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沉睡的童年

夏日无眠 收藏 46 354
导读: 童年,已象古老的歌谣,不符时拍,不符潮流。在记忆里沉淀了许久许久,生怕触动她,就让她沉睡吧。 然而,乌龙山六一征文的倡议,铁血燃起的热情,也烘烤着我的童年…… 那时,还不到一岁的我就离开了18岁妈妈的怀抱,下放到农村——外婆家来锻炼了。 生产队的哨声一响,集体出工修沼河潭水库。外婆将一岁多还不会走路的我,放在一个大大的竹簸箕里,放些玩具,随我爬来爬去。“抓革命,促生产”的热潮,还不能控制我的饥饿,我两手抓住小板凳,往前打一下,两脚往前走一下,走到瓜棚下,将刚开花结果的黄瓜,凡我够的高度,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童年,已象古老的歌谣,不符时拍,不符潮流。在记忆里沉淀了许久许久,生怕触动她,就让她沉睡吧。

然而,乌龙山六一征文的倡议,铁血燃起的热情,也烘烤着我的童年……

那时,还不到一岁的我就离开了18岁妈妈的怀抱,下放到农村——外婆家来锻炼了。

生产队的哨声一响,集体出工修沼河潭水库。外婆将一岁多还不会走路的我,放在一个大大的竹簸箕里,放些玩具,随我爬来爬去。“抓革命,促生产”的热潮,还不能控制我的饥饿,我两手抓住小板凳,往前打一下,两脚往前走一下,走到瓜棚下,将刚开花结果的黄瓜,凡我够的高度,全部掐下来连花都嫩嫩地吃掉。被放学后的小姨们看见了,被骄傲地抱着,记着了一辈子的笑。说大队所有的小孩都这样带大的,没有一个象我这样子。

儿童的每一个举动牵着慈爱的心。鉴于我的优秀表现,这以后我也到了工地,就在旁边玩耍。吃饭的哨声一响,我拿着空饭碗,外婆马上搜索人群中的外公,从外公的碗里夹走两个油豆腐,放进我碗里。然后将自己的一小半也给了我。那时,做工的饭菜限量供应,大家都吃不饱。

妈妈说,当时舅舅听到队里的人闲言闲语,“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叫我妈领走我。在我的记忆中,从打谷场收工,舅舅总是背着我第一个跑得最快。

比我长七岁的小姨,在夏天教我到自己的地里,随手扯一把花生,在冰凉的岩水里洗净后,吃白脆的嫩花生。在冬天放牛时,掐断野鸡窝草的茎,抽去心做成吸管,吸茶树花中的蜜。小姨的笑声装满了我的童年。

六岁时,我回到家。在妈妈为磷肥厂挑原料(土矿石)的工地旁边,逐渐学会了拾煤渣。

七岁上了小学,早晨和放学后都要拾煤渣。跟一个最要好的同学,在拾完煤渣回家还早时,在沙地的草坪上,一个当刘文学,一个当地主。演习地主偷生产队的辣椒,被小学生刘文学发现,搏斗中刘文学被地主掐死了。他总想当英雄,我老当地主。于是就狠狠地掐他脖子,他说,你莫掐重了,我妈妈看出来骂我的。我说,那就让我来当英雄!

读小学三年级要学毛笔字。妈妈只给我买了一枝写中字的毛笔。写小字时,中字毛笔写不下小格子,下课后我借同学的写。家庭作业时,我想了一个办法,将一根筷子削尖划须,沾上墨汁写。老师说我欺骗他。每天早晨拾完煤渣,匆匆吃早饭,来不及了甚至不吃就去上学,常常忘了戴红领巾,老师要我讲原因,我总是这个原因。老师说我又欺骗他。在我升初中时杠上一条:不诚实。这是中学老师考验我后告诉我的。

童年时,还捡过破铁、碎玻璃,织过草绳子,将它变成学费和学习用具。带着弟弟、妹妹捡桃核,用铁捶捶开桃核,有时桃核一滑,捶子就砸在自己的手上,自己疼自己。将砸出的桃仁晒干,卖到中药铺换钱买连环画,结果钱全贴到舅舅看病上去了。记得舅舅病重时到我家来拿钱,妈妈不在家。家中没买菜,吃豆子酱下饭,他不吃。用油炒饭,放多了油,我说他真好吃。他很无奈不高兴,回去后不久,疼我的唯一的帅舅舅永远远离了我们。他才二十四岁,全县的俄语和学习尖子,永远没有等上恢复高考的机会。妈妈总是流着泪后悔说:那次是辞路啊!

童年的生活,在风雨中穿行,那是我的快乐,即使雷雨也没能阻止我的脚步,家中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每天晚上做好饭菜,将弟弟妹妹洗好澡,自己也好累了,还要做作业。有一次连母鸡也不想回这个家了,“找死呀!”不小心我一煤勾赶在家中剩下的唯一的母鸡头上,母鸡抖了抖,就伸了腿。我天天喂你,你别开我玩笑了,无论我怎样喂水,它再也不张嘴了。我泪也流了,心也凉了。晚上十点多钟了,妈妈还未回来,我将饭菜热了后刚洗澡,妈回来看到鸡死了,打得我裤也来不及穿,光着屁股满街跑……离家出走的念头从此就有了。

这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有一天放学后肚子疼得再也不能站起身来,同学们没办法,跑到工地找到我妈,当我妈摸黑把我背回家,到区医院打针吃药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两天多没吃下东西。妈实在没办法,借钱背着我搭火车到镇里看病,这是我第一次坐客车,怎么也提不起劲。怎么进、出医院都不知道。好象在店里,妈给我买了一碗肉丝面,那香味诱得我睁开了眼。吃了那么一小口,坐着都要倒下去了。怎么坐车回来也没了印象,只记得走过小巷子,雨打在头上的伞咚咚响,到家门口了,妈妈背着我,我真的很感动,好象心安了些。晚上妈将火烧得旺旺的,很刺我的眼,就是过年也没烧过这么大的火。妈按照土法子,将粗盐炒热用布袋包着,烫在我肚子疼的地方。一疼被子全踢了,好点就感到特别冷。妈妈在给我烤红薯,递到我嘴边也吃不下,闻到实在难受。所以我后来对再香的烤红薯也不感兴趣。我对妈说,我看见舅舅了,在喊我,拿着鸡蛋,心也在飘。妈马上跑去把门关得紧紧的,流着泪,对死去的舅舅、大妹妹(也是冷死的)、奶奶说了很多。不太疼的时候,我对妈说,我想看看弟弟妹妹,妈妈哄着我说,弟弟妹妹都睡觉了,明天你好点叫他们来看你。后来我才知道,妈妈怕弟弟妹妹看着我这个样子吓着他们,回来就安排他们走开了。也不知道我能否熬过今晚,在一阵疼一阵冷中,我渐渐地迷糊了……

11岁那年的暑假,我开始在百步陡(一个大山坡,一百二十多级石台阶)挑煤,每次妈只要我挑五十斤,每百斤贰角钱。我挑下面四十级,妈在上面将我两次挑的做一次挑上去。开始我一步一级,后来两步一级,最后在中间要歇三、四次才走完四十级,心里数着,享受着每挺过一级的滋味。

14岁那年的暑假,我在磷肥厂挑原料(土矿石),从两层楼高的火车皮上沿着陡跷的跳板,将原料挑下来。每晚疲惫牵着饥饿,风卷残云般吃了晚餐,红肿的双肩和酸胀的四肢松驰下来,泻在床上。是最惬意的睡眠!

从此,我的童年结束了。每当看到花季般的童年,我将我的童年裹得紧紧的,生怕惊醒她。让快乐着的快乐,沉睡着的沉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huazhiqiao 在第6楼的发言:


苦难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应该是一种宝贵的财富! 也是一生受用不尽的财富。

男人要辛苦点吃苦点坚忍点,让女人快乐点勤快点满足点......

童年的记忆,有痛苦,有欢笑,有挣扎,有不屈。如今的孩子.......

发现现在回忆性的帖子越来越多了


难道大家都是在躁动烦乱的现在迷失掉自我了吗?


更加缅怀那个清心自在的自己?


——再也不会回来的,往往是我们最最宝贵和痛楚的……

太感人了,你有自信的资本与骄傲!

在以前日子苦的时候总能和几个小孩一起笑出来。

现在随着苦难的离去,笑声也减少了。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