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传说 卷二 祝寿风云 第五章 真假糊涂 浪子本色

流月水痕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size][/URL] 一轮红日窜出云海喷薄而出,熹微的霞光散发着淡淡的瑰丽驱走昨夜的寒雾。清晨的华山,在薄薄的雾色中透出几分朦胧的秀丽。满披青松翠柏,郁郁苍苍,在万丈霞光的映照下,好似一团团在枝头尽情燃烧的火焰,欢快跳跃。 站在峰顶四顾,但见青山叠翠,玉脉生烟。极目远方,雾霭茫茫,一片白色,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25/


一轮红日窜出云海喷薄而出,熹微的霞光散发着淡淡的瑰丽驱走昨夜的寒雾。清晨的华山,在薄薄的雾色中透出几分朦胧的秀丽。满披青松翠柏,郁郁苍苍,在万丈霞光的映照下,好似一团团在枝头尽情燃烧的火焰,欢快跳跃。


站在峰顶四顾,但见青山叠翠,玉脉生烟。极目远方,雾霭茫茫,一片白色,那袅娜缭绕的云霞,那经年不去的雾霜,恍惚与那连绵巍峨的山连成一体,实在令人赏心悦目。


如此良辰美景,当不要辜负了早晨这神清气爽的好心情,趁那暖日洋洋,一壶酒,背阴处寻个凉快地,睡上一个大懒觉,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是一块横出山腰的大石,前方不远是万仞峭壁,妩媚的晨风轻轻地吹拂在空阔的四周,甩脱那恼人的剑气呼啸与嘈杂,听听静静的风语还是挺不错的,似乎有种远离尘嚣的感觉呢!嗯,这里确实是个睡大觉的好地方。


大石块旁边,斜插着一支青钢剑,长长的剑身在风中微微有些摇晃,显出一派懒洋洋的姿态。挺拔的松树下,躺卧着一个无所事事的少年,他一手枕着后脑仰靠在石壁上,另一只手扣住酒壶口的细环轻巧地转摆耍弄,看得出他在打发一些慵懒闲适的时间,而一双脚丫子更是不象话,交叉纠结着拱在那苍劲的树干上,可怜这颗上了年纪的古树不但不能安享晚年,到头来竟然遭一乳臭小儿的欺凌。想来天道之不公,由是如此。


试剑坪后边居然会有这么一处僻静的地方,幸好没被其他人发觉。再一次打量四周繁茂的树木,这一切构成他躲懒的绝佳屏障,想起前些日子天刚破晓便被师娘从美梦中揪出来参加那烦闷的晨练,从今往后可算是解脱了,天华差点没忍住大笑三声。


他所谓烦闷的晨练其实不过是李轻盈欲迅速提高各弟子技艺的一个不得以举措,其实武林的各大小门派中,均有晨练筋骨晚筑精气的习惯,而李轻盈自执掌华山以来,在各方面一直督导不严,养成诸弟子懈怠放逸之习,这其中尤以大弟子楚天华为最恶,为压刹这股歪风,李轻盈狠下了一番决心,华山弟子每天清晨在师娘的督导下均必来华山试剑坪练剑,谓之早课。


虽然不如在床上睡得舒坦,但聊胜于无,这里也总算别有一番风味。天华美美的扬起脖子灌下满嘴百花酒,闭着眼睛细细品味,良久才吐出一口醇香的酒气,蝉儿酿的酒就是够味,天华暗赞一声,很快沉醉在百花酒那浓郁的酒香中。


「好哇!原来大师兄你又躲在这儿偷偷喝酒,看我不告诉娘去!」


一声清脆的娇喝将天华那缕远在酒国的思绪拉回了玉女峰,清纯可爱的娇俏脸蛋,淡黄色裙裾,明眸皓齿,亭亭玉立的玲珑身材微微浮凸,曲线毕露,像五月含苞的玉兰,带着青春的雨气晨露,明朗芬芳充满活力,一派笑靥如花,不用回头猜也猜得出来的人除了小师妹那个黄毛丫头不会有别人。估计现在早课已经结束了吧,只是不知道她怎么会找到这儿来?


「躲在这里她也能找到?呜呼,忘了她天生是属鼠的!」这不知道是她多少次撞破自己的好事了,莫非老子这一辈子注定要被她们俩母女管得死翘翘?天华悲哀地想着。


听声音只道她真要离去,天华心头一急,不及细想便一跃而起飞身挡住她去路,小丫头忙收身退后一步,「你、你干什么?」


「小师妹,你真的这么绝情吗?你好象已经不记得昨天谁带了那么多冰糖葫芦回来?哎,那么好吃的冰糖葫芦以后再吃不着未免太可惜了。」天华轻轻瞟她一眼,故作惋惜状。


小丫头心头猛一下咯哒,眼睛里立刻浮现出那无数冰糖葫芦的醉人情景,眼珠子一转,赶忙撒娇先,「大师兄,人家吓吓你嘛,我现在不是没有告诉娘吗?你放心好啦,我绝对绝对不会那样做啦。」


「是么?那以后可不许再用这种事情吓唬我。而且!不许你将今天我逃早课的事情告诉师娘,知道吗?」天华慢条斯理地叮嘱道。


「嗯!」小丫头肯定地使力点头,看在冰糖葫芦的份上,再冲他甜甜一笑。


天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朝她张开双臂,微微笑道:「过来,让大师兄抱抱。」


「我不!」才好好的,这会丫头小嘴一撅,离得远远的,使力把娇躯一扭。


天华不高兴地拉下脸,盯着她依旧保持双臂张开的姿势,「乖,要听话大师兄才疼你。」


小丫头委屈地娇哼一声,纵然有十万个不愿意却不敢违背大师兄的意志,瞪了他一眼后无计可施,认命般地走了过来,听话将柔软的身躯靠进他怀里。


「呵呵,好,香一个。」当师兄的为老不尊,一把将她抱住,一边在她柔软的腰肢上重重地捏了一把。


小丫头不依地嗔一声,却依言凑过脸来亲了亲天华的脸颊,尔后又温顺地将头垂在天华的颈边,一时间温玉满怀吹气如兰,淡淡少女发香一丝丝钻入鼻孔。天华很有些诧异小师妹今天怎么这般温柔,正销魂际,小丫头一歪头,在他的右耳上重重咬了一口。


「啊……」小妮子随着那人夸张的惨叫挣脱他的双臂,退后几步得意地娇笑不停,「人家和你好,你却老想着占我的便宜。怪不得娘说你是个天生的小淫贼。今天给你点厉害看看,省得你日后贪淫好色为祸武林。」


终日打雁,却不想有朝一日居然被雁啄了眼。天华老脸一红,捂着耳朵怒目而视道:「堂堂华山弟子竟如此下流!居然咬人!传出去真是一大奇闻!呸呸!风祖师爷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也难怪他发火,刚才林丫头那一口咬得虽说不重,但耳朵何样敏感,微一破皮便会火辣辣地疼。疼还不算什么,想小时候自己对小师妹那可是一唬一个准,谁知越往大越难降,昔日的小笨笨现在整一个小母老虎,今天居然被这丫头倒耍了一把,焉能不气?


林婉蓉捧着肚子笑得打跌,「谁下流了!这叫不能力敌须得智取。华山派小玉女智惩淫贼,这可是江湖美谈一件哦!」


她丝毫没嗅着危险的气息,天华立时便恼羞成怒,恶狠狠地放言道:「不要被我抓到,否则你死定了。」话一出口,天华便张开臂膀像头大鸟一般朝她扑去。


小丫头格格笑着闪身纵上大松树上,天华立即如影随形跃上,仅仅慢一拍,她便转眼跳到了下一根松枝。两人在枝叶间跳跃追逐,不多时,松针被两个人蔌蔌踩落一地。


可恨小妮子身法灵动飘逸,穿林绕树,像燕子一般轻盈无比。天华追赶了数十个来回竟然抓她不到,每每在千钧一发的时刻让她衣角一滑溜了,要说真正比剑,天华估摸着二十招之内就能磕飞她的长剑,但是轻功,想起来都气愤不已。


单依步法奥妙灵巧而论,【流云步】并不比天华的【庄生晓梦步法】逊色多少,早在五年前,天华便把从秋蝉那里得来的【流云步】与【刺穴剑法】一并一一转授给了华山众同门,而天华近年内力裹足不前,已影响了他在【庄生晓梦步法】的进一步突破,所以才有今天小丫头向她大师兄的叫嚣。


「哈哈哈,大师兄有本事来抓我啊。」天华久劳无获,索性坐在树下歇息,小丫头见此可得意了,吐着小舌头向他嘲笑。她远远地停在一根松枝上,身形上下起伏,姿态尽展美妙轻盈,像在炫耀着什么。


「臭丫头,有种你下来!」天华一脸凛然志气,但话里已没了华山大弟子的威风。


「小淫贼,有种你上来!」回答伴着银铃般的笑声,充满得意。


「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下来让我打一拳这件事就此扯平,否则!哼,我就是阴魂不散,追你到天涯海角也要一雪今日之辱。」天华恐吓她。


「就打一拳吗?」小丫头犹豫了一下。


天华心中暗喜,信誓旦旦道:「对,只打一拳!大师兄我说到做到!」


「好吧,算我对不住你……你只准轻轻地打哦!我下来了……哈哈哈哈,你想得美!下去送给你打一拳,我可没那么笨!」原来她又是在戏耍大师兄,气得那小子一蹦八尺高,嗖地折断一根松枝飞掷过去,林婉蓉轻轻巧巧地一跃避过,清脆的笑声在山坡上久久回荡。


「好!有本事你就一辈子呆在树上。」黩驴技穷了,天华自然只好放狠话。


「我就一辈子呆在树上,这里空气清新,看你能拿我怎么着?」小丫头索性放下两脚丫子在树上荡悠,玩荡秋千。她同他耗上了。


天华在树下两眼冒火盯着她,无奈气结。


「好,你不肯下来是把,看我把树砍翻了你能飞上天去!」天华一发狠,立即拔出长剑往那水桶般粗壮的古松砍去。


本是个笨招,在这儿却一试见效,灵验得很,林婉蓉一声尖叫,紧紧拽住松枝不敢放手,眼看大树庇护不住了,小妮子一改方才的嚣张,努力挤出可怜巴巴的模样讨饶,「大师兄,你别生气了,我下来给你道歉好不好?」


女人的脸,是五月的天,说变就变。天华算是深刻领教了,好气又好笑地哼一声,佯怒喝道:「那还不赶紧下来?」


「哦,我这就下来了!」天华忙丢掉长剑接住扑下来的身子,可恶,她竟然就此腻在他怀里不肯爬起来,使出十二分足的腻劲,愣是让他百炼钢的意志化作了绕指柔。实在没办法下狠心也不好意思用拳头揍她,最后只抓着她的耳朵揪了几下意思意思,当然没忘记狠狠啃她几口讨回先前损失,小丫头那羞得滴血似的脸蛋美得他很快前嫌尽释。


「大师兄,你变得越来越坏了。」当天华意犹未尽,两只手总不老实的往她身上凑,小丫头一把推开他,往峰后跑去。


天华一呆,闻着银铃般的笑声陡觉心窝一热,屁颠屁颠的拔腿追去。


转过山壁,阵阵松涛,正待往试剑坪奔去,耳旁忽地传来一声娇叱:「看剑!」


骤变立生!


草木一阵乱响,恍如平地里卷过一片狂风。一道青影挟着一道白虹迅捷无伦淩空朝天华扑来,淩厉剑光直指他咽喉。


天华乍觉剑风入体,心知不好,还未看清来者是谁,也不及拨剑,大骇中伏地一滚,只觉一道寒气从发鬓穿过,仅差之毫厘,惊险万端。正待拨剑,耳后狂风又已追至,周遭数尺地面俱被剑气所罩。


天华一手撑地,身子硬生生拔起数丈余,半空中这才腾出手拨腰间长剑。刷的一声,天华忙横剑侧让,身后寒光擦着胁下穿过,又是惊险万分。


天华如惊弓之鸟逃脱攻击,慌乱中分出一只手抓住一根垂籐整个人贴住山壁,未及喘息,那道青影又是一个凤点头,身子贴着山壁上纵,连人带剑倒旋而至,剑光所指,仍是天华咽喉。


天华在百忙之中闭着眼睛使出一招【封江锁海】挥剑格开,那人并不硬来,只在空中手腕一抖,挽出几个剑花。天华只觉手中一空,长剑脱手,而手中紧紧捏住的那根垂籐也同时断成两截,下一刻,天华脚下踏空,身子急速下坠。那人却已先他一步落地,出剑如虹,依旧指住他咽喉,凝而不发。


「娘,不要!」天华如一堆肉球般摔在地上,眼睛里正在冒星星,忽然听得小师妹焦急呼唤,猛擦亮眼睛看清楚那人是谁。


眼前那人青布裙钗,素妆玉面,一双大眼睛眼波流转,巧笑嫣然,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讥嘲,却也有一丝赞叹。正是师娘李轻盈!


天华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背心全是冷汗。


「堂堂华山楚大浪子,只学会翻跟头和在地上打滚么?」李轻盈一声轻笑,却不将剑移开,仍牢牢指定他咽喉,继续拿话磕打他:「一大早东游西荡,我道这位大师兄必有惊人艺业,原来也不过如此嘛!」


天华大不服气,嘟哝道:「是师娘偷袭在先,我措不及防,这才着了你的道……」忽见李轻盈脸上风云变色,这才会意道:「不过天华从刚才知道自己还有不足,明日定当早起,闻鸡起舞,为师弟师妹们做个表率。」


心道奶奶的雄,要不是你逼着一大早练剑?谁不愿意舒舒服服裹在被窝里睡觉,还游荡个屁?但转念想到她是一派掌门,虽然平素对自己和小师妹比较纵容,但有时候装模做样教训一番却是难免的,倒也不足为奇。


李轻盈抿嘴一笑,收剑归鞘,「你能为师弟师妹们做个表率?太阳真打西边出来了。那好,明儿我等你闻鸡起舞。」转头又瞪了林婉蓉一眼,道:「你也不像话,大师兄偷懒,你也跟着不去练剑。你大师兄可以混日子,但你剑法那么差也好意思跟着胡闹,一大早就不见你人影,整天像个野丫头似的!」


天华乐呵呵的在一旁附和:「就是就是。」


林婉蓉又羞又嗔,伸手狠狠地拧了他一把,「臭大师兄,讨厌!」天华哎呦一声装做痛的一跌,逗得小丫头扑哧一笑。


李轻盈笑吟吟地看着这对活宝,摇摇头道:「大的太赖,小的太野,两个都不像话!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管教你们。」


林婉蓉冲娘亲大人甜甜一笑道:「以后大师兄不用劳娘管教,我来管教就行了。包娘满意……」


师娘板起脸斥道:「没大没小,他是你大师兄,怎么可以没规矩!」


「是!」林婉蓉吐吐舌,笑嘻嘻道:「娘啊,我看见刚才大师兄接你的那几剑,好棒哦,不但反应快而且招式都很简单,就是难看点,我看整个华山派没旁人能做到,娘,您有这么个大弟子也不算丢人!」


天华一听之下大生同感,得意飘飘自吹自擂道:「小师妹功夫不行,眼光却是没话说,刚才那几下子的确是我毕生武功之精华!」


李轻盈哈哈大笑,道:「精华?你就省省吧。不过是有了点长进,差点接住了我连环三剑偷袭。」


一会止住笑,李轻盈正色道:「此次武林大会已为期不远,师娘还指望你给华山派争口气呢。这两年你在思过崖进步很多,以后须得更加努力才是!」


她双眼凝视着天华,目光里尽是期盼。那小子登时收起嬉皮笑脸,正容道:「是!弟子自当苦练,在武林大会上为本派大放异彩。」


李轻盈白他一眼,嗔道:「你当武林大会是过家家酒吗?到时候高手云集,仅仅像你们这班大小的后起之秀多如过江之鲫,婉儿参加了温家堡聚会应当知道我说的不假,想我华山派人才凋零,老一辈单剩下我一个,独木难撐啊。所以我这个当掌门的只盼你们早日成材,也好教天下英雄知道,华山派后继有人!」


李轻盈虽然以前也多次勉励弟子,但像这番动情说知心话却是头一次,或许因为这里的是最她最亲近的人,李轻盈彷彿不经意地瞥了天华一眼,目光中一股热切一闪而过。


天华心头一热,知道师娘对他寄托了很大期望。又想到如今本派衰微,而师娘一介女流,奋力支撐危局,在自己身上倾注了无数心血精力,自己这个大弟子却整日胡闹,丝毫不能为师娘分忧,心中大是惭愧。


「天华,你在想什么?……哎,师娘也知道,江湖人才济济,要想在这些人中冒尖机会很小,但我们不能堕了自己的志气!天华,答应我,你一定全力以赴,为了华山派,更为了你自己。」李轻盈叹了口气,殷切的眼神里掩饰不住淡淡的忧虑。


这番话的每一个字无不浸透着对自己的苦心,如果辜负那自己也太混帐了,天华陡生豪气道:「师娘,你尽管放心,不是还有半年时间吗?天华在这几个月里定当加倍努力,到时候一定把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给师娘师妹抗回来!」


林婉蓉在一旁用手指尖刮脸,「呜嘟嘟,吹法螺!说大话就不怕被闪舌头,娘的意思只要大师兄在武林大会上打出名声就行,而且最好能够进入青年高手榜。」


一般召开武林大会目的有二:一是各大门派会聚一堂共同商讨武林大事,交流讯息;二来以武会友,各派均可遣弟子参加比武大会,以此奖掖后进选拨贤才。而【青年高手榜】则是比武大会上设立的最高荣誉,以记录比武大会中获胜的前二十名。


「好,小师妹你说的,到时候我不把楚天华三个字写进青年高手榜里,我把这个名字倒过来念!」这小子总算有几分自知之明,虽然拍胸叫嚣着誓进青年高手榜,却终究不再提那【天下第一】。


师娘笑靥如花,拍拍他肩道:「好一条毒誓!好,就这么办,到时你要不争气,我让全华山上上下下都叫你华天楚,看你脸往哪摆?」


天华的肩膀被她的玉手一拍,身体登时酥了大半。而见她回复了娇俏豪爽英气勃勃的平日风采,方才笼罩眉间的淡淡忧色一扫而空,天华心中只剩一个念头,那就是只要能让她快乐,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这一刻,天华从头顶到十根脚指头都充满了空前的自信与豪情,什么【六君子】,什么【三凤五龙】,全都见鬼去吧!


天华意气风发道:「你们等着瞧好了,不久的一天,楚天华的剑和他的名字一定会传遍武林的每一个角落,我要让师娘为我感到自豪,如果做不到,我就不当这个大师兄。」


「好啊,让给我当,到时候大师兄可要记得叫我师姐哦!」林婉蓉拍着手,眼睛里兴奋得冒泡泡。


李轻盈微微有些感动,轻轻摇摇头,「那些我都不奢望,我只希望你能把自己以前犯下的过错弥补,所以你如果能够进入青年高手榜,这样别人才会对你刮目相看,等你出人头地,将来你在江湖上才有立足之地。」


天华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刚才那一提很容易让人想起了当年【第五浪子】那件荒唐旧事,心中懊悔不迭,只有垂着头连连应诺。


林婉蓉一声轻笑方使天华抬起头,狠狠瞪她一眼,心道:今天这是怎么呢?平时插科打诨无所不能的自己今天怎么多次的失态落面子?不行,这可不像一贯作风。


底气一足胆子也跟着变大了,天华把眼珠子在李轻盈身上一转溜,笑道:「其实师娘何必自寻烦恼,我见师娘红颜不老风采依旧,比之当年更加美丽动人,这次武林大会哪用得着我们出手,单就师娘这份姿容风采,一定倾倒万千英雄,咱们要出人头地,只须跟在师娘后边沾沾光就可以了。」


话还没说完,李轻盈站在山路上已笑得前仰后合,好容易止住笑,说道:「楚大侠,小女子经您金口一夸,至少减寿十年……好了,以后当着外人的面可不许胡说八道,显得我华山派尽是些油嘴滑舌无耻肉麻之徒。」但观其表情,其辞若有憾焉,其心实则喜之。天华暗暗得意,自己这番表演总算没有白费。


天华笑嘻嘻道:「师娘,天华说的全都是真心话。」


此话倒是不假,这小子对李轻盈美貌的赞誉并未有特意夸大。虽然李轻盈这些年来每日里为派中各大小事务劳烦,但天生丽质并未有稍减,英武中不失清丽,俊爽中可见妩媚,自为人母,浑身散发着醉人的成熟韵味,给人以端庄之美。


「大师兄,你夸了娘,那我呢?」林婉蓉高高撅起嘴,可有些不高兴。居然敢厚此薄彼!


天华一愣,呆呆道:「小师妹当然也不错呀。」


「哼,就只是不错吗?」你捧娘捧得那么好,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词,捧我就两个字,小丫头可不依了。


这哪跟哪嘛,天华头都胀大了,无奈绞尽脑汁搜肠刮肚,这才有了词,「我的意思是说小师妹不俗,是错下凡间的仙子,想想小师妹你是师娘所出,当然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如果说师娘闭月羞花,小师妹那就是沉鱼落雁,不,用沉鱼落雁形容都俗!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哪!像小师妹这么美的人,我恨不得一天见十次,不,十次太少了……」


「好了,不要闹了!」李轻盈勉强忍着笑喝住天华耍宝,却没看见他正在偷偷擦汗。


「其实我也不像你说的那么好啦。」被这么一顿肉麻夸赞,小丫头居然也觉得不好意思,红着脸掉过头问道:「娘,我真的有大师兄说的那么美吗?」


李轻盈没好气地回答:「你自己觉得呢?傻丫头,你大师兄是在夸你呢?」


「但是,大师兄夸得真好听。」小丫头脸上泛着红光,望着她大师兄眼睛里闪过异彩。


天华与李轻盈愕然相视一眼,晕,她竟信以当真了!


「好说好说。」天华微微笑望着她,小丫头脸上升起淡淡红晕,扭怩不安地低下头去。


李轻盈瞄一眼天华,又凝视着女儿摇了摇头,转身看向远方,幽幽道:「时间过得可真快,一二十年就这么没了……年轻的时候想起来真的很风光,现在人老了……」话语中竟有些凄恻自伤之意,说完一声叹息,拾步下山。


眼前变化出乎所料,天华呆呆地站着,看着,不知如何是好。


「娘现在也很好看啊!……娘,等等我。」身后林婉蓉娇呼一声,提步奔上去。


李轻盈转身站住,看着女儿。林婉蓉笑嘻嘻地从路旁采了一朵淡紫色小花,快步上前,插在李轻盈发鬓上,笑道:「娘,我给您戴朵花儿。」


李轻盈满脸红晕,眼睛里却流露出喜不自胜的光芒,看着女儿嫣然一笑,俯身也折了一朵淡黄色小花给女儿戴上,母女俩站在山道相视一笑。山风拂来,两人鬓丝吹动,裙裾飞扬,发鬓上的两朵小花衬着两张娇美的容颜,阳光射在她们婷婷的身影上,光辉四射。


天哪,这是一副多么美的画面!


而天华却在一旁看得痴了。


「大师兄,走啦!」小丫头的一声娇呼把他从色魂与授的迷醉中拉回山上,天华惊醒过来,才发觉师娘和小师妹正奇怪地看着他。


李轻盈疑惑地问道:「天华,你怎么了?刚才怎么叫你都不回答。」


「咳……这个……今天天气真好。师娘,你说是吗?」天华眨着眼睛说道。


李轻盈一愣,回过神来深深望他一眼,忽然脸上一红,低头快步下山。


注:这一章是我以前旧稿,从别的小说上摘录的,我略加修改,凑成我小说的一章,后边还有一章改自「笑傲江湖」,全是为了情节需要,读者看了熟悉,无须惊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