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寒夜

tjmwz 收藏 0 61
导读:王家成站在小山头上,长长的吁了口气,胸闷的感觉稍减。    他是没来由的突然觉得气紧胸闷,难受得来不及与正在发言的老孙头打招呼就走了出来,跨上马一口气就跑到了这里。    寒冬已经降临,凛冽的寒风刮在脸上令人生疼,也让他头脑变得清醒,情绪慢慢平复。仰望西边的黑压压的天际,他终于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今天是一月二十八日,如果历史没有太大的改变的话,土城战役已经打响了,这是***主重新出山后主持的第一仗,接下来就应该是四渡赤水了。    难道土城战役出了什么差错?红军惨败?按理说不应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家成站在小山头上,长长的吁了口气,胸闷的感觉稍减。

他是没来由的突然觉得气紧胸闷,难受得来不及与正在发言的老孙头打招呼就走了出来,跨上马一口气就跑到了这里。

寒冬已经降临,凛冽的寒风刮在脸上令人生疼,也让他头脑变得清醒,情绪慢慢平复。仰望西边的黑压压的天际,他终于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今天是一月二十八日,如果历史没有太大的改变的话,土城战役已经打响了,这是***主重新出山后主持的第一仗,接下来就应该是四渡赤水了。

难道土城战役出了什么差错?红军惨败?按理说不应该,打不赢的仗***是不会打的,打不赢川军郭勋祺旅,难道不会走吗?他有点后悔没有提前通知军委郭勋祺旅的真正实力,现在就算想也做不到了,因为通讯已经中断了。

他没有想到这回***一改常态,豁出去狠狠地干了一场,结果不是惨败,而是惨胜,或者说是大胜,因为郭勋祺部被完全打残了,再也不能跟在红军的后面构成威胁。当两年后顾辉向他说起这一晚,说起宋猛的牺牲,说起宋猛临终时的话,他才完全明白,当时的胸闷气紧不是没来由,而是完全因为宋猛,他也彻底意识到,不管是前王家成还是后王家成,这两个人已经完全溶为一体,对朝夕共处出生入死多年的宋猛,就像是骨肉相连的兄弟一样。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老孙头等人匆匆赶了到来,看到王家成独自一人在发呆,尽管不明所以,还是放下心来,只要人没事就好了,他可是湘赣苏区的主心骨,千万不能出事!

老孙头让众人在下面等着,自己一人走了上去。

王家成对老孙头的到来,好象浑不知觉,仍然呆呆地望着夜空出神。

老孙头望着眼前的年青人,黑暗中显得更高大挺拔,寒风吹动了他的衣袂,就像一棵迎风挺立的松树。

也许,他是在为自己肩上的担子在发愁吧,真难为他,年纪轻轻就要挑如此重的担子!但是,如果不是他,又有谁能挑得起呢!

虽然自己与他共事时间不长,但自己却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在自己的眼里,他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湘江一役以来,带给自己和战士们的,是一个接一个的惊喜,好象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好象没有他做不到的,可以说,在战士们的眼里,他就是一个神奇,一个迷,一个无所不能的象征。

“王师长,在想什么呢?”老孙头打破沉默问。

“老孙,你说,毛主席他们现在的处境会怎样?”王家成没有回答,反问道。

“毛主席他们?你在担心他们?”老孙头好象有点明白了,这年青人头脑里想的真令人难以捉摸。敌人目前大兵压境,自己是自身难保,他现在却在想着远在千里之外的人和事。

“是吧,他们的处境不容乐观呀,数十万敌人前追后堵,重重围困,要想脱困,必须克服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其实,他心里觉得有一种骨肉分离般的感觉,也就是说有亲人离去了的感觉,不过没有说出来。

“吉人自有天相,在湘江那么艰难的局面都挺过来了,他们应该没什么大碍吧。”老孙头安慰道。

王家成看了一眼他,叹了口气,知道没有人会明白自己的感受。有谁会知道党中央权力斗争的复杂性,也没人知道***地位的重要性。一场战斗的成败,就极有可能动摇老毛的地位,对重新上台的他来说,步步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再次下台,那样的话,中国的革命将何去何从,王家成已经无法想像了。

对象孙兴邦这样的中下层红军干部来说,谁能带领他们打胜仗,他们就拥护谁,这是不容置疑的。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想法,所以在老毛还没用事实证明他的正确以前,是不会象王家成那样盲目支持的。

“师长,我们的行动计划还没确定呢。”老孙头提醒道。

王家成从沉思中回到现实中来,淡淡地问:“河对面的敌人有何动静?”

“仍在按兵不动,三个师的兵力沿着赣江一线布防。”

“这么说第一个方案行不通了?老蒋最怕的还是我们趁机打回中央苏区去。”

“我估计也是这样,南北两面的敌人开始压过来了,而我们东面是赣江,西边是湘江,必须早拿主意,否则我们的回旋余地就越来越小了。”

“嗯,也许这样更好呢,执行第二套计划吧。”王家成的双眼在黑暗中闪动着光芒。其实在制定作战计划时,他内心深处就倾向于第二套,即打入湖南腹地,开辟新的根据地,为北上打好基础。这次刘建绪部倾巢出动,形成湖南内地防守力量空虚,正是一个好时机。如果汤部重兵不敢越过赣江,要实现这一计划就容易多了。

“是,师长。”老孙应道,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道:“师长,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湘军可是有三个师,就算我们冲破他们的防线,但他们尾追着我们,也足以让我们疲于奔命。”

“老孙,你有没想过,湘军名为三个师,但他们真正的实力只有一个半师,最多也就两个师,你忘记我们在湘江战役吃掉了他们一个整师加一个整团了,再加上他们与一军团作战的伤亡,目前他们的人马超过一半是刚补充的新兵,战斗力如何是可想而知的。”王家成胸有成竹道。

“是我多虑了,好,我们就拿湘军开刀。”老孙头被感染了,豪情顿起。

“不过,还是我留下来断后,你带大部队先走吧。”他接着说。

“如果我不留下来,敌人又怎么能与我决战?再说,我还要让敌人知道什么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王家成笑着说。

“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师长,你的新名词可真多,让敌人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你是把***同志的游击战升级了吧!”老孙头闻言也笑道。

王家成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他那敢说自己是盗用了***的话,把***用来对付日本鬼子的招数提前亮了出来。

一九三五年一月二十八日晚,在寒风凛冽的夜幕下,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一师的主力部队悄悄地展开了行动,拉开了他们波澜壮阔的战斗序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