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七章 魂相守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龙天的右嘴角下有一颗黄豆大小的黑痣,但不算太浓,按照农村老辈人的说法,这颗黑痣代表着“有口福”,也的确是这样,龙天自降生后,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了逐步的改观,虽然不能算富裕,但至少生活条件年年都在改善,在老家的村子里,象龙天这样的家庭条件也算是中上水平,所以龙天小时候虽然日子过得不象城里孩子那般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龙天的右嘴角下有一颗黄豆大小的黑痣,但不算太浓,按照农村老辈人的说法,这颗黑痣代表着“有口福”,也的确是这样,龙天自降生后,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了逐步的改观,虽然不能算富裕,但至少生活条件年年都在改善,在老家的村子里,象龙天这样的家庭条件也算是中上水平,所以龙天小时候虽然日子过得不象城里孩子那般幸福,但至少在“口福”这方面,还不会太差。


循着老陈的指点,龙天也看到了画中书生的右边嘴角确实有一个象痣一样的黑点,虽然一时还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黑痣,还是在画的时候不小心笔尖的墨汁滴落的,但长相的相似,再加上这一颗“黑痣”,也难怪老陈会觉得画中的人物就是龙天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也太凑巧了吧”,龙天非常想不明白,难道这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明朝的画卷上画的人物竟然和现代的龙天几乎一模一样,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估计没多少人相信,可是无论是龙天还是老陈,都开始慢慢接受这个事实了。


“这个问题看来还有点复杂啊,巧合的事情经常有,但这么巧合的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呢,不行,我一定要揭开这个秘密,一定要查出来这画上的人物到底是谁”,老陈已经对这幅古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与好奇,他决定一定要揭开这幅画所隐藏的秘密,虽然他知道画中的人物不可能是龙天,但遇上了这么机缘巧合的事情,还是勾起他的求真欲望。


“大伯,你可以看看这幅画的注解啊,你学问高,我是看不懂啊”,龙天指着画边的那两行字,向老陈求教。


“哦,你说这两行字是吗?这哪是什么注解哦,这是一首宋词啊,肯定是为这幅古画配的词”,老陈笑了笑,他被龙天的话给逗乐了,他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页便笺纸,递给了龙天。


龙天接过来一瞧,原来是老陈已经把画上的这两行字给翻译成了简体文字,这下他看明白了,的确是一首宋词,而且连词牌名都写上去了,不过不用老陈写龙天也认识,这是一首“蝶恋花”,行文格式和先祖龙俊飞写的那首一模一样,只是不同之处在于,这首“蝶恋花”后面还带着一个副标题“魂相守”,当然在这幅画上写的是“魂相守”,“蝶恋花”只是一种词牌格式和韵律,不会在词的标题中写出来。


双枕湿云清泪瓣,帘里魂消,帘外东风剪。 最是关情春意浅,相思一梦连理散。

袅袅沉香阴阳畔,君有闲愁?不肯双眉展。 咫尺天涯难缱绻,坟边新草青丝蔓。


老陈已经把标点符号都标注出来了,龙天忽然觉得老陈应该也是懂宋词的,否则不会有如此造诣的,当着老陈的面,龙天轻轻地吟诵着,字正腔圆,没有读错一个音,听得老陈连连点头,老陈这一点头,龙天就更觉得他是一位懂词的高人了。


既然今天有高人在场,龙天就不需要费尽心思去揣摩这首“蝶恋花”的喻意了,他盯着老陈,希望他能给自己解释一番。


“呵呵,小龙,你不用看我,其实对诗词我也是一知半解的,并不比你高到哪儿去,只不过研究史学,接触得多了,也慢慢地有了一些鉴赏能力,这首蝶恋花,凭我的感觉,它应该是一位女子所写的,而且是在极其伤感的情况下,这首词里饱含着浓浓的相思之情,甚至于我在想,这位女子应该是在思念画上的这个人,而且她用了‘魂相守’作为词名,词中还有‘阴阳畔’、‘坟边青草’等字样,按我的推测,肯定是写这首词的女人患上了某种不治之症,自感不久于人世,但一直见不到自己的心上人,所以她才会临终题词一首,用来表达她心中挥之不去的相思之苦,我相信这一点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老陈对着龙天缓缓地说道,自从昨天拿到这幅画,他就把整幅画都细心地研究了一遍,除了觉得画中的人物长得象龙天之外,他也花费了一些精力把这首配词给精心研究了一番。


龙天虽然一直在揣摩这首词的喻意,但他的理解程度还真不如老陈,“姜还是老的辣”,看来这句古人传下的俗语还是非常有道理的,龙天对老陈的参悟能力非常佩服,一席话让他有种茅塞顿开之感。


“哎,对了,大伯,有没有查到这幅面是谁画的呀?还有这首词”,龙天仔细地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画者的名字,还有便笺上的这首宋词,也没有落款,难道又是出自哪个不知名的才女之手?要是查不出来的话,那真是太遗憾了。


“唉,你还别说,我研究了一天一夜,就是没有什么发现,真是奇怪了,象这样的古画一般都会留下落款的,怎么这幅画这么完整,丝毫没有人为损坏过的痕迹,怎么就找不到落款呢?”老陈对这个问题也是非常难以理解,他从事史学研究几十年了,看过的古画古词也不在少数,但这幅画却是让他感到相当奇怪的。


现在能找到问题答案的也只有这幅画了,龙天又一次仔细的审视起来,他发现老陈的桌上有一柄放大镜,他拿了起来,对着这幅画开始一寸一寸地搜索,这方面龙天可是专业水准,干刑警的对于查找线索,勘察蛛丝马迹,那可真是没得说的,这是他的专业啊,在学校的时候在勘察痕迹科目上龙天的成绩一直就是非常优秀的。


“哎,有了,大伯你快来看,这里”,在经过近半个小时的勘查之后,龙天突然间叫了一声,他的放大镜落在了画中书生手上的书卷上,这书卷没什么好奇怪的,把老陈桌上的古籍一卷也就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让龙天感到奇怪的是,这书生拿着的书卷上可以隐约看到两个比较模糊的小字,要不是借助放大镜,肉眼是很难发现的,再加上龙天本来就是比较专业的勘察人员,所以在搜索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将注意力放在了书卷的这两个小字上。


老陈一听也喜出望外,连忙接过龙天的放大镜,开始对着画中书生手上的书卷仔细地审视起来,他昨天研究了一天一夜,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所以对于龙天这个年青人的细致,老陈非常欣赏,当然他也知道龙天是刑警,所以对于龙天能发现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他并不感到非常意外。


“我看看,我看看,啊,琴------韵”,老陈在经过长达五分钟的辨认之后,终于读出了书卷上的两个很模糊的小字,不过“琴韵”两个字一出口,把龙天给惊呆了。


“琴韵?有没有搞错?”,龙天一听“琴韵”两个字就象见了鬼一样,吓得魂飞魄散了。


“我再看看,再看看,没错,是琴韵”,老陈一听龙天在大呼小叫的,赶紧重新审核了一遍,最终还是确认无误。


刚刚老陈读出“琴韵”两个字的时候,龙天就差点瘫到地上了,这个“琴韵”,龙天对她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在那本野史《江海烟云录》上有过记载,说的是她与自己的先祖龙俊飞的一段“风流韵事”,还留下了几首情爱宋词,虽然野史上把这几首“情词”归于龙俊飞的笔下,但其中的一首“浣溪沙”,龙天确信是出自于女子的手笔,而且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个“琴韵”了,野史中提到了好几个女人的名字,但龙天对“琴韵”的印象最为深刻,他总觉得这个名字与众不同,名字中透着一股“秀气”与“才气”。


不过虽然画中的书卷上有“琴韵”两个字,但并不代表着这幅画还有这首宋词就是她所画所写的,所以无论是龙天还是老陈,都一时无法对这幅古画下一个明确的定论,不过老陈还是倾向于这个结论,他认为从这幅画的描绘手法还有这首词的行文意境来看,出自于女人之手这一点是比较明确的,同时,再从画中书卷上的“琴韵”两个字上来看,只能说作者是“琴韵”的可能性非常大,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直接题落款,而是把自己的名字隐藏在书卷之中,但是这并不能排除这画、这词是出自于她的手笔的这种可能性。


“双枕湿云清泪瓣,帘里魂消,帘外东风剪。 最是关情春意浅,相思一梦连理散。

袅袅沉香阴阳畔,君有闲愁?不肯双眉展。 咫尺天涯难缱绻,坟边新草青丝蔓。”


龙天盯着画上的这首“蝶恋花”,又一次轻轻地吟诵起来,他眉头紧锁脑子在快速地运转着,念了两遍之后,他仍然没有想出答案来,所以他翻出了笔记本,把这首“蝶恋花”记录了下来,又看了看本子上的那首“浣溪沙”,忍不住又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双蝶纷飞舞茑萝。娇阳戏水泛鳞波。云随山峦守芳荷。

君对鸳鸯言小妹,妾吹箫管探阿哥。画眉解意唱新歌。”


“蝶恋花”是一首悲词,用了“魂相守”作为词名,词中的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浓浓的相思之苦,以及有情人即将阴阳相隔却不能破镜重圆的深深悲切,希望到了地下之后,一对有情人能在黄泉之下重续前缘,相守相依相伴终生,再也不必饱受人世间的颠沛流离、天各一方的相思之苦。


而“浣溪沙”则完全不同,这是一首非常快意的“喜词”、“情词”,将这两首词放在一起对照起来,此中的滋味总是让人扼腕叹息,看得出来,在经过了从大喜到大悲的转变之后,词的作者心中那种如刀绞、似针扎的疼痛与折磨,还有悲情的煎熬,看着这一喜一悲两首“情词”,龙天也不禁为之动容,唏嘘不已。


龙天第一次看见这首“浣溪沙”,是在自己住处的墙壁上,那是在午夜时分,一个瞬间即逝的“影子”留在客厅墙壁上的,当时真把他给吓了一跳,而第二次见到这首“浣溪沙”却是在野史《江海烟云录》上,虽然野史上记载它是龙俊飞所作,但是龙天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首“浣溪沙”是一个女人写的,而且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野史中记载与龙俊飞有过一段感情纠葛的“琴韵”所写的。


而就在今天,从这幅明代的古画中看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极为相似的明朝书生,看到了一首“魂相守”的悲情宋词,又在画中书生的书卷上发现了“琴韵”的名字,难道这一切真的只能用“偶然”、用“巧合”来形容吗?


“不对”,龙天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这个想法也是在他吟咏宋词的时候,不经意间跳上心头的,他不由自主地低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都随着这个念头的闪动,而变得非常严肃,还有惊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