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扛把钢锹去站岗(一)

偶然翻开泛黄的相片,看到自己身着军装时英姿勃发的样子,军旅生涯的一幕一幕,又仿若喷涌的泉水在眼前展现开来,也许岁月可以冲淡年少轻狂的棱角,但对军旅的记忆,却时刻如刀刻般印在脑海,不能磨灭,于是尝试把一些记忆里的故事写出来,以作纪念。这是第一篇,如果有足够的空余时间,我将继续写下去。



军旅记忆

——之扛把钢锹去站岗(一)


军列缓慢地爬行了三天,最后把我们这些刚穿上军装的新兵蛋子们丢在了中越边境的一个小城——凭祥。那年正值中越两国刚刚结束战争状态,实现关系正常化的第一年。

踏进军营的第一步,其实就是走进新兵连。在这里接受三个月的强化军事训练,是每一个军人从老百姓转变成士兵所要经受的最基本考验,出发前,因为在家听过退伍老兵的介绍,所以有了些心里准备。

新兵连驻扎在法卡山脚,干净的营房排列得很整齐,营区种植着许多芒果、龙眼、蜜菠萝和木瓜等热带树木,营房外是大片的芭蕉和甘蔗林,往营房后面的山坡上望去,可以看见火红的木棉正在枝头绽放……,热带的迷人风景一下子就把在江南长大的我深深吸引住了!

训练无疑是非常艰苦的。出操、越野、队列、器械、体能、力量……从早上5点半起床到晚上10点半熄灯睡觉,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最折磨人的是还时不时地半夜会来个紧急集合,硬生生地把人从沉睡中弄醒还要长途奔袭N公里……整个人在超负荷运行状态下,经受着煎熬和磨练。当然,最后我还是顺利挺过来了,这是后话不表。

日子就这样辛苦但充实地过着。在元旦前的一天,轮到了我们班营区值班。当时的边境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关系还很紧张,相互敌对的行为从公开转入地下,依照传统,每逢重大节日,如元旦、春节等,双方都会派遣特工人员潜入对方境内从事侦察、捕俘、破坏等一些活动,攻击的重点目标一般都是军营、重要民用设施等等,那些时段一般上级都会来敌情通报。而恰恰这天,师部一份紧急敌情通报下来了!晚饭前,连长表情严肃地宣读了通报,说有越特工小组共5人于X日晚从金鸡山国境线X步兵连防区潜入我境,目的、动机不明,请各单位严密加强安全警戒,严防敌特破坏。这是我们听到的第一个敌情通报(以前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敌情通报),而在听完通报后,最真切的感受就是离我们10公里远的边境线这次竟是显得如此之近!远望盘垣在边境线上昔日略显宁静的群山今日却似乎也充满了险恶与杀机!想到战争就在身边,我们甚至感觉已经闻到硝烟的味道了!心不自主地“咚咚”狂跳起来。

夜里11点,到了接岗的时候,班长叫醒了我。其实并没有完全睡着,因为想着白天的事,脑子里尽做着一些杂乱的梦。起身穿好衣,班长带着我出了营房,向门口的固定哨位走去。没有月的夜色黑沉沉的,微风吹过带来些许寒意,不知道是衣服太单薄还是心情紧张,我的身体不禁微微颤抖了起来,心跳得厉害,我咬紧牙关,努力控制着不让班长觉察到我身体的异样。“口令?”传来哨兵的问话,“家信!”班长回答着,顺便把今夜的口令也告诉我。那时侯我们新兵连喜欢把诸如“家书”、“平安”、“探家”等等编成口令,大概是连首长体谅我们刚入军营比较想家的缘故吧。“接岗了”班长对哨兵说,我接了岗,站进了岗亭里。说是接岗,其实就是站岗换班,因为我们还没授衔,也没学怎么用枪,所以站岗时我们都是空着手。班长叮嘱了几句“小心警惕”之类的话,把手电交给我后,走了。

夜幕愈发乌黑了,我双手抱在胸前,感觉没那么冷了,但心还是绷的紧紧的。(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7-7-2 12:01:53 被月苍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