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四部 尔虞我诈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四)

绿城一剑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四) 在第一医院的外科大楼内,医生的诊断很快就出来了。病人是突发性脑溢血,需要马上做开颅手术。但是,手术前还需要病人家属签字。此时,检经中队的郑光明和方锐敏已经赶去把陈焕分局长的爱人徐阿姨接到医院里来了。当徐阿姨颤抖着手签字后,早已陷入昏迷状态的陈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四)




将近凌晨一点多钟,何秋霖方才回到自己的家里。

家里的人都已熟睡了。为了不打扰睡在外屋的小保姆,他进屋后没有拉亮灯泡,而是轻手蹑脚地关上门,然后浑身乏力地跌坐在木沙发上。在这万物寂静的午夜时分,他的内心不由地陷入一种伤痛和悲哀之中。

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死神竟然狰狞地伸出了一双魔爪,毫无仁慈可言地夺走了陈焕分局长年仅五十四岁的生命,这件事情的发生,无疑给何秋霖的心灵上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他的生命正处在青春年华的时期,平时根本就不会有时间坐下来去静思“死亡”这个词的真正含义,也疏于去探究和感悟生命本源的意义。而此时此刻,他不由地去思考了许多关于人生哲理的问题。生命中的那种百般脆弱和无可奈何,竟然促使他深刻地反省着一个人活着的意义究竟何在?

屋里的灯泡突然被拉亮了。

“叔叔,回来了?”阿云从蚊帐中探出头,看着坐在木沙发上黯然发呆的何秋霖,狐疑地问道:“黑灯瞎火的,您怎么不去睡觉呀?坐在这里怪吓人的。”

“哦,知道了,”何秋霖纷乱不宁的思绪被打断了。他长叹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起身,歉意地说道:“你睡吧,我进屋去了。”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在市火葬场礼堂举行了陈灿分局长的遗体告别仪式。市局、各分局和工商所的很多同志都来参加了追悼会。面对穿着一身工商制服仰躺在鲜花丛中的陈灿分局长,市局的主要领导亲自致悼词,对陈灿同志的一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在告别仪式上,何秋霖走上前去,怀着万分悲痛心情,向陈灿同志的遗体深深地鞠了三个躬,默默地念道:您安息吧,我们的好局长。

何秋霖清楚地记得,十年前他从省工商学校毕业后,初到工商所工作,他的直接领导就是陈灿所长。陈灿升任分局长后,慧眼识人,提拔何秋霖到分局经检中队任中队长。十年来,何秋霖一直把陈灿分局长当作自己的楷模和榜样,堂堂正正地做人,踏踏实实地做事,公正执法,不徇私情,没有辜负陈灿分局长对他的信任和重用。

第二天,何秋霖和经检中队的郑光明、方锐敏带着礼品,一起来到新竹路的宿舍区,前来看望和慰问陈焕分局长的家人。

徐阿姨开门把他们迎进了客厅。郑光明将手里的一些水果袋搁在饭桌上。面前着客厅墙壁上陈灿的遗像,何秋霖等人分别上前恭敬地鞠躬,然后方才坐下。

单位分给陈灿分局长一家的住房始建于一九八五年,两室一厅,总面积六十平方米。客厅里的摆饰既简单又朴素。所有的家具都有些陈旧了,靠墙角的木制沙发还是八十年代初期时兴的样式。眼前的情景,让何秋霖的内心不禁百感交集:陈焕分局长工作三十多年了,仍是两袖清风,家里过着如此清贫的生活。

“叔叔好,阿姨好。” 陈灿的小儿子从里屋出来见了客人。

“东生,长这么高了,”何秋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呵,叔叔、阿姨们来看看你。”

陈灿生前留下了一男一女。大的是女孩,参加工作嫁人,早已不在家里住小了。小的是男孩,叫陈东生,今年十六岁,正读高一。

“徐阿姨,陈局不在了,”何秋霖拉着陈东生的手不放,说道:“家里以后有什么难处,你一定要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大家都会帮着你解决的。”

“谢谢,谢谢。”徐阿姨不胜感激地说道。

“徐阿姨,这是我们几个人的一点心意,”临走前,方锐敏从挎包里拿出一个装有一千元的信封搁在茶几上,说道:“请您收下,给孩子读书用……”

“要不得,要不得。”徐阿姨赶忙抓起茶几上的那个信封,竭力地塞还到方锐敏的手里,说道:“你们能到家里来看看,我就非常感激了。可这钱我真的不能收……”

“徐阿姨,拿着,”何秋霖从方锐敏手里把信封按在对方的手里,诚恳地说道:“这是同事们的一份心意,您一定要收下。”

徐阿姨把何秋霖等人送到楼下。她和儿子陈东升一直站在那儿,目送着那辆边三轮摩托车渐渐远去……

这天傍晚下班后,何秋霖早早地回到了家里。一家人围着茶几吃晚饭的时候,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百元钞票,交到妻子卢美珍的手里。

“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卢美珍惊喜地问道。

“我中午回了一趟父母家,”何秋霖搂抱着乐乐坐在自己的双膝上,正往儿子嘴里喂着饭菜,不咸不淡地说道:“这些钱是我妈给的。”

何秋霖的父亲何伟,原是一个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八路”。解放后,他脱下军装转业到地方上的企业,因从小没上过学,文化水平低,职务一直没怎么动,是市机械厂一名资格最老的副厂长,五年前就办理了离休手续。何秋霖的母亲也是市机械厂的职工,三年前也退休了。何秋霖有兄弟三个,他是家中的老三。两个哥哥也都先后在市机械厂里当了工人。

为了凑钱在爱人单位里要一套集资住房,何秋霖是被逼得无奈没,这才厚着脸皮回家跟父母开口借钱的。当母亲把家中多年来仅有的这点积蓄交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搅得他十分难受。

“才四千块?这也不管用呀,”卢美珍清点了一下钱款的数目后,用手捅了捅坐在身边的丈夫,说道:“算上我家里给的,这钱也还差一万一千多块呢。哎,我说老公呀,你就不能再想想什么别的办法,比如找朋友或熟人借点?”

“唉,让我哪儿去借呀?”何秋霖愁眉苦脸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