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特工 第六章 卅四和湖蓝 50

兰晓龙_零 收藏 20 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湖蓝时而看着窗外的雨雾,时而又看看卅四。

卅四在那看着报纸,似乎一时也不会飞上天。

咖啡端了上来,店主正要调拌的威士忌

湖蓝先伸手拦住了:“我们有事,都不喝酒。”

“可是……”

湖蓝粗鲁地将店主扒开,因为拦住了他看卅四的视线,他的表情已经足够让店主收声避开了。

纯银精确地报告:“他刚才在看时事栏,现在换了商讯栏。”

湖蓝一边咄咄地瞪着卅四,一边端起咖啡。居然不怕烫,一口倒下去半杯,然后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地僵在那里。

卅四这时忽然从报纸上抬头,看湖蓝一眼,点点自己桌上的一杯水,那是每一个客人进店都会奉上一杯的。那意思您喝口水,然后他看报。

纯银警惕地看着湖蓝古怪的表情:“怎么啦?”

“太苦了。”湖蓝拿起卅四指点他的水,又是咚咚咚的喝水声。作为一个从不喝咖啡的人,总算让那股苦味落进肚子里。一个蓄势待发的杀人者居然需要被杀者指点,这让湖蓝觉得沮丧:“换一杯!要最贵的!”

店主道:“咖啡没有贵贱,只有喜好。”

湖蓝瞪着,那目光对除卅四之外的人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很费时间。”

“最贵的。”

店主低下头,开始拿出他繁琐复杂的咖啡家什,那些蒸馏器一类的东西恐怕是很少动用的。

湖蓝回头改瞪纯银,因为纯银一直在用很怪的眼神看他,于是纯银也低下了头,但本着一向直言的习惯,还是轻声地嘀咕:“最贵的最苦。”

湖蓝瞪着卅四,在这个所谓高雅的世界,他是不听劝告的暴发户。


雨水冲刷着玻璃,一会清晰,一会模糊。湖蓝的手指在桌上敲出让人烦躁的声音,这让店主不安,也让自己更加烦躁。

店主在那里忙碌着,工艺顶得满汉全席的复杂,那道咖啡才刚开了个头。

沉默。

纯银终于不怕死地开口:“整个上午都耗过去了。你杀人的最快记录是八点四秒,从动手到彻底断气。”

湖蓝看着雨水将隔着玻璃的上海分解得支离破碎:“先生来电没有?”

纯银也无奈地说:“你知道,先生如果来电他们一定会告诉你的。”

湖蓝终于转回头看着他:“你们饿了?”

纯银沉默。

湖蓝向店主:“有吃的没有?”

卅四终于动了一下,那不过是在翻动报纸。

纯银低声地:“他现在改看体育栏了。”

卅四仍然埋头于报纸。店主在忙着他的功夫咖啡的第N道工序。湖蓝的手下沉默地坐着,他们面前的蛋糕碟子已经空了,就剩下湖蓝那一块。

湖蓝看着窗外:“先生来电没有?”

“没有。你问先生什么事情,他如果想回话会马上回话。他如果不回话,一辈子不会回话。”纯银瞪着湖蓝的侧影无可奈何。

湖蓝看着窗外,沉默。

“不回话,就是说,先生已经恼火,非常愤怒。你知道……”纯银吞吐了一下,因为在说一个他亦意识到的非常敏感的问题。

“有话直说。”

“我们可以在这里坐到明天。可是,你改变不了这件事情。所以他必须死,马上就死。”

身后轻响了一声,纯银和手下过于警惕地回头,是店主。那道最贵的咖啡终于做好,小小的一杯。店主正小心翼翼地端过来,把咖啡放在湖蓝面前,立刻走开。

纯银看看表,叹了口气:“这杯咖啡……三个小时。”

湖蓝看着窗外。

卅四终于开口:“孩子。”

湖蓝回过头来,慢慢的。

卅四正在慢慢叠好那份报纸,放在桌上,他喝了口水,清清喉咙,好像要说很多:“谢谢你,真的。”

五个字能让湖蓝明白很多,越明白,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就越糊涂。湖蓝不再看窗子,改看着桌子,桌子上除了那杯耗费三个小时而且他根本没打算要喝的咖啡,根本没别的值得一看的东西。湖蓝拿起那杯咖啡,一口全倒进了嘴里。他站起来,一边被苦得皱起了眉:“最贵的最苦。”他大步地走向卅四身边,当他站在卅四身边时,枪已经掏出来,指着卅四的头。

同时一名军统也用枪指住了唯一的局外人。店主张惶了一下,蹲入柜台下。

湖蓝看着他必须杀死的老人。

卅四在微笑:“傻孩子。”

孩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孩子,想回去看看就回去看看……有关卅四的所有情节都湖蓝的眼前闪掠,卅四说过的话,卅四做过的事,所有的细节……甚至那个被自己捏扁的饭团……湖蓝仿佛凝固了一般。

纯银下意识地又看了看表。

“别说话。”

“我没有说话。”

湖蓝晃了晃自己的头,是没有人说话,鬼知道他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湖蓝。”纯银始终是湖蓝身边不怕死的一个,他向湖蓝抬起自己的表,“五分钟了。”

湖蓝似乎意识不到已经过了这么久。已经在柜台下窝了五分钟的店主开始探头,拿枪指着店主的军统枪口已经下垂,他又把枪口抬起,店主再度窝了,军统将枪换了只手,他实在拿得疲了。

湖蓝的目光转向窗外,雨水覆盖了上海,雨水在窗上流淌。他向卅四转回了头,如此艰难的事情其实在转头间就可以决定,劫谋喜欢杀无赦,因为扣动扳机如此简单。湖蓝开枪。发生的事情就像发生过很多次的一样,目标的头颅往后震动了一下,太近的距离让子弹穿透了颅骨,斜射入卅四身下的地板。因此卅四没有倒地,他只是在一下震动中将头仰在椅背上,就像平时睡着了一样。湖蓝转身走开,转身走向店门,在转身的时候已经将枪藏好。

纯银看手下一眼,追上湖蓝。他们将高效地料理好一切后事。

卅四在椅子上安息。

店主蜷在柜台下,他已经被恐怖麻木。

把风的军统向湖蓝发出平安无事的信号,湖蓝根本没有看,他径直上车,坐下,司机已经将车预热。湖蓝看起来已经平静了,是的,终于平静了,像他没遇见卅四之前一样。

纯银钻进来坐在他身边,但那并不是要开车的意思,他等候湖蓝的下一步命令。

湖蓝看着车外:“尸体带走。解剖。目标来上海也许与密码无关,可也许把密码藏在身上的什么地方。”

“是。其他人杀掉?”

“其他人?”

纯银几乎有些惊诧湖蓝今天的迟钝了:“开店的。”

湖蓝犹豫了一秒钟:“算了。”

“可是……”

“开车。”

纯银刚跳下车,车就开走。纯银无奈地和几个军统进店,他们还要料理善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