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运动员不如当妓女---从美女亚洲冠军摆摊说起

失恋的小猪 收藏 28 10778
导读:做运动员不如当妓女---从美女亚洲冠军摆摊说起

做运动员不如当妓女---从美女亚洲冠军摆摊说起

作者:独孤雁


近日,从各个媒体的新闻中让我知道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前亚洲女子水上运动冠军唐颖退役后居然面临失业的状况,甚至当地人事局官员提出必须要周颖做他的情人,才肯给她安排工作,自强的唐颖愤然拒绝了这一无耻的要求,宁可自己摆摊也不就范,消息一经报道,媒体一片哗然,从才力的死到艾冬梅卖金牌,关于退役运动员出路问题的讨论再次沸沸扬扬。


而我则不得不感叹一句:在中国,与其培养孩子当运动员,不如去让她当妓女。


此话看似没有道理,但是就中国体育目前的现状看,却是大大的有道理。从关于唐颖的那则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到,退役后的唐颖成了街坊邻居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有多少看客指着这位曾经为祖国争光的女孩对自家孩子说:你要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和她一样,20多岁的人了还要靠父母养。这就是一个为了祖国荣誉刻苦训练奋力拼搏过的优秀运动员的下场?唐颖在商场当售货员的时候,邂逅了她的一位队友,那位队友如今已是某大款的二奶,俨然一个珠光宝气的阔太太,看到唐颖的窘境,这位队友幸灾乐祸的嘲笑唐颖给运动员丢脸,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靠出卖肉体为生的人倒成了运动员退役再就业的楷模,自强不息的人却成了给运动员丢脸的反面教材,虽说笑贫不笑娼已经是某些人的固有观念,但是既然这样,那些送孩子去当运动员的家长们何必再走这个弯路,干脆直接送孩子去当妓女好了,不是可以给运动员当楷模吗?


从法律角度来说,如今在中国,当妓女自然是违法的,当运动员自然是合法的,但是从现实意义来说,如今的中国体育,当妓女的收益要远远大于当运动员的收益,妓女和运动员同属靠身体吃饭的行业,不同的是一个在床上,一个在运动场上,更不同的是,在床上的收入要远大于在运动场上的收入,笔者曾经游历过一些贫困山村,那些地方,有女儿的家庭把孩子送到大城市去做小姐,过不了几年家里的新房子就盖起来了,家里人在村里也变成了富裕户了。而做运动员呢,同样是从贫困山村里走出来的,就算你拿到了世界冠军又怎么样,还不是象艾冬梅们一样,落下一身病都没钱治,给孩子买奶粉的钱都没有。当年在斯图加特刮起红色旋风的马家军们,除了王军霞等少数人外,大部分人如今都生活困难,下岗的下岗,惨淡度日的惨淡度日。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运动员,在如今的中国体育环境下,退役后除了少数人可以安排工作,大部分人是基本没有任何保障的,而做妓女则不同,妓女也许会有人老珠黄的一天,妓女中也许只有少数人最后能做到妈妈桑,就象运动员中只有少数人能做到教练一样,妓女中大部分人最终都不得不淡出这个舞台,但是妓女的高收入至少可以保证她们能为自己攒下一笔钱,只要不是生活太过奢侈,她们完全可以为自己的后半辈子积攒下一笔客观的储蓄,同样是用身体吃饭,按照范伟在小品《卖拐》里的一句话说:怎么差距就这么大拧。


写上述的文字,绝对没有丝毫侮辱运动员的意思,作为一个从小梦想当运动员却因为资质问题不得不放弃的人,我从小就对于运动员这个行业环有深深的崇敬,在我的心里,那些忍受了高强度训练,在赛场上为自己梦想拼杀的人是伟大的。中国古代有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可是在中国,许多运动员的生存状况却是吃得了苦中苦,最终成为了人下人,这种不公平的分配难道就是中国体育改革的丰硕成果?因为与一些运动员是好朋友,所以我很清楚运动员们的成长道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们就必须接受炼狱一样的训练,甚至为了出成绩,还被人为的剥夺了正常受教育的权力,大多数体校的文化课基本都是走过场,为的就是他们可以用充足的时间去完成训练,这种片面追求比赛成绩的结果,正造成了运动员文化知识的贫乏和学历的欠缺,当他们从运动场上走出来,走进社会这个大课堂的时候,失败也就因此不可避免,祸根从他们成为运动员的第一天起就种下了。当然有人会说,许多体育明星同样也是高收入阶层,这话固然没错,但是中国体育的培养方式就是金字塔结构的,从市队到省队,从省队到国家队,任何一个运动员的成功都伴随着十个甚至上百个队友的失败,一个运动员站在奥运会冠军领奖台上的时候,他幸福的笑容背后,或许就是几百个运动员悲伤的泪水。在中国,运动员是一个最没有权力去决定个人命运的职业,从进入运动队的第一天起,他所面对的要求就是服从再服从,服从教练,服从领队,服从领导和组织的安排,在各种竞争里经历残酷的训练过程,面对各种或公正或不公正的选拔,等到年龄偏大身体不支的那一天,组织上一句话,说叫你退役就叫你退役,一脚踢出了运动队,去面对复杂的社会,工作没有着落,一身的伤病没钱医治。小时侯上忆苦思甜课,学习万恶旧社会穷人种种悲惨的遭遇,现在想来,就是旧社会的地主老财资本家,也未必会有这么狠毒的心肠吧。既然是这样,那些送孩子当运动员的家长,不如把孩子送进火坑来得更省事一些。


唐颖的故事让我感到悲伤,但是据我所知,这已经不是第一起让我们悲伤的事件了,2003年,著名举重运动员才力死于贫病交加,他是我小时侯非常崇敬的一名体育运动员,在1990年的亚运会上夺取了举重108公斤以上级的金牌,谁能想到这样一位英雄居然死于重病无钱医治?还有艾冬梅向记者展示她身上的各种伤痕,以及她贫困的生活状况,且不说她的官司能不能打赢?单就一名为国争光的运动员如今悲惨的遭遇看,该为她负责的就不仅仅应该是王德显一个人。她的领导她的组织干什么去了?那些体育运动的管理者们干什么去了?不要认为人家已经退役了,你就可以和人家划清界限,她是中国的运动员,是为祖国洒下汗水和热血的英雄,如果在这个和谐社会的环境下,英雄的下场就是沿街叫卖金牌,那么这样的中国我只能为你哭泣为你悲哀。


多年以来,出于要成绩的需要,中国体育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模式—举国体制,在这个体制下,运动员的选拔形成了层层淘汰的金字塔结构,这种方式本身没有错,但是运动员的保障机制,却始终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计划经济时代,运动员还是包分配的,无论最后结局怎样,总还可以得到一份让他们勉强糊口的工作。职业化改革以来,原有的分配方式被打破了,那些明星运动员的奖金工资如滚雪球一般的向上疯涨,但是基层运动员的生活保障和退役保障,却成了一个中国体育不愿意去直面的恶性漏洞。2006年女足世青赛时,中国女足的队员们可怜巴巴的恳求杨一民:如果拿了冠军,我们不要钱,就给一张健将级运动员的资格证吧,这对我们退役就业很有帮助。杨主席当时答应的非常圆满,可最终中国女足没有拿上冠军,据说为这些国脚办健将级资格证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天知道这些可爱的女孩子几年后退役了,是不是又会面临比唐颖更困难的处境。杜甫曾有诗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而这首诗,或许就是今天中国明星运动员与基层运动员生活对比的真实写照。


我不知道刘鹏会不会看这则新闻,崔大林会不会看这则新闻,多年以来,历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最关心的就是奥运会的成绩,并上升到国家民族荣誉的高度,这种狂热的奥运崇拜带来的负作用,就是中国运动员不如妓女这一事实。也许领导们会说,运动员要自强不息,要学会退役再就业。可是我想请问众位领导,在他们身为运动员的时候,又有多少自主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力,即使他们退役了,而他们的伤病与不幸,很大程度上都是由运动员生涯而造成,难道仅仅一两句安慰的话,就可以给他们解决好所有的问题。关注退役运动员的生活,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是一种爱心,但是对于你们这些官员来说,却是你们无法推卸掉的义务。也许你们会说中国体育正处于转轨之中,许多问题还有待解决,许多制度还不健全,但是运动员的命运正是你们的义务,作为领导者和管理者,你们不能做的比旧社会的资本家还狠心,当你们宝马香车的出入各个高级场所的时候,可曾想过因为你们的原因,中国正有无数破碎的心在哭泣。也许许多问题的解决有待时间,但是建立一个稳定的运动员社会保障体系却是刻不容缓,也是你们完全可以做到的事情。唐颖的故事被披露了,相信一定会有许多好心人为她祝福为她帮助,但是唐颖的故事,仅仅是中国无数运动员悲惨生活命运的一个缩影,一个唐颖也许可以依靠社会的爱心摆脱困境,但是千万个唐颖命运的改变,却要依靠中国体育的管理者们去切实的做一些比金牌更重要的实事。中央一直在强调着以人为本,而中国体育多少年来对于运动员的态度,却恰恰与这个宗旨背道而驰,唐颖摆摊了,才力去世了,中国体育也该醒醒了,中国运动员正面临着比妓女还不如的处境,如果中国体育的光环下是这样一出悲哀的情景,那么还不如关门的好。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