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在桥的一侧,静静地看着他,我的尾声.

暗夜中,我是那么的不详.

一只狐.

我冷冷地看着大水冲来,今晚会发洪水.我知道,可是我没有想到他那么决然、那么安静地抱着桥柱。

他为什么不跑开?为什么?

只是为了今晚之约?


洪水卷走他的那一刻,我看到他挣扎着伸出水面的那只手。

金步摇,紧紧地握在他手中的那支。

那是我的。天下不会再有第二支了。云鬓花颜金步摇。

我有绝美的容貌,可我的眼里,不会流出一滴泪。

我只是一只狐。

洪水中,他的身影竟还是那么的清晰,

夺人心魄。

渐渐地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桥还是桥。


我愤怒;饿。我在找到了阎罗。我看着自己撕扯着生死簿.

阎罗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他的那种眼神,同情,怜悯?我狂怒。

我打翻了孟婆汤。

在地狱游荡的日子如溪水一样,年复一年地从同一个地方流过。

可是我仍然记得那支金步摇。


终于到我重入凡间的那一刻了。

沉吟中的我忽然堕如了一个极黑暗的所在。

一阵难耐的窒息之后。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欣喜到喊到:“老爷老爷,是个小姐呢!”

我不再是异类了。今世我将与他们为伴。

那个抱着 桥柱的人呢?尾声,他今世在哪里?

我仍然有着前进的记忆。今世。我是一个人了。


我长成了一个极美的女子。

与我的前世有这一样的美貌。

那个人呢?我的尾声。他现在是万人之上了。

他不再是等在桥下那个让我窥视的傻傻的青年了。

他有后宫佳丽三千。不会再牵挂那个给他一指今步摇回眸一笑的女子了。


见到他时,我是那么从容。

我甚至微笑了。可是心里仍然被什么东西牵动了一下。

仍然像前世那样,我抬起头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里突然有了光彩。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三千宠爱在一身。

我,注定是他的。

他捧起我的那一刻,是那么的痛惜。如捧着心头的至宝。

我缓缓地贴着他。他是那么用力,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前世我欠你的,今世我通通还给你吧。


长安的夜色,无数个缠绵着的美丽的画面。那受霓裳羽衣曲。那一个凄清的夜晚,

他是敌人。把他赶出了京城。那个无数个人梦想的地方。

他,一下子老了很多。

我想到了那个抱着桥柱的人的眼神,我的尾声。那么的决绝。

我不能走。

美人祸国。可怜的人类呀。

国家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

他的泪,一滴滴地落下。可是,他仍然抱着我,不放手。

他仍然只是我的尾声。我静静地取下发上的金步摇。放在他的手心。

一尺白绫是我今世的归宿吗?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黄金合分钿。

那支金步摇,原来是一对。我和他。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成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一切,原来是真的。如同那个紧抱着桥柱的人一样。真切。

我原本是属于他的,前世,今生。

不管我是一只狐,或是一个人。

一切早已注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