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正文 第七章 东临碣石(下)

辽西老戟 收藏 17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我说校长大爷,你就别说啦!”罗云汉站在军列的车厢门口上,“我们都听明白了!耳朵都听出茧子来啦!不就是碣石站的景牛子吗?”一拍手里端着的轻机枪,“好对付!” “你这小子!”李校长站在车下笑道:“一支枪也不准丢喽!” “只能多不能少!”李校长一回身,从身后的驼背老校工手里接过一只提箱,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副官和排长问询了几句,回身向大块头说道:

“旅长!他们说是北平救国会派他们到辽西义勇军那儿送军火的!”副官嘴有点歪,使人对他说话的准确性,往往产生怀疑。

“救国会?什么、什么义勇军?呸!”大块头吐出一个李子核,“狗屁救国会?他咋不给我送点军火来?义勇军?义勇军顶屁用?”一回头:“抄家伙!”

士兵们一阵枪拴响,枪口对准了车门。

突然,丁雄和杨欣在车顶上站起来,虎视眈眈地端起了机关枪。“扑愣愣!”几只受了惊吓的水鸟,拍打着翅膀,飞上了天空。

“哎?他妈的你们要反哪?”大块头望着车顶,一瞪牛眼,“我看没有卵子坠着,你们还要上天哪?”

“景牛子!正规军欺负老百姓!你算个鸡八毛英雄?”罗云汉瞪起环眼,脱口骂道。

“你他妈哪是老百姓?我看你是个胡子!”大块头望着骁勇彪悍的罗云汉。

“对!你算说对了!我就是个胡子!辽西的胡子!现在,辽西的胡子要抗日、要杀鬼子,救国会给了几条破枪,我们要跑一千里地运回去。你一个当旅长的抢起抗日的胡子来了,于公于私,你他妈还算是个爷们儿吗?”

“哎?别说,你这小子还真是个当胡子的料儿!敢和我景牛子叫板,真他妈胆大包天啊?你不怕死吗?”

“旅长的官职,军长的胆子!我哪有你的胆子大?怕死?我十八岁当胡子,枪伤无数,就从来没怕过死!这半车枪支弹药你拿去可以,可你和你手下的弟兄,就得先和我上西天!”

“借光,长官!”老武头哈着腰、手里拿着导火索,对身边的排长说:“有打火机吗?”

“你想干什么?”

老武头扬着手里的火柴盒说:“这盒火柴受潮不好使了,车里这一吨炸药点不着,二当家的得崩了我!”

“滚!”排长骂道。

“老武叔!接着!”秦凤凰从罗云汉的身后钻出,一扬手,扔出了一盒火柴。

老武头连忙接住,取出一根火柴,“哧!”地一下划着了火柴,哆哆嗦嗦地要点导火索。

“哎、哎!你住手!”歪嘴副官连忙走了过来,“快放下!咱有话好说!”

“景旅长!看看南京特派员的手令!”车顶上的丁雄扔下一个皮夹来。

“哎!小丁!你在那儿扯什么鸡八蛋呢?”大块头手遮日光喊道。

“大师兄,小弟是奉命押车、例行公事,放行吧!”

“手令?狗屁手令!吓唬谁呢?不看!都是你们这帮混蛋、王八蛋,把大事儿给耽误啦?”景牛子随手把皮夹扔了上去。

两人曾是黄埔军校的校友,景牛子是第五期毕业生,丁雄是第七期毕业生。景牛子原是北伐名将,在蒋介石“四.一二”政变中,由于拒绝上峰逮捕、屠杀国民革命军中共产党和亲共分子的密令,而在师长任上被解职查办。在中原大战中,加入了冯玉祥的队伍,由于骁勇善战、屡立奇功,被一路晋升为少将军长。

“报告旅长!”一个士兵牵着一条军犬走了过来,“兵车上发现一箱大烟!”

“听见没?小丁!你们嫡系正牌军也他妈的抽大烟!这准是王德生给他小老婆预备的!”

“大师兄,那是前线医院救护伤兵的药品!”

“鸡八毛药品!我说小丁,这两年你跟着王德生没白学呀?溜须拍马你练出来了!”景牛子说罢,看了一眼吐着舌头的军犬,指着尾车,向牵狗的士兵使了个眼色:“看看他们这节尾车上还有没有大烟?”

“是!长官!”士兵用手一指罗云汉,喊了声:“啾!”松开了手里的链子。

黑色的军犬像一条恶狼似的,嗖地凌空扑向了罗云汉。

罗云汉右手从后背抄出鬼头刀,手腕一抖,一道亮光闪出。空中立时喷出一条血箭、炸开了一朵血花,鬼头刀又像风火轮似的旋转回来。罗云汉旋即右手一背、一插,回手又托住了机枪枪柄、扣住了板机。速度之快,谁也没看清鬼头刀已经完成了一去一回的动作。

军犬连叫都没叫一声,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从半空中掉在了地上。狗头离开了血污的身子,滚落到一旁,地上洒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好!好功夫!”景牛子竟喝起彩来!

士兵们撂下了枪口,也纷纷跟着叫起好来。

“兄弟怎么称呼?”景牛子扬起了大块头。

“罗云汉!”

“好!罗云汉!罗兄弟!”景牛子一伸手,从帽子里抓起了两个李子,“不是我难为罗兄弟,你把这一车军火在我眼皮根儿底下运走,我的这些弟兄可都看见了。我他妈的都快弹尽粮绝啦!老冯头还让我出关打热河,没有子弹我拿鸡八毛打呀?那玩意儿要能打的话,我这弟兄们有的是!割下来能装两麻袋!”

哈哈哈!士兵们大笑起来。

“咋办?光耍你那把小铁锹儿不行!你还得露两手儿枪法让弟兄们看看,这枪到你手里,有用没用?”

“景大哥请讲!”罗云汉道。

景牛子瞟了一眼罗云汉端着的机枪,说道:“机枪这玩意儿,谁都会打连发。兄弟!要紧的是打单发。看好了,单发打李子!走!”景牛子嗖地向空中抛出了手中的两个李子。

“哒!哒!”罗云汉两个点射,两个黑点一样的李子被打得无踪无影。

景牛子迅速地将帽子里的李子一个个地抛向空中。

“哒!哒!哒!”空中的李子一个个被罗云汉单发连中。

“好好!”士兵们背枪鼓掌、呼喊着叫起好来。

呼喊声中,丁雄、杨欣抱着机枪,像两只大鸟轻轻跳落下来。三米多高的车顶,俩人落地时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士兵们又一阵喝彩。

“行啦!别他妈的都跟着捧臭脚!”景牛子向士兵们一挥手,士兵们立即鸦雀无声。景牛子戴上帽子走了过来,一拍丁雄的肩膀,“小师弟,听说你在王德生师部混上个校官营长啦!行啊!这回跟我平级啦!不过,你这功夫还得练啊!”说着晃了晃大脑袋,指着杨欣说,“这位白脸兄弟功夫不赖!方才你俩这一手‘惊鸿照影’,我可是都看见了,他可是脚窝儿没动,你可是向前垫了一步。”

“大师兄指教得是!”丁雄颔首一笑。

景牛子晃着硕大的脑袋走到车门,向罗云汉伸出了一只手:“罗兄弟!好样的!今儿个是没工夫,有工夫的话,咱俩得捧着螃蟹盖子喝两盅儿!碣石的螃蟹、炮台上的贝,那可是给老佛爷的贡品哪!好,这以后再说吧!兄弟,听我说,你在辽西那混好了,大哥我高兴;混不下去了,到我这儿来,你他妈的就是副旅长!”

“多谢大哥!好!小弟一定有找你的时候!”

“不找我的话,你是个王八!开他妈车!”景牛子一挥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