道:「什么嘛?武功高就可以当掌门,那还是师娘你来做比较合适……」


「娘,你们在吵什么?」密室石门被推开,林婉蓉探头探脑闯进来。


「婉儿,你怎么进来呢?娘不是告诉过你在外面等着吗?娘现在有重要事情要与你大师兄谈。」李轻盈也被这位不速之客吓了一跳。


「娘,我不依嘛。我都在外边等好久了!」林婉蓉狠狠跺着小蛮靴。


「乖,娘呆会就陪你去洗澡,你先自己去玉泉,娘很快就来找你好吗?」李轻盈溺爱地望着女儿。


「我不要嘛,我就要同娘你一块去。」林婉蓉嘟起小喇叭嘴,扭糖般使劲摇娘亲的手。


「好好好,你不怕闷得慌,就在这儿呆着吧,娘还有一些重要事情要与你大师兄说。」李轻盈哪是她的对手,每次都无一例外的妥协。


李轻盈从墙上取下一柄通体漆黑的长剑,扫天华一眼,道:「这柄剑六尺七寸长,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剑吗?」


天华没张嘴,林婉蓉抢先道:「娘,我认得,这是本派的紫霞宝剑!」


「嗯。」李轻盈点点头,拎着宝剑朝天华走来。


「婉儿说的不错,这柄紫霞宝剑是本派掌门的信物,现在开始归你保管。」李轻盈把宝剑交到天华手里,看得旁边小丫头一脸羡慕。


李轻盈接着道:「这柄宝剑锋利无比,在武林中也算得上一柄名剑,但这些年宝剑埋没在我手中没有出头之日,现在我已经用不着,希望在你手中不要堕了宝剑威名。」


「这柄黑不溜秋的破铁剑就是紫霞宝剑?」天华一脸错愕。手上这剑又沉又重,用起来一定不顺手,所谓宝剑,却也不过尔尔。


李轻盈白他一眼,就知道这小子不识货,竟把灵药当萝卜,奚落道:「剑鞘当然是黑色的,难不成你要刻朵花在上边吗?」


稍稍一停,李轻盈微叹口气,接着道:「原先在我父亲手中,宝剑确实配着很好看的一个紫金剑鞘,但黑木崖一役,剑鞘便不知所踪了。」


「大师兄,我帮你拔出来看看!」不等他答应,林婉蓉一把拔出剑身,只见一道紫寒之光直侵体而入,嗡嗡作响,密室也似乎亮了许多,端的一把神兵利器!


「好锋利的宝剑!」林婉蓉拔下一根朱毫,放到剑锋之上,用口轻轻一吹,立时齐中折断。


「小师妹既然这么喜欢这柄宝剑,就送给你好了。」天华半开玩笑地说道。


「真的吗?」林婉蓉立即将剑鞘一块夺走,生怕他会反悔,「娘,你听到没?大师兄说把宝剑送给我。」


「紫霞宝剑乃本派掌门信物,怎么可以随便送人?胡闹!」李轻盈毫不客气否决。


「那大师兄呢?娘,你偏心!」这丫头,什么时候变成强盗呢?李轻盈无语。


天华摇摇头,无奈苦笑道:「算了,不过是一柄剑而已。我看几位师妹中,小师妹的功力一直很差劲,紫霞宝剑正好能补其不足。」


「还是大师兄你最好!」林婉蓉朝大师兄甜甜一笑,冲李轻盈皱皱鼻子。


李轻盈眉头一紧一舒,笑道:「也好,反正将来你大师兄的东西都是你的,他要送你什么我是管不着了。」


「娘,你说什么呀?我听不懂。」林婉蓉歪着头一脸迷惑地问道。


「呵呵,娘是说呀,我的宝贝女儿快要嫁人啦!」一句话,顿时弄红了两张脸。


「哼,老是笑话人家,不理你们啦!我要去练剑。」林婉蓉一跺脚,羞红满面的推开天华,头也不回夺门而逃。


「喂别跑!你不是去洗澡吗?……」李轻盈追着呼喊。


「哎,这傻丫头……」李轻盈关上石门,瞄天华一眼,轻笑道:「楚大侠,怎么一转眼魂不守舍的?舍不得赶快去追呀!」


「哎。我这不正在左右为难吗?」天华收回心神,忽然作出惋惜的样子。


「哦?什么左右为难?」李轻盈满眼睛疑惑。


「咳,我在想,这一边是大美人,一边是小美人,各有各的好,老实说两边我都舍不得。哎,你说为不为难?」天华说着说着露出几分笑意。


「臭小子!没半句正经话。」李轻盈佯怒,作势敲他脑袋,天华见机快,早撒腿避开了。


李轻盈却不追他,伸出一根纤纤手指点着下唇,欲言又止,复看天华一眼,柔声道:「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婉儿,就好好的对她。等你当上掌门那天,我就把婉儿嫁给你!」


「真的?」天华眼珠子一亮,差点撞上墙柱子,随即又苦笑道:「但这么一来,掌门之位我无论如何逃不掉了。师娘,你使的好手段呀!」


这等天上掉下的好事别人盼也盼不来,他居然一脸为难,好象亏本的人是他一般,李轻盈气恼道:「哼,不愿意就算了!我这就去找别人……」


「师娘都这么说了我能拒绝吗?」天华忙收起苦瓜脸,眼珠子一转,不怀好意道:「有件事情我想请教师娘,是不是我当上掌门之后华山派所有的人都得听从我的话?」


李轻盈一愣,漫声应道:「那当然,掌门人的话就是金科玉律,没有人可以违背。」


那可妙极!这么一来,如果将来我要……那岂不过是一句话而已?嘿嘿嘿——师娘,天华就是为了你也非得当这个掌门不可。他心里打着肮脏主意,脸上立马露出贼兮兮的笑容。


李轻盈七窍玲珑,立即觉出那臭小子不轨心思,当即冷吭道:「你当上掌门之后,我就去静月庵陪伴师伯身边,省得有些人总是居心不良。」


说到「居心不良」四个字,李轻盈脸上微微一红,想起了五年前的事情,也是在这间密室,从那天起,他的企图几乎成了她无法摆脱的噩梦,即使把他关在思过崖两年仍是如此,他怎么就不懂得掩饰感情呢?不知道这样让人很难堪么?而且他咄咄逼人已经开始让她恐慌。也许等当上掌门之后就不会了吧,李轻盈暗暗想。


天华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陡然一拍胸脯,一派愤然神情道:「天地可以作证,我对师娘之爱好比那天上太阳,每一天都在火热燃烧;我对师娘之情犹如那天山冰雪,纯净没有一丝掺假;我对师娘之痴那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可以为师娘你捞月亮摘星星……可是师娘,你怎么能说我居心不良?」言讫,掩饰不住黯然神伤。


哈哈哈!什么太阳月亮星星倒也罢了,连傻瓜都请来了,真服了他!李轻盈直听得花枝乱颤,再多的感动也被笑出来的眼泪淹没。


「油嘴滑舌!」李轻盈最后还是挤出来四个字。


望着李轻盈眼睛里含嗔带喜的妩媚风情,天华胸口一震,差点控制不住欲搂抱她的冲动,定定神,嘻嘻笑道:「静月庵路途遥远,师娘身子娇贵,我看还是把太师伯和青鸾妹子接来华山吧,」


李轻盈抛过来一记眸杀,板起脸斥道:「什么青鸾妹子?哼,青鸾可是你的师叔,以后不可以没大没小,她是你太师伯的爱徒,不要让人家看轻了。」


女人的脸,是秋天的云。尤其美女,变脸跟翻书似的,刚刚前还满脸嬉笑怒骂,转眼就成了千年冰霜。天华一时没搞清楚状况,呆呆应道:「是。」


李轻盈别过脸,轻轻叹口气,道:「等会我让小倩在密室隔壁收拾一间屋子,以后你就住在那里。」


「啊,为什么?」天华登时一愕。密室隔壁不就是怀恩堂么?


怀恩堂紧挨着碧心阁,一直不曾有人居住。天华自下思过崖后,便搬回了【三松别院】同陆猴儿住在一间房子。


「怎么?单独住一间屋子不习惯么?你以后身份不同以往,而且接下来这段时间你要专心在密室练剑,我这样的安排是为了方便。」李轻盈淡淡的道。


「习惯!习惯!……」天华猛使劲点头。哈哈哈,以后再不用受陆猴儿脚臭的折磨,也不会因为铁牛呼噜而失眠,从此老子解脱啦!其实他心里藏着另一丝欣喜,怀恩堂后院便是碧心阁,两地仅有一墙之隔,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后私会小师妹……想一想都美死人喽!


「习惯就好,我们现在开始练习【独孤九剑】的第一剑:破剑式。我先讲解……」李轻盈从天华手中拿出一本剑谱翻开第一页。


「等等,师娘你是说我们从现在开始就在这儿练剑?」这小子在思过崖上早习惯了「慢慢来」的悠闲生活,这样快节奏显然不是他所能适应。


「现在不练,你打算什么时候练?明天还是后天?……哼,等听我讲解完这篇【破剑式】才准你出密室大门。」李轻盈眼睛闪闪地盯着天华,直让他头皮发麻。


「今天就练这一剑么?哈!不劳师娘你费神讲解,我几下子就搞掂了。」天华信心满满地拍胸道。


「我忘了告诉你,【破剑式】虽然只是一剑,但它包含了三百六十种变化,而三百六十种变化又可因破解的兵器不同而衍生多种变化……」李轻盈没说完,天华眼珠子瞪得比牛还大,一阵气闷感觉涌来,差点没当场昏倒。


这小子不想想,【独孤九剑】威震江湖多年,岂会容易到三下两下搞掂,李轻盈可是潜心研习了五年之久。


「……三百六十种变化如果记错了其中一个变化,接下去的所有变化便会逐次错乱,唯一的方法是重新开始……」李轻盈连着自己的研习心得一起讲解。


「晕……」这会天华的心脏再承受不住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