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九章 大佐横尸(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5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鬼子!”洪海用手一指东南面树林里钻出来的几个鬼子,小声说道。

“隐蔽!”罗云汉一把将洪海拉进悬崖下的树丛中。

本来,罗云汉已经侦查好了,这石塔山的东面是鬼子的阵地,南北都有鬼子防守,只有山后西面是悬崖峭壁,无人把守。他妈的!没想到,居然从东南面的树林里,钻出了四个鬼子的游动哨。

山外炮声隆隆,山谷中却静悄悄的。鸟儿停止了鸣叫,各种野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山林幽深,日头落下去了。四个鬼子踩着厚厚的腐叶,悄悄来到悬崖下。一个曹长肩上扛着一把小铡刀,抬头用手一指悬崖,咕噜了一句日本话,其余三个鬼子悄悄地向上面举起了三八式步枪。

“动手!”罗云汉像突然跃起的豹子,飞身从背后扑向举枪的鬼子,手中刀光一闪,切断了两个鬼子的脖子,剩下的一个举枪鬼子刚一扭头,脑袋一下子就飞了出去。

洪海一个健步上去,从背后扑倒了鬼子曹长,抓起小铡刀,一抹,就把曹长脑袋切下来了。

干净利索,一点声音都没有。罗云汉环眼一翻,向洪海做了个的鬼脸,洪海得意地一瞥嘴角。

“洪胡子,悬崖上有人哪!”罗云汉抬头向峭壁上望着,小声说道。

洪海站起来望悬崖上一望,几个身穿国军军装的士兵,背着枪、正攀着树藤向山崖上攀登着。

“哼!怪不得小鬼子要向上面开枪,是咱们救了他们的命!”洪海把小铡刀斜插在后背上。

“上!”罗云汉抓着树藤爬了起来。

俩人爬到山崖顶上,山上枪声大作。五六个国军士兵正和石塔上扑下来的鬼子拚起了刺刀,地上倒下了一堆鬼子尸体。一个年轻的军官端着机关枪、冲进了悬崖边上冒着烟火的掩体,掩体边倒下了两个国军士兵。

“你和他们拚刺刀!我进草棚子!”罗云汉一挥盒子枪,打倒了几个冲向掩体的鬼子,窜进了掩体。

“哈哈!过瘾!”洪海挥起了小铡刀,喊叫着扑向了鬼子。

洪海抡起的铡刀虎虎生风,在鬼子群里如同切菜砍瓜一样。嘴里还唱着:“铡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砍去、砍去、砍去!”铡刀翻飞、鲜血四溅,歌声变成了吼声,嗓门不小,就是有点跑调儿。

国军士兵看到突然来了个疯虎似的的援军,顿时斗志倍增,也跟着高声唱着“刺刀向——鬼子头上刺去!刺去!刺去!”冲向了鬼子。冲上山来的鬼子懵了,哪见过疯虎似的虬髯大汉唱歌砍人的阵势,况且。短短的、轻轻的刺刀,那禁得起十来斤重的铡刀横扫。鬼子立见劣势,纷纷掉头,慌忙退下山去。

“别跑!小鬼子!我操你妈的!”洪海挥着铡刀叫喊着,“回来!哈哈哈!”

罗云汉一进掩体,便见掩体里浓烟滚滚,顶棚的松树枝窜着火苗,吱啦啦的淌着着了火的松树油。地中央的桌子上趴着几个血肉横飞鬼子军官,报话机还在不停地呼叫着。

忽然,他看见那个年轻的军官被一个鬼子搂住了后腰,俩人正在扭打着;一个老鬼子劈倒了一个国军士兵,正举着指挥刀向年轻军官逼近。

“嗨!”罗云汉上去大喝一声,老鬼子回过头来。

罗云汉一看老鬼子肩章上是两杠两花,心想,起码是个旅长、团长的佐官。嘿嘿!他妈个巴子的!我的鬼头刀今天要开大荤啦!

罗云汉不慌不忙把盒子枪插进腰间,抽出了鬼头刀,一抡一摆,鬼头刀在手里车轮似的翻了个花儿:“老鬼子!啥官啊?我罗云汉杀你个明白!”

“八格牙路!”老鬼子流着鼻血,挥刀向罗云汉狠狠地劈来。

“看你是个鸡八老头儿,我让你三刀!”罗云汉头一偏,让过一刀。

“哎!不能让啊!”年轻军官挣开了鬼子的双手,一个 “肘锤”击在鬼子的耳台上。

没想到,老鬼子第二刀直刺罗云汉的前胸,眼看刀尖刺到,忽然,刀尖猛地向斜上方一挑,差点没把罗云汉的脖筋挑开。

罗云汉猛地一闪身:“哎呀!我操你妈的老鬼子!你他妈还有这一手儿!”惊出了一头冷汗。

“我还让你个鸡八毛哇?”罗云汉大怒,身形一晃,手腕一抖,鬼头刀一闪,老鬼子脑袋就飞落在桌子上,没等躯体倒下,“嚯哧!”一声,老鬼子的肚子被横剖开了。

“把下水都倒出来吧!”罗云汉一拍老鬼子后背,老鬼子一个前扑,血呼拉的肠子掼了一地。

“罗……罗大哥!真英雄啊!谢谢你救了我!”年轻军官听见了罗云汉和老鬼子报出了自己的名号,就过来握住了罗云汉的手,“罗大哥,悬崖下的鬼子暗哨,也是你干掉的吧?你这是干什么来了?大哥是哪的人?,你叫罗……”

“辽西同昌的罗云汉!”罗云汉喜欢起这个说话像连珠炮似的年轻军官来。看那样子他也就十八九岁,亮亮的两只大眼睛,眉清目秀的。这么小的岁数,就敢带这么几个人上来掏狼窝、端敌营,真是天胆哪!

“救国会给我们辽西义勇军弄点军火,放在天成站。没有卡车,有个弟兄到草叶桥截鬼子卡车去了。趁着功夫没啥事儿,我就带个弟兄上这儿来凑凑热闹。”

“罗大哥这热闹凑的好!”年轻军官一指桌上的脑袋:“这是日本关东军的山谷大佐,他是精锐师团的旅长!罗大哥这运刀的功夫,真是高深莫测啊!疾如电、快如风、来去如流星!特别是这一晃、一抖、一闪……”

一个士兵急匆匆跑了进来:“报告秦参谋!东面山下的鬼子又冲上来了!”

“撤!”

罗云汉走出掩体,天已黑下来,看到大队鬼子从石塔东面山下涌了上来。枪声响成暴豆,子弹像树叶子似的嗖嗖刮了过来。石塔的石窗里冒出滚滚黑烟,里面的鬼子看来都已被解决。年轻军官正端着机关枪向山下的鬼子扫射,掩护着士兵们爬下西面的悬崖。

罗云汉一看,这样不行,即使是都爬下悬崖,还没等落到地上,鬼子赶过来一向悬崖开枪,谁也活不了。

“小兄弟!他们等着你呢!你快撤!”罗云汉一把夺过年轻军官手里的机关枪,向鬼子扫射起来。

“罗大哥!不行!你?”年轻军官要夺回机枪。

“听我的!小兄弟!快!我熟悉地形!你快下山!”罗云汉环眼一瞪,年轻军官敬了个礼:“罗大哥!我是独立师的秦麒麟,咱们后会有期!”说罢,向山崖跑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