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 第二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小芳一本正经地道:“从今天开始,这洗尿布的事就全拜托给你了。如果你不想在这徐家堌墩混了,现在就可以走人。”


罗大棒子知道这是小芳在故意整自己,而又不能不认,就笑道:“小芳,你咋说咋好还不行嘛!我听你的!”


小芳道:“小芳是你叫的?叫‘二奶奶’。”


罗大棒子解嘲道:“是该叫您为二奶奶了,回头我就给弟兄们招呼一声。二奶奶,您要没什么事的话,我这就给石头洗尿布去了?”


小芳道:“是不是要我送你一下?”


罗大棒子点头哈腰走了。


一时间,李二爬子很少带人外出捶活,并对弟兄们讲,少动刀枪,凡不必要杀人的,一概不杀。杀人的事日渐稀少,就是有些抢掠勒赎的事,李二爬子也是尽量不让小芳知道。


弟兄们都说,二爷像换了个人似的。


小芳的奶水很足,石头是吃不完的,两个奶常胀得生疼。小芳问李二爬子咋办,李二爬子就道用手挤出来些就好了。两个奶子不用力挤不出来,一用力可就更加疼痛难忍了。小芳又问李二爬子咋办,李二爬子就道只能少吃腥味少喝汤水了。如此下来,小芳的奶子是不胀了,可也没有了奶水,饿得石头哭个不停。小芳只得吃喝如旧。奶水足了,石头能吃饱不哭了,可小芳的奶子又胀得受不住了,满屋打转转。小芳再问李二爬子咋办,李二爬子苦笑道只好用人吮吸了。小芳脸色顿时绯红道,这叫什么呱,李二爬子就说再没办法了。小芳奶子胀疼得厉害,只好说那就试试吧。


小芳躺在床上,把上衣掀开,两个雪白如大馒头般肥实的奶子便暴露在李二爬子眼前,李二爬子顿觉饥饿无比,且有口水涌出,很想把这两个雪白诱人的大馒头一口吞了。


当李二爬子坐到床边后,小芳就将眼睛合闭了。李二爬子俯下身子就将那颗鲜红熟透的桑葚子般的乳头噙在了口里。他并没有急于吮吸,他想起了童年的一些往事。他对奶子有着超常的感情。他吃奶吃到七岁,虽然他娘早没了奶水,对他来说只是一种强烈的依恋。他娘曾多次用锅灰将乳头涂黑。他选择抗议的方式就是哭,没完没了的哭,哭的人心烦意乱,越劝越来劲,不吃不喝。他爹气极了就用大巴掌扇他,其结果仍未奏效。他爹就说,哪天给你找个大奶子的媳妇算毬了。说也怪,就这一句话他再没沾惹过他娘的奶子。事后他爹骂道,狗日的驴性。


小芳睁开眼睛问他咋了,他呜呜噜噜地说没什么。然后,就闭上眼睛吮吸了起来。一股股香甜的乳汁汩汩流进他的胸膛。


小芳说你吃了我的奶可就成我的儿子了。


李二爬子抬起头正要说话,小芳奶惊,李二爬子被刺了一脸奶花子。


翌日,小芳的奶子又胀了。小芳躺在床上,正要掀上衣,李二爬子坐到床边说还是解开怀方便,小芳说那你就解吧。李二爬子说你这人真不像话,让人家帮忙还拿糖。转眼就把小芳的褂子扣子解开了。


煞白一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