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


三十六 黄 金 甲


北平琉璃厂,一九三三年春。路易斯先生来中国从事文物买卖已十几年了,他本是英国牛津大学东方文化研究中心的学者,为研究中国文化来到北京,可是在研究的过程中发现中国的古玩是一块巨大的宝藏,遂操起了倒卖中国文物的生意,恰逢中国处于社会动荡时期,中国对国家文物保护不力,所以经他手倒卖到西方的中国文物不计其数,在英国索斯比拍卖行他渐渐有了名气,一些喜爱中国文物的人都知道他能弄来价值连城的中国古玩。这天,他正在琉璃厂的茶馆喝茶,一相熟客人来找他,说有一庞先生找他做一笔生意,路易斯忙说有请,便到茶馆的小包间坐下等待。不一会,熟人带来一胖胖的中年人,那人脱下礼帽,客气的对路易斯行礼:“路大人。”接着便坐了下来。路易斯问庞先生是买还是卖,庞先生说:“托您转手卖一盔甲,价钱买家我们都已谈好,只是借用的的名声,让人知道是从您手上买的。”路易斯一听是要自己出面帮人家卖东西,便将长袍的下摆一撂翘起了二郎腿:“庞先生,这种事情恐怕不好办啊,你们中国人说得好,人无信不立。我这是在出卖我的信誉啊!”庞先生见路大人拿起了架子,冷笑一声:“我庞某从来没求过谁,但我可以保证,此笔交易绝对不会使路大人受损,不过请路大人三思是否愿意做这笔生意。”说完,庞先生站起身来一拱手:“告辞!”抬腿便走了出去。路易斯从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中国生意人,一时竟楞在当处。过了一会,那引见的熟人慌忙的进来说:“路大人,您让我们以后怎么做生意啊,这个人可是大有来头啊。”过了一会,茶馆老板也来到小包间,进来就向路易斯作揖:“路大人求您帮忙,您要是不做那笔生意,小店以后可是不敢留您了。”路易斯一听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向引见熟人表示同意做这笔生意。

第二天路易斯按约来到一处四合院,敲门之后,庞先生热情的迎了出来,将路大人请进屋后,只见堂屋桌上早已摆好一堆物事,用红绸盖着。庞先生将红绸掀起,路大人眼睛一亮,是一黄金盔甲。路易斯仔细鉴赏了好一会,断定此物乃真物绝非赝品,当是价值连城。庞先生说:“我们只是请路大人写一出卖文书,酬金尚可商量。”路易斯早已同意,当下便写了文书。

原来,其赭在美国与福特公司谈判购买机器设备之事,因设备制造出来尚需时日,其赭夫妇便暂时留在美国,其间在孔大小姐的带领下出入当地上流社会的交际活动,认识了不少美国实业界名流,其赭有意吸引其中的冶金、机械行业到中国投资设厂,孔大小姐的出色交际已使一些公司有了意向,其赭最看中的是一家希金斯的冶金公司。这家公司生产高质量的合金钢的技术领先,现在的董事长小希金斯对到中国投资犹豫不定。一个偶然的机会,其赭听说小希金斯酷爱收集古代武士的盔甲,简直到了入迷的地步。其赭立即委托军统在国内搞来一副有文物价值的盔甲,准备送给小希金斯。军统做事的效率自是不一般,不久,便半买半强行勒索的弄到了一副黄金盔甲。此盔甲乃是清初名将年羹尧所用,乃雍正帝为奖赏其西征平叛有功所赐,辗转在八旗子弟间已二百余年,最后为一贝勒所有。为使其更显货真价实,特请路易斯出一证明。路易斯在西方古董界有一定名声,经他手的古董自是身价倍增。

盔甲的文书造好了之后,立即由军统安排人送往上海,再经上海空运到美国。其赭收到后立即给小希金斯打电话,夫妻两人一起来到位于苏必利尔湖畔的希金斯家中,打开了包装,黄金盔甲呈现在眼前,只看得小希金斯张大了嘴合不拢,半天才问道:“我可以出五百万美圆买下它吗?”其赭说:“难道你不想到中国去赚五千万吗?”“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们去投资?”“是的,中国非常需要你们公司的冶金技术和产品,而且中国现在已经有了非常好的条件,有丰富的有色金属矿藏。”其赭恳切的说,孔令琦补充道:“我的丈夫是在为我们的国家请求您把先进的冶金技术带去,日本人正在欺凌我们,先生您将发现您的行为代表着正义”。一席话将希金斯说得沉默了起来,他转过身去不再看那盔甲,“你们为了自己的国家来到这,就为了讨好我这老头的这点爱好。”他给自己点上了一支雪茄烟,“好吧,我会替你们好好保管这副盔甲的,我同意到你们那去建一坐特种钢厂。”

一个月后,第一批三十余名希金斯公司的工程技术人员前往中国,两个月后,希金斯公司在攀枝花的特种钢公司打下了第一根桩基眼井。同时,一些为希金斯公司配套的小公司也有一部分决定去中国投资,他们缺乏资金,搬迁费用由中国政府出借,待以后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