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兵方队 选拨 27、动物式爬行受伤记

时光. 收藏 8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size][/URL] “还你的香烟。”吃完饭,宁小成对张健说道。 接着张健就拿回了自己的香烟,“喂,你怎么把这烟盒上的锡伯纸拿走了?”张健不解的问他道。 “少说话,多做事,忘了?”宁小成卖起了关子。 “靠,公然一副老兵的嘴脸了哦!”张健说。 “那是,那是!”宁小成接着说道。张健反手还了他一拳…… 等他们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还你的香烟。”吃完饭,宁小成对张健说道。

接着张健就拿回了自己的香烟,“喂,你怎么把这烟盒上的锡伯纸拿走了?”张健不解的问他道。

“少说话,多做事,忘了?”宁小成卖起了关子。

“靠,公然一副老兵的嘴脸了哦!”张健说。

“那是,那是!”宁小成接着说道。张健反手还了他一拳……

等他们一个个完成了例行射击训练完毕以后,陈伟又命令他们一个个接着爬回到野战坡去。

“哎,我说老大!”我想单独跟你聊聊。

“聊什么?”陈伟跟他来到了一边。

“干嘛老是要我们爬着回去?”宁小成突然小声对着陈伟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陈伟突然警觉的问他道。

“我说,我的意思是,那里不是还有条地下通道吗?”宁小成得意洋洋的指着某个地方说道,“我就说了,难怪之前那些脏衣服,到了第二天就变成干衣服了。哼!”

“我告诉你,别乱说话!”陈伟紧张的说道,“你还知道些什么,关于这个地方的情况?”他接着问。

“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包括你还有你的两个搭档的所有的有文字记载的记录,甚至你不知道的我也知道了。我的意思是,请你以后对我好一点,ok?”宁小成接着说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陈伟回答。

“得了吧,我的大教官,你实话告诉我,将我们抽到这里来训练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宁小成边说着边将一本书甩到了陈伟面前。

“你怎么会有我们的训练教材?”陈伟非常迷惑的问道。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学习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在我住院的这一个月中,我已经将相关的训练知识都记在了脑海里。所有的军事教材我都学习完毕了,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宁小成接着说道。

“没有人会强迫你留在这里,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你自动退出的话,将会有许多人非常渴望来到这里。”陈伟说完就要走。

“我不想被你训练成一个冷血动物,我想要的是自由,是自由!你懂吗?”宁小成突然发火起来,大声说道。因为他再一次的感觉到了留在这里的恐怖,因为上午的训练。

“因为张娜给了你一个更好的机会,所以你觉得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了意义是不是?”陈伟突然说道,“我告诉你,身为一个士兵,如果不能在一个地方安心的服役的话,那么不管他到了那里,他的欲望是永远也不可能会得到满足的。相信你懂我在说什么!”陈伟说完就回到部队里,命令着部队立刻动身。

宁小成独自走在最后一个,他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他必须做出一个离开或是继续留下的选择,他需要一个答案……

他们就像动物一样的,开始了长达13公里的爬行。一个人在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然后又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的时候,是非常痛苦的。特别是当你拥有着一个更好的机会的时候,你会怎么选?宁小成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思考,他需要在一天之内马上做出决定。

血汗和伤口,疼痛还有悲伤等这些东西,这时对宁小成来说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他开始感觉到自己身上正在发生的微妙变化,或许是两次和死亡擦肩而过的原因在作怪吧,他开始将自己看得十分渺小,十分渺小。生命作为个体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十分渺小,特别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那坚定的意志开始发生动摇。任何一个人在自己快满17岁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意志力都会受到强烈的挑战……

他们一直在爬着,宁小成的全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渗透,他知道这种训练方式是为了提高他们的战斗意志。他们被模似训练在穿越战区。宁小成这一次爬得最慢,因为他一直在思考着那个离开或是继续留下的选择。他想起了自己在这一个多月来内心里激烈挣扎着的情感,他开始对部队产生新的看法,还有对自己的人生,他有了新的思考。

分散注意力导致了宁小成的敏感功能的降低,他爬着爬着,就掉了队。许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包括他们小组的那些人,因为他一向都是猛打猛撞着拼命的冲在第一个的。只有陈伟一直在注意着他,因为他感觉到了他的心理变化……

“啊!”宁小成突然大叫一声,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咬到了。在说话的时候,他看见一条蛇迅速的钻进了灌木丛里。

陈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这为抢救宁小成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只见他迅速的开展着急救措施,“咬到了哪里?”

“小腿下方啊,还能有哪里?”宁小成气急败坏的说道。

陈伟听见他的叫声,转身就冲了过来。接着就用绷带往他的大腿下方使劲一扎紧,立即就命令士兵用水为宁小成冲洗着伤口,然后就要用刀为他划十字排毒,“你忍着点!”他说道。

大约有两三分钟的时间,宁小成一直咬着牙看着他们在那为他排毒。

“混蛋,这样不行,快用消毒液给我冲洗。”宁小成大声骂道,边骂着边就用衣服去吸自己身上的汗水。

“我们没有消毒液!”有人说道。这话急得宁小成差点气昏了过去。作为一个在原始树林地带长大的孩子,他非常清楚这些树林里的每一种东西,以及要怎么应对这些突然情况,“用你们的汗水啊!”宁小成气愤的说道,边说边将吸过汗水的衣服往自己的伤口上蹭。然后就有许多人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学着他的样子,在那扭捏了起来……

“你看清楚是什么蛇咬到你的吗?”张健赶过来后问了他一句。

“这种鬼地方还能有什么蛇?跟我们家乡的那些一样,是白唇竹叶青蛇。” 说话间他已是脸色青紫,听见他说的话,张健将他背起来就向医院方向跑去......“让我来!”接着陈伟从张健身上将宁小成抱过来换背着,开始了奇迹般的冲刺速度……

由于他们的运动跟宁小成的激动加剧了血液循环的流动,宁小成不一会就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