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八章 截车草叶桥(下)

辽西老戟 收藏 15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突然,公路上响起了地雷的爆炸声,一辆卡车被炸翻,歪倒在沟里。对面的山崖上响起了枪声,向跳下车来哇哇喊叫的鬼子投下了手榴弹。 一辆卡车停下了,一个鬼子军官躲在卡车后面,一挥战刀,喊道:“游击队!马胡子!”鬼子们从两面向山崖上包抄上去。其余的卡车停了一下,又向南面镇子方向开走了。 “上车!”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突然,公路上响起了地雷的爆炸声,一辆卡车被炸翻,歪倒在沟里。对面的山崖上响起了枪声,向跳下车来哇哇喊叫的鬼子投下了手榴弹。

一辆卡车停下了,一个鬼子军官躲在卡车后面,一挥战刀,喊道:“游击队!马胡子!”鬼子们从两面向山崖上包抄上去。其余的卡车停了一下,又向南面镇子方向开走了。

“上车!”杨欣跃出灌木丛,飞身扑向车前的鬼子军官,赵梅向卡车驾驶楼冲去。

鬼子军官不曾提防身后有人袭来,一下被压倒在地上。没等反抗,已被杨欣一肘砸在太阳穴上,一命呜呼了。

杨欣刚要起身,车尾冲过来一个鬼子,呀地一声喊,端着步枪刺刀、刺向了杨欣后背。杨欣闪身、策腿、夺枪、出拳,鬼子噢地一声飞了出去。

忽然,杨欣发觉身后有动静,急转身形,“扑”地一个前刺,插进了正要张开双手扑向他的另一个鬼子的胸口。

赵梅拉开车门,一个鬼子忽地向她扑了出来,两人抱在一起摔倒在地上。赵梅就势一滚,两指如钩,一下插进笑嘻嘻的鬼子的双眼。鬼子一声惨叫,赵梅站了起来,眉毛一扬,叭!抬手一枪,打倒了从车头拐过来正要向他射击的鬼子。

突然,瞎眼鬼子像疯狗似的嚎叫着把赵梅扑倒在地,双手狠狠地掐住了赵梅的脖子。

砰砰砰!山崖上的鬼子回来了。

杨欣拔出刺刀,转身奔了过来,一下,刺进瞎眼鬼子的后背。急速拉起赵梅,钻进卡车。

“砰!”杨欣关上了门,一踩油门,向赵梅问道:“前面有通往西河套的路吗?”

“那里不正开着火吗?”赵梅揉着脖子,诧异地问。

“那里已经没人了!”

“到前面刀把地,向西岔过去,那里有去西河套的车道!”

卡车在一阵乱枪中疾驰而去。

“谢谢你!”赵梅扭头看着开车的杨欣。

“谢什么?”

“在铁道上你没扔下我,方才你又救了我。”丹凤眼扑闪着。

“只要你打鬼子,咱们就是一家人!”杨欣语气不冷不热。

“一家人?一家人……,”赵梅叨念着,冷艳的面容温和下来,忽地又扬起了眉梢,“哼?一家人你们还不信任我?”

“不信任你,能听从你的分工吗?不信任你,能和你来执行任务吗?”杨欣深邃的目光扫了过来。

“那是你们不得已而为之!”赵梅垂下眼睑,她很害怕杨欣这种一眼望到底的目光。

天色暗下来,枪声停了,鬼子像潮水般地向北撤了下来。

除了横七竖八的死尸外,西河套果然已空无一人。

“大家萍水相逢,戒备是正常的。你要拿出让人信任的行动来!就像方才和鬼子的拚杀!”杨欣把握着方向盘,斟酌着话的分量,揣度着赵梅的语意,不徐不急地说道。赵梅处大事不惊、遇险事不乱,行事非一般女子所为,肯定是个经过历练的人。从她对鬼子的凶狠态度上看,不像日本间谍。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除暴安良、打鬼子、杀汉奸,那没说的,我都能做到,可是……”赵梅侧过脸庞,丹凤眼注视着杨欣。驾驶楼里很暗,看不清杨欣脸上的表情。

“可是的事儿,以后再说吧!因为事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杨欣是个心计缜密的人,他认为,像赵梅这样的人,单靠交谈,是无法了解她的真实身份的。虽然看她那样子,像是有话要说,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的是看她的行动,尤其是个女子,多谈无益。

赵梅收回丹凤眼,心想:车队里,这是唯一可以依赖的人,也是最可怕的人!

杨欣开着卡车沿着河岸、穿过树林,拐上了向南通往天成站的公路。

突然,迎面一队国军士兵横枪拦住了卡车。

“下来!”一个胳膊上缠着绷带的排长,敲着车门喝道。

“长官,有什么事吗?”杨欣还是穿着铁路工人的制服,打开车窗问道。

“干什么的?”

“车站拉枕木的。”

“枕木呢?”

“还没等装上呢,枪就响了,木场的老板和伙计都跑了!”

“77147?”排长看着方形车头下面的车牌号,“怎么还开着鬼子的军车?”

“我们货场子里的三辆卡车,都是国军缴获的鬼子军车。”

“好吧!先拉我们一趟!”

“不行啊!长官!”

“什么叫不行!” 排长一挥手:“弟兄们!上车!”

士兵们乱哄哄爬上卡车。

杨欣下车、拉住排长说:“长官!你们上哪儿?”

“碣石大营!”

“不行啊!站长怪罪下来,我这饭碗子就打啦!”

“少他妈罗嗦!”排长一下子推开了杨欣。

忽然,从北面镇子里驶过来一辆摩托车,吱地一声停了下来。“怎么回事儿?”车上的一个年轻的军官问道。

“报告长官!”排长敬了个军礼:“几个受伤的弟兄想坐车回营地!”

年轻军官走下车来,看着卡车保险杠上插着的太阳旗,望了一眼驾驶楼里的赵梅,转脸向杨欣问道:“认识罗云汉吗?”

“认识,长官是……”

“他是哪儿的人?”

“辽西同昌。”

“你要到白鸭石?”

“不!天成站!”

“周排长!让弟兄们下来!” 年轻军官一挥手,“你带两个弟兄护送这辆车到天成站!他们要向关外运军火!”

“是!”周排长喊道:“弟兄们!都下来!”

摩托车忽地向南开走了。

“我说老弟!你真行啊?能和团部的秦参谋搭上线,有贵人相助啊?”周排长钦羡地说着,爬上了车厢。

“哪里哪里!周排长,进驾驶楼里来坐吧?”

“不必啦!快开车吧!不然,时间来不及啦!”

“杨队长,你认识这个秦参谋吗?”赵梅望着登上车来的杨欣问道。

“不认识!”杨欣心想,这一定和罗云汉有关系。这小子!真是个能人!


罗云汉和洪海来到石塔山西面的悬崖下。悬崖很陡,上面布满了藤蔓蒿草。

当罗云汉接过杨欣手里的望远镜,四下一望,就看到了石塔山上的鬼子指挥所,心里不由得一阵狂喜:他妈的!这上万人战场我还他妈从来没见过呢!好家伙!这山上的鬼子官儿肯定不能小啊!杂种操的小鬼子,这会让你尝尝罗爷爷手里的鬼头刀吧!

他知道,谁也不能同意他去石塔山,就悄悄地拉着洪海下了山,拐进一个小山沟里,笑嘻嘻地拍着洪海的肩膀,说道:“洪胡子,看见我使鬼头刀了吗?”

“看见啦!我站在你身边看得是清清楚楚!”洪胡子一竖大拇指:“太佩服你啦!收发自如、疾如闪电。尤其是回手插刀入鞘,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把三面开刃、削铁如泥的刀子,一下子就插入背后的刀鞘里!这要插到腰上,不得哗哗流血呀?我的妈!这工夫叫你练的!都出神入化啦!”

“听说你是大刀队的队长,功夫肯定在我之上!”

“哪里哪里!有工夫,咱俩还真得比划比划!”

“敢不敢跟我出去一趟?”

“啥叫敢不敢呢?你说吧!上哪?”

“到石塔子端鬼子司令部?”

“没二话!你敢去、我就敢去!”

“可就咱两个人啊?”

“一个人我也敢去!”

罗云汉诡谲一笑,心想:洪胡子,上贼船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