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二卷 亡命金三角 第二十六回 陷入死牢

信周 收藏 3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三辆三菱帕杰罗在半夜时分到达了板瓦,武克超仨人被艾猜他们押送到军区警备区的牢房里。 牢房是用石头砌成的,一半在地下,有一个一尺大小的窗口,刚好可以看到地面。牢房里阴暗潮湿,散发着浓烈的霉臭味。一边的地上堆着些稻草。几个家伙把武克超他们扔进一间牢房后,扬长而去。 武克超他们刚来金三角时,接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三辆三菱帕杰罗在半夜时分到达了板瓦,武克超仨人被艾猜他们押送到警备区的牢房里。

牢房是用石头砌成的,一半在地下,有一个一尺大小的窗口,刚好可以看到地面。牢房里阴暗潮湿,散发着浓烈的霉臭味。一边的地上堆着些稻草。几个家伙把武克超他们扔进一间牢房后,扬长而去。

武克超他们刚来金三角时,接收他们的营长赵刚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第二天一早他就来到牢房。

赵营长让看守牢房的士兵打开,走进牢房后,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已经认不出地上躺着的三个人。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血迹掩盖住了衣服原来的颜色。戴着脚镣的脚腕处血肉模糊,让他不忍心再看下去。

“来人。”赵营长回头大喊了一声。

跑进了两个士兵,赵营长对其中一个士兵说:“你去把军医找来,告诉他多带些消炎药和绷带来。”又对另一个士兵说:“你去找工具把他们的脚镣打开,在这里又跑不了人,还带什么脚镣。”

士兵迟疑着没动,“艾猜侍卫长交代,要严加看守这三个人。”

“混蛋,出了事我负责。快去吧。”赵营长愤怒地说,事实上他与副司令龙泽也是貌合神离,他也看不惯龙泽的为人,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是敢怒不敢言。

武克超听到赵刚的声音,慢慢坐起来,“是赵营长,给你添乱了。”

赵刚赶忙扶住武克超,“武老弟,哪里话,让你们遭罪了。”

“这件事与赵营长没有关系,都是我们自己惹得祸,我很内疚,给你添了这么多不必要的麻烦。”

“事情既然已经如此,就不要再说了,我会尽力救你们,不过这件事是龙泽亲自插手,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一贯排除异己,所以后果很难预料。”赵刚面露难色地说。

“谢谢你赵营长,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很感激你。”

这时候一个士兵带着工具进来,把武克超他们的脚镣打开了。军医也来到牢房,把武克超的伤口作了处理,给他们都上了药,进行了包扎。

赵刚看到军医给他们处理完后,对武克超说:“我安排人先给你们弄点吃的来,你们先安心待在这里,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好,谢谢你赵营长。”武克超感激地说。

赵刚知道,要想救武克超他们,只有找军区的司令丁杰,而此时丁杰和龙泽都不在板瓦,都去了北方局所在地勐固,两人去北方局开会,至少要几天才能回来,军区目前只有一个副政委在主持工作。所以这件事只能等他们回来后解决。

五天以后,丁杰和龙泽从勐固回到了板瓦。赵刚找到丁杰说明了此事,要求放过武克超仨人。龙泽说什么也不同意饶过他们,而且要立刻处决武克超仨人,丁杰夹在中间很为难,关键是龙泽手里有重兵,整个军区的大部分兵力在龙泽的控制下,所以龙泽很嚣张。而丁杰也拿他无可奈何.

因为武克超是赵刚招收的兵,所以龙泽也有所顾及,最后他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把武克超仨人投进土洞,断绝他们的事物和水,在他们还活着的这段时间了,如果有人能替他们筹集到1000万元的资金,来弥补军区的毒品损失,就可以饶过他们。如果拿不来这些钱,就让他们在土洞里自生自灭。丁杰被迫也同意了龙泽的这个办法。

在掸帮地区,是没有法律的地方,在这里还没有建立司法体系,如果有偷窃、打架等犯罪活动的,当局者用鞭刑、剁手、蹲土洞等土办法来惩治他们,而蹲土洞则是金三角地区最普遍和最流行的处罚重犯的一种方法。

土洞是垂直向下,深有四到六七米,上小下大的,形如啤酒瓶的井状,底部的直径有三四米。关进土洞后,洞口还要盖上大石板,如果没有外力的帮助,根本不可能逃脱。犯人被关进土洞后,每天放进三个罐子,一个罐子盛水,一个盛吃的东西,还有一个用来盛犯人的屎尿。洞口被盖上石板后,里面见不到一丝光,也听不到一点外面的声音,空间狭小,而且阴暗潮湿,关在里面的人一两个月就会全身瘫痪,甚至死亡。

而象龙泽说的那样,把武克超他们关进土洞,不给水和吃的东西,最多四五天,必死无疑。赵刚也知道这是龙泽在要他们的命,而且方法更为狠毒,但是却无能为力。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人在这么短时间里,为武克超他们筹集到1000万元。

赵刚最后一次给武克超他们送来了饭,把实情告诉了他们,让他们吃饱喝足,祈求老天有奇迹发生。

在武克超他们来到板瓦一周后,被放进了一个大土洞里,事实上这是一个专门用来处决犯人的土洞,投进这个土洞的人很少有人出来过。这个土洞在离板瓦一里多地的一个山坡上。

怕他们被人救出来,龙泽安排了几名亲信在这里看守着。直到武克超他们死去,否则任何人不准接近土洞。

艾猜亲自带人把武克超他们三个从牢房里押出来,用车把他们拉到了山坡上的土洞边,有一条粗绳从洞口垂下去。

武克超来到洞口边,抬头看了一眼刚刚升起的太阳,他想这可能是自己看到的最后一眼阳光了,他面向东方,几百米远就是国境线,那边就是亲爱的祖国,他现在突然感觉祖国是那么的亲切。在那边有自己的父母和亲朋好友,然而这一切却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他在心里默默念道:‘永别了妈妈,永别了祖国。’然后毫不迟疑的顺着绳索下了土洞,张子扬和付明涛也一声不吭地跟着武克超下了土洞。

头顶的洞口被大石板“啪”的一声盖上了,土洞内漆黑一团,没有一丝光,武克超仨人下来后,眼睛一时不能适应里面的黑暗,都站在那里没有动。

洞口被盖住后,土洞内既没有亮光,也没有任何声响,只听见三个人的喘息声,很长时间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突然一股恶臭钻进了他们的鼻子,“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臭。”付明涛轻声问。

张子扬蹲下身来,用手慢慢的在四周摸索,忽然他的手碰到一个圆圆的东西,他用手仔细地一摸,竟然是一个人的头颅,“吗的,这里有死人,我摸到了一个死人头骨。”

武克超和付明涛也都蹲了下来,用手在四周摸索,他们的手也都碰到了一些尸骨,“臭味就是从这些尸体上发出来的,奇怪,这些尸骨怎么都这么干净,好象身上的肉被什么吃干净了。”付明涛的话让武克超和张子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武克超摸索了一圈说:“这里面至少有八九具尸骨,看来这个土洞里关过不少人。我们把这些尸骨堆到一遍吧,这样可一空出地方来,我们也坐下。”

仨人在黑暗中用手摸索着把散落在四处的尸骨堆到一边,这个土洞的底部有四米多宽,有七八米深,因为很深,所以下面很潮湿,有的地方有水珠渗出来。武克超用手围着土洞摸索了一圈,好象要寻找什么?四壁很光滑,上面有一道道的划痕,这是被囚禁在里面的人有手抠出来的。

“明涛、子扬,我们三个人搭个人梯,看能不能到洞口。”

“好啊,大哥腿上有伤,在最上面,我在最下面。”张子扬说着让付明涛先蹲下,武克超踩到他的肩膀上,付明涛扶着洞壁慢慢站起来,张子扬又蹲下,付明涛又踩到他的肩膀上。张子扬站起来后,听到上面的武克超说:“好了,下来吧。”武克超下来后,张子扬急忙问:“怎么样大哥?能不能上去?”

“不行,至少还差两三米高。根本够不到洞口。”

“看来我们是要死在这里边了。”张子扬泄气地说。

“子扬,忘记大哥说的话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决不放弃。”付明涛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也明白,他们不可能逃出土洞。

“我经常对你们说过我的直觉很准,我这次也有一种直觉,我们死不了。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武克超鼓励他,也是在鼓励自己。

“除非真的有奇迹发生。这如果是在国内还有可能,可这是在金三角,我们在这里举目无亲,谁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们?”付明涛知道武克超是在安慰他们。

仨人在黑暗中,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只是逐渐感到饥渴难忍,饥饿到一定程度就没有了感觉,但是干渴却是难以忍受得,嗓子象冒烟一样。但是无论怎么痛苦,仨人没有一人吭声,都在忍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巨大折磨,他们都能感受都彼此之间的心情,三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们都趴下吧,把脸贴在潮湿的地上,这样会好受一些。”武克超轻声地对俩人说。

他们并排趴在地上,把脸贴在了潮湿的泥土上,湿润的空气吸进喉咙里,缓和一下干渴的痛苦。他们就这样静静地趴着,忽然听到周围有嗦嗦地声音,象是有东西在移动。

张子扬感到右手一阵疼痛,他嘴里,“哎吆。”叫了一声,右手顺势抓了一把,只听见吱吱的声音,原来是一只老鼠被他抓住了,他狠狠的一纂拳,把老鼠捏死了。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妈的,竟敢咬我,你也来欺负老子。”然后两只手捏着两只老鼠腿,把老鼠一下撕开了,又把老鼠撕成了几块,摸索着递给武克超和付明涛,“来吃点老鼠肉,记得我们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时就逮过老鼠,那个味道还能咽的下去。”

武克超和付明涛接过张子扬递来的老鼠肉,放进嘴里,感觉一股血腥味钻进喉咙里,都顾不得太多,咬牙嚼了几口就咽了下去。他们的嘴里渴的没有了唾液,带血的生鼠肉在嘴里产生了粘糊糊的感觉。

“我知道这些尸骨为什么这么干净了。”刚把老鼠吞到肚子里,就听付明涛突然说,“他们的肉都是被这些老鼠给啃光的。”

付明涛的话音刚落,武克超立刻感到一阵恶心,一张嘴,“哇”的一口吐了出来。随后三个人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我们是在间接地吃死人肉啊。”“别说了,太恶心了。”张子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付明涛打断了。

这时四周又有了老鼠的动静,而且还很多,听声音好象在抢吃他们吐出来的东西。这些老鼠根本无视他们的存在,也许认为他们已经是死人了。

“不行,无论如何我们得吃这些老鼠,否则我们坚持不了多久。”武克超接着又说,“逮到后先不要撕开,捏死后先喝点血,然后再吃鼠肉。”

“这里的老鼠不怕人,很好逮,你们听,数量还很多。”张子扬对他们俩说。

“我们仨个背靠背成三角形坐着,一人对着一个方向,把腰带抽出来,用一只手握住皮带的两头,对准有声音的地方抽打,一定能打死不少。”付明涛出了一个注意。

“嗯,好主意,”仨人按付明涛说的方法,手里握着皮腰带,一人对着一个角,听到声音就啪的抽一皮带,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打老鼠上了,让他们暂时忘记了饥饿和干渴,也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竟然打死了十多只老鼠。

“这些老鼠肉可以让我们多坚持几天,我估计上面的人过个四五天就会打开顶上的大石板。”武克超猜测说。

“大哥是怎么知道他们会打开上边的石板。”

“你们想,龙泽是为了要把我们闷死在这里,在我们死之前他一定会派人在上边看守着,他怕赵营长会来救我们,过几天上边的人就会查看我们死了没有?如果是死了,他们就会撤走。所以我估计最多一周的时间,他们就会打开上边的大石板。”

“那我们怎么办呢?”

“洞口的石板一旦打开,我们要立刻装的象死人一样。只要把上面的人骗走,我们就还有机会。所以我们现在要尽可能多逮老鼠吃,尽量多坚持时间。”

随着时间的延长,他们的脱水状态越来越严重,仨个人思维开始模糊,时而混混欲睡,时而出现短暂的昏迷。

武克超用顽强的意志支撑着自己,他不断地提醒自己千万不能睡,他知道如果现在睡过去,就会永远醒不过来了,他过几分钟就摇晃一下张子扬和付明涛,有气无力的呼叫他俩,“子扬、明涛,千万不能睡着,一定要坚持,我们会活着离开这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