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八章 画中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不对”,随着沉闷的一声低喝,龙天眉头一展,各种场景和想法顿时如潮水般地涌上了心头,纵然有千头万绪,但龙天还是从中找到了一条极为清晰的脉络,循着这条脉络思索下去,龙天只觉得思路越来越开阔,尽管还不能完全解开这个谜局,但是他还是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就在一瞬间,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找到了很多问题的答案。


眼前的一画一词,还有书卷上的“琴韵”二字,让龙天在不经意间想到了另一幅画、另一首配词,这就是在“黄金周”的时候,龙天在新化老家看到的那幅家传的画卷,一直压在爷爷的旧箱底中,当做传家之宝谨慎地保存着。


龙天对家传那幅也是明代古画记得非常清楚,画中是一位婷婷玉立的娉婷美女,面部丰满圆润,身材匀称高挑,美目秀眉,婀娜多姿,手执一把别致的仕女扇,仪态万千,特别是一双美目,画得非常有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觉得画上的这位国色天香的女子在凝视着你,目光中的情意非常传神,让龙天看了都不禁为之怦然心动,不过细看之下,龙天总觉得这位美女的双眸中似乎有一股淡淡的幽怨与情愁,眉宇间透着一种莫名的哀思,除此之外,龙天的欣赏水平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家传的那幅美女图可以确认是先祖龙俊飞留下的,因为配画的词“蝶恋花”下有他的印跖,而且正史《江海通志》也说龙俊飞“工词画”,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而且龙天已经初步断定这幅画上的美女并不是龙俊飞的夫人江氏,而是另有其人,正是这位美女才让龙俊飞为之倾心、为之相思成疾,最终才有了这幅美女画,这首“蝶恋花”的浓浓情词。


再看眼前的这幅明代的“书生图”,还有配图的“蝶恋花”,总让龙天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画不同、词相异,但是内中透出的相思情意和凄楚意境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龙天才会不知不觉的想起家传的那幅美女图来。


把这两幅画上的人物初步结合在一起的是野史《江海烟云录》,因为只有在《江海烟云录》中才能找到龙俊飞和琴韵的交会点,家传的美女画上有“龙俊飞”的印跋,而这副“书生图”中有“琴韵”的字样,虽然老陈一再提醒自己野史不可信,但是目前来说,也只有野史才能解释两幅图的共同之处了。


这还只是龙天的一部分想法,最让他惊诧莫名的是在静安大酒店的818房内,10月11日重阳节之夜,钱艳薇在818房内“撞鬼”,要不是自己及时地破门而入,说不定钱艳薇已经被那只“鬼”给伤害了。


龙天想起了那个“惊魂夜”,在818房内的落地窗前,那一张与自己近在咫尺的“鬼脸”,与自己面对面的时候,突然间变成了一张“美女脸”,那张脸非常漂亮,不但如此,那张脸还说出了两个字“情郎”,让龙天差点吓晕过去,当时在极度的恐惧与慌乱之中,龙天出拳击打了两次,才将它“赶”跑了,现在想起来,龙天突然觉得那张“美女脸”似曾相似,象谁?龙天想起来了,象龙俊飞画上的那个“美女”,那个让先祖龙俊飞相思成疾的“倾国美女”。


这一切已经不能用“巧合”一词来形容了,龙天相信不是“偶然”而是“必然”,老陈手上的这张明代“书生图”上的书生长得非常象自己,就连嘴角的黑痣也在同一个位置上,书生的书卷上留下了“琴韵”两个字,而在家传的“美女图”上,那个画中的美女长得和那张“鬼脸”又极其相似,“美女图”的落款是“龙俊飞”的印跋,而在《江海烟云录》中,确实有“龙俊飞”和“琴韵”二人的情感记录,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吗?龙天可不这么认为。


龙天在瞬间想明白了,先祖龙俊飞的画中美女就是“琴韵”,而这张“书生图”上的书生就是“龙俊飞”,这幅书生图应该就是 “琴韵”的手笔,两人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劳燕分飞、天各一方,终日饱受相思的煎熬,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破镜重圆,有情人能再次相会,直至相守相伴终生,可惜事与愿违,直到琴韵香魂飘逝,也没有能见到自己的情郎,所以才会在临终时挥笔将梦中人画了下来,并且写就了一首让人黯然泣下的“魂相守”。


也只有这个解释了,龙天的思维的确非常缜密,他从两幅不同的画上步步深入,直至最终将两者有机地串联在一起,他的确是一个优秀的刑警,有着非常卓越的逻辑思维和分析能力。


当然因为已经时隔将近五百年了,也没有非常权威的史料记载,所以尽管龙天的推测非常细密,甚至有些无懈可击,但是他也不能完全百分之百地肯定自己的推测就是对的,再说了,正如老陈说的那样,野史永远不能当作正史来看待,只能作为一种参考和依据。


龙天一直都觉得那只“女鬼”之所以一味地跟着自己,是因为她认错人了,错将自己认作她生前的“情郎”了,所以龙天很想找机会和这只“女鬼”解释一番,不过现在看来这种解释是徒劳的,为什么?就为了眼前的这幅“书生图”,画中的书生和自己真的很象,或者说自己与先祖龙俊飞长得太相似了,所以这只“女鬼”才会错将自己当成了龙俊飞,从而上演了一出又一出让人魂飞魄散的恐怖片。


自己就是现代版的“龙俊飞”,而那只“女鬼”就是古代版的“琴韵”,这位多情的美丽女子生前没有能见到自己深爱的情郎龙俊飞,一直在守候着,即使已经死了几百年,她的魂魄却依然执着地在等待、在寻找,等待情郎的到来,寻找龙俊飞的踪迹,而自己因为长得太象先祖龙俊飞了,所以当自己出现在静安之后,这只深情的“女鬼”便将自己当成了她的梦中情人龙俊飞,欲与自己再续前缘,所以才会一直“阴魂不散”地缠绕在自己的周围。


想到这里,龙天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不过问题又接锺而至,为什么龙俊飞和琴韵这一对痴男怨女,一个有情,一个有意,最终却不能结合呢?在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合理合法合规矩的,怎么会最终含恨离别,梦断天涯呢?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变故呢?


不过龙天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因为三个字“花满楼”,据野史《江海烟云录》上记载,琴韵是花满楼的妓女,是当时的江州第一名妓,而龙俊飞则是江海第一才子,还是堂堂的乡试头名解元,在当时的那个年代里,这两人的结合是不可想象的,所遭受的来自于伦理道德与社会舆论的压力可想而知,龙天想起了看过的电影“杜十娘”,影片的最后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而后投河自尽,大致也是这样的情形,她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当时社会的不满和无奈的抗争,龙天觉得龙俊飞和琴韵的爱情故事也应该和杜十娘差不多,两人完全不同的出身和家庭背景,最终导致了有情人的含恨离别。


“背景,又是背景”,良久的沉思之后,龙天突然间醒悟了过来,他满脸怒气,狠狠一掌拍在了办公桌上。


他这突然间的举动把老陈吓了一大跳,刚刚老陈看着龙天在沉思,他没有去打扰他,其实老陈也是一样的,当他陷入深思熟虑之中的时候,最忌讳别人打断他的思路,文人嘛,大致都有这样的“毛病”,不过龙天这突然间的发作,却是让老陈有些措手不及,以及于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连架在鼻梁上的深度眼镜都差点掉在地上。


“小龙,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了?”,老陈一看龙天满脸怒气的样子,非常关切地问道。


“哦,不好意思,一时失态了,也没有想到什么,刚刚不知不觉中想到了工作上的不顺心的事情,真对不起”,龙天被老陈这一问,才彻底醒悟过来,连连向老陈道歉。


不过龙天并不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告诉老陈,他相信即使说了实话老陈也未必会相信的,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多此一举了,老陈是个爱较真、爱穷追到底的正宗学者,龙天不想因为自己的推测而打扰了他的正常工作。


龙天想到“背景”两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与白云的分手,是因为“背景”,自己与钱艳薇的爱情正准备开始,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也是因为“背景”,加上今天自己推测出来的,关于龙俊飞和琴韵两位有情人的劳燕分飞,和“背景”绝对脱不了干系,所以想着想着,龙天把自己和先祖龙俊飞等同起来了,所以才有了刚刚突然间的情绪发作。


“唉,你们年青人哪,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过也可以理解嘛,每个人都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想当年。。。。。。”,老陈叹了口气,表示出十二万分的理解,然后就摘掉了眼镜开始和龙天回忆起他年青时候的种种经历与故事,听得出来,老陈对于年青时候的经历还是非常自豪的。


从鉴赏明代古画,再到欣赏宋词,然后是各自沉思,龙天理出了头绪,不过老陈还没有,龙天估计他还得再研究一段时间,最终的结局肯定是无果而终,不知不觉半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龙天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午餐时间,要办的事情基本已经办完了,龙天这半天的收获非常大,大得足以让他胃口大开,睡眠质量更佳。


不待老陈推辞,龙天就象绑架一样地架起老陈就往楼下走,然后把他塞进了停在楼下的警车里,带着他找到一家比较不错的饭店,两人猛吃了一顿,龙天和老陈都没有喝酒,龙天因为是警务人员,开着警车穿着制服,要是喝酒被人举报,没准儿江州市公安局督察办的人很快就要到了,而老陈则是因为下午还要继续研究,他需要一个清醒的头脑,所以两人以茶代酒,边吃边聊,这一老一少一顿饭下来,竟然开始勾肩搭背,互相称兄道弟起来了。


龙天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今天的江州之行让他收获颇丰,不过他不准备马上回静安,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走出饭店之后,他就和老陈分手道别了,本来他还想开车送老陈回去的,不过老陈的态度坚定得就象石头一样,连连摆手拒绝,龙天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老陈是心中有数的,因为等他回去之后,他就得和档案馆的同事们好好地解释一番了,解释什么?解释为什么会被一个警察架着塞进警车里,解释龙天是他的朋友,而不是他犯了什么事被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