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抗日铁血营传奇 第二卷 大国的责任 第四十三章天狼行动14

战火将军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size][/URL] 第四十三章天狼行动14 “什么?你们哪里也消灭了四百多?不会吧?我们现在还在机场外面的营房和仓库与敌人进行反复争夺。也已经最少打死四百了。但是现在起码还有同样多敌人在顽抗。我们的伤亡也快二百了。” “真该死,谁弄的这些假情报,应该枪毙!”林虎骂到。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第四十三章天狼行动14


“什么?你们哪里也消灭了四百多?不会吧?我们现在还在机场外面的营房和仓库与敌人进行反复争夺。也已经最少打死四百了。但是现在起码还有同样多敌人在顽抗。我们的伤亡也快二百了。”


“真该死,谁弄的这些假情报,应该枪毙!”林虎骂到。


“林营长,你现在怨天尤人也已经于事无补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团结一致协调统一的行动才能共渡难关。请你马上对敌人机场北侧发起攻击。你马上对敌人机场北侧发起攻击!我们这里情况已经很危急了。我们这里情况已经很危急了!”刘农俊大声叫喊着。


耳机中的激烈的枪炮声和一阵阵喊杀声惨叫声清晰可闻。


“是,我正在收拢部队,准备马上对敌人机场发起进攻。”


林虎马上组织部队,向机场推进,同时命令小心搜索。


连续的激烈战斗很惨重的伤亡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高昂的士气和爱国热情,大家不顾疲劳和伤痛继续前进,当伞兵们稳步而谨慎地在战壕沟堑内逐步推进时,他们都不知道一场灭顶之灾正悄然而至。前面的部队出了战壕,进入敌人的兵营搜索,行至高大“凸”字型建筑,正面右侧突然暴风雨般地响起密集的重机声。当时就被打倒好几个,伞兵急忙隐蔽卧倒,还击。


“他妈的,看清楚那儿打过来的没有?”林虎在战壕中问。赵越峰刚一抬头,嗖嗖的子弹就扫过来。这个战场又沸腾起来,枪林弹雨中,林虎连忙让人呼叫火力支援。“目标11点方向,标尺4.5,!”不一会儿迫击炮开了火。但敌人的火力仅停顿了一下又恢复了,因为距离远和角度上的问题制约着迫击炮的威力。面对高大的混凝土建筑物,82迫击炮的威力显得有些不足。伞兵们的炮兵火力不强是个最大的致命弱点。


近处的60迫击炮和火箭筒和重机枪也在猛烈开火,但是这个被飞机炸去一半的仓库中还是不停冒着火舌阻挡着伞兵的前进。


“看来必须用炸药包才能解决问题了。”


两个人爆破组很快组成了。


分别是班长李有财和上等兵胡国栋。


只见这两个草绿色的身影一跃出了战壕。


狂泻的敌重机火力迅速跟向他们。烟尘中两人很快倒地了,紧接着又看见一个身上绑满炸药手榴弹和60迫击炮弹的人跃出了战壕。“快!机枪掩护!”林虎歇斯底里的喊道。由于爆破组在前沿正前方的“Z”字运动吸住了敌火力,几乎全部的火箭筒轻重机枪都可以对着敌人的这个仓库的各个机抢射口猛射。密集的子弹打的象瓢泼大雨一样。地面上和建筑物腾起一团团一片片的白烟。甚至子弹都在空中相撞。双方的机枪手阵亡或者负伤以后副射手马上补上空位。中国人日本人和美国人呼喊着,咒骂着,惨叫着,疯狂对射着,硕大的金属弹丸如同怪兽的牙齿一样撕扯着彼此战友的躯体。空中纷飞的除了弹雨就是血液脑浆碎骨头钢盔残片和皮肉。流血、负伤、死亡、已经变的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一个个瞪圆了的血红的眼珠里除了杀戮和仇恨别无它物。




第四名爆破手绕到侧后方猫着身子正急速接近,温特斯正在祈祷时,爆破手正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日军暗藏的火力点。爆破手立刻就枪弹的烟尘淹没。正在大家咒骂和沮丧的时刻,此时突然看见已经倒下的爆破手上等兵胡国栋浑身的炸药冒着白烟,猛扑向敌人。“胡班长!”剧烈的爆炸就将战友的吼叫声无情的打断了


胡班长就这样化成了轻烟,但是却为身后的战友铺平了道路。


“弟兄们,冲啊!”“小日本鬼子!老子同你拼了!!”在“为胡班长报仇!”的呐喊声中,伞兵们勇猛的冲进仓库,强烈复仇的欲望大量激发了人肾上腺素,式冲锋枪和机枪集体嘶叫着。手榴弹,火箭弹一股脑的飞了过去。双方在建筑群废墟中展开激烈的近战和巷战。战斗异常惨烈,几乎每一座废墟都有日军殊死抵抗。鬼子利用废墟从各个角度向伞兵开火。有的时候中国兵占了一楼,日本人在二楼依然死战不降。重机枪火箭筒顺着楼梯就往上打。手榴弹,炸药包搁着墙就完隔壁扔,双方都拿出了不要命的架势但是毕竟火力占优,随着伞兵们一波又一波的人员的火力的投入加入。随着火焰喷射器喷出一道道张牙舞爪的火龙残余的二十几个鬼子终于顶不住溃退了。


可是正当林虎准备命令向敌人实施追击,向丹竹机场突进的时候。听到一阵密集的重机枪声,溃退中的二十几个鬼子和冲在前面的几名伞兵被弹雨击倒。接着响起一阵哇啦哇啦的日军鬼叫声。


接着伞兵们看到一群头缠绕白色布条,赤露着上身,身背着炸药包和手榴弹的日本鬼子在重机枪的掩护下疯狂的嚎叫着向伞兵冲了过来。这就是日军的所谓特攻部队,说白了就是人体炸弹。他们靠近伞兵后就拉响自己身上的炸药包和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这样疯狂的举动也只有日本法西斯能做的出来,在战争进行到这个时候他们认为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来弥补武器火力和技术上的不足。但是这也是绝望中才想到的雨死网破的办法,在松沪会战和南京中国军也曾经绑着手榴弹去炸日军的坦克,如今的情形刚好倒过来了。


头上缠绕白色布条的鬼子野兽一样嘶叫着,扑上来。在近距离拉响炸药。而敌人的重机枪也不分敌我的扫射着,把双方的士兵一起打倒。面对这样的疯狂自杀式攻击。伞兵们先是一惊然后就只能开始后退。


这个时候林虎指挥所有的清重机枪对日军特攻部队进行压制性扫射。美式点30和点50重机枪凶猛的交叉火力,将日本特攻部队的队员打倒了一片。稳定了阵地。但是又一批日本特攻部队在机枪和迫击炮掩护下冲了上来。但是连冲三次都无法接近引爆身上的炸药。但因为这些特攻部队的人员不顾性命的冲锋却大大吸引了我方的重机枪等火力。以至于下很多机枪火力点忙于射击不断扑上来的特攻部队而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机枪和迫击炮火力之下。所以许多机枪手阵亡,敌人一排子弹打来,林虎连忙隐蔽。抬起头以后发现身旁的机枪手。额头、喉咙、整个胸部尽是冒泡的血窟窿,一直至牺牲时都保持着射击姿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