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天江市常务副市长率政府各部门头头脑脑共十多人组团来深圳专门考察并商讨“东陵集团”回天江投资事宜。

早上六点多钟周飞躺在床上打了三个电话:叮嘱常务副总黄华忠务必在十点半前赶到宝安国际机场迎接家乡来的这帮贵客;再次与总裁办公室特别助理兼HR总监刘楚格确认了副市长一行的行程安排;一切安排好后,周飞打电话给“天鸿皮业”的洪胖子,响了四五次之后洪胖子才接了电话:“丢你,这么早打电话干鸟啊?”

“丫酒醒了没有?徐市长他们十一点钟就到深圳了!”周飞没好气地提醒着这位老战友。

凌燕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拉着坐在床上的周飞慵懒的说:“老公,再睡一会嘛!”

周飞放下电话轻轻的吻了一下夫人的面颊柔声说:“宝贝,快点起来了,早点去公司,要不一会又堵车。”

“我不,我还想再睡一会!”

周飞微笑着摇了摇头……

周飞有个习惯,不管晚上什么时候睡觉,只要睡醒了,就不愿在床上多呆半分钟,凌燕却是必须要睡够八个小时,否则一天到晚哈欠不断。

昨天晚上夫妇俩跟洪胖子和另外几个战友在夜总会喝到了两点多钟,五个男人喝了六瓶芝华士外加两打喜力,估计凌燕不到九点钟也起不了床。

周飞洗漱完后看了看手表,习惯性的端了杯酸奶,穿过客厅那个落地式玻璃门,走上了阳台。这是建在半山上的临海别墅,开发商给这里取了个很好的名字,叫作“听涛筑”,十个月前周飞夫妇搬进这里以后,除了公差,他每天都要花上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这里徜徉。

周飞对海有一种莫名的情结,十多年前他就是在北方临海的那个大城市特警部队退役的,每年都会在海滩集训。而且从小就喜欢舞文弄墨的周飞一直很喜欢海子,喜欢那种“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所以,这么多年来,拥有一套建在海边的房子,一直是周飞的梦想。

其实,周飞对自己的生活品质从来没有过高的追求。中午只吃十块钱一盒的工作餐,唯一的一套西装还是几年前结婚时在大卖场买的杂牌货,车子也是五年前买的,十来万块的国产SUV。

这套房子在这个别墅区里是很一般的,算不上顶级,却也几乎花完了周飞这么多年来所有的积蓄,一千六百万元!但他拿到钥匙时,手都在抖。可是当他第一次搂着娇妻的小蛮腰站在那个足足有五十平米的阳台上看海鸥飞旋、看半山的风景、聆听大海温柔的吐呐声、贪婪的呼吸腥湿的大海的气味的时候,他陶醉了,他甚至希望那一刻能永恒的定格,就那样搂着爱人站在海边终老,人生最幸福最有成就的事莫过于此了……

周飞是个感性的人,他的思维跳跃,常常触景生情,只要闲下来,就无法让心情平静,这么多年来,虽然吃过了很多苦头,但一直过得很快乐,他信奉的是“像休闲一样工作,像工作一样休闲”!生活和工作上再繁忙,压力再大,他都不忘挤出休闲的时间,很简单的休闲,找几个老友聊聊天、去BBS上灌灌水、去书画院看看展览或者找几本簿簿的小说一口气读完,甚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发一会呆……反正,他总是有办法让自己快乐起来。

今天注定又是一个让周飞无法平静的日子。他的另一个梦想就要实现或者说接近实现了,梦想了多少年,他已经不记得了,也许在学生时代就已经植下了种子。现在终于可以落到实处了,这一年多来,从市场调研到“商业计划书”的拟定到项目可行性研讨再到寻找投资人,周飞的足迹几乎遍布长珠三角和香港的每一个角落……

沙滩上越来越热闹,都是些早起来海边消暑的人,俯瞰这一切,周飞有种君临天下的豪迈,仿佛世界上的一切尽在掌握……

思绪划过,抬眼望着遥远的海平面,那边并不是他的家乡,而他总喜欢把遥远的地方想像成自己的家乡。那个偏僻的小城里有他至真至爱的父老乡亲、有他那位已经满头白发一直舍不得离开家乡投奔儿子的老父亲,还有在家乡老屋对面的青山中安息着的天堂里的母亲……。周飞点了一颗烟,轻轻吸了吸鼻子,赶紧将思绪拉回来。

凌燕不知何时站在了周飞的身后,小鸟依人般的轻轻的搂着他的熊腰把头贴在他背上,喃喃道:“老公哥哥,你又在想家了吧?”周飞轻轻抓住爱人的小手转过身来,刮了一下凌燕的小鼻梁,然后轻轻将她揽入怀中笑道:你这个死丫头,就是我肚子里的小蛔虫……

早上九点钟,一辆黑色的吉普车驰出“听涛筑”别墅群,很快上了高速,一路狂飚,周飞亲自驾车,凌燕拿着一本休闲杂志闭着眼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音响里传出那首顺子经典的老歌——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