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意外要求

妙心幻玉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胡蝶儿已飞身掠过去,站在皇上旁边。 第五长醉、隐玉、吉福马和绿罗也已聚拢到一起。 只有九龙人仍趴在死去的大象身上一动未动,但已停止了痛哭。 双方对视着。 沉默良久,皇上终于开口说道:“隐玉,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朕的女儿,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皇上的声音低沉浑厚,每一个字都清楚地传到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胡蝶儿已飞身掠过去,站在皇上旁边。

第五长醉、隐玉、吉福马和绿罗也已聚拢到一起。

只有九龙人仍趴在死去的大象身上一动未动,但已停止了痛哭。

双方对视着。

沉默良久,皇上终于开口说道:“隐玉,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朕的女儿,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皇上的声音低沉浑厚,每一个字都清楚地传到众人的耳朵里。

隐玉盯着他,半天才说道:“你凭什么让我相信?”

皇上凝视着隐玉,眼中竟满是慈爱的神情,他沉吟片刻,道:“你要怎样才肯相信?”

隐玉一指胡蝶儿,道:“胡蝶儿,她一直在追杀我们,作为臣子哪有敢追杀公主的?所以我根本就不是你女儿。”

皇上侧头看向胡蝶儿,胡蝶儿立即向前走了两步,道:“皇上,臣绝无追杀公主之意,臣只想接公主回皇宫。”

隐玉高声道:“你骗人,你们就是想让长醉死。”

皇上沉下脸,对胡蝶儿道:“此话当真?”

胡蝶儿道:“皇上,公主所言确实不假,但臣也是为大国着想。”

“为大国着想,就要追杀第五公子吗?”皇上威严地问道。

“第五长醉是丰蜀国的王子,虽跟东方印德有仇,但毕竟血浓于水,留着他终将是个隐患,所以臣私自……”胡蝶儿转身看着隐玉,“公主殿下,这全是臣一己所为,皇上不知此事,还请公主见谅。”

隐玉冷哼一声,道:“少玩这套把戏,不就是想要藏宝图吗?”

胡蝶儿似乎甚是紧张地道:“公主,此事与皇上无关,真的是……”

“住口!”皇上一声断喝,胡蝶儿立即收声后退几步。

皇上接着道:“隐玉,朕知道你喜欢第五公子,只要你肯认朕这个父亲,朕应允将他招为附马。”

第五长醉不禁轻声一笑,吉福马瞟了他一眼。

隐玉道:“这也不过是你利用我得到宝藏的手段罢了。”

“朕明白你一时难以接受,为表示对你的爱,朕放你们走,以后绝不打扰。”

“真的?你别骗人?”

“为父绝不骗你。”

“算你说话算数。”隐玉一把拽住第五长醉转身就走。

但没等他们走出几步,就只听皇上的声音再次传来:“为父只有一个要求。”

隐玉停下转过身,看着他冷笑道:“这么快就变卦了?”

皇上沉吟良久,才道:“每年清明节时,为父希望你能给你母亲上炷香,只此一个要求。”他的声音中竟满是哀伤。

隐玉一时愣住,她实在没想到皇上会提出这样一个意外的要求。

自己自幼跟着师父,二十年间每天都面对师父那张紧绷的脸,听他最严厉的斥责,从未感受到过父爱与母爱的温暖。

今天,她听见皇上的话,心里一阵难过,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都无法拒绝这样一种要求。

每年清明节为母亲上柱香。

隐玉抬眼凝视着皇上,恍惚间,她竟觉得自己真的是他的女儿,就应该为逝去的母亲上炷香。


香州城,久酒客栈。

吉福马胸前中了东方印德一掌,幸好他内力深厚,内脏没有受伤,但那一掌也已让他几次咳血。

绿罗流着眼泪坐在他身边,一会儿问要不要喝水,一会儿问想不想吃东西。

吉福马躺在床上看着她,微笑着道:“你这样子,好像我快要死了似的。”

绿罗赶紧掩住他的嘴,道:“别说死不死的话,吉公子是富贵之人,自有老天佑护。”

“有生就有死,不说死字难道就不死了吗?”

绿罗垂着头,良久才轻声道:“吉公子,求你别再说这种话……我……”她已泪流成河,泣不成声。

吉福马笑了笑,道:“我命大,不会出事的。”

这时,门外传来第五长醉轻咳之声,绿罗赶紧擦干眼泪站起来迎出去。

吉福马起身下床,但见第五长醉和隐玉已走进屋里。

第五长醉笑道:“打扰二位了。”

吉福马也笑道:“正想找你呢。”

隐玉道:“吉公子身上有伤,还是躺着吧。”

“隐玉总是对我这么客气,我和长醉可是亲如兄弟。”

第五长醉道:“当然,我和福马已有十年的交情了。”他看着隐玉一笑,“不用太客气。”

隐玉不太自然地笑了笑。

绿罗已经倒好茶,他们四人围坐在小圆桌边。

沉默了一会儿,第五长醉道:“大国皇上和东方印德都在香州城,我们得处处小心为是。”

吉福马道:“以前的计划行不通了,还需另想法子。”

第五长醉道:“好在隐玉已经能召唤来鸟群了。”他扭头看向隐玉。

隐玉双手放在小圆桌上紧握着茶杯,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第五长醉笑了笑,轻声道:“隐玉,你在想什么?”

隐玉瞟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没想什么?”

绿罗忽然站起身,轻声道:“晌午快过了,我到楼下去准备饭菜。”

吉福马道:“店里有师傅,做好叫店小二送上来就行了。”

绿罗轻轻一笑道:“他们粗手粗脚的,做了也嫌不干净。”她轻轻走出房间,又轻轻带上门。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轻悄悄的,唯恐动静大了会吓到谁。

第五长醉和吉福马对视了一眼,隐玉仍旧垂着头,丝毫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沉默良久,第五长醉道:“福马,隐玉是担心绿罗……她以前毕竟是花筱莹的人。”

吉福马道:“我明白,所以在她面前也没说起过什么。”

隐玉抬起头看着吉福马,道:“吉公子……福马……她以前毕竟骗过我们。”

第五长醉道:“但也是她给福马解的毒。”

“还是她给福马下的毒呢。”隐玉瞪了眼第五长醉。

吉福马道:“绿罗给我解完毒后要自杀的,是长醉用酒珠击飞短刀,后来也是绿罗带着我在洞穴中找到你的。”

隐玉道:“没准是花筱莹安排她这样做的呢?”

吉福马道:“花筱莹用替身引开众人的视线,她自己则带着你从另一条密道逃走。如果绿罗受花筱莹指使,她应该将我带到花筱莹替身那去。”

隐玉垂着头没再吱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