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六章 江州来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在消灭了一个盒饭之后,龙天躺在地铺上开始翻阅刚刚买来的书籍,这本《宋词赏析》的内容相当全面,而且通俗易懂,对于象龙天这样对宋词有兴趣但摸不着门道的读者来说,的确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入门书”,从这本书上龙天找到了昨晚的答案,昨晚那个在户外吟诵宋词的年青女子,她吟的是一首“减字木兰花”,不过除此之外,象“韵格”、“平仄”之类的讲究,龙天就莫衷一是了,他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参悟这本书籍。


龙天越看越觉着自己浅薄,越看越感到汗颜,古人的智慧与才能,简直让龙天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己咋写不出那么深情的词句来呢?看来这就是差距啊,天壤之别的差距。


就在龙天看得如痴如醉的时候,手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一看号码是江州的,他觉得有些奇怪,不过楞了一会儿之后他马上接了起来,一个稍显苍老的声音传到了龙天的耳朵里。


“喂,请问你是龙天吗?”,这个声音龙天感觉很熟悉,他很快就想起来了,是省档案馆办公室主任老陈的声音,一个省内知名的史学家,当时自己和他聊了一下午,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


“是陈大伯吧,我是龙天啊,你好”,龙天连忙问候了一声。


“小龙啊,上次你让我帮你查的那个事情啊,有点进展,不过也说不好,总觉得有些奇怪,一时半会儿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明天你休息吗?如果休息的话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我给你看些东西,可能对你有所帮助,不过也还真说不好啊”,老陈的话总是有些自相矛盾的,到底有没有帮助,到底好与不好,听得出来连他自己都分辨不清了。


龙天在14号下午在省档案馆查阅资料的时候,老陈非常热心地帮他找到了关于先祖龙俊飞的史料记载,还有野史记录,不过龙天仍然觉得还是太少,对他的帮助并不是很大,个中的疑问还是没能解开,所以老陈让他留下了电话,说是再帮他查查资料看看,没想到才一个星期的工夫,老陈的电话就来了,看来老陈真的很欣赏龙天这个人,真的把龙天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行啊,谢谢陈大伯了,明天我一定到,有劳你了”,龙天忙不迭地连声道谢。


挂上电话之后,龙天非常感慨,自己当时什么表示也没有,老陈就帮着自己跑上跑下的,累得气喘吁吁,不但如此,还答应继续帮自己寻找龙俊飞的史料,当时龙天也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话,自己与老陈素昧平生、非亲非故的,凭什么会帮你呢?没想到才一个星期的工夫,老陈那边真的传来消息了,“真是少见的好人哪”,龙天笑了笑,不无感慨地自言自语。


市场经济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人情味越来越淡,铜臭味越来越浓,有多少人为了钱财不惜铤而走险,最终啷铛入狱,为了钱,多少夫妻、父子、兄弟姐妹反目成仇,几乎所有的人都成了金钱的“奴隶”,在现如今的社会上,“拜金主义”大行其道,就连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到了现代都进化成了“有钱能使磨推鬼”,人情、道德、良知、正义已逐渐被金钱所侵蚀,难怪很多人都在崇尚那种“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日子,龙天的父母和爷爷就非常怀念从前的时光岁月,而现在的时代变化真的让老一辈人感到痛心和遗憾,不过环境是不会因为几个人而发生改变的,你不能改变现有的环境,那么尽管你很不喜欢,但你也必须要适应现在的环境。


老陈是好人,而且是这个社会少见的好人,龙天虽然不知道老陈那边到底查到了什么,但是他既然打来了电话,并且让自己到江州去找他,那就说明在这一个星期内,老陈的确把龙天的事情放在了心上,的确在尽心尽力地帮助龙天,就冲这一点,龙天就非常感激他。


按完了电话,龙天继续看《宋词赏析》,直到看得睡眼朦胧为止,才长长得打了个哈欠,关灯睡觉,这一夜平安无事,除了在梦里有个女人还有一只女鬼之外,其余的等龙天醒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


周六一早,龙天急匆匆跑到了局里,和赵中华打了个招呼之后,开上重案组的警车就往江州跑,局里给重案组配了两部车,一部是桑塔那警车,一部是挂地方牌照的吉普车,龙天从来就没有在工作之外的时间私用过,不过今天有点特殊,他有些着急,所以他到局财务室交了五十元钱,再向赵中华请示同意之后,才“公车私用”了一次,他这也是和赵中华学的,赵中华经常开着警车回家,不过他每个月都会到财务室里结算一次“租金”,这在当今社会来说,也属于比较少见的类型了。


龙天今天又一次穿上了警服,和上次一样,他纯粹是为了那顶帽子,大盖帽可以遮住头上的纱布,脸上的纱布已经取下来了,帽子一戴,还真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伤兵”,对着后视镜照了照,龙天对自己的形象还是比较满意的。


车子一上路,龙天就开始了狂飙,前面的车子纷纷给龙天让道,虽然龙天并没有打开警报器,但警车本身就有一种威严,三十分钟到江州,再用了三十多分钟,驶过拥挤的江州市区,总算用“蜗牛”般的速度,开进了省档案馆的大院内,一下车龙天直奔二楼的办公室。


老陈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了,和上次一样,老陈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古籍,打声招呼,递上烟,沏杯茶,两个“忘年交”开始了跨越时代的交流。


“小龙啊,你来看看这幅画,这是昨天上午省文物局送来的,据说是公安局查获的一起文物贩卖案子,这是其中的一件赃物,公安局让文物局给鉴定一下这幅古画的价值,他们后来又找到我这儿,让我帮忙看看史料记录,我觉得有些蹊跷,就打电话给你了”,老陈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摊开了一幅古画。


这的确是一幅年代相当久远的古代人物画像,整幅画都泛黄了,画轴也有些松动,画的是一个年青的男子,从衣着打扮来看应该说是一个书生吧,他的身材修长挺拔,长得眉目清秀,脸部棱角分明,穿一身宽大的圆领长袍,头上系着一块方巾,看起来非常的英俊潇洒、气宇轩昂。


画中人的手上还拿着一卷书,他的头微微上抬,在上方是一轮圆月,从整幅画的总体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古代的书生在月光下读书或者是吟诵诗词,不过龙天隐隐觉得,画上这个书生的眉宇间似乎流露出一股浓郁的愁容,仿佛是在对月空叹,这幅画画得非常逼真,人物栩栩如生,非常有骨感美,就连面部表情都描绘得有声有色,特别是书生的眼睛,画得非常传神,这幅画用的是细线条,着墨非常淡雅,看不出有任何涂改的痕迹,应该是一挥而就的,看来画这幅画的人应该也是画中高手了。


画上书生的右下方还有竖写的两列文字,应该是注解吧,不过字体很小,而且年代久远了,看得不太清楚,再说了用的是繁体字,龙天根本看不明白。


对于眼前的这幅“书生图”,龙天越看越佩服,不过越看他越糊涂,自己并不是什么史学家或者是文物鉴定专家,即使是查案子,也轮不到他啊,这是江州公安局的事情啊,老陈怎么会为了一幅古画就把自己急急忙忙地从静安叫来呢?龙天觉得很疑惑,这幅画绝对是好画,而且价值肯定不低,作为一个门外汉,龙天能认识到这一点,也算是不容易了,不过,这幅画和自己要查的先祖龙俊飞有关系吗?龙天歪着脖子,好奇地看着旁边的老陈。


“小龙啊,你一定在想,为什么我会把你从静安叫到江州来,而且只是为了一幅看起来与你并不相干的古画,是吗?”,老陈当然也发现了龙天脸上的疑惑,他笑了笑,一语就点破了龙天的心中所想。


“差不多吧,我是挺费解的,能给我解释一下吗?”,龙天说完递上了一根烟,准备给老陈点上,不过被老陈阻止了,他指了指桌上摊着的画,摆了摆手,龙天明白这是怕烟灰和火星子破坏了这幅古画,老陈的确是够细心的。


“小龙啊,你再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老陈用手指了指画中的书生,让龙天凑近了仔细观察。


“咦,这个人看起来好面熟啊”,龙天盯着画中的书生,越看越觉得面熟,好象在哪儿见过似的,但他想不起来了,再说了,这是古代人物,自己怎么可能见过呢?难道真的坐上了“时光机”象“项少龙”一样回到古代了?然后请人帮自己画了像,而后就流传到现代来了?龙天笑着摇了摇头,他被自己的奇思妙想给逗乐了。


“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也觉得有点面熟,后来想想吧,也不可能,毕竟这是一幅明代的古画,而且从画中人物的装扮来看,这个人肯定是明朝人,不过,我总觉得非常奇怪,你再看看,这个人象谁?”,老陈也有很多疑惑,也有一些收获,不过他没有马上说出来。


“象……象谁呢?大伯,我一时半会儿真想不起来了,你说说看吧,他到底象谁呀?”,龙天不愿意再和老陈打哑谜了,他实在想不出来,这个明朝的书生究竟象现代的哪一个人了。


“象谁?象你呀,你再仔细看看吧,我刚刚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总认为这是膺品,怎么画中的人物是你呢?不过省文物局的专家肯定这是一幅明代的画像,所以我才把你找来了”,老陈终于揭开了谜底,不过话一出口,就把龙天给吓了一跳。


老陈的话真的把龙天给吓晕了,他又一次凑近了细看,连鼻尖都快碰到画卷上了,两眼瞪得老大,看着看着感觉终于出来了,难怪自己总觉得挺面熟的,不就是自己嘛,画中的书生除了身材不如自己壮实之外,面部轮廓和长相真的挺象自己的,面熟,面熟,难怪会觉得面熟,自己难道会不认识自己吗?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龙天看看画卷,又看看老陈,心中疑惑万分,不过老陈也是一脸的糊涂样,除了知道这画上的人物长得象龙天之外,他也是一头雾水。


“小龙啊,这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怎么觉得这幅画上的人物就是你呢,不但长得很象,你有没有注意到,画上的男子他的嘴角有一颗黑痣,你看看,在这儿”,老陈指了指画中书生的嘴角,龙天凑近了细看,还真的有一点淡淡的墨迹,咋一看还真的象是一颗黑痣。


直到这时龙天才明白了,为什么老陈在这么疑惑的情况下,还是决定让自己到江州一趟,不是让他来欣赏这幅画,而是老陈觉得这幅画上的人物长得象自己,经老陈一番提醒,龙天也觉得这画上的人物真的很象自己了,不过老陈的疑惑多半不在这里,他最大的疑惑是在这个画中书生的嘴角上,就是那颗黑痣让他产生了联想和好奇。


因为,龙天的嘴角也有一颗黑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