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部 远东战役第十一卷苏赫巴尔托战役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后的争夺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15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一百二十七章最后的争夺                作者:漫步云端    “日!”     “轰!”    “日!日!日!”    “轰!轰!轰!”    当刘锦东听到空气中有一种怪异的呼哮声,声音掠过平原,由远而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一百二十七章最后的争夺


作者:漫步云端


“日!”


“轰!”


“日!日!日!”


“轰!轰!轰!”


当刘锦东听到空气中有一种怪异的呼哮声,声音掠过平原,由远而近时,久经沙场的自己就知道是敌人的炮弹飞到了。从声音上判断,参与炮击的苏军炮兵部队并不是很多,看来自己部队对敌人的打击还是很大的,至少敌人这次进攻仅仅集中了不过20门火炮。但是即便是这20门火炮,也让刘锦东感到异常的恐惧,因为他从炮弹的声音里听出来了参与炮击的火炮里面竟然有威力巨大的被自己和战士们称为“大野猪”的152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同时还有不下4门122毫米口径的榴弹炮。但是让自己欣慰的是,由于天黑的缘故,苏军的火炮并没有准确的射击诸元,因此炮弹的落点也可以说是远近不一。虽然敌人的射击毫无章法,也毫无目的,但是还是给一连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十一名战士牺牲,二十三人受伤,损失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两挺,60毫米迫击炮一门。虽然损失相对而言比较少,但是对于人数本来就不占优势的一连来,无疑就是雪上加霜了。而且就在刘锦东安排部队进行避弹的关键时刻,对面一直没有动静的苏军步兵竟然开始进攻了。


从声音上判断,刘锦东断定这次苏军进攻的人数肯定不会比上次的少,而且这次的进攻,苏军还增加了炮火支援和坦克,使得这次进攻起色了不少。


“照明弹!发!”刘锦东大声的喊道。


不一会儿,就从自己身后的炮兵阵地上发出“咚咚”两声,刘锦东知道这是照明弹已经被发射出去了。于是他趴在一挺重机枪旁边,对着射手命令道:“一会儿照明弹亮了之后,在确认身份之后,你就给我往死里打,不管对方有多少人,都不要放过!明白吗?”


“明白!营长!你就放心好了!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好!”


“全连注意了!一会听我口令在开火!没有命令谁也不许暴露目标,否则军法从事!”


阵地前的上空先是出现两个微弱的红色小点划着轨迹迅速窜上空中,然后“啪!啪!”两声突然爆开发出强烈的镁白色光芒,在白雪的发射下,将方圆几百平方米的地方照得犹如白昼一般,景色异常的美丽。不过刘锦东此刻却没有那个心情欣赏美景,因为他已经被照明弹下苏军强大的进攻阵势吓了一大跳。只能见少包下密密麻麻的大约聚集了至少6000多名苏军士兵正在向自己防守的阵地移动,同时还有不下二十多辆坦克及装甲车也在跟着步兵部队缓缓移动。


很显然,正在进攻的苏军军队也被突然出现在自己头底上的照明弹吓了一大跳,进攻的队形立刻有些混乱,但是在队中苏军军官的指挥下,苏联步兵又快速的向山包上冲来。而苏军的跑步部队则是玩命的将炮弹不短的发射出来,好为正在冲锋的步兵及坦克进行掩护


见此情节,刘锦东知道,自己需要向团部请求炮火支援了!于是他马上转身对身后的通讯员命令道:“马上给团长发电报,请他命令团属炮兵营立刻对苏军炮兵阵地进行炮击,同时对我军前沿500米处进行火力覆盖!”


几分钟后,布置在我军阵地六公里外的团属炮兵营的105毫米榴弹炮开始发威了,一发发炮弹拖着桔黄色的弹道划过漆黑的夜空,落在苏军暴露的几个炮位上。顿时爆炸声不断,由于苏军炮位是临时支撑起来的,所以没有构筑什么象样的防御工事,因此,正在向山包倾斜炮弹的二十多门火炮被我军的炮火一一点名清理掉了。


可是正在冲锋的苏联士兵却不知道他们战争之神已经被我军精确的炮火给消灭掉了,他们还是按照原来的部署,排着密集的战斗队形继续向山包冲来。


看着越来越近是苏联士兵,400米……300米……200米…….150米!刘锦东知道这个距离已经是防守的极限了,于是将手中驳壳枪瞄准了正在冲锋的苏军士兵,大声命令到:“打!”


“哒哒哒……突突突……”轻、重机枪及冲锋枪步枪打了一个齐射,只见上百条火舌拖着绚丽的尾焰,展开死亡的翅膀向敌人飞去。


“日!”


“轰!”布置在阵地后面的迫击炮也适时的打出几发迫击炮炮弹,为已方的部队提供有限的炮火支援。


“噗噗噗……”大地上响起了一片片子弹窜入肉体的声音,成排的苏军士兵倒在血泊之中。但是巨大的伤亡并没有让这些苏联士兵退却,他们在军官的督促下,高喊着口号,塌着战友的尸体继续前进。


“狙击手!给我瞄准苏军的军官!把他们全部给我敲掉!”


“啪!啪!啪!”十六名狙击手,十六支狙击步枪,发射出致命的十六发子弹。只见枪声过后,挥舞着手枪的苏军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在如此有选择性的破坏面前,苏军步兵群冲锋的步伐开始发生动摇。


“机枪!机枪!给我开火!全部给我开火!”看到苏军士兵冲锋的步伐有些混乱,刘锦东明白,敌人进攻的锐气已经被自己磨没有了,现在就差自己给他们最后一击了。于是刘锦东看准时机,命令隐藏的四挺重机枪及六挺轻机枪一齐开火,顿时将苏军打了一个人仰马翻。面对密集的弹雨,正在冲锋的苏军士兵见状纷纷停止了前进,并纷纷掉头向后跑,刚开始还象是一场撤退,可是等到空中传来高速运行的弹丸划破空气发出的声响并落在地面时,苏军的撤退就变成了一场溃逃。团属炮兵营的12门105毫米榴弹炮向正在撤退的苏军士兵头上倾泻着炮弹,一发接一发,巨大的爆炸将苏军士兵的尸体高高的抛起,然后在重重的砸在逃跑的士兵头上。这更加剧了苏军士兵的溃败,不一会儿,苏军丢下了6000多具尸体退了下去,而刘锦东则命令迫击炮炮手不要再发射照明弹了。由于没有了照明弹的支持,原本明亮的阵地顿时陷入的黑暗之中,而团属炮兵营在得到刘锦东的命令之后也停止了射击,战场一下子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


趁着这个空挡,刘锦东才有机会命令一连长清点伤亡人数及弹药的消耗情况。不一会儿,部队的伤亡情况被清点出来了,刚才的进攻再加上先前炮击牺牲的十一名战士及受伤的二十三人,一场战斗下来,一连付出了牺牲了二十七人,受伤四十二人的惨重代价。也就是说,刚才的一次进攻,就让刘锦东失去了一个主力排的部队,这使得本来兵力就不多的我,更感到兵力的紧缺,但是却苦于没有办法,因为刘锦东刚才已经接到团长的电报,并通知他,不会在给他增兵了。因为主力部队都已经开始了大范围的迂回作战,第一集团军的第一装甲军和第二集团军的第二装甲军开始了机动作战,从左右两翼对苏军远东第一方面军实施大包围。因此,用于歼灭第53集团军的部队就不会很多了,只留下了第二集团军第二步兵军第五步兵师一个师的兵力用于歼灭第53集团军。所以团长给刘锦东的二营下达了死命令,即使全营都牺牲了部队也要像钉子一样钉在这里牵制敌人,配合师主力歼灭第53集团军主力。


就在刘锦东思考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局势时,刚刚退下去的苏军士兵又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这一次他们的攻击阵地是一连一排防守的右侧的一个小山包,这个小山包与自己的这个制高点成犄角之势。


“机枪排跟我走,炮兵排留在原地,随时准备对一排进行炮火支援!反坦克班立刻将反坦克炮推到前沿去,注意苏军的坦克!”说完,刘锦东就带着机枪排通过交通壕快步向一排的阵地跑去。


“砰!”一颗照明弹再一次将战场照得犹如白昼一般,苏军士兵的身影顿时显现在明亮的照明弹下。这一次苏军的进攻已经没有前几次那么有气势,虽然苏军也是排着密集的战斗队形前进,但是这一次他们再没有高喊着口号前进,因为他们也发现了,喊着口号前进无疑是给中国军队提供最好的指引方向。


这时天已经快要亮了,在过一两个小时太阳就将升起来了,这对交战的敌我双方来时,这最后的两个小时就是考验双方军队耐力的最后时刻。那一方坚持住了,那么最后的胜利就会属于那一方,因此,战斗刚刚打响,战斗就进入了白热化。这一次苏联军队仿佛是倾巢而出,密密麻麻的士兵一眼望不到头,而这次进攻苏军的坦克及装甲车也跟随着步兵开始了集团冲锋。因为交战的双方都明白,这已经是最后的战斗了,胜负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因此不论是进攻的苏联军队,还是负责防守的我军部队,全部投入了自己最后的兵力,双方在这一小块战场上动用了上万的兵力和几十辆坦克进行战斗。


“哒哒哒……”


“轰!”


“突突突……”


漫天飞舞的子弹,就像拖着死神翅膀的天使,将致命的一击带给被击中的人。为了最后的胜利,双方都拼尽了全力,没有任何的保留。马纳加罗夫将自己所动用上的部队全部动用上了,因为他明白,一旦天亮,那就是自己军团的末日,所以他向部队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突出去的死命令,而刘锦东也将自己作为预备队的最后一个步兵排也投入战场。


“乌拉……”苏军步兵平端着步枪高喊着口号,在我军用机枪编制的火力亡面前毫不畏惧的前进。战场上到处都是子弹穿入身体的噗噗声,以及士兵临死前的惨叫声。虽然我军依托有利地形及工事大量的杀伤敌人,但是苏军不计伤亡的冲锋还是给我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不断的有战士被敌人射来的子弹击中。整个战线也在不断的萎缩着,最后一排的阵地由于伤亡巨大而被彻底的放弃了,剩余的战士全部集中到主阵地进行防守。但是一个排的部队最后能撤退到主阵地还不到三个班的兵力,也就是说,一排有近一半的战士牺牲了,除了先头牺牲的战士的尸体被抢运出来,其他战士的尸体与各种损坏的武器一快留在了阵地上。



“机枪!注意横向扫射!”


“炮兵排!给我急速射击!把敌人给我压下去!”刘锦东一边挥舞着自己的驳壳枪瞄准射击,一边不停的指挥部队作战。


“轰隆隆……”由于步兵的进攻进展异常顺利,负责掩护步兵的坦克和装甲车也轰隆隆的开了上来,并为步兵提供近距离的火力支援。首先出现在反坦克视野里的是由三辆T—26轻型坦克和两辆BA-10装甲车组成的装甲纵队进入射程,但是我军坦克手一直耐心的等到对方坦克缓慢的向上包上爬行时,37毫米反坦克炮才连发4弹。第一发炮弹直接击中了打头阵的一辆T—26轻型坦克,第二发也将中间那辆坦克打瘫,但是另外两发炮弹却没有对第三辆坦克造成伤害,只是将其左边的履带打断了。里面的乘员立刻从瘫痪的坦克中跳出来,向后跑去,但是几发机枪子弹随后追了上他们。后面的两辆BA-10装甲车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震慑中了,一炮未发的就迅速转身准备逃走,但是我军的反坦克炮手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两发穿甲弹几乎是平行的击中了这辆想要逃跑的装甲车。但是这些并没有打击苏军继续进攻的决心,更多的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向我军阵地冲来。


渐渐的,阵地不断的被苏军士兵占领,我军的实际控制区正在逐渐的萎缩,然而阵地依然还掌握在我军的手中,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战局已经对我军越来越不利了。这一次苏军没有向以往的那样,在某一个地段进攻失败后,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就不会对这相同地段发起同样的进攻,但是这一次苏军却没有转移目标,继续对高地发起集团冲锋,使得我军的伤亡数字不断的攀升。


“轰隆隆……”巨大的轰鸣声从对面传来,十九辆苏军T—26轻型坦克出现在被击毁的三辆坦克的后面,并排着整齐的战斗队形向我军阵地冲锋。


望着不断推进的苏军坦克集群,刘锦东快步的奔跑到反坦克炮旁边大声的命令道:“给我瞄准打敌人的指挥坦克!”


“营长!那辆是敌人的指挥坦克啊?”炮手一边瞄准射击,一边大声的问道。


“看到那个炮塔周围装有扶栏式天线的那两辆坦克没有?”刘锦东半蹲在炮位上给炮手指示道。


“看到了!”炮手借着照明弹微弱的灯光,也发现了苏军坦克群中两辆外型与众不同的苏军坦克。


“好!看到就好!我命令马上开炮向把那两辆敌人的指挥坦克给我干掉!”


“是!”炮手大声的答道。并快速的掉转炮口,将瞄准具瞄准了其中的一辆T-26U型指挥坦克。


“轰!”一声轻响,一阵白烟迅速的被寒风吹散。一发37毫米穿甲弹呼啸的飞向目标。不一会儿,只见火光一闪,巨大的爆炸声随着而来。还没有等余下的坦克反应过来,又一发37毫米穿甲弹击中了另外一辆T-26U型指挥坦克,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瞬间将周围的照得犹如白昼一样。由于指挥坦克被击毁,剩下的20多辆坦克顿时不知所措,因为T-26U型指挥坦克除了作战之外,同时还装有无线电呼叫和接收装置,只有它能发布命令,其它坦克谁则只装有接收机。干掉指挥坦克之后,其它的苏军坦克也就会因为没有了指令而不知所措。而炮手则趁着这个机会又将4发穿甲弹打出炮膛,4辆T—26轻型坦克立刻应声被打瘫在原地,里面的乘员立刻从钢铁的棺材里面跑出来。


没有了指挥官下达命令,剩余的20多辆坦克全部停了原地,但是因为没有命令,而无法做出反映,只能停在那里当靶子。


在一辆接一辆的坦克和装甲车被点名之后,终于有的坦克的乘员忍受不住如此的折磨,纷纷从坦克中爬出来,跳到地上向步兵一样拿起步枪作战。本来他们是可以机动躲避,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周围趴满了因为躲避中国军队子弹的步兵,使得他们无法运动,生怕压到自己人。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火炮一个接一个的击毁。最后求生的本能使得决大部分坦克手放弃了自己的坦克,而拿起轻武器走到车外面战斗。


而最前排的六辆坦克,除了两辆被击毁之外,剩余的四辆开足马力向我军阵地冲来。从炮火的反光,他们已经发现了隐藏在我军阵地里的反坦克炮,于是一边向反坦克炮靠近,一边向我军的阵地射击,不时的有战士倒在敌人的坦克炮火之下。


“轰!”


“左前150米,2连发!放!”反坦克班班长拿着一个望远镜,趴在一个小土堆的后面,不停的给炮手提纲坐标及目标。突然,他发现有两辆苏军坦克正在缓缓的移动炮口,一发炮弹就在自己不远处落下,将一挺正在射击的轻机枪击毁,而另一发炮弹则落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班长知道,这是敌人的坦克炮手正在进行试射调整,下一次射击就是直接瞄准了。于是他大声的命令炮手将这两辆坦克击毁。


“咚咚!”两发穿甲弹呼啸飞出弹膛,第一发击中了最前面一辆坦克的炮塔,从坦克正面装甲穿进去,然后在坦克内爆炸。然而,虽然第二发炮弹击中了第二辆苏军坦克,但是在击中前的一刹那,这辆苏军坦克也对着反坦克炮所在的地方也发射了一发炮弹,双方的炮弹同时击中了对方。苏军坦克被炮弹击中了弹仓,殉爆的弹药将炮塔掀上了天,而我军的反坦克阵地,则是浓烟滚滚,除了正在远处观察目标的班长和四名负责反坦克炮安全的机枪手之外,炮兵班的其余五名战士全部牺牲了。由于是直接命中,反坦克被彻底的摧毁了,无法继续使用了。没有反坦克炮的威胁,几辆苏军坦克更是嚣张的将坦克开到距离我军阵地前沿不足100米的地方进行点射,在敌人的坦克炮的点射下,我军部队伤亡很多,很多机枪手被坦克炮直接击中。为了防止伤亡,剩余的机枪手不得不扛着机枪,打几个点射就必须要换一个地方,使得我军的火力顿时出现了一片空白。一直被我军轻武器火力压制的苏军步兵趁着这个机会,高喊着“乌拉……”冲了上来。


“同志们给我狠狠的打!手榴弹!机枪开火!”看到敌人的步兵漫山遍野的冲上来,刘锦东不由得大声的命令道。可是已方的火力完全被对方压制住了,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苏军步兵还是不断的向阵地靠近,虽然不停的有人中弹倒地,但是后面的还是继续踏着尸体往上冲,眼看阵地就要被苏军突破了,就在这异常关键的时刻,空气中传来一种怪异的呼哮声,声音掠过平原,由远而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