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下部:无处申辩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周疯子一愣,他有点慌神,以为是警察半夜把他们捂住了。周疯子光着身子从床上下来,他当时不敢反抗,因为袭警可是重罪。

进来的那几个人喝令他们不许穿衣服,“有暂住证吗?”

“没有。”

“没有?那跟我走吧。”

这时灯打开了,周疯子几个忙着穿衣服。周疯子注意到,这几个人都没穿警服,而是那种灰绿色的保安制服。周疯子几个被押到了外面,只见外面大概站了几十个人,估计都是没有暂住证的。

但保安没几个人,也没看到警察,看到这里,周疯子心理镇定了很多。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路上四通八达,逃窜起来很方便。周疯子低声和手下的兄弟说了几句,然后一帮人从地上扣起砖头冲了过去。

这十几个保安很多都进了平房区里面,外面那几个都没什么戒备。周疯子抡着砖头砸翻了好几个,场面一片混乱。

“还不快跑?”周疯子喊了一句。外面没有暂住证的几十个人立刻醒悟过来,一大帮子人都四散跑了。

周疯子也带着人跑了,但他没跑远,就跑到外面的一个路口停了下来。这个路口有间小卖部,周疯子两三下撞开木头门,带着几个兄弟躲了进去。小卖部老板正在睡觉,看见几个人进来,惊魂未定地从床上坐起来,吓得声音都发颤。

“大爷,钱你拿走,别害我。”

“别废话,我们呆会儿就走。”周疯子顺手从柜台上摸出一包烟拆了,散给其他人。

不大一会儿,地上抽了一地的烟头。远处的警车声音呼啸而至,周疯子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估计这次是动真的了。

一直躲到了快到天亮,警车终于走了,他们没怀疑这家小卖部,周疯子这才放下心来。临走的时候,他塞给老板一百块钱。

“今天的事情别乱说,明白不?”

老板不敢要,周疯子硬塞给他的。

看来这地方不能住了,周疯子只好带着人又找了个地方住,这里房租贵很多,但相对安全,这个小区住的大部分是官员。而半夜被查暂住证的那一片,住的大部分是进城的农民工。

这是一个奇怪的世界,房地产商富可敌国,盖房子的民工身无片瓦,甚至连在一个城市里面暂住的资格都没有。多么美妙的和谐。

住下来之后,周疯子感到了钱的重要,他决定干那笔活了,现在什么都比不上自己兜里有钱。他给魏老六打了电话,“老六,你说的那个事,我想好了,我干,你们出多少钱吧。”

“给你八万!”

“不行,我要十万。”

“那我做不了主,得去问问。你在电话边上等着。”

魏老六在那边挂掉电话,过了十几分钟后,电话又响了。

“十万没问题,但你要记住,要是警察摁住你了,这件事情跟其他人,包括我在内都没关系。”

“你要是信不过我,那就找别人。”

“我信得过你,这样吧,你知道体育场北边的工商银行吗,边上有个川菜馆子,下午我们在那儿见。”

“没问题,不过,你得先付一部分。”

“多少?”

“嗯,至少五万,你知道,我得找家伙。”

“好吧,见面谈。”

下午周疯子和魏老六见了面,魏老六戴着墨镜,发了财的魏老六气度不凡,衬托着周疯子很落魄的样子。魏老六把汪海详细地址和照片带了过去,照片中的汪海一副知识分子的样子,看上去稍显文弱。

两个人简短谈了一会儿,周疯子怀揣着报纸包好的五万块现金走了。

几天后,汪海从办公室出来,正要到马路对面打车,结果在地下通道受到了几名歹徒的袭击。当场身中数刀,其中致命伤在颈部,动脉被刺破了。

案件发生之后,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因为这段时间报纸都在报道汪海帮助民工讨薪的事情。所以众多媒体都把怀疑焦点指向了为民公司总裁任为民。但媒体的声音很快被压制了下去,这件事情不许多谈。汪海之死慢慢淡出了老百姓的视线,一个月后,任为民又在媒体上发布了房价预计要涨百分之三十。

一时间,很多教授、专家们纷纷附和,有个知名的名流更是预计房价还应该涨三倍以上。这是一个狂舔屁股的时代,知识界的学者们争先恐后地加入了这个行列。地产精英们刀不血刃地抢劫了人民,其涉案金额之大,令所有的流氓们都钦佩不已。

时光流逝,到了这年的年底,B市又发生了一起大案。这起案件引发了一系列的动荡。

在城北原来有一大片老平房区,后来为民公司通过手腕,拿到了这块地。下面的问题就是拆迁了。平房区的老百姓被软硬兼施地搬离了这一带,但问题出在了这一片的一家老百货公司身上。

这几年商业企业改革,百货公司破产了,原来的职工纷纷下岗。为了支付离退休工人的工资,百货公司把百货大楼重新装修了一下,然后分割出各种铺位租赁。而这一带居民多,人口也密集,所以百货公司生意还不错,一些外地来的客商在这里经营铺位。

等到了为民公司这次开发这一带,他们打算把百货公司拆掉。这下双方发生了纠纷。一些老职工的工资都指望租赁费来发,加上百货大楼的摊主,也都指望做点生意养家糊口。拆迁条件谈不好,肯定不愿拆。

本来到了这一步,双方要是好好谈,没准就没事了。但为民公司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百货公司的领导签字盖章了。这下,百货大楼就不得不拆了。

等到了强令拆迁的最后一天,退休职工和摊主们都堵在百货公司门口,不许拆楼。双方僵持了起来。

为民公司的马仔给任为民打了电话,“任总,他们把路堵上了。”

“行,我知道了。”

任为民拨通了周疯子的电话,“你过去处理一下吧。”

半个小时后,周疯子纠集起一帮混混,手持棍棒赶到了百货公司楼下。

“都他妈闪一边去,谁再堵路,老子打废他。”周疯子气势汹汹。

退休的老头老太太们偏偏不让,周疯子带的人大打出手,场景惨不忍睹。

接到报警之后,一辆偏三轮在五个小时后,拉着两个实习片警到了。但斗殴已经结束了,退休职工和摊主被暴力驱散,事实再次证明,广大刁民群众在强有力的震慑面前,显得那么的无助。

几天之后,百货大楼被爆破拆除,在这个地方,马上要建一个高尚社区。道上混的流氓越来越发现,这个世界有些人高尚的令人发指。

周疯子得到了大笔酬劳,并且还有了几套房子。他朝着一个中国房地产界精英的位置迈进了一步,这一步看似很简单的一小步,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步。这是一轮圈地运动。而在这场运动中,越是天良沦丧的人,就越接近成功。

有了一部分的财力,周疯子开始招兵买马,他觉得房地产行业的利润惊人,比贩毒高多了,他打算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下去。

“任哥,以后我就跟你混了。”周疯子心存感激地对任为民说。

“好说,大家一起发财。”任为民穿着浴袍,一副性欲旺盛的样子,他喜欢洗澡后嫖娼。

周疯子识趣地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掩上门。

几天之后,一架客机上面下来一帮人,都是温州的,当时他们行事低调,但财力雄厚,后来他们被称为“炒房团”。他们看中了为民公司新盖好的高尚社区。但问题是,任为民打算自己炒这一带的房子,他的公司内部找了一批托,打算一口气把新建的社区全部买下来。所以这帮温州炒房客到了B市之后,引起了任为民的重视。

任为民很清楚,这些炒房子的温州人拥有足够的财力垄断住房价。理论上讲,房价肯定炒成天价有利,这样为民公司的利润就会飞涨。但这些温州人炒地价的方式和为民公司的不一样。为民公司是通过内部拿号的方式,而温州人用的是买断的方式,就是一口气把整栋楼买下来,然后静待地价上扬再脱手。

这样的话,巨额的利润实际上就落到了温州人手里,而为民公司赚的就少了。

这几天任为民都在为这个事情头疼,最后想来想去,他还是找周疯子来做这件事情。

“小周,老地方见一下,我找你办点事。”

“行!”

放下电话,任为民一个人开着车驶向魏老六的高级会所。一路上他脑子里面在想事情,所以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公司楼下,停着一辆夏利出租。那辆出租跟在任为民后面,车上的人叫吴天,他妈以前是百货公司退休职工,上次拆迁的时候被人打了。老太太四处软组织损伤,鼻子被打破了,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吴天发誓他要报仇。

等到任为民的凌志车停下来之后,吴天也把车停了下来,他的车经过了简单改装,车牌和出租公司号不容易看到。

任为民停了车,往电梯方向走,他没有留意跟在后面的吴天。只见吴天跟在后面,手持大板子,上前几步扑了过去。任为民被瞬间打倒在地,吴天虽然没怎么打过架,但力气还是有的,三两下把任为民的脑袋打成了猪头一般。

“操你妈,老子早就想抽你这个傻比了。老子就是百货公司的,知道为什么打你了吧。”

吴天骂完之后开着车扬长而去。

任为民被保安送到了医院,脸上缝了好几针,他被破了相。有两种人非常在意破相,一种是妓女,破了相会影响到卖淫。另一种人社会精英,他们比较要面子。不过任为民属于前者还是后者,那就没人知道了。

任为民很生气,后果显然很严重。他不想报案,因为他自己也很清楚,屁股后面不干净。他找到魏老六,“打我的人是百货公司的,你找人查一下,停车场有监控录像吗?”

“有监控的,任哥,你安心休息,我让兄弟给你值班。”魏老六走了,他要赶回去查监控录像。

他前脚走,后脚周疯子也到了,任为民现在跟他亲爹一样,爹被人打了,他肯定要过来看。

“小周,你去找老六,我让他查监控录像,估计打我的人能找出来。”

“那行,我这就去,你好好养病。”

监控录像被调了出来,画面被截取打印,百货公司的领导看了之后认出来了,“这个人应该是吴天,嗯,我不太肯定。”

“你有吴天的照片吗?”

“我得找找。”领导进了里屋,找了半天,找到一张到青岛旅游的合影。

经过辨认,任为民认出了那个人就是吴天。

“小周,听好了,我要这个人死。”

“放心吧,任总,保证完成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