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二卷 亡命金三角 第二十七回 侠肝义胆

信周 收藏 31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武克超与付明涛被艾猜抓住的时候,岩松正跟着张子扬在森林里打猎。俩人回到矿山,张子扬照例让岩松把猎物送到伙房去,他自己去了武克超那里。 岩松拿着猎物到了伙房,在伙房做饭的是一个果敢老兵,快五十岁的人了,当兵一辈子也没有个家,把岩松也当作自己的孩子,总是偷偷的给他留存点好吃的东西。岩松没有事的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武克超与付明涛被艾猜抓住的时候,岩松正跟着张子扬在森林里打猎。俩人回到矿山,张子扬照例让岩松把猎物送到伙房去,他自己去了武克超那里。

岩松拿着猎物到了伙房,在伙房做饭的是一个果敢老兵,快五十岁的人了,当兵一辈子也没有个家,把岩松也当作自己的孩子,总是偷偷的给他留存点好吃的东西。岩松没有事的时候,也喜欢到伙房帮老兵做点事。

果敢老兵见岩松又拿来不少猎物,很高兴地说:“岩松,今天收获不小啊。是不是跟张排长去的啊?”

“是啊老爹,今天给我留什么好吃的了?跑了一上午,可把我饿坏了。”岩松笑嘻嘻地说。

“那有什么好吃的,你们好几天没有打猎了,笼罩下有几个糯米粑粑,你先吃点,炖出山鸡来,你再好好地吃一顿。”

老兵到外边去担水,岩松拿出糯米粑粑吃起来。突然老兵慌张的跑回伙房,紧张地对岩松说:“岩松,不好了,军区那边来了好多人,把连长和排长他们都抓起了。”

“什么?我去看看。”岩松转身要朝外跑,被老兵一把抓住,“你不能去,他们人太多,小心把你也一起抓了。你先藏在我这里,我去看看,有什么事我再告诉你。”老兵把岩松拽到里屋睡觉的地方,“你就藏在这里,千万不要出来。”然后,老兵去查看情况了。

过了半个多钟头,老兵从外边回来了,岩松着急的问:“怎么样了老爹?”

“是龙泽司令的侍卫长艾猜带兵来的,现在已经把连长他们都押走了,听说是回板瓦了,另外还留下了几个人,接管我们这里。唉,刚过了几天舒心的日子,又要受气了。”老兵谈了口气说。

“他们为什么要抓连长?”

“听说是因为连长炸了军区的化工厂,就是在山里偷偷生产4号的地方。”

岩松坐在那里想了半天,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去救他们,我一定要去救连长。”岩松刚要想往外走,就被老兵拦住了。

“你要做什么去?他们有十多个人呢,你可千万不能出去。说不准他们现在正在到处找你,等到天黑以后你再偷偷离开。”老兵制止住了岩松。

岩松一直等到天黑,他从老兵的宿舍溜出来,他想先到自己的屋里去拿武器。他悄悄的来到住的房屋边,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没有了,所有的枪支被人带走了。他只好又回到伙房,跟老兵要了一把劈柴的砍刀,带上了点吃的东西,偷偷出了矿山。

出了矿山,眼前的森林漆黑一团,象一个张着大嘴的猛兽,让岩松感到有些胆怯,可是想到被抓走的武克超他们,他就什么也顾不上了,沿出山的小路就追下来。夜晚的森林里危机四伏,周围的树林里不时传来野兽的吼叫,就是老练勇敢的猎人也不敢一个人在夜晚行走在原始森林里,更何况一个没有带武器的孩子。岩松边走边感觉头皮阵阵地发麻,心脏在突突直跳。

突然,他发现前边前边不远处有一双闪着光的眼睛,吓的岩松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他猜不出是什么野兽,不知道是豹子还是狼,他双手握紧砍刀,用眼睛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他发现旁边有一棵参天大树,他几步就窜到树下,顺着从树上垂下的藤条,很快爬到了大树上。岩松看到下面的有个东西围绕着大树不停地转圈,很长时间才慢慢离去。

岩松砍了一根细长的藤条,捆在自己腰上,然后坐到一个大树叉上,把藤条的另一端栓到书枝上,这样可以防止自己睡熟后掉下去。他想先睡一觉,等天亮后后再追赶他们。

岩松趴在树干上,怎么样也睡不着,心里总是在想与武克超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从武克超给他钱,让他去买鞋的那时起,他就把武克超当作了亲人,与武克超他们在一起的这几个月,是他最快乐的日子。他们都把他视为亲兄弟,武克超就象一位大哥关心着他,张子扬和付明涛就象老师,手把手地传授给他特种兵的各种技巧,而现在他们却一下子都不在了。从小就是孤儿的岩松,刚刚感受到的亲情的温暖,现在却消失了,他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要救出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就出他们。他离不开他们,所以决不能失去他们。不知不觉中,岩松迷迷糊糊睡着了。

在睡梦中的岩松突然感到一阵窒息,象被人活埋到了土里,感觉有块大石压在了胸口,岩松认为自己还在恶梦中,他睁开眼睛一看,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发现自己竟然被一条三四米长的大蟒盘在了树干上,大蟒的身子把他和树干紧紧缠绕在一起,他赶紧从身体两边把两只手抽了出来。

这时候,大蟒的头刚好从树干后绕过来,嘴里长长的舌头不时地吐出来,岩松迅速用两只手一下子掐住了大蟒的脖子,他知道这个时候决不能动大蟒的其它部位,特别是尾巴,如果掐住了其它地方,大蟒的力气就会增加,只有掐住了它的脖子,才能使大蟒慢慢松劲。

大蟒被岩松掐住脖子后,头动不了,便用身子使劲地缠绕岩松,这是大蟒杀死猎物时惯用的方法,把猎物盘绕起来绞杀,使其窒息死亡后再吞食。岩松立刻感到身体象裂开一样疼痛,血液也往头上灌,两眼冒金星,他知道自己的双手千万不能松开,如果一松劲他就完了,他强忍疼痛,用劲所有的力量掐住大蟒的脖,与大蟒较劲。

大蟒被岩松掐住脖子后,就张开了大嘴,血盆大口离岩松的脸不到一尺远,嘴里的腥臭味不断地喷到岩松的脸上。就在这时,岩松看见身边垂着一节藤条,这是昨晚他砍断用来捆身体的,藤条的一端被刀斜砍成了一个尖,岩松腾出一只手快速抓起藤条的一端,猛的一下扎进了大蟒的嘴里,尖尖的藤条,象锋利的剑刺进了大蟒的喉咙里。蟒蛇的身体猛烈抖动了几下,很快松弛了下来,从树上掉了下去。

岩松感觉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象虚脱了一样,瘫趴在树叉上,休息了好长时间,他才缓过劲来。顺着垂下的藤条从树上下来,拿起早已掉在地上的砍刀,把大蟒的头剁了下来,又狠狠砍了几刀。然后不敢耽误时间,赶快去追武克超他们。

岩松不停的追到,饿了就摘几个野果子吃,渴了就喝点山泉水。第二天傍晚,出了这座大山,也没有发现武克超他们的踪迹。而此时武克超他们已经艾猜被押上了越野车,向板瓦开去。

岩松也发现了山路上留下的车轮印迹,他猜想一定是用车把武克超带走了。现在是追不上他们了,只有去板瓦寻找他们。

岩松用了两天的时间赶到了板瓦。到板瓦后,他不敢去部队的营房,害怕把人发现他。

岩松正在为难时,想到一个叫阿旺的好伙伴,阿旺大他两岁,与他一起都在赵营长的手下当兵,阿旺的家就在离板瓦不远的山寨里。以前经常跟阿旺回家,阿旺的父母都很喜欢岩松。

岩松爬上阿旺家的吊角竹木楼,碰巧阿旺刚好在家,阿旺见到岩松回来了,差一点儿认不出岩松,岩松的脸上满是泥土,衣服也全烂了,把阿旺吓了一跳,“是岩松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搞得这么狼狈不堪?”

“快,先给我弄点吃的,我已经三四天没有吃东西了。”岩松什么也顾不得。

岩松一气吃了三大碗米饭,喘了口气,摸着肚着说:“真香啊。”

“快说是怎么了?岩松。”等在旁边的阿旺急着问岩松。

岩松喝了口水,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对阿旺讲了一遍,最后说:“阿旺,你赶快回去打听一下情况,看他们把连长怎么样了?”

“好吧,你在这里等着,那里也不要去,打探到消息后我马上回来。”阿旺说完就回了部队。

两个小时后,阿旺从军营赶了回来。见到岩松,把了解到的情况对他讲了一下,“他们是被龙泽派人抓得,现在被关押在司令部警备大队的地牢里,看守的很严,任何人都进不去。不过我听说咱们营长去看过他们,其它的就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会怎么处置他们?”岩松着急地说。

“暂时不会处置他们,我听说丁司令和龙泽都到勐固开会去了,肯定要等他们回来才能处置他们。”阿旺看岩松很着急,就安慰他,“你不要太着急了,你就在我家藏着,我去打听消息,有什么动静我立刻回来告诉你。”

岩松在阿旺家焦急地等待了四天,这天中午阿旺急匆匆赶了回来,把岩松拉到一边,对岩松说:“有消息了,今天早上他们仨人被关进了土洞,这个土洞就在我们寨子外面那个山坡上。”阿旺的话还没有说完,岩松一下站了起来,“我去看看。”

阿旺一把拽住他,“等一下,你急也没有用,听我把话说完,那个土洞一般是处死人用的,我听说龙泽发话了,不给他们吃喝,如果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有人能给他们凑齐1000万元人民币,就把他们放出来,否则就把他们渴死在里面。”

“我要去救他们。”岩松说着就要向外冲。

“不行,”阿旺拦住他,“艾猜安排了七八个人,昼夜把守在洞周围,你去还不是送死”

“我不能看着他们就这样死了……”岩松急的大哭了起来。

“岩松,你先不要哭嘛,晚上的时候,我们俩偷偷摸过去查看一下,然后再作打算,怎么样?”阿旺劝说岩松。

天黑后,岩松和阿旺偷偷出了寨子。土洞所在的山坡离寨子不到一里路,俩人趴在距离土洞几十米远的树丛里。只见不远处燃烧着一堆篝火,旁边支起了一座临时的军用帐篷。火堆边坐着两个人,长枪靠在身上,好象在喝着酒。离火堆二三米处就是盖土洞的大石板。

岩松和阿旺趴在灌木丛里朝这边看着,两个一直看了四五个小时。阿旺悄悄地说:“岩松,我们先回去吧,在这里这样看着也没有用。”

“阿旺,你先回去吧,我要一直在这里等着,直到他们撤走,你再来的时候给我带些吃的和水来就行,还有记得带条绳索来。”

“好吧,你要注意安全,我会给你送吃的来。”阿旺说完就悄悄的离开了。

岩松躲藏在树林里整整监视了七天时间,傍晚的时候,阿旺会准时来给岩松送吃的和水。随着时间的延伸,岩松的心里也越来越沉重,他不知道武克超仨人是否还活着,焦急的心情让他吃不下睡不着,他现在所承受的痛苦并不比土洞里的仨人差,他在心里默默地祈求佛祖保佑武克超他们一定要挺住。

第八天的傍晚,岩松发现那帮人打开了土洞的石板,然后围在周围等了很长时间,随后他们开始撤帐篷。

岩松不知道是心里是高兴还是悲痛,盼望这些人快些离开,现在心里好象又怕他们离开。这时候,阿旺刚好悄悄来给岩松送东西。岩松抓住阿旺的手,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看着那边的人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阿旺感觉到岩松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他只能紧紧地握住岩松的手。

终于看到那些人离开了土洞边,岩松发疯一样跑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