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部 远东战役第十一卷苏赫巴尔托战役 第一百二十八章 苏赫巴尔托山口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1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一百二十八章苏赫巴尔托山口             作者:漫步云端   就在刘锦东准备指挥部队与苏军进行最后拼搏的关键时刻,头底上突然传来自己非常熟悉的声响,这种声音是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一百二十八章苏赫巴尔托山口


作者:漫步云端


就在刘锦东准备指挥部队与苏军进行最后拼搏的关键时刻,头底上突然传来自己非常熟悉的声响,这种声音是高速运行的弹丸划破空气时所发出特有的声响。还没有等刘锦东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时,12发炮弹已经带着死神的微笑落入了密集的苏军人群。顿时间,一团团血雾腾空而起,伴随着尘土落下的是一堆堆身体上的各个部位的零件。苏军士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远程炮火所惊呆了,一时间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可思议台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目。但是接下来又是12颗炮弹呼啸的炮弹从远处飞来,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准确的落入苏军的人群中,并掀起一轮血雨。


从声音中刘锦东还听到,除了自己团所属的炮兵营装备的105毫米榴弹炮之外,自己还听出了师属炮兵团装备的155毫米重型榴弹炮的声音。原来就在自己的步兵营牢牢控制着这两个制高点的时候,师主力开始从其它三方向向第53集团军发起最后的攻击,在解决了敌人的后卫部队之后,师主力完成了对第53集团军最后的包围。由于部队正在行进途中,所以最先对二营进行支援的就是炮兵部队了。


在炮火及装甲团坦克的支援下,二营配合主力部队顺利的全歼了第53步兵集团军。当太阳在一次升起的时候,整个战场已经平静下来,除了远处还不时的传来兄弟部队对苏军进攻的轰隆隆的炮声之外,就只剩下我军士兵押送着苏军的俘虏开始撤退。经过一个晚上的激战,第五步兵师全歼了已经元气大伤的第53集团军及第36集团军的残部。此战共打死打伤苏军士兵三万六千多人,俘虏苏军士兵五万两千二百三十一人,其中在二营的阵地前苏军第53集团军就丢下了不下8000多具尸体。击毁苏军坦克装甲车189辆,火炮356门,缴获步枪八万多支,轻、重机枪300多挺,火炮522门,坦克装甲车512辆。第36集团军司令扎赫瓦塔耶夫率领残部向我军投降,第53集团军司令马纳加罗夫中将在突围途中被我军炮弹击中而阵亡。而我军则阵亡三千七百二十一人,其中负责阻击的13团第二步兵营就伤亡了近八百多人,占总伤亡人数的四分之一以上。


就在我军部队围歼担任前锋的第53集团军及第36集团军两个步兵集团军之时,苏联远东第一方面军司令麦列茨科夫元帅收到第36集团军和第53集团军两个军团的求救电报之后,立刻命令担任中路部队的红旗独立第1和第2集团军、诸兵种合成第16集团军、第19步兵集团军等四个军团迅速向被围困的两个军团靠拢,准备接应两个军团的突围。但是令麦列茨科夫元帅没有想到的是,本以为包围两个军团的只是中国军队的小股部队,但是让你吃惊的是对方是中国军队的主力,并且在不到一个晚上的时间里就将两个拥有八万多名士兵的集团军全部歼灭,而且对方的目标似乎并不是这两个集团军,对方的目标而是自己这个方面军,但是一向保守的麦列茨科夫元帅并预料到中国军队的战役企图,同时他也小瞧了中国军队战斗力,认为他们根本没有那个实力,一下子就可以吃点自己两个装备精锐的集团军。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装备了数量庞大并且性能先进的坦克及火炮,并且能轻易就将贝加尔湖方面军轻易消灭的军队之后,恐怕他就不会有这样轻敌的想法了,但是事实就事实,容不得半点侥幸的成分。正是因为麦列茨科夫元帅的轻敌,才使得远东第一方面军陷入了覆灭的境地……


按照战前会议的部署,战斗一打响以后,负责穿插的第二装甲师立刻不惜一切代价的向敌人的大后方,苏军军队在外蒙古的最重要的军事补给基地,同时也是连接苏联与外蒙古连联系的通道——苏赫巴尔托山口快速挺进。



苏赫巴尔托山口,是外蒙古通往苏联的咽喉,苏联支援外蒙古的决大部分军事援助与部队都是从这里源源不断的进入外蒙古境内。


在四周一团黑,唯有坦克的履带在咔咔做响!


“开快点!开快点!在快点!我们必须在苏联人撤离苏赫巴尔托山口之前,占领那里!”为了保证战斗发起的突然性,第二装甲师师长乔清晨命令所有的战车熄灯,并严格的实行灯火管制,所有的坦克装甲车及各型车辆均被高知,在夜晚不得抽烟和点灯,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在黑暗中进行。好在月色比较亮,对部队的视线影响不是很大,部队在草原上快速的前进着。300多公里的距离,在装甲师以每小时55公里的超高速度形势下,借着夜色的掩护,部队已经机动到了距离苏赫巴尔托山口120公里外的地方,在有个一个半个小时,部队就可以进入苏赫巴尔托山口的区域。就在这时,电台里传来担任前锋的四团一营三连的连长焦急的呼叫:“师长!我们碰见了一支步兵坦克混合的大部队,好象是苏联人?”


“什么?苏联人?”乔清晨惊得从坐椅上跳起来,沉思片刻,急忙对着电台问道:“他们发现你们没有?”


“没有!苏联人好象正在急着赶路,所以他们并没有注意四周的环境,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们!”那名连长连忙答道。


“啊!谢天谢地!敌人没有发现我们!”乔清晨在确认了苏联人并没有发现自己一行人的行踪之后,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连忙悄声命令道:“千万不要惊动他们,跟在他们的后面走!”


于是不一会儿,我军的坦克与这些不速之客混行在了一起,行进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乔清晨将身子探出炮塔,借着微弱的月光,拿起望远镜四处张望。通过观察自己可以肯定,正在与自己行进中的是一支由坦克、装甲车、卡车组成的长长的纵队,而且是正在撤退的苏联军队。很显然,这支数量庞大的车队也正在向苏赫巴尔托山口前进。


钻进坦克,乔清晨又急忙打开电台:“各战车注意了!各战车注意了!我是师长乔清晨,我们的任务是占领苏赫巴尔托山口,堵住苏联撤退的大门。可是现在我们和旁边的苏联军队不期而遇,因此没有我的命令,各车千万不要惊动他们!”

敌我双方混杂并进。乔清晨的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那颗已听得到咚咚的心跳声,紧张得吊到了嗓子眼。


半个小时过去了……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直到装甲师提心吊胆的挨到苏赫巴尔托山口时,苏联的坦克部队竟然还是毫无察觉,没有任何的反应,任凭我军强大的装甲部队在他们的坦克车队中前进。


透过潜望镜,乔清晨可以看到坦克外面的夜色渐渐的亮了起来,他知道,天快要亮了。于是乔清晨推开炮塔上的舱盖,探出半个身子,举起望远镜观察起来。在望远镜中,乔清晨还看到了几公里外苏赫巴尔托山口附近的苏军军事基地发出的微弱的灯光。


苏赫巴尔托山口就在自己眼前,于是他知道,自己出击的时刻到了。随后乔清晨钻进炮塔内,并关上坦克的舱盖,打开我军情报人员发回来的情报。根据情报显示,由于苏赫巴尔托山口是连接苏联与外蒙古的一条非常重要的军事通道,因此,苏联军队在这里派驻了一个步兵师和坦克旅负责防守,同时还负责保护设在山口内的后勤补给基地和机场的安全,另外后期基地还有驻扎着近一万多人的后勤供应部队,除此之外,苏赫巴尔托山口方圆数十公里之内就在无其他驻军了。乔清晨透过车窗看着逐渐发白的东方,再看了看手上的手表,上面的指针已经显示现在已经是凌晨6点15分了,他知道在过一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到时候自己部队的行踪就会暴露,因此自己必须尽快采取行动才行。


机不可失!乔清晨立刻拿起话筒命令道:“各单位注意了!各单位注意了!我命令所有坦克装甲车立刻向右急转弯撤离公路!第5装甲团团长范天恩立刻带领部队向苏赫巴尔托山口挺进,将防守苏赫巴尔托山口的苏军部队消灭!其余部队在苏赫巴尔托山口外围建立狙击阵地,阻击敌人!”


“四团明白!”


“五团明白!”


“六团明白!”


三个主力团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向右急转弯脱离了公路,除了第五装甲团在团长范天恩的带领下向几公里外的苏赫巴尔托山口前进,剩余的部队立刻在苏赫巴尔托山口以东构筑了伏击阵地。


由于和第二装甲师一起前进的只是苏军的先头部队,在上半夜与第二装甲师一起行驶的苏军坦克部队已经在半夜的时候原地休息了,只派出了大约一个坦克旅和两个机械化步兵旅的部队继续向苏赫巴尔托山口前进。


在看到部队部署完毕之后,同时也知道第五装甲团已经开始向苏赫巴尔托山口运动,于是他下达了第二三道命令:“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全部打开车灯,向敌人开火!重复!全部打开车灯,向敌人开火!”


强烈的光柱,把正在行进的苏军坦克部队照得一清二楚,而苏军士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灯光照得目瞪口呆,一时间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铺天盖地的炮弹就落了下来。


“咚!咚!”几声,我军的坦克炮打得横在路上的苏联军车火光四起,一苏军大火从天而起。


“所有炮火注意点射,要节约炮弹!尽量攻击敌军车辆的周围,将他们赶下车去!我们非常需要他们的装备!”乔清晨不慌不忙的下达了新的命令。只所以下这样的命令,是因为他不想因为一时的高兴而将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装备毁于战火,因此,为了完整的缴获这些武器装备,他不得不命令部队对这些武器装备进行有选择性的射击。


在我军我选择炮火攻击下,苏联车队中,满载地雷、炸弹的卡车被打爆五、六辆,冲天的火柱将周围几百米范围内的环境照得雪亮,所有苏军坦克的身影都一览无疑。于是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之下,本来就没有战斗力的新兵,顿时乱作一团。由于道路已经被击毁的战车与汽车堵死,所以,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新兵纷纷跳出各自的坦克,徒步向道路两旁跑去。在道路中,几辆苏军坦克手还想驾驶溜走,但是在撞翻了几辆满载弹药的卡车之后,被我军的坦克炮一一击毁在道路上,公路上到处都是燃烧的军车及坦克。


就在乔清晨带领部队进攻苏军增援部队的时候,第5装甲团团长范天恩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向苏赫巴尔托兵营冲去。外围巨大的爆炸声已经将正在熟睡的苏军士兵惊醒了,但是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我军的坦克已经轰隆隆的碾过他们的营房。于是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中国军队,防守苏赫巴尔托的苏军第208坦克旅和第438步兵师根本来不及组织有效的抵抗,许多苏军士兵还在睡梦中,我军的坦克就轰隆隆的开到了他们营房的门口。面对黑洞洞的炮口,两支部队的苏军很明智的放下了武器,停止了抵抗,因为他们明白,抵抗已经失去了意义,如果自己抵抗,那么面对自己的就只有屠杀!在生命与气节的选择中,很多苏军选择了前者。但是也有少数的苏军指战员想发动坦克抵抗,可是即使他们成功的发动坦克,以T-26轻型坦克的火炮和薄薄的装甲也不能够抵御我军T-34/85中型坦克的一炮。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双方接触的时间仅仅持续了十几分钟,由于战斗发生在深夜,许多苏军士兵还在睡梦中就被我军俘虏了,因此双方的伤亡都很低。第二装甲师第5装甲团团长范天恩一边命令部队收拢俘虏,一边命令部队清点战斗损失及缴获情况。


“警卫员!马上把二营一连连长郭思恩给我找过来!”


“是!”警卫员转身跑入黑漆漆的夜里。


现在整个苏军驻地可谓是灯火通明,坦克的轰鸣声和战士的喊叫声交织在一起,我军战士压着一队队苏军俘虏缓缓走过,向远处的营房集中。


“报告!团长!二营一连连长郭思恩报道!请团长指示!”郭思恩喘着气,头上冒着热汗喊到。


“郭连长,你来了!前面的情况怎么样?”正在坦克甲板上观看地图的范天恩把郭思恩叫到近前问道。


“报告团长,前方战斗已经结束没,只有少量苏军指战员还是进行抵抗,不过大部分已经被我军包围起来,消灭他们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恩!很好!回去告诉部队,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对于小股流窜继续抵抗的敌人,你们可以不去管他,把他们留给后续部队去解决!现在你们连的首要任务是按时到达苏赫巴尔托山口,切断苏联远东第一方面军回逃的退路,现在距离凌晨4点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在过两个多小时,就是我军发动总攻的时间。如果那个时候我们还不能占领苏赫巴尔托山口的话,那么司令员围歼远东第一方面军的战役设想就会全部落空,以至于会影响到我军在外蒙古的军事部署,以及与苏联进行和谈的筹码。所以,你们连要不惜一切代价占领苏赫巴尔托山口!明白吗?”团长范天恩语气严肃的说道。


“明白!请团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一定在凌晨4电钟以前占领苏赫巴尔托山口。”


“好!打扫战场清点俘虏的工作就交给其他部队去完成,你们连立刻出发!”


“是!”郭思恩转身向自己的坦克跑去。


“各战车都有了,我是连长郭思恩!现在我命令各战车立刻向我靠拢,装甲步兵立刻搭乘坦克向苏赫巴尔托山口挺进!”


“一排明白!”


“二排明白!”


“三排明白!”


“步兵排明白!”


“装甲步兵排明白!”


“炮兵排明白!”


“全连出发!”


12辆坦克轰隆隆的上路了,十几辆装甲运兵车和卡车紧谁其后,浩浩荡荡的向前开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