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36 为月牙儿他们继续战斗

zhurui1963 收藏 16 4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卑鄙的美国佬上来了!”岩龙第一个把一颗手雷扔向了敌人。 “看我的!”郭草民一个点射,举着旗子躲躲闪闪的美军指挥官,身子一震,滚下了山。 刘林不由大骂:“怎么缩头乌龟了?” 只见那些美军全部趴下了。 督战队的枪“哒哒哒哒”地响了起来,就象郭草民他们在乡下驱赶要咬人的狗或不肯前行的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卑鄙的美国佬上来了!”岩龙第一个把一颗手雷扔向了敌人。

“看我的!”郭草民一个点射,举着旗子躲躲闪闪的美军指挥官,身子一震,滚下了山。

刘林不由大骂:“怎么缩头乌龟了?”

只见那些美军全部趴下了。

督战队的枪“哒哒哒哒”地响了起来,就象郭草民他们在乡下驱赶要咬人的狗或不肯前行的牛一样。

当然那是用鞭子,最狠也就是石头。可是这是要命的子弹。

美国兵当然见识过,他们只有一条路,往前,嚎叫着,象被打忙了的狗或者尾巴上点了火发了狂一样的牛,疯狂地上来了。

“畜生!来得好!”

郭草民一会儿扫射,一会儿手榴弹、手雷,象一个舞蹈者,在阵地上跳动。

岩龙却又不一样,他是一个傻性,直把一支枪大得卡壳了,才又捞起一支枪,继续扫射。

刘林似乎更钟情于手榴弹,一颗接一颗,有的落下去,有的在空中爆炸。他有着很稳定的性格,不慌也不忙。

就是美军的飞机再次来了。

他还是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直到被敌人的飞机打成了筛子。

敌人更猛的第二波攻击,就在第一波还没停歇又上来了。

“轰隆隆!”我军的炮火开始发言了,在阵地前沿,布起了一道火网。

美军被炸飞了起来。

所有的战士都欢呼了起来。

15军军长秦基伟终于判明了敌人的进攻方向,下决心把全军的主力和军师炮群调了过来。

秦明扬他们仅以一个步兵师的两个团的纯步兵,顶住了美军一个集团军的炮群、飞机、坦克和两个步兵师的猛攻。

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发明了最著名的“范弗里特弹药量”的范弗里特(在他的理论中,就是要用饱和的炮兵攻击,杀光志愿军,然后冲上阵地,占领阵地)顿时爆跳如雷。照他的战役设想,以太平洋舰队上的轰炸机和他的300门重炮、27辆坦克,完全可以把这两个山包炸平。他最大限度地准备了两百名人的伤亡。但是,他现在手里的两个师,已伤亡五千人以上。

所以,从这天开始,他进一步加大了炮火的覆盖范围:把两个高地孤立起来,不让志愿军一兵一卒上高地。

要和志愿军拼命了。或者说,上甘岭战斗这才算真正地拉开了序幕。

1952年10月17日,上甘岭战斗第四天。

受到飞机和炮弹封锁的秦明扬他们,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战斗从早晨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秦明扬大声地给战友们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准备准备牺牲!敌人还会进行不间断地攻击,在上来后,敌人还会更进一步地进行卑鄙轰炸。所以,我们将采取逐次加兵的策略。如果敌人炸,我们就要准备和他们同归于尽!”

秦明扬仍旧在阵地上摆一个三人战斗小组。

而每当敌人成团上来时,就用突击小组进行反攻击。

美军发了疯地轰炸和炮击,进攻也是一波接一波地成排成连地往高地上涌来。

秦明扬指挥的突击小组也一波波地迎上去。

战况越来越惨烈,石头、手爪、牙齿都成了进攻武器,美军打上阵地的炮弹和我军和敌人同归于尽的爆炸声,此起彼伏。

再没有人退却。

无论是美军还是志愿军。

志愿军一个个嚎嚎叫,一声令下,前仆后继地扑上去。

美军没有选择,一切早就被参谋把攻击队型排好了的,督战队在后面顶着,嘶鸣着,一排排地往上涌。

他们的思想(也许不是全部),秦明扬在抓住一个美军时,听到他说过:我被抓过,被志愿军抓住了不会死去。而美国军队是允许投降,还可以回去。但是不进攻,就会被送交军事法庭,甚至被执行战场纪律。

所以,在大多数中国志愿军的眼里,是看不起一个个美国军人的。

这一点,也正如美国军人看不起志愿军的武器。他们常常把志愿军的一次次成功,称为奇迹。而不认为是应该得到的。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火力,相信他们的火力会打败志愿军。

而这次上甘岭战役,就是范弗里特之流,要证明的。他们可以用武器战胜中国人。

所以,这种各自的骄傲让他们杀得不休不止。

大家都是一个排一个连地往阵地上填。

阵地上于是一会儿是志愿军,一会儿是美军上来占领了,志愿军又杀上去。

阵地上血流出来干了,又流出来。然后被炮弹炸飞起来,弥漫在空气里。

黄昏时,秦明扬一枪把最后一个美军干飞起来,横了一眼满是美军士兵尸体的前沿,嘴巴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

然后,摇摇晃晃地走下阵地。

月牙儿带着哭腔把他扶住:“副指导员,你负伤了!”

秦明扬却说不出话来,任凭月牙儿把他按在床上。

久久地他吞下了一口口水,吞下了一口气。他的呼吸道和食道全部都干了,他也没有了一丝体力:“水,”他艰难地道。

一口水下去,他的眼泪都噎出来了。

“你痛得哭了?”

秦明扬摇摇头。他再次爬起来,向坑道口走去。

即便是夜里了,敌人不在对阵地打排炮,但是对阵地的封锁炮击还是没有停止,美军的飞机在夜间停了下来。他不由嘶声骂道:“狗杂种,胆小鬼,你们浪费了多少资源!”

他回头盯着跟着他的月牙儿:“我今后一定要去当空军,把美国佬打得在天空也怕要被别人拿枪抵着,才敢上前线打仗!”

月牙儿笑了:“带不带我去?”

看着月牙儿那和郝妹子一样明亮的眼睛,不由笑了:“要,我们都去!”

月牙儿一下子跳了起来:“好啊!噫,你没负伤啊!噫,我要去给伤员换药了。”

她还是个孩子,但是,她却让所有的志愿军战士感受到了母亲、妹妹、女儿等最亲近的家中女性的一切。

秦明扬闭上了眼,他需要休息一下,他要为了月牙儿她们继续去战斗!


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