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三卷 第六十二章 养娘血、亲娘泪 (四)

昨日黄花 收藏 37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015.html


第六十二章 养娘血、亲娘泪 (四)



秋叶把脸伏在建勇的小胸脯上听了听:“俊子姐,建勇胸脯和嗓子里头胡噜胡噜地拉四股弦,这恐怕是受凉肺出了毛病,得找看病的先生看看。”玉风正拿着粗布手巾给建勇擦额头,听玉风说找先生,就一边在盆里扭着手巾一边说:“俊子姐,南台村的王老先生过去在文海城里一家药铺坐诊,日本人进了文海城以后老先生就向药铺东家告假回了南台,听说老先生有医治肺病肝病的祖传药方,只是老先生年纪很大了不知道腿脚出诊走路方便不方便。”正说了富得媳妇进了门,听玉风的话就说:“俊子,南台离咱这里怎么也有几里地,那我回家看看富得上山打猎回来没,他回来让他出去借辆驴车去南台跑一趟。”

富得媳妇回家一进门就见富得喜滋滋地提着两只野鸡和三只野兔在院子里掀地窖子门要下窖子,见了媳妇富得笑眉笑眼地说:“老婆,今儿好运气,你看咱放在山上的套夹子夹住了好几只山货。”富得媳妇顾不得接他的话茬着急地说:“富得你赶紧到南台接王老先生去吧,小建勇咳嗽烧的厉害。”

富得把野鸡和野兔放进地窖子盖上几个柴火捆二话没说几步出了门。

接来了王老先生一番望、闻、问、切、开好了药方,王老先生拿出一小包消炎镇咳嗽的中药末让俊子先给孩子喂下去,小建勇嘴一挨上羹匙尝到了苦药立刻吐着哭起来,富得一见连忙抱起来哄着逗着,小建勇平时见了富得就会兴高采烈,因为富得特别喜欢逗孩子们玩,两家人住的不远,小建勇常跟着哥哥们去他家串门,他只要有闲空就会带着几个小子在院子里藏猫猫、和泥巴捏泥娃泥房子。富得做着鬼脸逗着建勇,俊子趁建勇看着富得要乐就捏着他小鼻子把小半碗药水灌了下去。等送走了王老先生天已经黑下来了。俊子一看药方上煎服的是银花、连翘、桔梗、牛蒡子、桑叶、菊花、杏仁、薄荷、豆豉、芦根、前胡、荆芥。外敷的是大黄、芒硝。富得媳妇想起家里还有点陈年使剩的大黄就回家找了出来,至于芒硝,这山里人家有猎户有猎枪就找得着芒硝。

忙活着给建勇上好了外敷药,送走了秋叶、玉风和富得媳妇,俊子这一宿拍着哄着不断地咳嗽哭闹的小建勇好不容易盼到了鸡叫二遍。天刚蒙蒙亮,富得两口子就来喊门,富得向俊子要了药方赶着借来的驴车出山进城抓药去了。

富得的驴车走了半头晌,俊子正盼着富得回来好煎药,突然村西头啪啪地几声枪响,是西海的鬼子翻过西山口从村西进了麦山夼。

西海的鬼子和二鬼子一般不越山来麦山夼,这回也是南边战事吃紧大部队都调去支援,上头一时顾不上为这些留守的鬼子们补充给养,鬼子们最近也是闲着没多少事情,几个二鬼子一直鼓动着说山里野味多,地肥雨水足粮食也多,就这么着,山外海边的鬼子在抢完沿海两个村的粮食后进了山。

这一次鬼子来的突然,村里的老小全堵在家里头被鬼子和二鬼子挨家赶到了麦场。俊子搀扶着受伤的老栓抱着建勇,雨平、雨岩、雨林三个孩子扯着妈妈的衣襟挤在人群中间。

昨天文海的鬼子刚走,今天西海的鬼子汉奸又来了,真是一波刚平这波又起。

村里人全被赶到麦场上以后,鬼子挨家搜刮粮食。村里各家除了坚壁起来的粮食,留在家里的一点点粮食早被昨天的鬼子搜走了,今天这些鬼子们一见没抢到粮食气的火冒三丈哇哩哇啦朝着麦场上的村民嚎叫。

要不怎么说鬼子残忍汉奸坏,许多馊主意都是坏了良心认贼做主子的汉奸出的,带鬼子进山来的几个汉奸见东洋主子着急,就上前把人群分成了两拨,一边是男人们,一边是抱着扯着孩子们的女人们。汉奸的本意是要用这个办法逼男人们一个个地回家拿粮食来换自己的老婆孩子,可这一分开,俊子抱着的和身后扯着她衣襟的孩子们就引起了鬼子汉奸的注意。

俊子怀里的建勇和身后扯着衣襟的小雨林只差两个月,摸样也明显不相同,地上站着的小哥仨都是大眼睛瘦消脸庞一看就知道是哥仨,而俊子怀里抱的建勇是圆脸儿细长眼,一个伪军班长走过来把俊子拉到人群外拿枪朝她比划着:“小娘们,你他妈给老子说,抱的是谁家的孩子!”富得老婆一看要糟就从俊子身后站出来要接过小建勇,谁知小建勇发烧小脸烧的通红,连着咳嗽,生病的孩子格外爱哭,富得媳妇这一抱,孩子张着小嘴大哭着扭头朝着俊子喊妈妈!这么一来,鬼子和汉奸都觉得不对劲,生拉硬拽地把俊子拖出人群绑了起来。

秋叶和玉风、富得媳妇一看小建勇被伪军从俊子怀里一爪子抓过去就都着了急。富得媳妇见秋叶和玉风都要过去抢下小建勇,她两手拦住她们,自己冲到那伪军跟前两手去夺孩子,嘴里对那伪军喊:“你是中国人不是?你家里有孩子没?你要是没孩子你有兄弟姐妹没?他们有孩子没?作践不懂事的小孩子算啥本事?”那伪军也许是没想到富得媳妇这么大的胆子,一楞神,富得媳妇拼命地夺下孩子躲回人群。玉风和秋叶也把三个孩子拉到自己身边和自己的孩子站在一起。

鬼子小队长手一挥,几个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抢走近俊子,几个伪军小跑步跟着上前,伪军班长问俊子:“你他妈说不说!那小崽子是谁的孩子?”鬼子听懂了伪军的话蹬了他一脚:“粮食的干活!”没等伪军回话,俊子开口了:“粮食都被你们昨天来抢走了,那里还有粮食!”伪军一听,恩?“昨天皇军来过?”“昨天来了好几十,你看看麦场边的地上还留着枪印子!”那伪军几步跑到场边看了看,回头媚笑着跑到鬼子队长面前:“太君,这个村子昨天有皇军来过了,您瞧麦场四周都有机枪腿架子的印子。”鬼子队长皱了皱眉头说:“你的,刚才问她小孩子地什么的干活?”“太君,这娘们先前身边那仨孩子和她怀里的那个摸样没有一点象的地方,看那仨孩子最小的那个和她怀里那个也就差一俩个月的大小,不会是她亲生的。前几天听说八路把他们的孩子分散到了各个村里找老百姓帮他们带孩子。那小崽子会不会是八路崽子?”

鬼子一听来了兴趣:“八路地?”“八路崽子地”鬼子队长几步走到富得媳妇跟前一把抓过正在咳嗽着哭的喘不上气的建勇走,他回身一手举着建勇一手用马鞭子指着俊子:“你地说,小孩什么的干活!八嘎!你的说!粮食地那里去了!”一阵枪栓响,麦场四周端着枪的的鬼子们纷纷把子弹上了膛,麦场上的人群乱了起来,男人们朝着女人和孩子这边喊着他们的名字,女人和孩子哭的叫的乱成一片。鬼子队长一抬手,啪地朝天开了一枪!又扬起手里的马鞭恶狠狠地抽打俊子。

俊子身上的碎蓝花粗布夹袄渗出了一道道血痕,她顾不得身上鞭痕疼痛抬头看了看鬼子队长手里举着的小建勇,嘴里喊着:“还我的孩子!”俊子晃了晃被绑着的双手冲到那伪军班长面前,她用冒着火星的眼盯着他说:“听口音老总你也是离这里不远的人吧?你该知道山里人祖辈都是要多养孩子多个劳力,我那孩子是双生,一个娘生的不一定摸样一样,一个瘦一个胖一个长的大些一个小些这没什么希罕的吧?这年头俺山里人日子过的够难的了,都是中国人,你别把事做的太绝了!”。

那伪军听了这话看了看鬼子手里的建勇,只见那孩子连哭带咳嗽脸已经发了紫,他走到鬼子那里点头哈腰地接过孩子但是并不还给俊子:“孩子可以还给你,但是你得交出粮食,说,粮食藏那里了?”这时候一鬼子朝着俊子的胳膊就是一刺刀,鲜红的血立刻把俊子的衣裤染红滴到了泥地上。这时候老栓踉跄着从人群里冲了过来,他不顾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流着血,拼命地从那伪军班长手里抢下建勇紧抱在怀里。鬼子队长一看那伪军问不出粮食来就喊了一声:“机枪的准备!”四挺机枪立刻对准了人群,眼见鬼子队长那手挥起来就要下令向人群开枪,就在这时候,只听一声大喊:“住手!”只见麦场东边那条通向村里的泥道上扬起了一阵泥尘,泥尘里,一只青色小毛驴扬起四蹄‘得得得’地拉着车飞奔过来,车上站着身穿黑夹袄腰捆麻绳一手攒车绳一手提着野鸡野兔的富得。

那驴车上装了高高的一垛打着各种颜色补丁的麻袋包和草包,个个装的鼓鼓囔囊富得把驴车赶进了麦场手一扬放出两只野鸡惊吓地扑腾腾地乱飞,那三只被绑着前腿的野兔也奋力地用后腿蹬地一跳一跳地在地上蹦着,好几个鬼子汉奸一见就乐着放下手里的枪四处追着扑着野鸡野兔,鬼子队长用手里的鞭子一指富得:“你的,什么人?”富得把手叉向后腰:“我的,送粮食的!”

趁鬼子们见到野鸡野兔抓的抓看的看乐的乐,富得拍了一下小青驴,小青驴撒开蹄子蹿到了男人群里,富得从后腰抽出一把匣子枪大喊一声:“老少爷们!抄家伙!”富得照准了一楞神的鬼子队长就是一枪,那鬼子的鼻子立马成了血窟窿仰身倒下没了气。

小青驴前蹄子猛地撩起来把车上的草包掀到了地上,驴车上露出了十几杆三八大盖!说时迟那时快,正一肚子憋屈火的民兵和武工队员们一个个上前抄起抢就冲到了几挺机枪前照准了鬼子用刺刀捅下去!俊子立刻朝乡亲们喊:“赶紧爬下!”人群里的农救会员和妇救会、青妇队员急忙把乡亲们按倒在地。鬼子没了领头的,立刻乱了套,端着枪转着圈地开枪,这时候秋叶扑到俊子跟前把她手上的绳子解开,俊子一看鬼子和乡亲们离的很近,根本没办法拉枪栓开枪,许多人都光着膀子和鬼子肉搏,啥叫山东大汉?看看眼前那些光着膀子掐着鬼子脖子猛劲儿地摔着鬼子的爷们就明白了!

这边男人们和鬼子搏斗,那边玉风、秋叶们安排乡亲们在地上爬着滚着向麦场外疏散。这场血战,是面对面膀对膀,燃烧着火焰的眼对鬼子绝望中血红的眼。那一班的伪军这个时候在那里?见过兔子跑山没?伪军班长一看鬼子队长死了就带着他那一班人往来的山路跑,溜的比兔子还快。

麦山夼的爷们个个眼睛血红,狂喊着杀呀!打死东洋鬼子!这些平时上山打猎下地干庄稼活计的男人们心里很明白,眼前是到了生死关头了,不打死鬼子不但麦场上这些男人活不成,鬼子会灭了麦山夼!

麦场上喊声惨烈,鬼子是被这些瞪着血红的眼睛嘴里狂喊着的中国农民吓着了,从来都是他们到各处扫荡抢掠,几时见过村民们这么不要命地动手抵抗?富得带着几个壮小伙首先围向那四挺机枪,把四个机枪手生生摁在地上掐着脖子捏断了气,一阵肉搏以后,鬼子大部分被村里人夺了枪,剩下的鬼子远远看见那一班的伪军已经跑上了山道,就也都不要命地也向山上逃去。

俊子喊住了要往山上追鬼子的人们,招呼大伙收拾麦场的尸体和武器,富得带着男人们把搏斗中受伤的乡亲抬回家,一清点,死了十三个鬼子,得了四挺机枪三十多三八大盖和许多子弹带。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