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帅和傅作义的较量

piyrw 收藏 75 15948
导读:聂帅和傅作义的较量

绥远战役 (1945年10月18日——1945年12月14日)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在同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的同时,调集大批兵力向解放区进攻,其中,国民党军第12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调集所辖主力6万余人,首先夺占归绥(今呼和浩特),接着又连续侵占了武川、卓资山、陶林、清水河、凉城、集宁、丰镇、兴和、尚义等城镇及绥东、绥南广大地区,其新编骑兵第4师、第35、第67、暂编第3军等部集结于丰镇至归绥的平绥路沿线,绥蒙骑兵第5师、独立第1旅分别在凉城、陶林等地。并企图攻占张家口,控制平绥铁路(北平至归绥)全线,妄图在国共会谈中,迫使中国共产党处于不利地位,并借此扩充实力.


为反击国民党军的进攻,消灭傅作义主力,收复归绥,解放绥远,切实保障以张家口为中心的战略根据地,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于9月11日指示晋察冀和晋绥军区集结主要兵力,组织绥远战役,并指出,这一战役对我党在北方的地位和争取全国和平局面的关系极为重大。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决心集中晋察冀军区3个纵队、晋绥军区5个旅及地方部队一部,共14个旅5.3万余人的兵力发起绥远战役。


附:战斗序列


共产党军:

晋察冀军区第一野战军司令 聂荣臻

冀察纵队司令 郭天民 (4、5、6旅)

冀晋纵队司令 陈正湘 (10、11、12旅)

冀中纵队司令 杨成武 (7、8、9旅)

晋绥军区野战军司令 贺龙 (358、独1、独2、独3旅,骑兵旅)

政委 李井泉

共产党军共14个旅5.3万余人。


国民党军:

第12战区司令长官 傅作仪二级上将

第35军军长 董其武中将 (101、新31、新32师)

暂3军军长 孙兰峰中将 (暂10、暂11、暂17师)

骑4军军长 袁庆荣中将 (新骑3、新骑4师)

第67军军长 何文鼎中将 (新26师)

东北挺进军司令 马占山中将 (新骑5、新骑6师)

绥蒙独立第1旅

宁夏马其良骑兵师

国民党军共6.4万余人。



作战部署是:以晋察冀部队由东向西攻击,首先歼灭隆盛庄、张皋的敌人,尔后各个歼灭丰镇、集宁间的敌人;晋绥部队于歼灭凉城、陶林等地之敌后向集宁发展进攻。尔后,两区继续协力求歼敌于绥远东部地区.


战役于10月18日开始,晋察冀军区部队3个纵队共7个旅分别由阳高、新平堡、兴和等地开进,向隆盛庄、三水岭、张皋镇等地守军发起攻击,歼其一部,大部西逃。晋绥军区部队5个旅由右五、商都等地开进,向凉城、陶林进攻,歼灭骑兵挺进军、察绥挺进军等各一部。傅作义部遭此打击后,急忙向集宁、归绥等城退却收缩。


晋察冀军区部队乘势向西发展,21日占领丰镇,24日占领集宁、丰镇,守敌乘隙西撤;晋绥军区部队向卓资山守军发起攻击,25日全歼国民党军第67军所属之新编第26师5000余人。


卓资山战斗后,傅作义部主力于26日全线西撤,退守归绥。第35军、暂编第3军、新编骑兵第4师等部2.4万余人猬集归绥,第67军等部1.2万余人集结包头,并加强工事,准备凭坚固守。


晋察冀、晋绥两军区主力于10月底对退守归绥的国民党守军达成合围。


10月31日起,我军集中兵力围攻归绥,由于敌人依托坚固工事进行防御,我缺乏攻城经验及所需火力,以致历时半月未能攻克。


11月2日至12日期间先后击退其5次较大规模的反扑。


11月1日,晋绥之独一旅、骑兵旅及冀察纵队一部沿铁路向包头前进,至7日,连克兵亥州、察素齐、沙尔沁,共歼敌5个骑兵团,逼近包头。随后,为孤立归绥守军,我军改变部署,由晋察冀部队围困归绥,晋绥部队攻取包头,以调动归绥之敌出援,在其突围时歼其在野战中,并准备在攻克包头后,晋绥部队东返与晋察冀部队合力攻取归绥。


12日,我军进攻包头,因缺乏攻城重武器,未果。24日至30日先后击溃了由归绥、五原增援包头之敌新编骑兵第4师和宁夏马其良骑兵师。


12月2日再次集中兵力攻取包头,但数度攻击仍未奏效,且天气寒冷,土工作业及部队后勤补给遇到极大困难。


晋察冀军区和晋绥军区部队遵照中共中央指示,于12月4日、14日先后撤出对包头、归绥的包围,转入休整。


点评:此役,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1.2万余人,我军伤亡近7千,收复奉镇、集宁等10余座城镇和绥东,绥南广大地区,打破了国民党军攻占张家口,控制平绥铁路的企图。但由于我军在收复丰镇、集宁前后,傅作义迅速西撤,集结归绥、包头,凭坚固守,致使我军失去野战歼敌的机会,被迫攻坚。在攻城中,我军由于火力不足和缺乏攻坚经验,进展缓慢,形成僵持局面,直至严冬已到,部队后勤补给转运遇到极大困难,于是撤出战斗.


--------------------------------------


大同集宁战役 (1946年7月31日——1946年9月16日)


1946年1月国共双方签订停战协定后,国民党军仍加紧向解放区进攻。在华北,国民党军对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形成东西夹击之势。


大同为平绥(北平至归绥)、同蒲(大同至风陵渡)两铁路的交会点,是国民党军巩固华北,屏障绥宁,呼应热察,支撑太原的战略要地。守备大同及其外围的国民党军为第43军暂编第38师,东北挺进军骑兵第5、第6师及晋北挺进总队等部,共约1.9万余人。


为拔除大同国民党军据点,进一步孤立绥远国民党军,求得与晋绥解放区更广泛的联成一片,晋察冀军区和晋绥军区共同组成大同前线指挥部,由晋绥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任司令员,晋察冀野战军副政治委员罗瑞卿任政治委员,统一指挥两军区主力和地方部队各一部攻取大同。


附:战斗序列


共产党军:

大同集宁战役前线指挥部:司令员:张宗逊; 政委:罗瑞卿 ;副司令员:杨成武


晋绥军区(独立第一旅、独立第三旅第二十七团、第三五八旅、骑兵旅):


独立第一旅(辖第二、三十五、七一四团):旅 长:王尚荣 ;政 委:朱照辉;副旅长:傅传作 ;政治部主任:杨琪良;参谋长:李书茂

第二团: 团 长:杨一忠 ;政 委:罗洪标;副团长:周开龙

七一四团:团 长:肖显旺; 政 委:刘月生;副团长:刘业林 ;副政委:陈之汗;参谋长:贺之玉

三十五团:团 长:黄新义; 政 委:冀春光;参谋长:王时军 ;政治处主任:刘伯堂


独立第三旅第二十七团:团 长:兴 中 ;政 委:钟生益;副团长:韩双亭 参谋长:仇太欣;政治处主任:饶 兴


第三五八旅(辖第五、六、八团):旅 长:黄新廷 ;政 委:余秋里;参谋长:何辉燕; 政治部主任:吴融峰;副参谋长:江含章

第五团:团 长:罗坤山 ;政 委:曾祥煌;副团长:王万金 ;政治处主任:李傅常

第六团:团 长:张玉芝; 政 委:颜金生;副团长:杨 平 参谋长:张 捷;政治处主任:许特夫

第八团:团 长:游好杨 ;政 委:刘佩荣;参谋长:路治安


骑兵旅:旅 长:康健民 ;政 委:王再兴;副政委:李佐玉 ;参谋长:王 智

第一团:团 长:朱秉才

第二团:团 长:黄 厚 ;政 委:赖生才;副团长:余有清 政治处主任:薛志敏

第三团:团 长:汪贤才 ;政治处主任:包盛标


绥蒙军区(第七团、第九团、军区警卫营、独立骑兵团):

司令员:姚 喆 ;政 委:高克林

副司令员:王长江; 副司令兼副政委:张志达

参谋长:樊哲祥 ;

政治部主任:饶 兴;政治副副主任:曹振之

供给部长:张升初 ;卫生部长:石显贵


晋察冀军区(第一纵队、第二纵队第四旅、第四纵队第十一旅、军区教导旅):

第一纵队(辖第一、二旅)

司令员:杨得志; 政 委:苏振华

参谋长:耿 飚 ;副参谋长:李波

政治部主任:潘自力

第一旅:

旅 长:杨俊生; 政 委:邓存伦

第二旅:

旅 长:尹先炳 ;政 委:戴润生


第二纵队第四旅:

旅 长:肖应棠; 政 委:龙道权


第四纵队(军区教导旅、第十一旅):

司令员:陈正湘; 政 委:胡耀邦

参谋长:唐子安

政治部主任:李昌;政治部副主任:方国华


第十一旅:

旅 长:陈仿仁; 政 委:黄文明


军区教导旅:

旅 长:李 湘; 政 委:张明河(代)




国民党方面参战部队及主官:


第十二战区:

司令长官:傅作义 ;副司令长官:马占山、邓宝珊、刘多荃


暂编第三军(暂十一师、暂十七师、):

军长:董其武

暂十一师:师长:杨维垣

暂十七师:师长:朱大纯


第三十五军(第一〇一师、新三十一师、新三十二师)

军长:鲁英麟

第一〇一师:师长:郭景云

新三十一师:师长:安春山

新三十二师:师长:李铭鼎


骑兵第一纵队:

队长:门树槐


骑兵第十四纵队:

队长:陈秉义


新编骑兵第四师

师长:刘春方


骑兵保安师:

师长:鄂友三


大同守备:

四十三军:暂三十八师、坦克车队

东北挺进军 :马占山中将 (新骑5、新骑6师)

交警第三大队

第十专署保安总队:保安第三团



作战部署是:晋绥军区第三五八旅、第五军分区第二团,晋察冀第三纵队(七,八旅)和教导旅(两个团)、冀晋第一分区独立第十二、第十三团负责攻城;晋察冀第四纵队第十旅先攻占应县,而后参加攻大同城。晋绥独立第一旅、第二旅、骑兵旅,绥蒙军区第七团、第九团,晋察冀第二纵队第四旅担任西线打援,并将晋察冀第一纵队集结于延庆、永宁地区保障东侧安全,并作为预备队。教导旅完成大同外围作战后,也担任打援任务。


7月31日,大同前线指挥部以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第八旅、教导旅、第一军分区、晋绥第五军分区第二团等部就已发起了对大同外围的作战。这几支部队切断了大同、怀仁之间的铁路,并占领了八庄、秀女村。8月2日晚怀仁守军暂三十八师第三团在向太原撤退的途中,被第三纵队第八旅消灭了大部。4日占领了口泉、王家园等地。战至8月5日,除白马城、卧龙湾、陈家庄、沙岭子及北关、西关车站外,其余外围据点均被肃清。


我军经一周准备,8月14日晚,按照大同前指部署我军集中了十三个团的兵力对大同近郊和城关据点发起了总攻。但由于攻城兵力、火力不集中,部队又缺乏攻坚经验,进展缓慢,形成拉锯。直到9月4日,攻城部队才分别攻占了北关车站及东大街、南大庙、周家店、西关车站、晋北学院等地,进逼城下。


8月10日,蒋介石为督促傅作义增援大同,将原属第二战区阎锡山所辖的大同划归傅作义第十二战区管辖。傅作义于是决定增援大同。


9月3日,傅作义集中第35军3个师、暂编第3军两个师和4个骑兵纵队(师)共3万多人,沿平绥路分南、中、北3路向集宁前进,企图经集宁南援大同。


傅作义的军事部署:十二战区以夺取集宁,威胁张垣,并解大同之围之目的,即以战区主力,分途向集宁攻击,并相机捕捉共军主力于丰镇(大同北北西)附近,予以歼灭之。以平绥路分为南北中三线向集宁、卓资、凉城进犯。以董其武为中路总指挥,率领暂三军暂十一师、暂十七师、第三十五军新编三十一师为一线部队沿平绥铁路东进,于九月一日攻击前进,务必于五日拂晓前,攻占卓资山而确保之,第三十五军新编三十二师、一〇一师、炮四团第一营为二线部队跟随一线部队前进;孙兰峰率领骑兵第一纵队、第十四纵队、骑兵保安师自武川经陶林,向集宁进攻;鲁英麟、刘万春率第一〇一师、骑兵第四师、新二旅、暂骑一旅、配属野炮六门等部由归绥进攻凉城。其中董其武和孙兰峰分别为第一线步、骑兵的总指挥。


9月5日,傅作义部突破我军独立第一旅的防守部队,于当晚占领了卓资山地区。


9月5日,我军大同前线指挥部根据上述敌情变化,决心首先消灭敌增援部队,然后转移兵力攻取大同。我军判断敌人可能沿铁路进犯集宁或沿公路向新堂、丰镇进犯。


于是,杨成武指挥晋察冀第三纵队和晋绥独立第二旅继续继续围困、监视大同之敌。

张宗逊、罗瑞卿率领第三五八旅,临时组建的陈正湘纵队(包括晋察冀军区教导旅、第二纵队第四旅、第四纵队第十一旅)北上打援,并且急调晋察冀第一纵队北上集宁增援。分别集结在丰镇、麦胡图地区。至此,集宁方向我军已增至25个团。


7日,敌人从卓资山东犯集宁,董其武率领下辖的暂十一师、暂十七师、新编第三十一师经火石坝直扑集宁。我军以3个团守城,主力5个旅集结在集宁以南,拟乘敌进攻集宁时突击其侧背,以丰镇之第一纵队2个旅为预备队。


10日8时,国民党军暂编第11、第17师和新编第31师,在空军配合下向集宁城西、北两面阵地猛攻,董其武部与解放军集宁守军在卧龙山、天门山、西门地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白天董其武部一度占领了卧龙山、南营房等集宁城西的全部阵地。解放军防守集宁各部队虽经反击,但未能阻住国民党军的进攻,退守城垣。


我军增援先头部队于10日早上8时在集宁西南十五里的山地与董其武部警戒部队交火,下午14时我军第三五八旅,独立第一旅、第十一旅主力从集宁西南发动了对傅作义部的侧翼卧龙山,脑包山之敌发起攻击,


董其武在遭到我军主力进攻后,命令军部及暂十七师向新编三十一师靠拢。傅作义得知董其武遭到攻击后于11日白天电令刘万春、鲁英麟等增援部队对我军形成反包围,孙兰峰的骑兵部队从东迂回协同攻城部队进攻集宁。董其武也急电一〇一师及新编三十二师迅速增援。


9月11日黄昏,陈正湘的第四纵队赶到。当晚第四纵队、第三五八旅、独立第一旅,对董其武部发动了总攻。经过11日整晚的激战,将守城部队丢失的大部分阵地收复,夺回了卧龙山以南阵地和土城子。歼灭暂编第11师大部、第17师一部共5000人,截断敌西退的道路。董其武部新编第31师、暂编第17师大部及第11师残部被压缩在了卧龙山附近的狭小地域中,将国民党军3个师包围于集宁城下。战斗中,董其武部与傅作义总部的联系也中断了4、5个小时。


但我军因为联络不畅等原因,未能对已被打乱之敌组织连续攻击。


9月12日上午我军并未对董其武被包围的部队发动进攻,董其武部则于清晨开始集中兵力攻击集宁城,以求攻入城内等待增援。12日中午,由于董其武部倾其全力拼死进攻加上空中支援,终于攻占了集宁城西南角和东南角,与城内守军以及增援的第一纵队一个团展开了巷战。


12日下午16时,外围的我军部队对董其武部展开了总攻,先后攻占了天门山、卧龙山的一部分阵地。但12日中午,傅作义部增援的一〇一师也已经赶到了大脑包山,攻占了由独立第一旅第二团第三营防守的脑色山。


我军进攻部队的后方暴露无遗,所以大同前指决定先掉头消灭一〇一师增援。由于通讯联络不畅等原因,打援的战斗并没有能够协调好。黄昏后,我军独一旅、三五八旅、杨苏纵队先后向大脑包山发起进攻,陈纵队因通讯问题未能参战。


我军打援部队仓促的进攻并未能够击溃一〇一师,反被一〇一师攻占了集宁城西制高点东土坑子山。9月13日,傅作义骑兵第四师,新编三十二师相继赶到,会同一〇一师以及董其武部共同攻击集宁城。13日下午,集宁城被傅作义部占去了一半。


大同前指估计因形势不利,已无可能歼灭傅作义进攻部队,于是决定于十三日晚所有参战部队及集宁守军全部放弃集宁,撤出战斗。


援敌继续向大同前进。围攻大同的我军部队为了损失,16日,我军主动撤除对大同的包围,战役遂告结束。


点评:


一、我军的兵力并不具有绝对优势


先后参加对董其武部作战的我军部队有以下几支:晋绥军区独立第一旅、第三五八旅、独立第三旅第二十七团、骑兵旅,晋察冀军区第一纵队、第四纵队、第二纵队第四旅、教导旅,绥蒙军区第九团,总计19个团。其中绥蒙军区第九团、独立第三旅第二十七团、第三五八旅五团是守城部队,第一纵队的一个团也曾参与守城。从参战序列上看,我军的攻击部队似乎占有一些优势,但这些部队都存在着一定问题。


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兵力不足,参加集宁战役的我军部队大都刚经过战斗还未来得及休息。在《大同集宁战役经过及经验教训》一文中指出:“10日…敌人是三个师攻城,我们是三个旅,这三个旅的情况是这样的。一旅二团只有一个半营的兵力,其它两个团各有两个营不足的兵力。八旅两个团(五团守城)六团没有参加过大同战斗,是生力军,但也不充实,一个连七、八十人,八团经过大同北关战斗,伤亡二百多人。陈仿仁旅经过忻州和繁峙战斗,在忻州战斗时就叫困难…战斗后杨苏纵队赶到,但同样不充实。”这一点也可以从其它材料中得到证明。例如,《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战史汇编》记载:“卓资山防御战,我以4个营的兵力,抗击敌人1200余人,激战8小时,我军伤亡500余人…当时部队兵员不足,第二团的战斗兵员不过600-700人…”[ii]“我军外围部队12个团,守城部队3个团,共计15个团。第三五八旅的两个团,经大同北关战斗后,减员未补充。独一旅才经卓资山战斗下来。晋察冀第十一旅经忻县、繁峙战斗后也未经补充。”[iii]这些刚参加了战斗还来不及休息,又经历强行军的部队在作战时会打折扣,往往起不了应有的作用。


其次,有一些部队是刚刚组建不久。例如,晋察冀军区教导旅是1946年7月刚刚由冀晋纵队第一旅与军区教导师组成,同时刚刚经历了大同外围艰苦的攻坚战。这类部队除教导旅外根据《大同集宁战役经过及经验教训》中统计还有三个团。


考虑到以上这两个因素,还有各部到达时间不同,武器上的差距,我军实际围歼董其武部的兵力远未达到中央对“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例如四对一)”的要求。


大同守军有19000余人。在晋察冀军区、晋绥军区周围,国民党有孙连仲的第十一战区八个军二十一个师、五个总队,傅作义的第十二战区三个军十个师,阎锡山的第二战区两个军七个师。我军此次战役投入6个旅打城,5个旅打援,总兵力上对国民党大同守军形成的优势并不巨大,而我军还担负着打援的任务。由于在阳高会议上估计应县敌人会逃走,所以命令第四纵队十旅和第三纵队七旅先消灭应县之敌,再参加大同战斗。忻州方向的战斗也到8月11才停止。两个军区的兵力同时在三个地方作战,既没有实现兵力的集中,也不利于部队休整准备。


二、联络不畅,参战部队不能贯彻前指的命令,前指不能及时掌握部队的情况。参战各部没有详细的地图,也不熟悉地形,在战役进行过程中居然发生了因走错路没有参加战斗的情况。


在我军10号向董其武发动进攻时,杨苏纵队作为预备队因为距离问题11号晚才集结于大榆树湾贾家村一线。李、肖两旅因接令迟缓不熟悉地形11日黄昏才赶到集宁。前指原拟定于9月12日晚打击增援的一〇一师,但因为各部行动未能协调,并未能同时发起进攻。独一旅、第三五八旅黄昏时即发起进攻,杨苏纵队半夜发起进攻,陈正湘纵队未参加战斗。9月13日,陈正湘纵队误以为独一旅和三五九旅撤退了,便自动绕集宁城向东撤退。


最为严重的应当是11日晚向董其武部发动攻击时,进攻部队没有能够形成对董其武部的分割包围,反而将董其武部“赶鸭子”一样赶到了卧龙山周边的狭小地带。这一失误,直接导致了随后战斗困难加大,我军部队无法迅速解决战斗,给了董其武部固守待援的机会。如果对董其武部形成了分割包围,也就不会出现后来腹背受敌的局面。



三、参战的傅作义部具有较强的战斗力


参与此次战役的国民党军队都是傅作义的嫡系部队,具有较强的战斗力。


为了增强傅作义部的战斗力,准备对我军发动进攻,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期间,蒋介石特意为傅部补充了一大批美式装备。包括冲锋枪、轻重机枪、火焰喷射器、通讯和爆破器材、大批弹药、被服、以及一个辎汽团、一个美制105毫米榴弹炮营、两个战车连。董其武部在此次战役前刚刚完成了整训补充的工作,可以说是兵强马壮。


除了士兵的战斗能力,傅作义部还有一点是不能忽略的,那就是当时傅部将领之间关系良好,同僚比较团结。董其武、孙兰峰、郭景云、鲁英麟、安春山等将领的诸多事例也证明他们之间拥有良好的私交。所以董其武被围之后,各部均倾力增援,这一点是傅部与其它国民党军队的显著区别。


四、轻敌情绪严重


当时,从中央到军区首长再到参战部队,普遍都存在这种情绪。


中共中央对于国民党“假和谈、真内战”的阴谋是有准备的。但当时北线的军区并不具有全面出击的实力,特别是晋察冀军区。晋察冀军区与其他军区不同,严格执行了中央第一期复员三分之一的指示。1946年2月晋察冀中央局发布了《关于编制人数的规定》:“全区部队共编制22.5万人,其中野战部队15万人,地方部队7.5万人。”3月1日,晋察冀中央局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又发布《关于复员工作的决定》。晋察冀军区野战军减为4个纵队,全军区编为7个野战旅,13个独立旅,21个军分区,共计复员转业约10万人。3月6日中央再次致电指示:“第一期精简三分之一,并于3个月完成…第二期再精简三分之一。”经过这一系列的整编,到1946年7月份,晋察冀军区共下属野战军4个纵队,6个军分区和张家口卫戍司令部,其中野战纵队5万余人。对比中央赋予晋察冀军区的作战任务,这些兵力显然是不够用的。


这样大规模的复员,极大的影响了晋察冀军区的战斗力。第一期就复员三分之一,步子似乎大了些(第二期还要精简三分之一),而且光靠‘裁减老弱’等项有不可能达到三分之一,势必要大伤军队的筋骨方能完成。在复员问题上,晋察冀不仅如数复员了三分之一,伤了部队元气,而且早在三月一日中央局就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做出了有关复员工作的决定,这时晋察冀军区的野战部队不仅数量减少了(地方军扩大了),质量也不很高。只有十个一九三九年前编的老团,而且为适应抗战后期的恶劣环境,都于一九四三年缩编成小团;余者全部由地方武装临时扩编而成…像这样的部队,若不是指导员们富于牺牲精神,在大兵团作战中难有太大的战斗力可言?除了兵员减少所带来的战斗力下降,复员整编也影响了晋察冀军区练兵工作的展开,此外普通士兵、群众对于战争的警惕性也有所下降。这些负面作用都对晋察冀军区的战斗力带来了直接影响。




另外,从地图上可以看出,9月12日中午前后我军的进攻部队应当是处于打董其武部受阻,而后方傅部一〇一师增援又已经突破了我军防线的危险局面,与11日夜晚董其武部的处境十分相似。然而与那晚董其武部不同的是,我军没有多余的增援部队,参战部队大都经历了长时间的作战,各方面消耗都比较大。这场战役虽然和孟良崮战役的情况有所相似,傅部的增援已经占领了我军身后的山地,对我军形成了反包围。但我军的包围部队并未占据兵力的绝对优势,同时孟良崮战役中国民党部队的增援是软弱无力的,而这次战役中一〇一师、新编三十二师、骑兵第四师等部的增援则是迅速而有力的,所以不能以孟良崮的胜利作为假设成立的理由。


考虑到我军包围兵力并不占绝对优势;参战部队连续作战、长途奔袭;各级部队指挥联络不畅等因素,我军是否有能力保证在12日上午傅作义增援部队到达前,一定能够消灭董部;是否有能力一面攻击董其武部,一面抵挡身后已经到达的傅部援军;是否能够在消灭董其武部后,还有能力再顶住傅作义部增援的4个精锐师的攻击呢?


假设的12日白天连续进攻董其武部,万一不能在傅部援军到达之前消灭董其武部,我军此役的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看来大同前指当时所作出的命令只不过是一种稳健保守的做法,虽然在打援的联络组织上比较混乱,但时刻注意了紧急时刻的应对,保证了全军的安全撤退。


总结:大同、集宁之战历时1个半月,我军歼敌1.2万人,伤亡5000多,未能达到攻城、打援的预定目的,使张家口处于受敌东西夹击的不利形势。


----------------------------


张家口战役 (1946年9月29日——1946年10月12日)


晋察冀军区首长于9月17日向中央军委建议主动撤离张家口,以争取今后战局的主动。


中央军委于9月18日覆电同意这一建议,并强调指出:应“以歼灭敌有生力量为主,不以保守个别地方为主,使主力行动自如,主动地寻找好打之敌作战”。


10月1日,又指示晋察冀军区:“防御是为着集结主力,消灭敌人”,应以小部兵力抗击敌之进攻,集中主力机动歼敌。


这些指示,标志着我军实际上已经改变了原定的在北线夺取三路四城的外线作战计划,而改取内线歼敌的方针。


华北国民党军集中第11、第12战区主力对张家口实行东西夹击:以第11战区第16、第53军分别由南口和怀柔地区沿平绥路向怀来进攻;第94军位于北平附近为预备队;以第12战区之第35军、暂编第3军及1个骑兵师、2个骑兵总队另2个旅集结集宁、大同一线,准备配合第11战区会攻张家口.


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遵照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指示,决心歼灭国民党军有生力量,张家口也可视情主动撤出,再求战机。并判断敌人的进攻可能以康庄、怀柔地区的两个军为主,全力西进;集宁之敌则可能在东线敌人占领怀来后沿平绥路东进,与西进之敌会师于柴沟堡(今怀安)地区。因此,决心以歼灭由康庄、怀柔西犯之敌为目的,并根据中央军委指示组成晋察冀野战军前指,由野战军司令员肖克、政治委员罗瑞卿指挥。


前指确定的战役部署是:以第2纵队主力附地方武装一部在怀来、延庆地区正面抗击敌人进攻;以第1纵队及第2、第3纵队各一个旅隐蔽集结于怀来以南地区,待机出击。另由军区直接指挥第4纵队,位于张家口以西之柴沟堡、阳高地区,准备抗击大同、集宁方向敌人的进攻。


为了配合平绥路作战,由第3纵队1个旅及冀晋、冀察、冀中军区部队共6个旅的兵力,同时在平汉路北段发动攻势。


9月29日,国民党军第16军及第53军第130师,分两个梯队在坦克的掩护下沿平绥路(北平至归绥)两侧向怀来进攻,并先后出动飞机370余架次,对我军阵地、交通线及后方基地进行狂轰滥炸。


晋察冀野战军先以一部兵力采取机动防御,节节抗击、迟滞和消耗西犯之国民党军。


10月3日夜,集中兵力开始反击,于东、西花园全歼第16军第109师1个团另1个营,缴获坦克3辆,将其主力阻于怀来一线。


4日,敌参谋总长陈诚亲到南口布置新的进攻。


7日,第11战区车运其战役预备队第94军之第43师、第121师投入作战,企图经马刨泉、横岭迂回怀来,配合正面的进攻。


我军针对上述敌情,迅速转移兵力,在马刨泉地区设伏。8日晚,将第94军之第43师127团歼灭于马刨泉。


10日夜又在田家庄全歼第121师师直及1个团。


在10天作战中,我军共歼敌1万余人,将敌阻止于怀来以东地区。


正当我军主力与国民党军第11战区部队鏖战于平绥路东段之际,国民党军第12战区主力2万余人乘张家口西北方向我军兵力空虚,以一部兵力向兴和佯动,集中主力第35军、暂编第3军及骑兵集团,于10月7日,由集宁向张家口西北迂回,8日经南壕堑(今尚义)袭占张北,10日占狼窝沟。


当夜,晋察冀边区机关开始转移。


11日上午,守备张家口的部队全部撤离。


国民党军于11日下午进入空城张家口。


接着,东线我军主力于12日撤出了怀来地区,西线的第4纵队也转入察南。


在此期间,晋察冀野战军1个旅和各军区独立旅在平汉路北段发起大规模破击战。


从9月29日至10月3日,先后攻克保定南北之定兴、徐水、容城、望都,歼敌8000余人,控制铁路120余公里,迫使国民党军调兵增援,有力地配合了张家口方向的作战。


张家口战役历时半个月,解放军在平绥东段和平汉北段给了敌人以有力打击,共歼灭国民党军22550人,其中俘敌13150人,毙伤9400人。


但由于对敌人从集宁经尚义、张北迂回张家口的进攻路线估计不足,西线兵力未能部署在能应付各种敌情的机动位置,给了敌人以可乘之隙,使张家口早放弃了几天。



------------------------------------------------


易满战役 (1946年11月2日——1946年11月21日)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察冀军区部队在河北省易县、涞水、满城地区反击国民党军进攻的作战。


1946年10月,国民党军占领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后,其第十战区以集结在涞水、定县(今定州)、保定地区的第53、第94军等部继续向解放区腹地进攻,企图夺占易县城,西出紫荆关,与进占察南(原察哈尔省张家口以南地区)的第16军和第35军一部会攻涞源,以分割晋察冀解放区。


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决心以军区野战军第1、第2、第3、第4纵队,首先歼灭第94军一部,然后扩张战果,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


11月2日,国民党军第94军第121师由涞水西进。


晋察冀军区以独立第8旅在正面采取运动防御,诱敌深入;以第3纵队及独立第4旅在易县至涞水公路门敦山、南北桥头、二十里铺等地设伏。


3日晚,国民党军先头第361团进至军区部队设伏地域。第3纵队主力及独立第4旅乘敌立足未稳,突然发起猛烈攻击,并迅速截断其后续部队。战至4日9时,全歼第361团及增援的第363团一个营。第121师主力遂退回涞水。


13日,国民党军第53、第94军各以4个团分两路再攻易县,遭晋察冀军区部队打击后,于19日撤回涿县(今涿州)、定兴。


晋察冀野战军主力随即转至满城、定县地区休整待机。


12月16日,国民党军第53军4个团与增调的暂编第1路军第2总队2个团由保定、漕河分路向满城进攻,企图迷惑和牵制晋察冀军区部队,掩护其第94军由涞水再攻易县。


晋察冀军区以第2纵队1个团于徐水以南牵制第94军,以5个团进到满城及以南地区为预备队,集中第3、第4纵队主力反击进攻满城之敌,并以独立第7、第8旅向固城、保定间出击,阻击第94军南援。


19日晚,第3、第4纵队分别从易县、定县地区以急行军隐蔽进至满城以东,第3纵队猛插第53军右翼,包围进至后大留地区的第130师第388团。


20日晚,第4纵队5个团楔入第2总队侧后,向周营、道口、相庄的总队指挥所和2个团发起猛攻。


激战至21日,全歼第35军第388团和第2总队2个团。第53军余部退回保定,第94军未敢南援。


此役,晋察冀军区部队挫败了其攻占易县和会攻涞源的企图。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