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四章徐亮和他的防空课 第二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size][/URL] 柳万祺红了脸,暗下决心:“非干掉这伙潜伏的敌特不可,这些家伙敢在我柳万祺眼皮底下猖狂,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其实这柳万祺确实是一个优秀的情报人员,虽然在政治上对共产党成见很深,但是在国家民族利益的大关节上,那是毫不含糊的。他听了李待琛的话,对徐亮之事不再深究,转而把精力集中于对付鬼子和汉奸的潜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柳万祺红了脸,暗下决心:“非干掉这伙潜伏的敌特不可,这些家伙敢在我柳万祺眼皮底下猖狂,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其实这柳万祺确实是一个优秀的情报人员,虽然在政治上对共产党成见很深,但是在国家民族利益的大关节上,那是毫不含糊的。他听了李待琛的话,对徐亮之事不再深究,转而把精力集中于对付鬼子和汉奸的潜伏人员方面。

陈浩的高炮部队到达后,李待琛把徐亮提升为少校,任防空分队副职,也一定程度体现了他既爱才,想用徐亮,又有所顾忌的心态。

我们回到徐亮的课堂。徐亮说:“现在就请大家先谈一谈好的方面,咱们第一次在这里与敌机接仗,就打下一架敌机,这是成绩,大家说说为什么能打下敌机?”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有的说,是因为咱们集中火力猛打。另一个说,得了吧兄弟,咱们在上海也集中火力猛打,怎么没有打下敌机来?又有人说,那是因为咱们根据地形预先算准了敌人来路。还有的说,这是因为陈队长、徐队副神机妙算……

徐亮等大家说完,道:“刚才大家的意见,归纳起来就是:第一利用好地形;第二事先分析判断敌人动向,设定预案;第三要集中火力射击。不知大伙注意到没有,咱们这次打敌人飞机时,瞄准了没有?小旺子,你来说说。”

小旺子站起来,低着头:“我……我不听命令就开火,这……这,请长官责罚。”“我知道你是恨鬼子,想给牺牲的弟兄报仇,恨不得一炮就把他们揍个稀巴烂,这还得练好本领才行呀,说说怎么没瞄准就打下了敌机?”

“是呀,我想起来了,当时我们炮按1号位置调好以后,敌机刚露头,离我们还老远呢,我们不但没瞄准,而且炮口指的方向根本就不是敌机的位置。我一着急开了炮,弟兄们就都一起干上了。正后悔呢,一架敌机就冒烟了。”

“好,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内容,防空作战射击的提前量。刚才小旺子说的情况,大家都亲身经历了。我们没瞄准敌机,而是瞄准敌机的来路集中火力猛打。这是因为飞机是高速移动的目标,如果在1000米的距离上,我们瞄准敌机开火,这里且不说高速目标难于瞄准,即使瞄得很准,等我们的炮弹飞到时。敌机已飞出百米左右距离了。如果敌机高度更高、距离更远时,这个移动距离更长。所以防空作战,多数时候是瞄准则打不中,只有敌机俯冲与炮管在一个平面上时,瞄准才能击中。在座的很多弟兄当过机枪手,我们用机枪很少射击1千米以远的目标,在几百米甚至几十米距离射击静止或低速目标,当然是瞄准谁打到谁。而你们打坦克时,情形有所不同。相比飞机,坦克是低速目标,而且正面直接瞄准射击时,坦克和我们处于同一平面,移动的因素被抵消了。如果侧面射击或间接瞄准射击行驶中的坦克,也要考虑提前量的问题。”

“徐长官,提前量是不是咱们先算准鬼子飞机的来路,先把炮弹打出去,等敌机飞到的时候正好和炮弹碰上面?”

“好聪明,就是这么个意思。”

“算准鬼子的来路,让咱的炮弹在路上等着她,见面就搂住亲嘴。”

“哈哈哈哈……”

等大家的笑声平息,徐亮道:“可是要算准敌机的飞行路线,并且算好提前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飞机的高度、距离以及速度都是变化的,我们唯一确定的只有炮弹的初速度和大致的飞行速度。敌机飞得越高,我们的炮弹飞行时间也就越长,有经验的敌飞行员在这几秒钟时间里还可以转向避开飞来的炮弹。”

徐亮看看静下来的弟兄们,接着说:“我们防空作战的主要目的是阻止敌机炸毁目标,能打下敌机当然好,如果没打下敌机,但逼得敌机无法接近和准确轰炸目标,也是防空作战的胜利。当敌机高空飞行时,的确给我们击落它增加了难度,但并非不可能击落它,我们大致计算提前量以方阵火力集火射击,炮弹直接命中固然好,到高空炮弹爆炸形成弹幕,间接杀伤同样可以消灭敌人。而且敌机若高空飞行,不向低空俯冲那是很难炸中目标的。若敌机低空进入或向低空俯冲,那么我们击中它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

徐亮讲的是二次大战初期的防空概念。到了二战后期,美国空军发明了水平轰炸,B-29空中堡垒在高空对目标区实施水平地毯式轰炸,威力巨大,而己方被击中的概率大大降低。到现代,空军轰炸已发展到远距离精确打击,与那时更不可同日而语。防空理论当然也与时俱进了。任何理论都存在与时俱进的问题,今天正确的,行之有效的理论,到了明天则未必就是真理。

“徐队副,您的学问,兄弟们确实佩服。你上次出的那个法子真灵,刚开始弟兄们还嘀咕:全冲一个地方开炮怎么行?不过要让我们去算提前量什么的,弟兄们的脑子可不够使呀。干脆还按你原来的法子打吧,这一次,弟兄们保证听命令开炮,叫小鬼子有来无回!”

“鬼子上次吃了亏,这次很可能不再低空进入,如果他们高空飞入后俯冲,那么我们的打法也要改改了。另外,还要防止敌人专门派部分飞机对付我们的高炮阵地。”

防空课程结束时,下一步的方案也成形了:如果敌机低空进入,仍用原来的三招对付,只是把高射机枪调到前方的土山上负责对付低空敌机,掩护高炮阵地。小旺子到高射机枪连当了机枪手,他原来就是机枪手出身,干高射炮兵以前是一个机枪连的班长。一号高炮由徐亮亲自操作瞄准,其他各炮完全依照一号炮瞄准的方向、角度进行调整,射击令下达后,各炮应不间断射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